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运动大会

    没有了战争的阴影,奥德大陆又恢复了平静,维达主人在这时悄然无声地离开了。有了骨头龙的入侵事件,好奇的人类开始涌进地精王国,他们不需要担心边境的卫兵,因为根本就没有驻守边境的军队。

  越来越多的人类促进了地精王国商业的繁荣,文化的传播,当然还促进了地精智力的增长。那年头每个人类强国都试图在地精王国培植几个代理人——代理人太傻,那将一事无成——这是使地精开始一点点变聪明的原因。

  随着人类与我们交流的增加,通用语成为了每个地精的必修语。如果你不会通用语,那就意味着你可以会错过一笔买卖。只要与钱挂钩,我的同胞总是十分努力的。

  不久后的一天,维达主人静静地出现在我的房间中,看起来情况并不太好,他至少有一只手暂时不能用了,因为我从那不听使唤而从衣袍中露出的左手上看到了一片焦黑。从那时起维达主人格外关心起他的同胞,不停地要我报告各处有关龙的传闻,特别是关于红龙的。

  二零八年三月一日,我站在了国联体的讲台上,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让一个地精站在国联体的中心,而且还让他面对各国代表发表讲话。

  那是一个巨大的礼堂,负责工程的矮人对我说这里长六十米、宽七十六米。两层眺台连地面共三层出坐席,巨大的圆顶上掉着一个巨大的魔法水晶。当我站在演讲台时,法师们将魔法力注入水晶,柔和的白光从当中射下。当时我被吓到了,抬头张望时,坐席上响起了一片不屑的笑声。

  听到笑声,我想起了来这的目的,我用力咳嗽了两声,巨大的声响通过扩音水晶被放得更大了。人类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出于礼节,他们不方便捂住耳朵。

  “尊敬的先生们,人类常说和平是宝贵的,但在奥德大陆上战争的阴云从没有消散。在我们地精所知的历史中,在我们所知道的过去三百年里,奥德大陆上战争不断,人类与人类的,人类与矮人的,人类与精灵的。奥德大陆每个种族都渴望和平,但这些事件与各种族的愿望是不相称的。到头来人类的还是人类,精灵森林依旧在精灵手中,矮人的矿脉依旧在他们铁锤之下。帝王的野心,爱国的偏见,造成了大量的流血,如果各个种族仅仅把牺牲的一小部分用于明智的目的上,成就将会是更大且永远的。我,一个地精,一个国王,代表一个种族向热爱和平的人类提议,动员所有的种族都来参加由我们地精举办的泛奥德大陆各种族祈求和平运动会,各位的名字将会因推动和平进展而载入史册!”

  那是我第一次对众多的人类发言,我无比的紧张,之所以没有说错话那是因为我的口袋里放满了金币,只要我的手触摸着翻动着这些金币,我的脑袋就格外好用。

  那条绿龙自从上次回来后心情就格外不好,在那期间他几乎不吃不喝——也许在我不在时他自己外出觅食了吧。虽然我也考虑过在食物与水中加点粉末,当然我没有,那一小撮就可以毒死食人魔的东西,也许对龙不管用。不过在那——怎么形容来说?噢,是了,那可以穿透灵魂的目光中,于公于私,我都有必要逗乐一下我这位主人。

  我挠着脑袋想了半天,然后用通用语对绿龙主人说:“主人你可以飞,累了可以睡。”

  在我说完后他把我拎了起来,左手的爪子发出一阵磨擦声。“蠢东西,你,让我一个高贵的龙族,用傻瓜的方式打发时间吗?也许是到了换个地精当国王的时候了。”

  面对一条生气的龙时,我脑袋也很好用,我连连挥手开始为自己辩解,在情急之中我将通用语与地精语一起混用了:“主人你的意思不对。语言,人类的,运动,有生命。地精跑,兽人跑,主人看,主人,高兴,仆人,高兴。”

  “你是说生命在于运动,让很多种族像集会一样,聚在一起运动让我高兴?”我的绿龙主人松开了爪子把我放回地上,虽然我知道他说的与我说的意思完全不一样,但只要能活着还有什么关系呢?我当时拼命地点头。

  当我说完话后人类愣住了,但训练有素使他们按捺下了所有的惊讶,人类必须将一切都置于掌握中,这样才能显示出种族的优越。暴风雨般的掌声在礼堂中响起,虽然人类的脸上洋溢着激动,但在掌声与激动中带有多少的诚意呢?毕竟身为发起者的我只是为了完成一项工作,如果他们能从空洞的大话听到诚意,那真是见鬼了。

  人类对于运动会的提议没有否定,但也没有赞成,他们只是表示需要一点时间与各方沟通,但如何沟通呢?他似乎不想让一个地精知道。不过这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我还有另外的会议,商人的会议。

  回想起来运动会是个不错的主意,人类碍于脸面不可能公开拒绝,试想,谁愿意背负和平的破坏者的罪名?

  人类商人的鼻子十分灵敏,对金钱的味道他们比我们地精能更早闻到。在我还在前往国联体的路上奔驰时,他们就已经在注意我了。一个地精飞到人类领地能干什么?战争是绝不可能的,不会有哪个国王亲自来送战表,人类不可能,地精更不可能。如果不打战那一定与贸易有关,各国的商人都盯着地精王国的那条新的商道。

  那是一场十分豪华的宴会,所有商业界的名流都来了。在我到达后,镀金的大门被缓缓推开了,我听见原先轻快的音乐声停下了来,人类的男人与女人站在红地毯两边。当我从红地毯上走过时,每个人类都在向我行礼,每一张脸上都充满了优雅的笑容,尽管那是虚伪的,但我依旧高兴。

  我到达大厅中央,宴会的主人在那等着我,按人类的年龄算他有四十多岁,右眼上戴着一个单眼镜片,从隐藏在谄媚笑容下那算计的眼神中,我知道这是位强者。他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尤埃斯埃的什么尼奇家族的,那名字太长了,就叫他尼奇吧。

  “尊敬的国王陛下,您能光临这样一个简陋的宴会真是我的荣幸。”

  “吃饭,能带走吗?回去躺着吃舒服。”

  当时的回答一定让他很难堪,在以后我才知道这样的回答对人类而言是失礼的,不过我是地精,人类那就不用太计较了。尼奇咳嗽了两声,然后笑容又再度堆到了脸上,“当然,我尊敬的陛下,能愿意将这些食物带走是对我家厨子莫大的赞扬。这小小的宴会只是为了陛下洗去旅途的疲劳,我们想帮助地精王国发展,使地精王国更好地利用那条通往东方的商路。没想到陛下的幽默感真是十足啊。”

  人类比地精聪明,当尼奇打了圆场后,两边的客人们发出了会意的恰到好处的笑声。

  “给我多少金币?”当时的我用人类的话说叫很不识趣,不过这也不能怪我,你能指望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地精干嘛?当说出这句话时,人类的一下子骤然无声,笑容僵在了他们的脸上。

  尼奇哼了几声,我看到他的嘴微微动了几下,那时的气氛尴尬极了,我只是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静静的人群。不过这寂静只持续了七八秒钟,尼奇再度开口说:“钱的事嘛,文明人不谈钱的问题。我们所做的只是促进经济的繁荣,只是使地精王国与我们一样富强,我们……”

  我没有听到尼奇后面说了什么,他一边说一边打着手势,随着音乐声响起,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就像是被音乐盖过去似的。在这之后他快速地将我引入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当然有许多人自觉地跟了进来。

  在房门关起后,我再也看不到什么叫文明人不谈钱的问题了,一张标注详细的地精王国地图被摊到了桌上,那详细的程度远超过了我的想象,他们连每一片树林中树的种类都注明了。在桌子的边缘还有一双双的手在跃跃欲试,这情景让我想到了狩猎,饥饿的狼群正迫不急待地露出它们的尖牙。

  一位人类哲人说过:“看狗就知道主人的品行。”现在回想起来,看那些手就完全知道他们的主人的品行,贪婪者的手指总是不安分地在桌面敲击着,挥霍者的手肌肉松弛,老谋深算的家伙如尼奇那样,手安静地放在地图边上,仿佛是为了等待最佳的出击时间。

  尼奇的手动了,这就仿佛是一个信号,各式的手在地图上指指点点,他们或是划圈或是划横,当两只不动的手交汇时,人类开始以优雅的言语商量着最终利益的分配。至于我,一个地精,一个地精是不需要知道,更不需要明白人类的利益划分,他们要的只是我最后的签字。

  相对于人类,我的手也没闲着,一切盛在盘中的食物都是我的目标。当尼奇的手再次动起来时一切都止了,不同的手缩回到了他们原先的位子。整上地图上只剩下尼奇的手在那上下划分着。当有异议时,另外的手加入进来,人类的手彼此碰撞,在那眼花缭乱的进退中,我的眼皮越来越沉。

  “陛下,陛下,国王陛下。”

  朦胧中我感到了身体被轻轻摇晃,人类的话语轻声在耳边响起。我大声地打了个哈欠,眼前的人类已经站成了一个半圆,桌面上原先的地图已经被一堆厚厚的文件所代替。

  “尊敬的国王陛下,等您签署完这些文件,有关运动会的各项工作我们商人都会尽全力帮忙,对于那些顽固的家伙我会替您说服的。”

  “金币,给我多少?”

  “除了全额的税金,我们将额外给地精王国一成的利润。不要小看这一成的利润,从东方到西方那些紧俏品的……”尼奇扶了扶镜片,他丝毫没前面的尴尬感,从他那极富自信的声音我可以肯定他早有预案。

  “金币,给我多少?”我打断了他的话并加重了语气,对于他能给王国带来多少利润我没兴趣,我关心的是他能给我多少钱。

  我看到尼奇又一次愣住了,他周围的人类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人类总是认为国库就是国王的保险箱,但那只限于人类。在我们地精王国中,国库是大家的保险箱,如果我挪用得太多,那些家伙可不会在乎我是国王或是神明,我发誓他们一定会把我吊死。

  “那额外的一成的一半给地精王国,剩下一半给我尊敬的国王陛下。”

  “成交。”

  当尼奇那白色的手掌与我绿色的手掌握在一起时,房间内的商人松了一口气,在响起的掌声中房门被开打了,一个人类打着响指,让仆人把美酒端进来以示庆祝。

  一切正如尼奇所说,在这次宴请后一天,尤埃斯埃王国公开表示支持运动会,他们的国王还赞扬地精伟大的良心。有了奥德大陆五大和会国之一的支持,尤埃斯埃周边的小国纷纷表态,没有谁想被戴上反对和平的帽子。

  不过听说古利德王国不太高兴,直到商人们将地精王国的运输中心转给了对方,古利德才投了赞成票。人类有句话说的很好:“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既然通过了运动会草案,那么就要有一个口号,身为倡议者我脑子飞快地转动着,人类的商人给了我灵感,我习惯性地用地精那概括式的语言喊出了:“更高,更快,更强。”

  当这简短的话语说完时,雷鸣般的掌声再一次响彻礼堂,我不知人类是如何理解的,但这简短的话语后来被刻在了国联体和平动会理事会的墙上,虽然我的原意是有更高的税收,金钱将更快地流进我的口袋,对于来看比赛的人类可以用更强的手段来收钱。

  但是一共要定出几个比赛项目呢?面对那些双眼放光的人类,我只能耸耸肩说:“给钱,人类决定。”你能指望一个地精怎么样?我去找人类只是去完成任务,天知道还要想什么项目,我一直以为只要弄几个人类跑一跑给绿龙主人看就行了。

  “轰出去!将这玷污神圣之地的地精轰出去!”

  “卫兵,这将用金钱污染纯洁圣殿的家伙拖出去!”

  “耻辱,这简直是对人类高尚的道德的侮辱!”

  ……

  人类转变得很快,刚刚他们还给我掌声,现在却要我滚出去。人类激动到了极点,在各国代表充血的眼睛的注视下,我感到了恐惧,开始不由自主地跑向大门,他们真的生气了。在我跑到门口前,卫兵架住了我,他们铁青着脸挺直身板将我送到了门口。

  人类会如何对我?他们会像地精一样踢我的屁股吗?在礼堂的门被重重关上时,架着我的卫兵有礼貌地将我放下,他们毕恭毕敬地将我引入另一个宽大的房间。在推开房门的刹那,我看到尼奇的笑脸,半圆形的坐席上坐满了代表各国利益的商人。

  “现在各位开始就运动会项目进行标价,价高者将入选第一届泛奥德大陆各种族祈求和平运动会。”拍卖用的锤子随着尼奇手腕灵活转动,我看到了一个个的竞标高潮。

  在山呼般的叫价中,我终于知道了那些代表为什么会生气了,礼堂是神圣的地方,而礼堂外则不是。

  

  

第十一章:运动大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