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漆黑的深夜

    凯恩·雷米亚站在关隘之上,奥托团长这样的给予,对于现在的他实在难以承受。尤其安东尼奥在那一刻的冷漠眼神,虽然是让人不易觉察的,仍然另自己胸中涌动着不祥的预感!而峡谷的风中依然夹带着微微的腥味,也正在无情的鞭挞在他身躯,黑暗中,耸立的峡谷所能刻画的只是一片峡小的天空,稀稀落落的星星只能点缀一下那漆黑的天空!

  “团长,很晚了,还是早点休息吧!”菲尔德的突然出现另凯恩倍感意外。

  “我恐怕无法入睡!今天的战斗不仅让我们损失了137 位优秀的战士,也让大家永远失去了敬爱的奥托团长,夜鹰的明天……”凯恩一声轻叹!

  “既然父亲如此信任团长,相信团长也应该会得到大家的尊重,何况团长过去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夜鹰的旗帜依然会飘扬在大陆的每个角落的!”菲尔德带来的是自己那种异常坚定的目光!

  “谢谢,菲尔德,你的支持对我很重要!”对凯恩来说,此刻菲尔德就如同晨曦那缕曙光般,使得自己身体中开始流淌着一股暖流!

  “父亲说的对,你不会让鹰之骑士的蒙受耻辱,你的确是夜鹰最好的继承者,这一点,我深信不疑。现在,该是呆在梦乡的时候,只有这样,我们的雄鹰才能在天亮的时候展现他丰满的羽翼!”

  “对了,明天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吗?”

  “是的,遵照团长的命令都已经安排完毕了!”

  “菲尔德,这几年来我们亲如兄弟,我希望以后我们依然如此,如果我在指挥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是需要你的指点!”

  “在我心中,你依然是我尊敬的兄长,现在你已经成为了我们尊敬的团长,能为你效劳,是在下的荣幸,在下将尽职尽责!”

  “你说的对,是该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在等我们呢!”得到了菲尔德的支持,凯恩的心情也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对于已经两日彻夜未眠他来说,能够充分享受睡梦实比任何事情都来得重要,现在的一切不过刚刚开始……

  尽管善后工作十分繁杂,而失去领袖后对大家来说更是沉重的打击,这样的状况下,本应立刻宣布由凯恩成为新团长,但安东尼奥却要求在善后工作完成再宣布,意外的是,凯恩也对这样的安排表示了赞同。这么处理无疑将招来战士们一些无端的猜测!不过善后工作还是在第二天内就顺利结束了……

  晚餐过后,战士们也纷纷结集在一片开阔的场地上,他们被告之将会有重大事情宣布,虽然没有更多的说明,但无疑是谁将成为奥托团长的继任者,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事情能如此影响他们的命运,各种猜测随之也在战士们中交头接耳的流传着!

  “弟兄们,肃静。”已经和几位夜鹰核心人物一起走上关隘最高处的安东尼奥挺身而出,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战士们立刻停止了喧闹,用期待的目光齐刷刷的盯在安东尼奥身上。

  “我们尊敬的奥托团长不幸离开了我们,相信大家都非常难过,但夜鹰是奥托团长的心血,必须要有人领导下继续前进,我想做为奥托团长唯一的亲人,而他的能力也已经得到大家信任,他才应该是奥托团长最合适的继任者,他就是我们的新的夜鹰佣兵团团长菲尔德·维·爱德华,而我作为夜鹰的一员,我将誓死效忠我们的新团长菲尔德!”

  对于安东尼奥如此突然而竟然又完全违背了奥托团长意愿的话语,雷德维斯,妮娅和菲尔德都是既诧异又愤怒,而凯恩对此却无动于衷……

  “菲尔德,菲尔德,菲尔德……”开始只是稀稀落落,很快就化为响彻云霄的欢呼声,而此刻安东尼奥的嘴角开始浮现出了那胜利者的微笑……

  “大家安静一下,我有话要说!”雷德维斯的声音就象一声沉闷的炸雷,立刻就吓跑了震彻峡谷的欢呼声。

  “按照奥托团长的遗愿,应该是由凯恩·雷米亚来领导夜鹰,这是妮娅和菲尔德还有安东尼奥都亲耳听到奥托团长亲口宣布的!无论怎样,我们是没有理由推翻奥托团长最后的命令,我希望大家能听从奥托团长的遗愿,应当由凯恩领导夜鹰。“雷德维斯的目光向安东尼奥喷射着愤怒,对他来说安东尼奥的行为简直就是背叛,最难以原谅的竟然会是自己18年来亲密的战友,他竟然在此时背叛了二十多年来亲如兄弟的长官:“安东尼奥,你不觉得这样做实在太过分了吗?”

  “不错,可是我这样做不过也是为夜鹰着想,我们没有理由让一个不适合的人来领导大家的未来,菲尔德是奥托团长之子,在各方面表现更显出类拔萃,才是最合适的人选!我相信大家都会明白我的苦衷的!”安东尼奥显然不会放弃自己的观点,下面的人群中也有不少人开始点头附和他的立场,而其他的战士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手足无措,混乱立刻波及开来,议论者有之,争执者有之,静待其变者亦有之……

  “安东尼奥叔叔,你这样想就错了,凯恩大哥的才能远甚于我,自从他加入以来,表现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因此更是深得父亲的信任,由他来带领大家,已经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决定。要知道,父亲临终前更是希望我们能够尽心辅佐凯恩团长,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尊重父亲的决定,为了表示我对凯恩团长的忠诚我愿当着大家面前宣誓!”菲尔德说着,转身面向凯恩,跪下身来,拔出佩剑,指向天空说道:“我,夜鹰佣兵团的爱德华·维·菲尔德发誓:从此刻开始,将永远效忠凯恩·雷米亚团长,如有违背,人人共诛!”

  菲尔德此刻的表态,立即哄乱的局面缓和下来,却把安东尼奥挤入了万分尴尬的境地,此时他的嘴角只是微微颤动着,沉默许久才挤出一句话:“懦夫!是我看错你了!我决不会向凯恩这小子下跪,既然如此,有愿意跟着我走的,我们走!我是不会让大家会跟着他送死的!”说完就急不可耐走下关隘,拨开还有些纷乱的人群,扬长而去,而那些认同他的战士也跟随着他渐渐离开……

  “既然愿意留在这里的,想必都不会再有什么异议,现在的局势对我们来说只会是更加艰难,我想阿里多斯的军队应该对我们的夺关举动耿耿于怀,很快他们就会卷土从来,我们现在只能继续前进,我决定明天一早就动身出发,前往莫亚自治的领地继续完成奥托团长接受的任务,既然安东尼奥大叔和一些兄弟不愿和大家同行,我只能尊重他们的选择!菲尔德,将剩下的所有的物资都要分出三分之一,由你交付给安东尼奥大叔,并代我告诉他一声好好保重,好了,大家现

  在就回去准备吧!”凯恩这才站出身来,正式开始行始团长的职责!

  “遵命,凯恩团长,在下现在立刻去办!”菲尔德说完就转身离去,战士们也一个个离去,很快,就只剩下雷德维斯和妮娅还呆在凯恩身边。

  “雷神大叔,谢谢你的信任!”凯恩的仍然一脸的平静,似乎刚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团长,在下不过一介武夫,只知道遵从命令,既然你是奥托团长指定的,我只会尊重他的选择,我相信他不会赋予我们一个失望的继承者!”

  “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希望能安静一下,雷神大叔,你也要好好休息,我可希望有你能时刻在我身边提点我,可不要轻易就垮掉哦!”

  “放心,老雷可不会就这样轻易就垮掉的,既然这样,在下就告退了!”说罢,雷德维斯带着那有些茫然,有些复杂的神情,也起身走开了……

  “为什么只有你却一言不发?”凯恩来到了妮娅的身旁,轻轻的握起她的双手。

  “发生的这一切,看来都应该在你算计之中!难道我还有说话的必要吗?”

  妮娅的手悄悄滑出,转过身去,不愿面对凯恩!

  “你是最了解我的,一切还是逃脱不了你的眼睛!这样不是很好吗?”凯恩明白妮娅这样对他,不过是有些生气了!

  “其实你本可以不给安东尼奥叔叔任何发难的机会,你这样做不过是为了把反对你的人踢开,可你这样做,又如何对地起一直以来都待我俩如儿女般照顾的奥托团长呢?”

  “不错,这种事本来可以避免,但我不得不以大局为重!不然的话,过不了多久夜鹰很快就会消失在无尽黑夜之中,这才是我不愿看到的,我想即使奥托团长也不愿意看到夜鹰的坠落,我想你是可以明白的啊!”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没有任何反对,只不过感情上我还是很难接受啊!”

  “这样的情况,我其实也很无奈的!”凯恩神情还是那样坚毅。

  “如果面对你的人是我,你又会怎样呢?”妮娅突然又转过身来,用自己那双明眸注视着凯恩。

  “其实,这个问题在你心理恐怕早已有了答案的!”凯恩只好微微侧了侧脑袋,籍此来躲开她那犀利的目光。

  “我希望你能亲口回答我的问题!”妮娅目光中充满着怀疑和隐隐的敌意。

  “我不想对你说谎,你不要逼我!”凯恩还是无法摆脱她的目光,只好抬眼看着夜空下的那点点星光,这样也不失为逃避的好办法。

  当耳边的轻轻脚步声渐渐淡出,菲尔德才从刚才的尴尬挣脱出来,但是环顾四周,给自己的不过是心中空荡荡的那种感觉,只是眼中夜色依然漆黑一片……

  “禀告团长,安东尼奥大叔和103个弟兄已于凌晨时分悄悄离去,余下的256名战士也已经集结完毕,正等待着团长您下令!”凯恩睡醒不久后,收拾好一切,当他踏出指挥室时,菲尔德就已站在了他的身前。

  “好的,传令下去把所有的战马都腾出来,让那些英勇的伤员坐上去,我们和大家一起步行!让我们夜鹰的旗帜再次高高扬起,出发!”凯恩接过早已为自己准备就绪的心爱战马的马缰,把它牵到一个受了伤的战士身边,亲手把他扶上了马,其他十余个受伤较重的战士也得以享受如此待遇,黑色的雄鹰在维罗峡谷的劲风中扬起高傲的头颅,夜鹰又一次踏上了征途……

  经过了一天的跋涉,终于将另人伤感的维罗峡谷远远甩在了身后,迎接他们的是散发着久违的泥土清香的莫亚平原,陡峭险峻的崖壁也悄悄开始被满眼的深绿所替代,大家的心情也一下子豁然开朗,欢言笑语声开始从队伍中又一次传染开来……

  “妮娅,我们离最近的村子还要多远,我们最好能在天色完全黑下来前赶到那里!”

  “是的,团长!地图上显示在前面三四里远就是莫亚的边陲小镇萨德,我们可以赶到那里后驻扎,这样可以让那些受伤的弟兄在那里找人救治!”

  “雷神大叔,菲尔德你们还有什么意见?”

  “我很赞成妮娅的想法!”

  “是啊,小丫头说的没错,我的酒壶早就空到底了,简直是要命!”

  “既然如此,就这样决定,菲尔德,传令下去,加快前进步伐,告诉大家行军途中不得骚扰在镇外活动居民和路人,违令者军法处置!”

  “遵命,团长!”菲尔德转过身来,向后面的人传达了这一命令,听到了这另人振奋的消息,大家的情绪更为热烈,毕竟几天下来马不停蹄的行军,还是走在那鸟不生蛋的维罗大峡谷,那场无情的战斗更是夺去了令大家敬爱的奥托团长,悲痛和疲惫已经把大家折磨的够呛。现在终于可以暂时终结,有如此清新芳香的空气,美丽人生对他们来说虽然奢侈,但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即便再短暂,也是不能让它从身边溜走一刻的,而现在这一切已经如此的接近,把过多的时间扔在路上的话,简直是非常可耻的……

  部队很快就开到了萨德,莫亚的一个边陲小镇,凯恩按照惯例下令部队驻扎在了小镇北部不远的小河边,然后依照队伍中小队的行政划分,允许各小队遵照严格的时间分段可以进入镇子里自由活动,而其余的按不同分工进行自己的工作,大家在妮娅和菲尔德的监管之下,依旧是以往那种有条不紊的节奏!

  凯恩和雷德维斯踏着初升的月光进入了萨德,虽然只是个边陲小镇,夜色中小镇依旧显得喧嚣热闹,万家灯火辉映,道路两旁商铺林立,过往行人三五成群,谈笑风声。雷德维斯也开始一改两天来的深沉:“凯恩,知道吗?13年前我们的佣兵团就曾路过此地,我们当时来到这里后,就觉得这样的地方很不错,甚至还想到结束佣兵生涯后就长住此地,今天能再回到这里……”说着,突然又摇了摇头:“哎!真是可惜啊,奥托和安东尼奥却没能和我们在一起了!”

  “雷神大叔,现在你可不能离开我们哦!要知道如果没有了你,夜鹰也会哭泣的!”

  “老雷我可不是这种人,夜鹰的荣誉是奥托团长和许多勇士用血与汗铸成的,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轻易舍弃他的!”

  两人正边说边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一个交叉路口处时。不远却传来了躁动不安的声响,接着一个人影就窜了出来,一身衣衫褴褛,怀里却揣了不少东西,神情异常惊慌,正夺路狂奔……

  “拦住他啊,他是个可恶小偷,给我捉住他……”接着又有几个人冲了上来,各自手里有举着木棍的,还有拿着绳子的。

  那个逃命的家伙就像惊弓之鸟,只是疲于奔命,却没能顾及到脚下,一脚踏空重重摔倒在地上,揣在怀里东西也掉了一地,却只是一些肉肠,面包之类的食物,几个追过来的汉子一下围了上去,不由分说就是拳脚相加,嘴里还对他骂骂咧咧:“臭要犯的,看你以后还敢偷爷的东西?”

  “哼,居然敢偷到老子头上,不想活了?”

  “我看打断他的手,废了他得了,看他以后怎么偷东西?”……

  路人纷纷围了上去,大家只是一言一语议论开了,大多在数落那个小偷罪有应得,亦有人对这些凶巴巴的家伙投去鄙夷的目光,但似乎没人肯上前劝阻,去招惹这种无端的是非!

  “好了,你们都已经好好教训过他了,要是再打下去,闹出人命来,恐怕就不太好了!”终于有人站了出来,却是一个斯文的吟游诗人打扮年约三十的男子。而那个小偷也已被他们揍的遍体鳞伤,只是趴在地上,斜侧着脸面上是那非常痛楚的神情,却咬着牙挺着,始终不吱声,看似毫无悔过之意!

  “哼,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扬森啊,要知道你不过才住了几个月,要不是我们老镇长好心把你留了下来,依我看你说不定连他都不如,怎么,听说这些日子你和一帮乞丐打的火热,说不定这家伙偷东西还是你指使的!”一个四十上下的粗壮汉子一副趾高气扬的德行,更不把那个叫扬森的人放在眼里!

  扬森听了这话,却毫不生气,依然微笑着:“很好,如果你认为你有类似的证据的话,尽管可以去镇长那里告发我。他也不过是饿慌了,才偷了一些食物,这样的行为也是微不足道的。不过,他现在的样子,恐怕也挨不了几下,要是打死了他,杀人偿命,我相信镇长他老人家也不会放过你的!”

  听了这一番话,粗壮汉子顿时满脸难堪,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愿拉下脸来,恨恨不平地说道:“好了,大家住手,把这家伙给我捆起来,带他去见镇长!”

  “大家让一下,出了什么事?”三五个士兵模样装扮的人拨开人群,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个二十开外的魁梧青年!

  看到了他们,那粗壮汉子立刻换了一副脸孔,满脸堆笑,跑了过去,先是必恭必敬的鞠了一躬,笑吟吟地说道:“普罗斯特少爷,实在不好意思,你的到来真是及时啊,这个不知好歹的乞丐不但偷了我的东西,还要抵赖,我被迫才出手教训了他一番,现在还是交给少爷您发落吧!”看来这个被称为少爷的普罗斯特青年在镇子里是个名门望族子弟。

  “既然是这样的话,波恩大叔,您还是把他交给我吧,爷爷定会公正处理的,不过,以后可不能这样哦,让爷爷知道了,他也会不高兴的!”普罗斯特显得彬彬有礼,并无贵人的架势,而对扬森更显的十分恭敬:“扬森先生,爷爷这两天很忙,不过他老人家还是急着要我去请您,听听你对如今局势的精辟分析,他说这可能会关系到镇子的存亡,还希望先生能不吝赐教!”

  “镇长老人家言重了,不过是一些拙劣的见解,如果现在方便的话我们就走吧!”

  “那当然,如果先生现在就来我们家做客的话,爷爷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塞纳,埃瑞克你们带着这个乞丐先走,并转告爷爷扬森先生要到我们家做客!”普罗斯特竟然是镇长的孙子,但着饰却和其他士兵模样的人毫无二致,而为人又是如此严谨,他的爷爷--镇长大人又是怎么样一个人物呢?

  “遵命,团长!”两个年轻的士兵走了出来,扶起了早已被捆的严严实实的乞丐,带了下去!

  “波恩大叔,被偷的东西都已经追回了吗?是些什么?呆会我可以向爷爷禀告,让爷爷会酌情处理!”

  “普罗斯特少爷,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些食物,现在都已经追回来了!万分感谢您和镇长大人,既然如此,在下就先走了!”那个叫波恩的汉子拿着从地上捡回的食物,满足的和其他几个转身离去,围观人群也很快散去。这一切,都发生在凯恩和雷德维斯的眼皮底下,雷德维斯对镇长的孙子普罗斯特更是报以赞许的目光,而凯恩此时却似乎若有所思……

  “您好,在下是夜鹰佣兵团的凯恩,普罗斯特团长能否允许我们拜访一下尊敬的镇长大人?”普罗斯特转身刚想离去,就被身后的声音给拽住了,当他回过身来时,凯恩竟然径直就走了过去,非常直率的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不仅普罗斯特,就连雷德维斯也为他的举动感到震惊!而普罗斯特身旁的扬森还是显得异常冷漠,冷峻的脸上有如冰雕一般,这样的情形,他就好象丝毫不在意!

  “原来是闻名于世的夜鹰佣兵团,欢迎来到萨德,我想爷爷会很高兴见到你们的,不如您们和我们一起来吧!”普罗斯特对凯恩和雷德维斯显得非常热情,又一次另雷德维斯感到十分意外,尽管夜鹰得到了大陆上多数民众的肯定,但这样的热情却是他头一次感受到的!

  “那么我们就打搅了!”凯恩只是微微一笑,对此邀请也毫不客气。

  普罗斯特和扬森在前面为凯恩和雷德维斯领路,拐过了几道路口,来到却是一间普通的二层楼房前,房子从外表上看去,并无过人之处,几乎和普通的民房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还不如路过的前面几间民房,位置也不是很合理的样子,一路下来,这间房子位置就明显太偏僻了,而这样的房子会是这镇子里最德高望重长者的住所,在凯恩和雷德维斯眼里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无疑这样的镇长是得到所有人的尊重!

  一个头发苍白而又精神十足的老者已经从门口迎了出来,那慈祥的脸上洋溢着亲切的微笑,但眼神中却略带着几许的疲惫,对扬森的到访,老人还是显得格外兴奋:“亲爱的扬森先生,此时能够见到您真是太好了!”

  “爷爷,这两位是夜鹰佣兵团的骑士!他们希望能拜访爷爷您,所以我就擅作主张请他们来了!”普罗斯特言语中流露出按捺不住的兴奋!他的话更让凯恩和雷德维斯吃惊不小,这个衣着朴实无华的老者竟然是镇子上的最具权威的发言者,而对一个刚在此地落脚的外乡人如此的热情,更是另人匪夷所思!

  “在下雷米亚·凯恩,这位是加西亚·雷德维斯叔叔,非常荣幸能拜见镇长阁下!”凯恩和雷德维斯向老者致以敬意,并向他介绍了自己!

  “欢迎二位的到来,扬森先生,两位骑士阁下还是请到寒舍里面再叙吧!”老人还是很热情招呼了他们,并为客人们引路!

  扬森,凯恩和雷德维斯在老人和普罗斯特伴随下,走进了屋内,屋子里的装饰在烛光中显得简朴而又破旧,就象屋子的外表一样和主人的地位相比相差甚远,凯恩和雷德维斯看到如此的光景,更被身前这位平凡而又伟岸的老人而深深折服,居民们幸福的笑容看来才是对老人最高的评价!

  “两位骑士阁下,请恕在下冒昧,说说您们此行的目的吧?”镇长请大家在客厅座定后,首先询问凯恩和雷德维斯的来意!

  “镇长阁下,我们有几个兄弟受了伤,但我们的条件没有办法让伤员得到适当的护理,因此我们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当然我们会付出相应的报酬。”凯恩简单明了地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也愿意帮助那些受伤的孩子,天一亮就让普罗斯特倍你们去找镇上的大夫,相信他们也会很乐意帮助团长阁下的!”

  “非常感谢镇长阁下,扬森先生如果您不反对的话,我也希望听听您的高见,我想这也可能关系到我们夜鹰佣兵团的命运!”凯恩得到镇长的许诺,反倒没有离开的意思,却提出更令人意想不到的要求来!

  “随便吧!团长阁下,如果你时间还不算太晚的话!”扬森回应似乎话里有话,看来对这种出人意料的要求想来早以有心理准备了。

  “镇长阁下,国王陛下现在病危,而年仅十三岁的菲利普斯****显然还没有能力成为一个真正的继任者,那些早已有所图谋的领主和王国权臣当然不会放弃这样好的机会,大陆恐怕很快就会陷入战争的深渊,由于这些领主和权臣的实力和智慧实在可怜,怕是很难有所作为,但他们的野心足以让大陆翻天覆地,混乱将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真正的霸主能够将他们一一击败,而萨德在野心勃勃的海顿公爵与深藏不露的托尔福克斯领主的夹击下,很快会卷入其中,对于着一点,镇长阁下,您还是早做打算为妙啊!至于夜鹰佣兵团,你们最好还是能够劝鹰之骑士奥托回去吧,托尔福克斯领主的委托恐怕是另有所图,那些一直以打劫科尔顿群岛海域过往商船为生的海盗突然放弃赖以为生的海贼船,公然在莫亚的领地活动,本身就很可疑!”

  “扬森先生你的见解的确让在下收益非浅,但是我们夜鹰佣兵团已无退路可言了。事实上,我们尊敬的奥托团长在维罗边关与阿里多斯驻守部队的冲突中已经不幸中箭身亡,这些发生了不过两天的时间,所以大陆上的很多民众还不为所知,现在不论我们将会面对什么,夜鹰只能继续前进!”

  “鹰之骑士奥托去世了?真是个另人吃惊的消息,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普罗斯特站在一旁,却显得十分吃惊!

  “是的,小伙子,自由骑士离开了我们,而凯恩团长正是我们夜鹰新的领导者!”雷德维斯只能再次押住心中痛楚!

  “真是个非常不幸的消息,但愿是我生命中最后一次听到这样另人伤感的消息了!”老人也为之轻轻叹息。

  “因此,现在的夜鹰更需要得到扬森先生这样的有着战略远见的谋略家的指点,在此我想代表夜鹰佣兵团邀请扬森先生加入,不知先生意下如何?”凯恩的突然发出邀请另在座的所有人都深感意外,惟独扬森的神情依然冰冷如常。

  “哈哈哈……,凯恩阁下果然独具慧眼啊!这样年轻就有如此远见,真是后生可谓啊!扬森先生,不知您意下如何?凯恩阁下看来可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明主啊!先生总不会在这穷乡僻壤终老一生吧,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太令人惋惜了!”老人很快就打破了短暂的寂静,慈祥的脸上闪烁的是那种赞许的微笑!

  “镇长阁下,我的遭遇您是最清楚的!您不但救了在下,还让我留了下来,几个月中,我早已抛开了过去所有的恩怨是非,只愿平静的了度余生!”

  “舔愈伤口的雄狮早晚会回归那片属于自己的森林,奥司亚大陆的战火很快就会再次燃起,那才是属于你们年轻雄狮的舞台!扬森先生的心真如自己所说的那样只是灰烬吗?”老人的目光如炬,伴随着沧桑的话语点亮了四周!

  “如此说来,我真的没理由再拒绝了,凯恩团长,在下愿意为您和夜鹰效劳! 同时希望阁下能满足在下一个小小的请求!相信团长也已经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切,在镇子上还有十来个乞丐,他们都是在下的朋友,我想团长会很乐意收留他们,在下也将感激不尽!”

  “是啊,那些孩子也算十分可怜,凯恩团长如果能收留他们那倒是再好不过了!”

  “爷爷,如果你不反对,我也想加入夜鹰,我希望能和扬森先生一起,我想只有这样我的人生才会更加充实!”普罗斯特突然要求道。

  “好孩子,你为何要走你父亲的老路……”老人的眼角添上了几许忧伤,显然陷入了痛苦的记忆之中!

  “我是父亲的儿子,也是爷爷眼中永远的小孙子,虽然我并没见过我的父亲,但我的始终身上涌动着他的血液,我和他一样渴望着挑战!即使前面是万丈悬崖!”

  “你难道不知道,成年意味着什么吗?那就是责任,你父亲当初抛弃了温柔贤惠的妻子和还没出世的你,却要为了自己的过分的理想到血肉横飞的战场上搏杀,给这个家带来是多么巨大的伤害啊!到最后只留给你母亲和我的是一个阵亡的死讯,才害的你母亲因操劳和悲伤过渡也离开了我们,真是该死……哼!该死啊……!”老人的手因为激动而剧烈的抖动,看上去依然坚强但再也抑制不住伤心的泪水!

  “爷爷,对不起,我惹你生气了,我不再离开你了!好吗?”普罗斯特没有想到自己的提议会让爷爷如此伤心,对他来说,比起自己的理想,和他相依为命的爷爷才是更重要的!或许自己刚才的举动也许不过一时之念罢了!

  “不用多言了,既然你有自己的路,爷爷不该拌住你的,跟着凯恩阁下和扬森先生也可以算是你的幸运,我想他们也很愿意替我照顾你的!爷爷现在还能自己照顾自己,不会让你担心的!孩子,要记住一点,千万不能够学你父亲那样,长大啦,就因该多想想肩负的责任,而不该再任意妄为啊!”老人轻抚着自己孙儿的手,终于还是觉得自己不该再牵着他走路了,毕竟他将来的路还是要让他自己迈出去的……

  一切正在继续着自己的轨迹,夜,也是依然漆黑一片!

  (待 续……)

  

第二章 漆黑的深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