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痕之命运的协奏

剑痕之命运的协奏

不死邪刀 著

玄幻
类型
2004.07.23
上架
10.62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始章 和平的尽头

    “见鬼的天气,前两天的暴雨还没有让大家受够?今天却要让大家享受火炉的滋味,这样的日子……”雷德维斯又从腰间取出心爱的酒壶,猛灌了一口。

  “雷,还是闭上你那张漏酒的大嘴,看看你身后那些小伙子们,哎,你的脑子早就被酒精泡糊涂了,可以当他们的爷爷了!”安东尼奥脸上总露着亲切,但是对于和他出生入死的雷从不嘴软,尽管如此,二十多年的交情却使他们亲如兄弟。

  “老家伙,你敢笑我老了,小妹妹,我问你,老雷我真的很老吗?”雷德维斯回过头去问妮娅。

  “老哥,不会啊,以你的酒量就可以吓跑那帮海盗了!更不要说只能喝水的牛啦!”妮娅是这里的唯一的女孩子,不过是个刚满19岁的黄毛丫头,但她的战斗能力却是大多数的男子只有自叹不如的份,而她的智慧更是获得了佣兵团长奥托的信任,雷德维斯更将她视为自己的妹妹,虽然实际上他已经到了妮娅该叫他一声老爸的年纪!

  妮娅的精妙话语道出,引得大家轰然大笑。雷德维斯却还没能领悟,只好再次咀嚼妮娅的话语,才领悟话中含义,也不由哈哈大笑:“丫头,老哥我被你暗算了,也只好自认倒霉!”

  “并非如此,雷神大叔,妮娅的意思是希望你少喝一些,至少也该节约点,如果再这样下去,你喝坏了,到也没有什么,这些美酒糟蹋了就太可惜了!”菲尔德也是夜鹰佣兵团新生代中的佼佼者,作为奥托的义子,更是得到大家的关注。

  “坏小子,老雷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翅膀硬了?丫头说我,那就罢了,你小子敢笑我?好啦,呆会给我来几瓶好酒,嗯,就这么定了!”说到酒,雷德维斯又忍不住来了一口。

  “雷大叔,再这样喝下去,恐怕很难挨到天黑,到时候就是菲尔德给你准备再多的酒,恐怕你也无法好好享受啊!”凯恩和妮娅青梅竹马,五年前和她一起加入夜鹰,他以出众的表现,深得奥托的信任。

  “为什么……?”雷德维斯显然大惑不解,蓄满胡子通红的脸,右颊那道争战留下的伤痕,外加满脸的疑惑,简直另人哭笑不得!

  “大叔,我知道再强的敌人在你面前都会显得虚弱,但你好象始终没能够战胜过你的酒壶啊!所以……”凯恩并没有说下去,但他的话大家立刻就明白了,

  谁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理所当然的热闹开来!

  “还是小兄弟想的周到,唉,酒确实不多了,看来我得约束一下自己的酒虫子了!”雷德维斯轻轻晃了一下手中的瓶子。

  “好了,大家还是别闹了,前面就是边境了,通过赛斯提里克公国的边检就是莫亚自治的领地了,大家还是赶紧赶路吧!”听到了团长奥托的命令,五百多人的队伍立刻从闲散的自由状态恢复过来,他们明白,此行的目的不同以往,这将关系到王国的最后一支佣兵团的命运,也就关系着自我的存亡,而一支能受到大陆多数民众赞许的队伍,才能在一次次血腥的战场上取得最后胜利。这一切,应当归功于团长奥托的高超的指挥艺术,一个经历23年前就开始驰骋沙场的优秀骑士!

  前面就是边境,前面就是维罗边关,赛斯提里克公国通往莫亚自治领地的唯一途径,两边只有笔直冰冷的峭壁,而峭壁上恐怕只能是皑皑白雪,王国最大的维罗山脉几乎阻断了两地的所有联系,传说就连雄鹰都难以逾越的山脉却还有一条自西向东延伸三百五十余里的维罗大峡谷,只是绵延的峡谷几乎全程都不会超足十米宽裕,一路走来竟然都是笔直往前赶路,一直下来都已经马不停踢足足走了三天,雷德维斯为自己准备的近百斤好酒也算行将见底了,而这一切的辛苦奔波只有一种目的:为了明天继续生存下去!莫亚那边有一笔18年来最丰厚的赏金正等候着他们分享,当然为此他们将可能付出更巨大的代价,甚至这个佣兵团中每一位英勇战士的生命!那些他们必须面对的近期频繁骚扰莫亚沿海的来自莫亚东南的海贼可不是省油的灯,除了与他们有不相上下的数目外,还能轻易击退驻守莫亚近万的王国正规部队,这样的战斗力是不能小窥的!眼前不远就是扼住大陆南方最重要东西通路的咽喉,由直接开采于此处周围巨大坚硬的花岗岩石堆砌而成巍峨耸立的维罗关隘。这个关隘距离莫亚的领地却还有将近80里的路程,当年在战乱年代时正是考虑到牵制敌人进攻的兵力以及再补给和驻扎上给对手制造

  更大困难而精心设计的,整整依靠着五万多的工匠二十余年浇铸的心血才在狭小的峡谷中也是唯一难得宽裕的地带建造起最多可供应万名左右战士驻扎防御,永久性牢不可破的工事!

  驻守维罗边关的赛斯提里克官兵看来并没有丧失警戒的能力,离边关百米之距一队近三百人的队伍早已拦住了佣兵团的去路,为首的是一个全身铁甲年近三十的骑士。

  奥托团长在离他们三十米远的距离抬起右手示意大家停止前进,然后向他们喊到:“尊贵的气势阁下,我们是来自王国的夜鹰佣兵团,请求从此处通过!”

  那个为首的骑士立刻做了回应:“我是奉命驻守此处的辛杰骑士,阁下既然请求放行,可有公爵大人亲手发放的通行证件?”

  “长官,公爵发放的通行证件我们没有,不过,作为18年前的老兵,尊敬的国王陛下曾授予在下一个在大陆上能自由通行的自由骑士勋章。希望这点微不足道的荣誉还能够有用!”

  “失敬,阁下原来就是18年前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鹰骑士奥托将军,大人的自由骑士身份一向都是有所保证的,这一点在下深信不疑!奉命行事,还是必须公事公办,希望阁下能让在下验证一下由高贵的奥斯汀国王陛下亲手为阁下您颁发的自由骑士勋章吧!”

  “这是当然,菲尔德……”

  “遵命,团长。”尽管作为奥托的义子,但是在公开场合奥托还是要求他视自己为长官,这样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误会。

  菲尔德奉命纵马来到辛杰骑士面前,小心翼翼地掏出了藏在胸口的那枚自由骑士勋章,捧在手里递到辛杰面前。在阳光之下,自由骑士勋章上的雄鹰银光四溢,仿佛正展翅遨游在蔚蓝的天空下,辛杰接到手中,那道目光凝视了许久,才把勋章递还给凯恩,脸上立刻挂满恭敬的神态:“在下能目睹大陆上唯一的自由骑士勋章,还能见到英勇的奥托将军阁下本人,深感荣幸,既然的确是自由骑士勋章的话,士兵们,分列两旁,立刻放行!”

  “感谢尊贵的大人,大家赶快跟上,我们走!”奥托团长挥了挥手,命令大家继续前进。

  部队很快从那些守卫边境的士兵身旁穿过,在通过最后几个士兵的身边,却似有道耀眼的白光从妮娅眼前闪动,但很快就消失了。身在部队后面押阵的她立刻察觉到问题的严重,道光亮那分明就是铁铸的箭头,而细看左右两旁的那近五十名士兵时,也发现他们身上竟然都各自背后藏有一把硬弓,虽然还未能看到是否备有箭支,但这只说明他们是在刻意的隐藏,没有箭的弓再多也是多余的。而通过前面时,根本不曾有什么弓的影子。要把弓箭手布置在队伍的最后面,这显然违背战术的常规啊……

  “不好,大家小心,谨防有诈!”妮娅知道再也没有时间多考虑什么,他们很可能已经陷入这种精心设计的包围之中,只有趁他们还还不曾扎紧这个口袋之前,趁早反击了!

  与此同时,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的奥托团长也意识到了将要陷入到可怕的危机当中,在距离他四五十米远的地方的关隘之上,有个弓手正拉圆了弓,绷紧了弦等待着他们步步靠近,虽然他只不过露出冰山一角,但足以说明一切真相了,在经历了18年的和平生活后,看来士兵的素质明显衰退了,对于一个经验丰富的骑士来说,捕捉狡猾的对手稍纵即逝的破绽也就变的轻松不少!

  “妮娅说的对,他们是想在这里抹杀我们,大家立刻后撤,先消灭身后的敌人!”奥托现在虽然还不能确定这些官兵为何会如此对待他们,但是如今驻守这里的赛斯提里克人计划现在就将夜鹰佣兵团端掉却是千真万确的,既然这样,只能用战斗来回答他们了!

  辛杰对于自己的计划充满了信心,刚才眼前一切还是那样的顺利,但瞬间一切所有的努力就化为泡影,对手能这么快就识破自己的意图,真不愧是经历过血雨腥风的鹰之骑士啊!胜利只有离自己一步之遥时,却要悄悄溜走了。现在也只能用战斗来捍卫自己这个骑士的荣誉:“马上发射信号通知他们立刻过来支援,弟兄们,坚持住,援军立刻就能杀到,等到那时候,胜利依然是属于我们的!”

  但他心中却明白即使说这样的话,最多不过是为了激励一下士气,就这样与以神勇闻名于世的对手正面交战,他也只能希望神灵的保佑了!

  一道尖锐的啸音破空而上……

  妮娅在警告大家的同时,在战马之上随手拔出佩剑砍翻了身边几个赛斯提里克的士兵,同伴们此时也听到团长的命令,都已经转过身来,就如潮水般汹涌而至,那些身在前面的士兵显然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毫无准备,早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但其他士兵也听到辛杰的命令后开始镇静下来,狭小的峡谷内杀声四起,震撼天空,眼前早已短兵相接,血肉横飞!但是双方都只能够动用到相领接的各不足百人的兵力,展开你死我活的肉搏,而处在他们身后的队伍只能干着急的份,想要尽快介入,但早已经毫无立锥之地,只好等候着双方缓缓相互间渗入!

  奥托听到那道啸音立刻明白了对手的企图:“雷,菲尔德你们留在这里支援妮娅和安东尼奥。凯恩你们立刻带着百来个弟兄跟着我来,冲进关内去!”他明白敌人的援军很快就会出援,这也将是夺下关隘的最好时机!否则的话,他们依然会陷入两面作战的痛苦境地,即使在关隘外面赢得了胜利,可是对手只要死守关隘,对于夜鹰来说依然只有死路一条!

  辛杰很快就体验到了这个大陆仅存的佣兵团的可怕实力,对手的战斗能力和作战经验完全凌驾在自己下属之上!仅仅不过转瞬之间,胜负就已经有所决定了,尽管他转过身已是处在队伍的最后面,但此刻对手已经离他不过几米远了,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面对自己的对手竟然还是个漂亮的女孩,至少在他多年思维意识的关照之下,一直都认为战争该让女孩走开,但那女孩手中明晃晃的剑已经向他刺了过来,他只能用手中的剑拨开,意外的是女孩的另一只手中竟然又多了一把短剑,这一点足以让他感到意外和震惊,为此他将付出血的代价,他虽然立刻反映过来侧身躲避刺来的短剑,那剑锋却依然能够划在他的右臂之上,正好落在手臂内曲之处那铠甲防御薄弱环节,虽然自己躲避很快,锋利的剑刃依然足够切开铠甲的包裹,轻轻划过了肌肤。对于一个成为骑士十多年的人来说,经验告诉他对手显然经过明师指点,否则很难想象一个少女有如此身手!要不是自己躲避还算及时,这只手的整个小臂早就被恐怕被整体分离掉了。面对这样的对手时,即使自己没有负伤时都得万分小心地应付,何况现在自己的部下已经崩溃,几乎全都倒下去了,虽然是还有零星的抵抗,不过涌杀过来都是对手的战士了。他只好面对那女孩子虚刺出一剑,趁她招架回避的短暂空隙,迅速摆脱纠缠,立刻调转身跨的战马,脱离这个是非之地!

  而守在关隘内的部队虽然早已整装待发,当接到了守关指挥官辛杰骑士的信号之时,辛杰的副手库斯·默克多骑士立刻传令出击,但当关隘的大门不过刚刚才打开之时,奥托所率领的近百人竟然出现在身前不过只是几米之遥,虽然得到了埋伏在关上弓箭手的支援,但如此接近的距离已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

  身为团长,奥托此时依然如往常那样冲锋陷阵在队伍的最前面,毫不顾忌那不过几步之遥从头顶射下一支支利箭擦身而过,而他依然引跨下战马冒险向往着刚出击的敌方阵中冲杀过来。这样的环境,呆在马上冲在队伍的最前面无疑会给他带来最致命的危险,果然一支利箭撕开了他那兽皮铠甲,深深扎入了他的胸膛之中,巨大的痛楚立刻袭击了他的身体,但他的身体只是在马上晃动一下,却还没有倒下去!他意识到现在是无论如何也可以就这样倒下的,因为敌人只不过是几米之遥了,这次不仅仅关系着是自己个人的生死,已经不可能再顾及许多,胜负成败关键一举……默克多显然对这样的情况毫无防备,面对如此接近的敌人,他的惊惶失措断送了他的一切,一个胸膛上还插着一支利箭正向外涌淌着热血的勇士竟然已冲到他身边一声震雷般怒吼:“自由的夜鹰永远不会倒在你们这些敌人面前的,受死吧!”并高高挥起了手中的利剑,劈落下来……当一颗突如奇来的脑袋从天而降,一个魁梧身躯应声倒向隘口时,混乱也就降临了!而等到只是一双双血红的眼睛,给予的也只有嗜血而又冰冷的刀锋,拥有的也只是死亡之前那刻最后的痛苦……

  奥托已纵马顺势冲入陷入混乱的敌军之中,手中的利剑也毫无怜悯地呼吸着敌人身体里喷涌出溅落下的鲜血,自由的鹰之骑士铠甲上早已是鲜血淋漓,剑起剑落的同时,视觉也开始渐渐模糊,而身边的敌人此时似乎有所觉醒,他们开始了最后的垂死抵抗,逐渐合拢起来形成了一个圈子,将他紧紧围裹了起来。身后传来了短促而又激荡搏杀声,告诉了他,就在不远的地方,凯恩和安东尼奥率领的战士也遭遇到敌人这种拼死的抵抗,声音虽然正循着自己的位置步步逼近,显然他们正努力自己汇合。这样的话,导致陷入重围的就不仅仅只有他,所有的战友会因此被近五倍于己的敌军团团围困住,毕竟失去指挥的敌军仍然能够如此拼命,看来那个辛杰骑士也并非泛泛之辈,只不过他和他的属下由于缺乏实战的磨练,才导致今天如此的结果。奥托只好勒转马缰,尽力让自己开始向后面突围,但这样一来,也让身边的敌人有了攻击他的机会,一支长枪悄悄向他暴露的身后要害处袭去……

  “团长,小心……”怒吼中夹带着几声凄厉的惨叫,奥托身后的敌人竟然纷纷倒下,一匹血红的白色骏马从奥托右侧杀出,而马上之人竟有一张英俊而又有些稚嫩的脸庞,除了这张脸庞之外,这个年轻人的浑身上下已经是血红一片,就如同地狱复仇的火焰一般,让所有的人能立刻就感到窒息,身边的敌人也迅速往后退了好几步。

  “好小子,来,我们一起杀出去!”看到了凯恩的出现,奥托的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笑容,当年龙之骑士将凯恩托付给自己时,果然所言不虚,这五年来相处,当年只有英雄王才可能拥有的气息已经在凯恩身上渐渐清晰起来……

  “是,团长,你先走,就让我来殿后吧!”白马非常稳健的的停止住了自己的脚步,开始在敌人重围之中周旋起来!只在顷刻间,又有几个敌人在他身边无奈地倒下……

  由于凯恩的支援,奥托也可以全力应付身前的敌人,两人一前一后呼应,虽然敌人不甘就此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依然前赴后继奋力阻击他们突围的步伐,但此时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住他们的脚步,奥托和凯恩很快就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他们的无奈,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冲破了这铁桶般重肿围困,而雷德维斯,菲尔德和妮娅也以绝对的优势迅速歼灭峡谷中的残敌,率领着所有的战士支援到争夺关隘中的战斗中来……

  胜利已经如期而至,关隘内外到处只是血肉模糊的尸体,更多的还是残肢断臂,由于峡谷的空气在炎热的夏日流动非常有限,弥漫在空气中血腥味几乎让每位胜利的勇士胸中郁闷的作呕。雷德维斯负责指挥着几十个弟兄收拾战斗后的残留局面,注视着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兄弟的尸体,心情已经是痛苦万分,但更另他心痛的是老友奥托的伤势却更是相当糟糕,而他却只能坐在墙角默默的喝着枯涩的酒!该死,到底还是没能再喝上两口,酒瓶早就已经底朝天了!

  “雷神大叔,团长吩咐大家立刻去见他!”菲尔德已悄悄来到他的身旁,他那双如今呆滞的目光却未能察觉!

  雷德维斯默默地点了点头,努力使自己站起身来,却没有站稳,身子晃晃悠悠的。

  “大叔,您可要小心呐……”菲尔德见状,忙伸出手前去搀扶他。

  雷德维斯却用自己那有力的大手轻轻的回绝了他的好意,自是喃喃自语:“不用,老了,真的是老了……”还是踉跄着走向关隘中的指挥室……

  昏暗的火光顽强的跳动着,奥托只是缓缓地睁开了那疲劳的双眼,看着大家的关注之情在目光中轻轻流动,安详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欣慰的微笑:“谢谢大家如此关心,我知道我即将离开大家了,凯恩……!”

  “是的,团长……!”

  “我决定现在正式要将夜鹰交托给你,希望你不会象我那样另大家失望。安东尼奥,雷德维斯,我最亲爱的兄弟!这18年来,你们一直跟着我东奔西跑的,颠沛流离,都没肯过上一天轻闲日子!如今,我却要将你们就此抛弃了,答应我最重要的一件事,无论我是走上天堂还是在堕向地狱,只是不能让我再轻易见到你们,好吗?妮娅,菲尔德很高兴看着你们都已经长大了!这样我就再也没什么遗憾可留下了!其实,你们都还很年轻,确实不应该面对生命最残酷的境地的!这都让我无比的愧疚和无奈啊!现在我却只能希望你们可以好好辅佐凯恩,只有你们的帮助,他才能率领黑色的雄鹰振翅高飞!没想到18年后,和平终于是走到了尽头……”

  奥托·维·爱德华,奥司亚大陆的鹰之骑士,当23年前正式迈步踏上战场那一刻,就已经亲历那场整整延续五年,既是言以难尽的神秘和传奇色彩,又曾是大陆过半数民众都可能为之伤痛的圣战的自由骑士。战争结束之后,却拒绝了王国的论功行赏,也放弃民众对他的深深敬意,率领所部亲信百余人创立了以勇敢与正义著称的夜鹰佣兵团!终于悄悄的闭上了那双疲惫的眼睛,大陆历573年8月13日黄昏,新的一天会降临吗……

  (待 续……)

  

始章 和平的尽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