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忠诚与背叛

    王国西南边境的卢比西亚省素有“飞竜的故乡”的美誉,是大陆之上唯一栖息着飞竜兽巴哈姆特的地域,因此闻名于世的巴哈姆特竜骑兵团一直就是此地的骄傲!更因声名显赫的“大陆第一龙骑士”,身为“英雄王的八名臣”首席的图卡斯·沃恩瑞特的诞生于此而名噪奥司亚大陆!卢比西亚南向就会是艾比奇邦,西接着王国所属四公国之一莱布利萨,而北上就是一直延伸到北方公国卡姆扎巴德边境城镇奥勒普的德拉克鲁瓦大沙漠。在王国版图之上,因为气候恶劣与土地贫脊的缘故,却又作为三地之间的唯一通道,因此是个驻军数量远甚于管辖平民的军事管制地方!集军政权利职能于一身的边防指挥长官却是王国其他地方所从没有过的,就统率着十二余万的驻留军队的乔瓦纳·坎普伯爵管理境内绝对分散而又相对集中的二十万余平民自然易如反掌,聚居了一十五万民众和驻扎的万名巴哈姆特飞竜骑兵团将士以及从自各地调集过来的五万军队的卢比西亚城可谓是王国境内最大的军事城塞!更由前妻所生的长子布里昂掌管南方边境小镇安达,庶出的次子卡波特驻守西接莱布利萨公国的小镇米尔恩,与卡波特同母的三子泰南身在北方靠近德拉克鲁瓦大沙漠的小镇彻斯特,三镇分布着总共约三万余居民和余下的近六万将士,其余居民则散居于卢比西亚省境内稀疏的各村落或游牧在水草丰茂的地方!

  “父亲大人,您还能指望什么?难道我们的爷爷和姑父罹难还不足以唤醒您吗……?”泰南对父亲乔瓦纳伯爵的犹豫不决态度,愤然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是啊!父亲大人,泰南说的没错,现在王国三次派遣了使臣催促着您返回王都,既然他们都对爷爷和姑父下了毒手,要是父亲大人不肯抗命,执意回去的话,恐怕只是正中那些奸佞之辈下怀!”卡波特也随声附和着自己的亲弟弟泰南的意思。

  “伯爵大人,二位公子所说的一点都没错,在国王陛下不幸亡故之后,雷切尔公爵与魔法行会勾结就已经开始密谋杀害了公爵大人,以谋取王国大权!尤里安将军大人在抓获杀手进行审问之后,才得知了他们的阴谋!他本只想为王国尽忠除逆,却不料遭到贝尔南茨那老匹夫算计而不幸殉国,如今王都军政大权都已落入贝尔南茨一人之手,伯爵大人千万不可再受那些奸人蒙蔽啊!”如此恳切的话语却是出自那个王家骑士克劳德之口!

  现在只有布里昂静静坐于父亲乔瓦纳伯爵一旁,没有言语!乔瓦纳平时最溺爱要数三子泰南,可是甚至连他自己都不能否认,这三个孩儿之中,布里昂却是最有才能的一个!他已成为了三子之中唯一的飞竜骑士,并统率着除自己麾下之外的五千名巴哈姆特飞竜骑兵。只是每次再见到了他,却想起那被自己一时之愤而亲手处死的前妻巴鲁克家族的长女玛丽娜,当年她那年轻气盛的弟弟维斯特手持圣厄利诺之弓只是迎风一箭,不仅射杀了他的爱骑黑竜奥雷利亚斯,并几乎穿透了自己的胸膛,只离心脏不过半寸偏差,还是雷切尔公爵赶来及时阻止这场几乎令他几乎丧命的决斗!即使如今那创伤还在隐隐作痛,在那段岁月里,简直就是可怕的恶梦!因此,即便那时年少的布里昂也受到后来的妻子莉丽莎的白眼和折磨和做为爷爷的父亲的厌恶以及两个弟弟的欺辱,自己却都默认这一切了。成年之后的布里昂平日少言寡语,不受家族中人欢迎的他却倚借着自己的实力晋升为大陆之中扳着手指就可以数得出来的飞竜骑士,心中深深愧疚的自己才给了布里昂超越另外两个儿子的待遇!不过布里昂除了尽职尽责地处理每一件边境事务与部属军务,颇受安达当地和艾比奇邦边境人士所赞誉之外,几乎不再和家族上下人等有过任何接触!就算平时例行的卢比西亚省军政会议所言务实之外,也不会再多废话……

  “让我再仔细考虑一下,你们都先退下吧!布里昂你就暂且留下,我还有事情要和你商讨一下……”乔瓦纳伯爵看了看自己的三个孩儿和克劳德,对于他们所说的一切,自己还是得慎重一些!毕竟还是单独的和布里昂交谈一下,或许他还有些自己和其他人都意想不到的见地……

  “父亲大人,您都这样紧急而又秘密的召集我们前来!大哥他……,难道他就肯为我们坎普家族的命运考虑?”泰南对父亲如此决定尤为不满,仇视地目光紧紧直逼大哥布里昂。布里昂却仍静静坐于自己位置之上,无动于衷的平静表情,并没有理会泰南的挑衅!

  “我叫你们出去,难道你们都没听见?”泰南的眼神在乔瓦纳伯爵心中却别有一番滋味,当年那次至今令他心有余悸的决斗之时,维斯特正是以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的!本以为平日只是恃宠有些骄横的三子泰南,现在却如此对待自己的兄长,乔瓦纳顿时心生寒意,怒气冲上眉梢!

  “父亲大人,您这不是在袒护他吗?”泰南没想到父亲竟然为了布里昂而斥责了自己,只是以平日的性子,不自觉中就回顶了父亲一句!

  “滚,统统给我滚出去……”乔瓦纳伯爵这回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砰”的一声右手紧握的拳头狠狠砸在长形会议桌上,整张桌子被震地颤抖起来!同时抬起自己左手用力挥向身侧的房门,食指坚定指向那房门……

  “三公子,伯爵大人生气了,咱们还是先出去吧……”克劳德见状,急忙递给卡波特一个眼神!“弟弟啊,咱们还是听父亲大人的话,咱们都先出去,好不好?”卡波特自然心领神会,毕竟父亲如今是在气头上,不同于往日那样可以由着泰南弟弟的胡闹,和着克劳德一起连推带搡着泰南出了门房!

  “爸爸,您不该这么生气的!弟弟他们只是对我有些偏见……”现在伯爵府中的会议室内只有乔瓦纳和卡里昂两人,卡里昂只是轻声言语安慰着余怒未消的伯爵!

  “没想到会这样的!作为你的父亲,要是以前能多关心你一些,现在也不会让卡里昂在这个家中受这种委屈了,我真的很后悔啊!”乔瓦纳伯爵现在才明白,自己身为一个父亲是如此的不称职,也许当年那样对待玛丽娜,又何曾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呢……

  “这都没什么的,也许我早就习惯了……”深褐长发下那张看上去永远冷俊的脸庞现在还多着那一缕苦涩的微笑!即使乔瓦纳伯爵也觉得很意外,在他记忆之中,卡里昂似乎自他母亲亡故之后,就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笑容!

  “无论作为父亲,还是作为长官,我很想了解一下你对发生的一切有什么看法吗?”乔瓦纳伯爵真不知道自己该是恳求卡里昂,还是该命令他了,总之,此时那些矛盾,困惑和愧疚都占据在他心里,可迫在眉睫的形势变化又不得不让他暂时抛开这一切!

  “听说父亲还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跟随了沃恩瑞特前辈……”卡里昂和他开始谈论的却是另一话题,这让身为父亲的乔瓦纳都有些茫然了……

  “是啊,沃恩瑞特大人不过年长你父亲我几岁,在当时却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一手掌管着当时由巴哈姆特竜骑兵团和王家近卫骑士团组成的王国六军之首的中央军团!难得这样的大人物为人却很和善,待我等部属皆亲如兄弟那般关爱呵护!只是战争结束后,不知为什么大人他突然就不辞而别了,即便国王陛下多方命人寻找他的下落,可是再也无任何音讯……”想起当年那位长官的为人,乔瓦纳更觉得自己惭愧万分,却不愿在自己长子卡里昂面前有所表露!只是接着对他说道:“再加上谁也不知道沃恩瑞特大人是否还有亲人在世!因此,作为中军副帅的你爷爷更是受国王陛下器重,得以封赏公爵殊荣,并担任王国军机大臣如此重要职位!而你父亲我当时以巴哈姆特竜骑兵团副指挥使也得以接手沃恩瑞特大人的这一亲属部队,并从此接管了战争之前由大人管辖的王国战略要地卢比西亚省!”

  “因此,无论如何!我想父亲大人您,一定不会愿意将来身负背叛王国的这样的罪行!”

  “嗯……,你父亲我的确是这样想的!不过……”卡里昂的话的确说到了他的乔瓦纳伯爵心坎里了!

  “是的,王城所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突然了!如今王都使臣和克劳德大人所言差距甚远!即使王都使臣的话是可信的,那么弗里奥·埃涅科将军的病来得也太及时了,何况暂时接管王家卫队之人是位资历尚浅的魔法导师,又是贝尔南茨大人的爱徒!即便一切不过是巧合,父亲大人还是该慎重些,在事态没有明了之前不可以犯险前往王都!”卡里昂实在考虑的很周到,乔瓦纳伯爵对克劳德所言也有过疑虑,因此他自己也设想过返回王都的可能!

  “这正是我为难之处,卢比西亚省地广人稀,荒芜贫瘠,这十二万驻军的军需和粮食大部分依赖邻近三省每月之内按照王国规定额度供应的!如今即使国王陛下不在了,但是违背了王都的命令,就可能要背负这叛国之罪,一旦王国下令切断所有供应,只怕后果更不堪设想……!”现在卡里昂的话语,也让乔瓦纳伯爵放弃了这样的念头,但这样也可能会让他陷入更困难的境地……

  “那按照克劳德大人和弟弟们的意思,父亲大人真的打算对王国用兵,凭借武力返回王都?”卡里昂是最后回到卢比西亚城的,之前乔瓦纳伯爵确实和克劳德与两个儿子多次讨论了起兵的意图!

  “我怎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家族与卢比西亚境内的十二万军队待在此地等死!与其受制于他人,到不如先发制人,或许尚有一线生机!为父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啊……”直到目前,乔瓦纳伯爵心中还是举棋不定,毕竟一旦迈出了这一步的话,要想回头已是不太可能了……

  “这样的话,父亲大人您只会永远背负叛国的罪名!除直属的巴哈姆特竜骑兵团之外,余下那些由各地差遣过来的将士又有几个肯效忠父亲大人您呢?这正不是那些居心叵测之辈所乐意看到的吗?”卡里昂平静地反问之中透露那锐利的话锋,有如利刺般扎入了乔瓦纳伯爵的心头,令他心痛的额上渗出冷汗来!

  “确实如此……,只是形势紧迫之下,为父恐怕再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乔瓦纳伯爵都不知道自己在儿子面前是据理力争,还是好像犯错之后的孩童那样在无力地狡辩着……

  “父亲大人,您听我说,无论如何我们还不到这步田地……!”柔和的言语却再次表露了卡里昂对父亲的决定最有力的反对!

  “卡里昂,那你是不是已有了更合适的想法啊?”乔瓦纳伯爵却仿佛在绝望之中又拽住希望的尾巴……

  “是的,正如父亲大人您所说的,卢比西亚省的财力和粮食不足以供养如此壮大的军队,因此首先遣返那些不愿意留下的将士就势在必行了!只是这样的代价父亲大人您会愿意吗……?”

  “你的意思是裁撤掉一些军队吗……?”乔瓦纳伯爵皱了皱眉头,还是痛下决心点点头,“这样也好,我可以遣返那些将士回他们的原籍,但是,接下来我们又该如何?”

  “父亲大人!即便如此,我想还有很多将士肯追随我们,因此还远远不能缓解我们的困境!长期来说,我们可以实行屯兵政策,让军队自己耕种和生产,虽然荒芜的土地无法获得更多收益,但我相信可以勉强维持下去!所怕的是自然灾害来临之时,还是急需外来的援助!”

  “嗯!我们要是这样做,一定会触怒王都的权贵,到时候我们就不可能指望他们的及时援手了,那我们还不是要……?再说,即使如此的话燃眉之急我们恐怕都还是无法解决啊?”乔瓦纳伯爵觉得卡里昂的建议值得考虑,但依然无法解决目前的困境!

  “父亲大人说的对,我们要是没有后援的话,还是很快就会陷入绝境!就目前形势来说,西部莱布利萨公国却是最有可能支援我们的……!”

  “你的意思?是让整个卢比西亚省投靠莱布利萨公国……?”乔瓦纳伯爵实在觉得卡里昂所说的太不可思议了,在他思维之中,这与背叛王国之举简直毫无差别,甚至已逼着自己又一次站起身来……

  “父亲大人,您听我说,这与举兵造反可完全不同……”卡里昂明白父亲站起身来就将意味着自己所言已经激怒了父亲,如今只能尽快向他解释!

  “哼!这难道会有什么不同吗?”乔瓦纳伯爵没想到卡里昂居然会提出如此荒缪的建议,但还是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冷冷地诘问着卡里昂!

  “名义上是投靠,只要是卢比西亚省军政大权依然是独立的!何况,目前莱布利萨公国仍是王国的附属公国!这样的话,于情于理,父亲大人都还不能算背叛这个王国啊!难道父亲大人您执意让这巴哈姆特竜骑兵团去对抗王国的百万大军吗?最终能逃过全军覆没与王国叛逆的罪名吗?如此一来,这将让后世之人如何看待父亲的为人与整个坎普家族的声望?”卡里昂没想跟自己父亲去争执,但是平时只愿沉默的自己现在也有些情绪失控了!

  “是啊,没想到坎普家族会落得如今的地步!可是我们又凭什么让莱布利萨公国接受我们的这一条件呢?”在卡里昂少有地这样据理力争面前,乔瓦纳伯爵静静地站立着思索了片刻,还是缓缓坐回原来的位置!

  “就凭拉瓦特公爵的野心与父亲大人您一个儿子留做人质的代价……”

  午后闷热的诺斯维亚还刚刚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雨,现在天空终于渐渐放晴了,城外的修伊斯湖畔上空还悬架起了壮丽的七彩虹桥!

  移步在领主官邸的花园,草儿在雨水洗涤之后显得格外翠绿,花瓣之上缀着雨露更为娇柔动人,那沁心芬芳香味随着新鲜空气仿佛替主人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客人,实在是最特别最热情的招待!

  “有幸身在莫亚就如同冒昧闯进了奥司亚大陆的花园,而伊维萨公子您家的花园更可称得上园中之园了!”跟随伊维萨身后的是凯恩和杨森,在苦苦等候了将近一个月之后,终于得到托尔福克斯领主的指名召见!

  “让团长阁下抬爱了!莫亚不过大陆一隅之地,是在先人勤奋图治与民众齐心合力之下,才开始逐渐繁荣和美丽起来的!我只希望这番景象能够一直如此延续下去,那样的话就再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伊维萨言语之中却是对莫亚将来隐隐地忧虑。

  “还是让一切随风吧!或许当风儿路过时将会带走些什么,自然也送来了以前不曾有过的那种感觉!公子和团长阁下,恕在下冒昧失言了!”凯恩身边的杨森淡淡地言语!

  “是吗?杨森先生,我想这世人之中,再也没有几人肯逆风而行了!毕竟就算愿意这么做,也始终无力转变风儿前行的方向,是这样的意味吧……?”伊维萨理解着杨森的话语,寻求着其中的含义!

  “是因为风那自始而终地执着,为人要做到这一点却会很累,也将会是很痛苦地……”杨森轻轻点了点头,所说的也许那颗永远留在远方的心思!

  “呵,先生不愧是闻名大陆的风之语者!只是没想这么快就到这里了,团长阁下,杨森先生!还请您们在此稍候片刻!待我进去禀告父亲贵宾的光临!”不知不觉言谈之中,三人转过花园回廊走到一幢外观并不宏伟高大,看上去古朴典雅的乳白色西式建筑之前!因此座落于花园之内,非但没夺走园中四周围那种颐和景致分毫,反而使得园内前后左右景色更富层次,实在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

  “是我们打扰了,公子请便!”目送伊维萨进去后,凯恩和杨森站立在门前细细品味着这园中的景致!

  “呵呵,是哥哥啊……”门里透来银铃般的娇笑与那女孩特有清丽的说话声音!

  “琳,你怎么会在这的……”是伊维萨在和一个女孩子在说话!

  “都是这场大雨啊!午睡醒来的小妹我是不放心这么可爱的花儿啊,只是想好好保护它才不顾一切的跑来照顾一下!哎呀,害得我浑身湿透了,还好它安全了!”

  “真拿你没办法,那你是跑到这里避雨的吧!还是赶快回前厅好了,要是被父亲看见的话那才糟糕了!”

  “哼,哥哥说这话都已经太迟了!父亲他正和埃利希公子在一起,我才进来,就让他撞见了,问也不问我一下原因,就责骂我……”

  “呵呵,你也可别怪父亲他啊,这可是他处理政务的地方,平时甚至我也不敢擅自进入的!”

  “父亲他总有忙不完的政务要处理,还是不管哥哥您愿意不愿意,都得帮着他料理,害的哥哥对我的关心都越来越小气了……”

  “哦!忘了告诉小妹你了,外面还有两位重要的客人在等候着呢!你还是先回去换了衣服吧,要是一不小心生病的话,科尔南迪那小子的新娘子可就不漂亮了哦!”

  “哥哥真是的,又取笑人家了,小妹我以后再也不愿理会你这个坏蛋哥哥了,哼……!那我还是先走了!”

  自门里轻轻走出来的是一位清秀文雅的女孩子,那双浅褐大大的明眸之上是淡淡的双层眼敛,娇挺的鼻子下那薄薄的双唇,少女羞涩的脸庞微微笑起就立刻就浮现了对浅浅的酒窝,婷婷玉立的身后一头黑亮柔顺润湿的过肩长发,浅绿色的上着搭配了白色长裙!只是刚刚淋了雨,湿透的衣服还紧紧贴着那飘散淡淡女儿香身体之上,更显玲珑凹凸的完美曲线!那双白皙小手还抱着盆娇柔绽放的紫色艳丽鲜花于胸前!

  那女孩想是看见眼前年轻的凯恩和杨森两人,自己现在的情形又实在太失礼了!慌忙欲加快脚步回避,却没注意到雨后的路面积水和湿滑,前脚一下踩在积水之上还不及站稳,水花四溅,已溅落到身旁凯恩的身上。女孩更是慌乱了,又觉得不便停留,犹豫着抬起后脚,却没想前脚滑了一下,重心失去控制,身体就已向后仰倒!女孩只是害怕地紧紧闭住双眼,双手还是把那盆鲜花抱在胸前……

  那女孩心中十分惊怕,不知道是撒手支撑一下,还是要保护抱在手中的盆花,却已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拦腰紧紧抱住,当她害羞的睁开大大的眼睛,看到自己正被那身旁年轻英俊而不苟言笑的男子单臂搂在自己腰间!虽然还是隔着那湿漉漉的衣衫,却感觉自己得肌肤竟紧紧贴住了那男子手臂肌肉之上!一股狂野的热力竟然相互传递着,作为一位矜持的少女何曾与异性如此贴近过,让她害羞得脸上泛起潮红,只觉得浑身火热,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位小姐……”凯恩只是情急之下,才伸手抱住那女孩的,虽说是个成年的男子,遇到这样尴尬的局面,也不知道怎样提醒这位少女调整一下重心,好让自己松开手来,怕是说错了什么,那就实在冒犯这位女孩了!

  女孩脑海一片空白,经由凯恩如此提醒才意识过来,在他手臂间轻轻挪了挪身体,才稳住了自己身体的重心,只是胸怀似有十八头小鹿乱撞,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着!直到凯恩的手臂已渐渐松开了,还久久不能平息……

  “对不起!这位小姐,还请恕在下冒犯……”凯恩缩回那松开的胳膊,自然是立刻鞠躬行礼致歉!

  少女只是看了看他一眼,就把目光埋在依然捧在手中安然无恙的花儿,微微张着小嘴,喘吸着,却没言语什么……

  “琳,你是怎么了?还是只顾你的那些花儿草儿的,还是快回自己房间换身衣服吧!”还好伊维萨这时候回来,替这少女解围了……

  “哦……,哥哥……”这个名叫琳的少女才回过神来,回头以羞涩歉意的目光递向凯恩后,神情紧张而又小心地走开了!

  “呵呵,刚才多亏团长阁下了!我这妹妹最软弱内向了,只是这花园还是让她摆弄得如此有声有色实在很难得!”伊维萨微笑着替自己的妹妹向凯恩致以谢意,并有意岔开了话题:“父亲大人还在等候着团长阁下和杨森先生呢!两位还是先请进里面再谈吧!”

  “那就麻烦公子引见了……”跟随着伊维萨走进这道门内,凯恩眼前是道七八米来长两壁刻有巨型浮雕的前廊,那左侧墙壁上是一位手持利剑,脚跨黑色骏马,神情镇定的骑士率领的军队与对手激战的战争场景。右侧墙壁上的那位骑士却已头戴王冠,正踌躇志满的他正站立城头之上,向着那些欢呼雀跃的臣民挥手致意的欢庆情景,这城的远处前景是片葱郁的树林,而城左上角远景却是片湖泊。那骑士的眉目神态也和身前的这位伊维萨公子有几分酷似!

  “想来是 474年那场历史之上最经典以少胜多的艾登战役,莫亚王率领麾下七百勇士在艾登城外一举击溃其北方最大势力特伦斯·伯夫拥兵三万五千之众的强大军队,才奠定了一年之后诺斯维亚称王那历史性辉煌一刻!如今还能在这里看到莫亚·海因茨陛下那高贵威武的形象与他那光辉灿烂人生历程,让在下深感荣幸啊!”凯恩身边的杨森忍不住驻足欣赏着墙壁之上所雕绘的每一细节,却似乎忘了还有面会领主的这一回事!

  “先生过奖了!这是我们后人为追念先辈所走过的路程,才斗胆将那历史时刻永远篆刻在此处,因此家父对这十分在意……”浮雕中的骑士正是莫亚王国的缔造者,也正是伊维萨公子的先辈!

  “呵呵!先生真是学识渊博,能认得先王的人到也不少,只可惜真正如此详尽道明这墙壁所描绘并无显著特征的那次战役,先生要数我所见第一人啊!”回廊尽头的另一扇门轻轻被推开,一位身着华贵,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随着两位与凯恩年纪相仿的年轻男子!

  “想必阁下就是尊贵的领主大人,在下刚才见到这壁雕一时兴起,实在是太失礼了!”杨森向走过来的中年人行礼致以歉意,同时也是在提醒身旁的凯恩来者正是莫亚领主托尔福克斯!

  “在下雷米亚·凯恩,有幸参见尊敬的领主大人,实感荣幸!”凯恩早已心领神会,施礼向托尔福克斯领主示以敬意!

  “凯恩团长阁下如此年轻有为,真是难得啊!哦,忘了替各位引见……,这位是我私人行政顾问埃利希·哈勃特,和团长一样是位不可多得的年轻俊才!”托尔福克斯伸手指着身后居左的一位面色白皙俊朗,身材修长而举止文雅的白衣青年,“而这边是我私人侍卫长舒尔茨·艾克菲斯,负责本人和诺斯维亚城内的诸多安全事宜,也算的上是个恪尽职守的可靠之人!”埃利希身边那人看起来年纪稍长些,相比之下虽是个子稍稍矮些,身材却也壮实许多,那神色显得沉稳而又凝重。在托尔福克斯引见之下,一一相互照面见礼!

  “各位都是少年得志,让两位贵客站在门外,可不是我这个老头子待客之道啊!各位还是请到里面述话!”托尔福克斯如此热情亲自招呼凯恩和杨森,即使伊维萨也倍感诧异了……

  跟随着托尔福克斯走进他平日办公的书房之中,整体显得十分宽敞而气派,房间中央是摆满了书件的文案。面北是两侧各是一排高大收拢了窗帘的窗户,中央是直径三米有余凸出的半圆形观景台,后园景致想是可以足不出户就尽收眼底!西侧整个墙面是放置了各种书籍的书架,东面当中是个壁炉,壁炉南面还布置了会见客人的台几和座椅,南面墙壁还挂了好几幅主人收藏的名画。往日在伊维萨心中那种阴霾之气如今却已荡然无存,只是父亲平日又为何不肯给自己这样的心情……

  “尊敬的领主大人,如今佣兵团休整已有一段时日了!众位将士心中卯足了劲,只待大人一声令下……”主客就位坐定之后,凯恩才开口提出佣兵团上下的企盼!

  “很好,我对夜鹰为此所遭遇的不幸深感抱歉!不过,凯恩团长阁下临危受命,能让这夜鹰佣兵团起死回生,又得杨森先生这样旷世奇才辅佐,我相信扫灭那些可恶的海贼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但是事到如今,老夫不得不改变初衷啊!”托尔福克斯表示了对奥托的哀悼,同时不无遗憾地说道!

  “那领主大人的意思,难道是……?”凯恩心中深感意外,表面上还是平静接受可能的一切意外!

  “呵呵,团长阁下千万不要误会,绝对没有任何理由让这么多勇士这么老远的白跑一趟,只是在下觉得对夜鹰佣兵团的雇佣计划需要有一些改变,却不知道团长阁下是否愿意接受?”

  “领主大人可以详细说明,只要是我们佣兵团力所能及的,自然很愿意为您效劳!”

  “好,团长阁下爽快,我就不必再客套了!相信各位都知道自从当年莫亚举国之力援助王国的六万大军却在与卡姆扎巴德帝国的第一次奥勒普会战之中全军覆没!从此莫亚境内无力再组建一支像样的军队,只有依靠战后王国远道派来的军队来保护这一境之安宁,实在也是迫不得以的事情!本来是应由他们承担的义务,却因吉布斯大人率军出击不利,此后再也不闻不问了!而那群海贼又屡屡犯境,弄得海岸线上鸡犬不宁。使得老夫进退两难,面对领地之内民众实感万分惭愧,才邀请夜鹰佣兵团远道而来攘除这些祸患!但是仅仅是赶跑那些海盗,实在又怕一旦佣兵团走后,还是无安宁之时!因此,老夫是希望夜鹰能永驻此地,才可防止海贼再次为患啊!至于夜鹰的一切供应和补给,自然由莫亚上下一力承当!却不知道团长阁下和杨森先生意下如何?”

  “杨森先生!这样做的话,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凯恩面对这样的提议实在很意外,可是现如今佣兵团又似乎已经无路可退!

  “领主大人的意思在下可以体会,只是永驻于此却会引起驻扎在诺斯维亚城南外的王国军队的误会,恐怕到时候会难以处置!”杨森只是道出了自己的忧虑,却对这一提议不置可否!

  “只要夜鹰能够答应留下来的话,关于夜鹰佣兵团的地位从属的问题,我可以亲自和吉布斯大人面谈!”至于能谈出怎样的结果,托尔福克斯自然不肯说出来,因为他心中是不抱任何希望的!

  “这将会关系着佣兵团中每一个人的命运,还是希望领主大人给我些时间与团中将士协商和考虑!在明天的这个时候之前,我会代表佣兵团做出一个明确答复,还望领主大人海涵!”凯恩深知此事关系重大,这样的谨慎是必要的。

  “呵呵,团长阁下果然深思熟虑,如此甚好,期待您的佳音!埃利希啊,你替我送送团长阁下和杨森先生,在下还有很多公务要处理,恕不远送了,还望两位多多见谅……”

  这一次简短的会面就这样结束了,凯恩和杨森告退之后与白衣少年埃利希并肩漫步在曾经走过的花园回廊!

  “杨森先生,听闻您少年时期就开始漫游大陆各地!足迹几乎遍及奥司亚的每个角落!三年之前,又在赛斯提里克公国的海顿公爵盛情邀请之下,出仕成为海顿公爵大人的内臣,当时深得器重,后来却何遭到赛斯提里克公国绘像全国通缉?”凯恩在一旁听着,只有摇头苦笑的份,即使和杨森相处这些时日,自己还不如这身旁少年对杨森先生的了解!

  “哦?呵呵,少年有识之人啊!果然细心备至,对在下如此了如执掌实数不易了!只是都已是些陈年旧事了,就连我自己都已经开始忘记了!”杨森看了看埃利希,摇摇了头接着说道:“听埃利希大人的口音到是十分耳熟啊,看来是北方远道而来吧?”

  “家父年轻确实久居卡姆扎巴德,只是后来因为战乱才迁徙至此!在下年幼之时,家父就已不幸因病去世了,留下我和母亲大人相依为命!只是在母亲淳淳教导下成长的,看来是仍改变不了这北方的乡音啊!”那少年也很坦白,看来对自己的身世丝毫也不隐瞒!

  “那却未必了,余音绕耳啊!只是在短短一个月之前,如今再听来,早已听不到有半点北方的口音!大概是我听力笨拙了,听错了也不定!说到北方的卡姆扎巴德,到让我想起当年卡姆扎巴德帝国战败之时,听说还是有不少皇宫贵族的家眷早已遣散,其中就有年轻的皇后殿下以及年幼的皇子殿下,即使至今还是下落未明!就年纪而论,皇子的岁数也应该在大人左右!而传闻那些盘踞在梅罗迪亚群岛的海贼也是些帝国的余部,相信这些大人心里也要比我更清楚喽?”看来什么都无法逃过杨森的眼睛,两人是斗嘴也罢,论智也罢,凯恩只是聆听,他明白杨森心中自有分寸,自己不用再插嘴了!

  “这些我到是不及先生了解得清楚透彻了,就送两位到此吧,在下还是先回去了!刚才多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先生能多多谅解了!”说话之间,已出了领主官邸……

  午夜时分,王都斯特莱特的灯光都已渐渐黯淡下去!这座以古老的洛姆尼瑟斯王宫为中心,奥司亚大陆最繁华,最庞大,最壮观的城市就是这通治着大陆每个角落的王国心脏,每一次起伏跳动都牵动着王国上下众人的神经,也会改变大陆每一角落的命运!这个聚居着八十余万人口都市之中,设立了大大小小不下百余的各类职能机构,之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有在王宫之中的宫廷内务院,总理王国大小一切事务的王国议会中心,总摄行政的王国政务院,经理军事的王国军机院,勘集大陆各地情报的王国枢密院,驻扎城市西北方向的王家卫队及王家近卫骑士团,王宫南端巍峨耸立掌握着王国魔导团的魔法行会,正北是散布全国各地的国教埃菲迪亚教会中央圣殿创造神埃菲迪亚神殿,城市周围有着坚固高大的城墙和通向各地可以供三架豪华马车并驾齐驱出入的四方城门!

  现今时刻,只有王国议会中心还点亮着灯火,自从总理王国事务的王国宰相雷切尔公爵遭遇了不幸之后,贝尔南茨长老在众臣推举之下现在已开始暂时接替了他的工作!每天下来总是有忙不完的各类事务处理与那些关于王国未来前途的会议主持,即使分身两用恐怕自己也嫌不够时间安排了,因此由火之拜耶接手了魔法行会的事务!即便如此,如今还依然空缺的军机大臣一职还是他的心病,那些大臣之中对此基本是两种意见。其中以卡拉姆伯爵为首主张召回坎普家族的乔瓦纳伯爵担任这一要职的声音强烈些,只是三次遣派使臣前往卢比西亚省催促乔瓦纳伯爵返回王城似乎都没任何动静!而以萨恩主教为主建议任命巴鲁克家族的维斯特伯爵亦不在少数,现在波特拉比省传来的消息证实了维斯特伯爵已在赶回王都途中!这样一来,引起了不少大臣的不安,他们担心会不会逼迫乔瓦纳伯爵以武力返回王都,而导致将来的局势动荡不安!贝尔南茨长老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在菲利普斯继承王位之前,就开始发生地方叛乱,那对王国来说无疑是糟糕透顶的局面!因此,现在他苦苦等待着枢密大臣奥古斯丁的最新消息……

  “参见贝尔南茨大人,让您久等了!”奥古斯丁终于站在贝尔南茨面前,依然还是很准时,当然他已经告诉侍卫只要是奥古斯丁大人便无需阻拦亦不必禀告!

  “哦,亲爱的奥古斯丁大人,还是快请坐下再谈!卢比西亚省方向现在的情况如何?乔瓦纳伯爵有什么举动没有?”贝尔南茨长老一面请奥古斯丁落坐,一面就迫不及待的追问起来!

  “是的,贝尔南茨大人!非常令人震惊和不可思议的举动,连夜送来的消息上说乔瓦纳伯爵调集了卢比西亚省各地驻扎的近七万外籍军队,并开始分批遣返这些将士返回原籍了!相信很快就能接到卢比西亚领近三省关于是否提供通行与如何处置返回原籍部队的议案!”奥古斯丁是位四十多岁相貌平淡无奇之人,但为人处世十分谨慎而敏锐,行事周到细致却不失强悍为王国上下大臣们所称道与惧怕!因此担任情报工作以来,深受国王器重,所以平步青云,已是王国要害部门难得的少壮派!

  “简直难以置信,他这是到底要干什么?还有其他什么重要消息吗?”贝尔南茨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不过他还可以再等待以验证消息是否属实!

  “还有一条消息也很值得注意,传说是乔瓦纳伯爵已命令他的长子卡里昂秘密前往西方莱布利萨公国的首府罗塔城,只是现在还未能确认消息的可靠性与相关的具体细节!”

  “的确是很有趣的消息!以乔瓦纳伯爵平日为人怕是不至于肯如此委曲求全的……,如今他却选择了这种路线实在难以琢磨!奥古斯丁大人,不知道对此您有何见解?”

  “贝尔南茨大人,在下对此暂时是没有任何看法!不过希望可能尽快提供更多详尽事实,以供众位大人决策参考!”

  “那还有艾力克尔斯和贝尔茨兄长的下落已经追查的怎么样了?”除了卢比西亚省的事务之是如今重中之重以外,贝尔南茨还必须关心这两个对他个人来说至关重要人物的去向!

  “抱歉,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我们仍会继续加紧追查的!也许很快就能有消息了,还请大人放心……”

  “已经很晚了,奥古斯丁大人!实在太麻烦这么繁忙的您亲自跑来这里,那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也该眯会眼了,只要天一亮,大家还是都得面对那些烦杂的事务和相当棘手的问题……”透过窗户,外面依然漆黑一团,在黑夜之中只有点缀的稀落的星光仍然顽强的看视着这片大地……

  (待 续……)

  

第七章 忠诚与背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