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遭遇

    莫亚首府自由都市诺斯维亚,正沐浴在晨曦之中……

  轻柔的光芒在视野尽头的山谷间四溢,清清微风带着芬芳的问候缓缓流动,就象沉睡在少年时代的母亲的手那样温柔。碎步在生机盎然的庭院碎石小道上,吐纳着纯净芳香的泥土气息,伊维萨的心情就会显得格外平静!

  “哥哥,早安啊!”清澈的微笑,甜甜的问候,妹妹俏丽的身影蝴蝶般飞舞在姹紫嫣红间。

  “琳……”伊维萨突然止住了脚步,默默地凝望着她。

  “哥,今天你怎么啦?我觉得你的眼神好奇怪哦?”

  “哈,琳,哥哥我只想多看即将出嫁的小妹两眼,如此美丽的庭院如果离开了她的女主人,我想也会黯然失色的!”

  “是啊!如果这样的话,那哥哥你也应该为庭院找回新的女主人,到那时哥就不会再有什么失落了!”

  “科尔南迪这家伙真是幸福,除了能娶到妹妹这样的女孩,还能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令人嫉妒得就想狠狠揍他一顿,只是一不小心,要是打坏了的话,就怕妹妹你可又要哭鼻子了!”

  “哥,你好坏,老是拿那些陈年往事来取笑人家,我以后再不理你了……”羞涩的少女轻轻扬起温柔长发,没入万紫千红中……

  不知不觉就走到小道尽头,穿过一座古朴典雅的建筑那近五米长的过道,伊维萨停下脚步来,轻轻的伸手敲了敲那道漆黑古朴浑厚铁门的门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里面的一切令他感到万分的敬畏!

  “进来。”浑厚有力的回音。

  伊维萨推门而入,又将门轻轻掩上,看到的还是那张威严而又冷峻的脸庞。

  “父亲,让您久等了!”

  “各地的情况有什么变化吗?”冰冷的话语简直能令人不寒而栗!

  “是的,刚刚接到王都斯特莱特城传来的快马来报,7 月13日凌晨王家卫队突然加强了禁宫内的管制,看来是想封锁什么重大消息,可以肯定一定发生了重大变故!”

  “哼!奥斯汀这老家伙终于撒手人寰啦,想必那些王国权臣一定忙着拚得你死我活,无论是手握重兵的王国军机大臣萨莫塞特公爵还是王国宰相雷切尔公爵会笑到最后,他们以后的日子都不会过的太舒服了!如此良机,相信大家一定会心照不宣,尽情享用这权利的魅力,复兴莫亚王国的机会就要来临了!”托尔福克斯用手轻轻敲击着桌子,冰面也悄悄开始溶冻,伊维萨还是第一次看到父亲如此动容的笑,可是为什么笑的感觉依然还是如此冰冷呢?

  “吉布斯这老家伙有什么举动了吗?”

  “自从他败给埃利希后,觉得自己很颜面无光,再加上父亲决定求助于夜鹰,更是令他羞愧万分,最近只是借酒消愁,并无十分特别的举动!”

  “要他这老骨头领兵打仗的确是为难他了,不过老家伙对奥斯汀却忠心耿耿,这几年来一直把我盯得浑身不自在,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叫古尔德的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现在又是非常时期,你一切行事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让他们抓住什么把柄,以致我们功败垂成啊!”

  “是的,父亲我会谨慎行事的!”

  “不愧是我莫亚王托尔福克斯的儿子,将来的莫亚****,办事总能我感到十分放心,其他的地方有什么消息?”

  “在事态还没明朗前,其他公国和自治领还是没有什么惊人之举,而夜鹰的情况也正如父亲预料的那样,虽然遭到赛斯提里克公国的阻击,但他们依然能够化险为夷,但意外的是鹰之骑士奥托却永远倒在了维罗边境,继任者却并非他的义子菲尔德,而是一个叫凯恩·雷米亚不过20出头的轻人,现在只知道他出身于20年前曾被魔族血洗的利雅小村,五年前当夜鹰路过那里时,和一个叫妮娅的姑娘一起加入夜鹰,深得奥托的器重。在那次浩劫中,凯恩和妮娅都失去了双亲,是由妮娅的村长爷爷抚养长大的,两人自幼青梅竹马,感情十分深厚。其余的情况正在调查之中!”

  “可惜,奥托的死对我们可算是不小的损失,但愿那个叫凯恩的不会太另我们失望,还是让埃利希去试探一下吧,如果不行的话,夜鹰就没有存在的价值,我们还是另行打算吧!”

  “父亲,我会按照你的意思安排的!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孩儿告退!父亲一定要保重身体,最近父亲总是这么操劳忙碌!”

  “嗯,你下去吧!为父的确还有很多事情还要处理……”

  夜鹰终于冲破了漆黑的深夜,和煦的阳光让大家再次燃起希望之火,在萨得小镇的短短盘桓,伤口开始渐渐愈合。按照惯例,当新生力量到来时,就是彻夜狂欢的理由,大家会尽情享受美酒和可口的食物,欣赏到战友们的精彩表演,坦诚的交流和牢固的友谊一直是夜鹰的最美好最悠久的传统!

  普罗斯特和其他的二十一位新战友早已成为大家祝福的目标,新的历程会有这样意外的开始是他们既惊喜又意外!扬森却只是神情冷漠,看着身边喧嚣的局面,也不过偶尔露出难得的微笑……

  尽管队伍每天是在天没亮就已经开拔了,即使是日夜不停的兼程赶路,还是要走上三天三夜才能到达自由都市诺斯维亚。可是从天而降的滚滚热浪,是乎有意在延伸通向诺斯维亚的道路,四天下来,虽然凯恩一路上尽量让大家能充分的休息,但战士们还是个个都显得疲惫不堪,尤其是普洛斯特和那些新战士更是精疲力尽,还好大家依然能够苦苦支撑,没有谁会抱怨什么的,因为一切为了理想和生存!

  修伊斯森林是通往诺斯维亚的最后一段路程,在森林深处穿行,总算可以摆脱那折磨人的烈日,但是毒蛇猛兽却可能随时会盯上他们,还好走了大半天,也不过碰上了几条毒蛇和见人就闪的小动物,并没有什么意外,战士们也显得轻松不少!

  “啊!”一声惨叫从前方突袭而来!

  一声急促警哨紧跟着响起!

  “啊……”又一声惨叫,警哨声也戈然而止!

  “不好,大家警备!”凯恩明白这两声惨叫一定是前面探路的战士,他们两可都是经验非常丰富的老战士,竟然在这里会遭到暗算!

  听到凯恩团长一声令下,大家立刻结集起来,形成一个圈子,身处外围的战士高举橡木盾牌,防住周身要害,每个人都已攥紧手中的武器,蓄势待发。

  “团长,让我出去看看,是哪帮兔崽子在暗算我们!”突遭变故,又损失两名亲密战友,雷德维斯胸中怒火顿时燃烧起来,攥紧手中利斧拨马就往前冲了出去!

  “雷大叔,不要冲动,对手在暗,这样只是正中他们下怀!”妮娅一边劝着雷德维斯,一边顺手去拦阻他!

  无奈雷德维斯正纵马前冲,突然受阻,竟然硬生生的从马背摔下,马儿却已然失控,夺路狂奔!

  “嗖”,一支羽箭从森林深处滑出,那匹马应声已倒在血泊之中!

  “小姑娘说的对,看来我们已经被保围了,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妙!”扬森环顾四周了一下,轻声言道。

  凯恩纵身下马,扶起了雷德维斯:“大叔,没事吧!”

  雷德维斯掸掸身上泥土,看着那倒在前面的坐骑,只是摇头不语。

  “对方看来只是要试探我们,不然恐怕早已动手了!要是在这里动手,我们太吃亏了!”凯恩一面扶雷德维斯上自己的坐骑,一面轻轻在雷德维斯耳边说道!

  雷德维斯依然不言语,只是有所理会,点了点头!

  “在下是夜鹰的团长雷米亚·凯恩,敢问前面是何方的朋友?能否现身赐教?”凯恩孤身走上前去,站在那匹被射杀的马旁!

  “原来是闻名遐尔的夜鹰,我本以为是那些该死的海盗,倒是多有得罪了!后会有期!既然不是贼,兄弟们,我们先撤!”一个年轻的声音在森林深处传来!紧接着四面八方都传来悉悉嗦嗦地响动声,但很快就寂静无声了……

  “他们已经走了!”扬森走到凯恩身边,看着凯恩,点了点头,露出满意的微笑!

  “老雷我一向行事鲁莽,今天又差点惹祸,甘受团长军法处分!”雷德维斯羞愧的低着头,单膝跪倒在凯恩身前。

  “大叔请起,这样吧,带几个弟兄把死难的弟兄掩埋了,就算是对大叔的惩戒了!另外处理一下这匹马,以后还是用我的马吧!”凯恩扶起雷德维斯。

  “好了,大家也很累了,就原地休息吧,菲尔德,妮娅,普罗斯特你们各带几个弟兄在四周警戒,一定要小心啊!”

  “是!”大家依照命令开始自己的行动!

  “扬森先生,我此刻很想听听你的意见!”布置完毕,凯恩才悄悄把扬森拉到了角落!

  “抱歉,团长,我没有什么更精辟的分析,其实在团长心中恐怕早已有了答案了!”扬森还是笑了笑,就沉默不语了!

  “正是如此,才另人担忧啊!没有想到这些海盗的行动会拥有如此的章法,相信他们之中一定有深谙用兵之道的名家,依我们现在的实力要战胜他们恐怕会付出更惨重的代价啊!”

  “依我看,虽然团长阁下说的虽然有没错,但也不必过于忧虑,现在的夜鹰的命运其实就掌握在您的手中,也许以后的经历会比战场上更加残酷百倍,我斗胆问一句,凯恩阁下您是否已经做好准备?”

  “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放弃战斗,对现在的夜鹰来说,登上历史的舞台才是最好的选择,这也许是我和奥托团长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吧!”凯恩坚定的表情就是最好的答案!

  “凯恩大人,您日后的光芒一定会让奥司亚的烈日都黯然失色,我愿意从此追随你的左右,万死不辞!”

  听得杨森的誓言,凯恩会心的笑了……

  能在落日之中漫步于风光无限的修伊斯湖畔,对埃斯特而言是一种享受,在此时此地还能有伊维萨和科尔南迪这样的好朋友在身边陪伴,更会让他觉得妙不可言……

  “科尔,最近怎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又在想着你那美丽的新娘!”艾斯特总是这样亲切的称呼科尔南迪,并乐意如此取笑他。

  “没有啊!只是感觉到有点幸福罢了,你们俩还不努力,老是羡慕人家又有什么用啊!”科尔南迪淡淡的笑了,笑容之中总洋溢着喜悦!

  “我们未来的魔法大师,还有我未来的妹夫,你们就这样谈论我的妹妹,怎么可以呢?要知道我可是他的哥哥!”伊维萨也笑了,也许只有跟他们在一起,他才觉得自己才有真诚的快乐!

  “伊,你可是太过分了,我到没什么,科尔你到要好好奉承一下这小子了,要是他在领主前美言几句,恐怕这妹夫就当不成了!”此时艾斯特看起来很得意的样子。

  “哼,我们之中,最使坏的就是你这小家伙了,老是挑拨伊和我之间的关系!”科尔南迪看着埃斯特这样的表情,表示了他心中的不满。

  “是吗?这样的话他岂不是犯众怒了,科尔不如一块上,让这不成器的家伙接受一下教训,以后就不会这么嚣张了!”伊维萨是乎领会了科尔南迪的意思,突然捉住了艾斯特,一下子就把他摔倒在草地上。

  艾斯特爬了起来,嘻笑道:“可耻啊,我可是堂堂正正神的使者,像你这样可是胜之不武的,不如你后退一百步,咱们公平决斗怎么样?”

  “哈,伊维萨才不会那么傻哦,离你这么远,你就可以用火球慢慢轰他了,虽然你现在还是很不济,可要烤熟他却还是绰绰有余的!”科尔南迪趁机绕到他身后,艾斯特没有提防,又被重重的摔倒在草地之上了!

  “噢,我现在才明白,防君子甚于防小人那!平时看起来风度翩翩一副学者相,关键时刻却是最下流的!”艾斯特看着像个赌气的孩子,一副天真率直的样子!

  “好了,别闹了!小朋友,天亮了哦,赖床可不行啊!要是敢在床上画地图,哥哥们可更饶不了你了!”伊维萨笑吟吟地伸手去拉他!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不可原谅!你也躺下吧!”艾斯特突然发力,拉俯身牵他的伊维萨倒地。

  “还有一个!看你还能跑出我的掌心?”科尔南迪虽然有所察觉,但为时已晚,也被埃斯特用脚绊倒了在地上!

  “哈哈,这回可真是公平了!”艾斯特就像个孩子似的笑了……

  落日渐渐隐藏起自己的光芒,夜幕悄悄降临了!

  斯特莱特城灯光是那样黯淡……

  坐落在王城中心是一座高大神秘的古老圆形一十八层的梯级建筑,穹顶上闪烁着淡篮的光芒,正注视着王城的每个角落。

  因为大陆上唯一的魔法行会的存在,仅几步之遥的巍峨的王宫也显得黯然无光,能成为一名读懂创造神迪亚斯的魔法语言的大魔法师,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因此有人痴迷,有人疯狂,也有人甚至为此不惜牺牲一切代价,这里更是顶礼膜拜的圣地,在民众心中他们都是至高神权的捍卫者,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是这样认为的!

  当然也有人试图挑战他们的权威,放言所有的魔法师只不过是一群可怜的木偶和可怕的疯子罢了,大概谁都无法忍受这种人的胡言乱语的缘故吧,他很快就淹没在愤怒的讨伐声中,从此就消声匿迹了。

  费德罗在许多人眼里无疑是成功者的代言人,很少年轻人会拥有魔法师的殊荣,他却成为了大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魔法师,要是在两年前刚刚获得称号之时,他也会为自己感到无比自豪,做为他的导师大魔法师西格尔也欣慰的笑了,十五年的师徒情谊已深似大海。但就在一年前,做为魔法行会中的第三号人物西格尔却出人意料的叛逃了,一年来渺无音讯。可笑的是,做为恩师最亲近的人,在一切发生之前他却毫无察觉,虽然做为魔法权威的两位长老并没有因此而把他牵扯进去,反而把他当作自己的继任者刻意栽培,而恩师西格尔却成为四处通缉的对象,难道自己将来要面对时,他真的就会是敌人吗?

  在他八岁那年,就被父亲从遥远的故乡送到这里,这种远离亲情的寂寞一直深深地折磨着他,每年短暂相聚是就是他心目中的唯一节日,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才发现自己和父亲兄长之间的距离都在渐渐远去,只有在和弟弟相处的时候才会找回那久违的亲情。

  在黑夜之中,斯特莱特城沉睡了,一切似乎宁静安祥……

  费德罗却在摇曳的烛光中徘徊,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始终不能感到平静……

  轻轻的敲击声,是谁在敲门?

  “长老阁下!”费德罗有些意外,慌忙把手放在胸口向站在门口的老者致意。

  “哦,孩子怎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啊!”来者正是魔法行会的二位长老之一,为人谦和友善的贝纳茨,正是他的关怀,才使得费德罗得以度过最灰暗的那段岁月。

  “是的,又让长老您担心,这几天总是感觉到浮躁不安,我竭力想压制,但还是如此!”在费德罗眼中贝纳茨长老俨然慈祥的爷爷,他已经在也记不清爷爷的样子,只有依稀可见在爷爷怀中撒娇的记忆,在他离开诺斯维亚之时,爷爷却永远的走了……

  “孩子,是不是又在想家了?在过几个月,你就要成为传播神之力量的使者,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实在不该有任何情绪的!”

  “是的,我明白这样的心境对一个神的使者意味着什么!只是我总有某种不祥的预感,是乎在告诉自己会有可怕的事发生!”

  “是啊,我刚从王宫回来,一旦神器失去了它往日的光辉,混乱和流血就在所难免了。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已经开始能预感神的旨意了!好了,还是早点休息吧,不要再胡思乱想了!神会保佑我们的!”老人转身离开了,但他的话音犹在,不断徘徊在费德罗的脑海……

   (待 续……)

第三章 遭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