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同学

    

  桌子上留有一封减刑书和信。房子里的东西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少了一个箱子和小路的衣服,房子里静静地,静得出奇,只是不象以前一样充满着笑声,呼欢声!

  刘小银那拿起了上面的信:

  刘小银:

  谢谢你半年来的照顾。我走了。

  我辞了那份家教,因为我在那里,我早上吃的是面包,中午是麻辣窜,晚上才有一顿好的饭,为了生活我可以忍受白天的折磨,但是晚上是我最难熬的时候,我睡的是地下室,黑色的晚上,没有窗户的房子里,掰着指头过日子。只要我闲下来就会出现她的影子,黑夜里。我会想起:她的那双眼睛死死的瞪着我,在厨房里,她跪下来求我的那双眼睛,在看守所里,她拖着那双发出叮当~叮当响声地,黑色的囚鞋,蓬松的头发,那双失去光彩的眼睛静静的看着监控器……我受不了,我只好捧着课本入睡,可是,我还是在梦里见到她,梦到了,好多的人追杀我,被梦惊醒后,我又不敢睁开眼睛,我怕,我怕我睁开眼睛又看到她那双眼睛在瞪着我,我怕她穿着叮当叮当的囚鞋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跪下来求我,我怕!她拿个刀子出现在我面前……

  所以我选择走,我只有离开这个城市我才会安静下来,我才会渐渐地忘了这一切,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学校里,我一直觉得学校是最安全的,同学是最单纯的,可是我现在我拿什么来拯救我的同学,我拿什么来拯救她我的好同学,我的好朋友,

  我在这个城市了呆了半年,可是,我走的时候我脑海里全是一些我想不明白的事,我带着好多的问题离开了,也许,我家乡会抚愈我的创伤,谢谢你给我的照顾,

  再见!

  祝:天天快乐,

   小路

   2007/7/20

  刘小银松了一口气,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你女儿想要的东西在我这里,过来拿吧,我后天要去长城……”放下电话,就轻轻地关上门就走了,走在北沙滩,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他在想也许现在小路在火车上回忆她的北京生活吧,走吧,可爱的人,忘了再回来!新的一天开始了!

  事情是前一个月发生的:

  北京的六月不是那么热,大款开小车,小款打的,没款的人—一般是指学生们就只好坐公交了。矿业大学(以下简称矿大)的正门正在重建。学生们只好从首都图书管那边的侧门进出。两个门虽然只隔了一个农业银行,可大家有那么一点的不满意,因为公交车站在正门出口。六月的北京虽然没有南方那么热,但是对于东北人来说是有点为难了。再说吧。人的惰性像八路军一样随时埋伏着。在这样一个城市里,连民工也在大树下乘凉。何况,矿大里对外经贸继续教育学院的学生要坐车来上学。

  现在是六月二十五号了,再过那么几天就要解放了,—期末考试到了。大伙儿在图书馆里,还有一部分直接就到矿大的自习室去自习了。校园小路上见不到几个人影了。就连平时一对一对的热血情人也偎依在自习室里。

  小路和她的男朋友也不例外,本来,同宿舍的白兰想要小路帮她补一下英语的,但是看到小路每次都被刘小银接走了。只好一个人在宿舍里胡乱的翻翻书本。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上铺的家伙居然提前回家了。付小连也不知到哪里去了,“当当当”白兰正在发愁中,付小连和小路两个同时进房了

  “你俩怎么在一起了。”

  “我和她在门外碰的,”付小连说,“怎么,我俩不能在一起啊?”

  “我说了吗?哎,小路你不是在自习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是在矿大里上自习。但心里堵的慌。实在受不了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两天都有点慌。可能是矿大自习室实在太热了。就几个快断气的风扇摇啊摇。也快要考试了。”

  “娘子陪我去超市发吧。我过几天就走,我今天打电话回去,我爸爸身体不好。去买点东西回去。我明年不在这里上了。”付小连和小路在没外人的时候就以夫妻相称。关系还是不错的,晚上睡不着了,就挤在一张床上。谈话,有时谈到天亮。

  “真的,我也不想在这里,但是我还有两千多的奖学金没有要回来。”边开空调边放下书包。“等我凉一会儿吧,4点去也不迟啊”

  “好的,我准备一下,可以回家罗!。带点儿兴奋的她开始整理了。

  小路边乘凉边把书包里的东西拿出来,准备去超市发装点东西,。因为她也是3号晚上走,3号上午还要统一搬家。28号到2号都是考试,没有时间为爸妈买东西了。一辈子生活在南方的父母不知道北京有多大。只知道毛主席和周总理在北京办公。还知道北京是首都。是大人物呆的地方啊!

  想到过两天回去给父母汇报北京的情况,小路心里也很激动的,想着带点什么回去为好呢?带北京烤鸭吧。北京烤鸭是出了名的。想着,想着,迫不及待的去箱子里拿银行卡。

  “小路。我换身衣服,你快点儿。”

  “好的。我拿下银行卡就行了。”动作也加快了。可心里还是慌慌的,打开箱子,习惯地到大衣口袋里去摸银行卡,咦!不会啊。我放这里的,“我银行卡不见了”边把箱子里的东西翻出来边对在一旁看英语的白兰说。

  “谁要你的银行卡啊?好好找一找。现在还不到4点,差半个小时呢!没出过远门的人就是那么激动。还差一个星期回去就激动的摸不找南北了。没出息!”白兰也心不在焉翻着课本,补充了一句:“你不是也常放褥子下吗?”

  “哦!”小路已经把箱子翻了个朝天。还是没有找着。只好锁好箱子,把褥子揭开看了一看,还是没有找着,这时付小连从洗手间出来说,“这身衣服怎么样?”接着看到小路发呆

  “娘子怎么啦”

  “我银行卡不见了。上次跟刘小银还有菁菁一块去了王府井逛街了。回来,回来……我就忘了放哪里了。”

  “慢慢来,记一记放哪里了。啊,别急,急也没有用,想想!”

  “我也忘了,我记得我回来把包放床上,然后……”小路其实还记得那天把包放床上就和菁菁出去出去华堡之家吃汉堡了,银行卡放在包里,她就在西单那里取了一次钱。把银行卡放在包里。可是那天回来白兰跟付小连都在,还有付小连的同班同学扬州 (和刘小银是一个宿友,这个客不是第一次来,至少有三次了)小路说到嘴唇上又咽回去了,反正不是宿舍的人,因为半年来,她的银行卡和钱有时候就放在褥子下,白兰的手机每天放在宿舍了充电也没有人回拿走,怎么可能是她们呢?再说扬州是个老实人,何况扬州是富家公子呢?小路很快就把话咽下去了。

  “是不是菁菁帮你拿了,你不是要菁菁当你的银行家吗?”

  “是啊,你打电话去问问菁菁吧,或许是她帮你拿了。”白兰接过付小连的话说。

  小路听她们一说就拿起了白兰的手机就给菁菁打电话了。

  “菁菁说她刚到图书馆,她说她没有拿,上次背的是他自己的包。”小路简直就要哭了。但是有几个人在就硬撑着。

  “别急啊,说不定放……”付小连也说不出来可能会放哪里。想着每天跟自己同来同往,甚至连上厕所都是同进同出的好朋友丢了银行卡,心里也有没有底了。说话自然就把声音给拉下去了。

  “付小连,跟我去银行挂失吧,我怕万一真出了什么事,现在银行还上班,呆会就要下班了,好不好……”

  小路开始有点胡乱,头脑里一片空白。她现在看上去是什么也不知道的人一样 。

  “小路,你跟你男朋友在一块的时候,他有没有拿过你的卡。你俩共用过钱没有。”付小连拉着小路就往银行跑。

  “有过,但次数不多,但我最近也没有跟他用银行卡啊?

  “别想了,你的银行密码他知道吗?”

  “这个,我也……我相信他不知道吧。因为每次都是我取钱,他站我后面。再说,是我经常用他的钱,他没有向我要过多少钱。”

  “到了银行再说吧,谁拿了你的卡也没有用,没有密码怎么取钱呢?“付小连安慰她的”“娘子”

  银行就是矿大出门的那个农业银行,不远,用不着5分钟就到了,可小路的心里老是疙瘩着,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里面……

  到银行里还是很舒服的,里面空调开着,要是没有什么事到这里来乘凉也不错,看着外面的太阳,进来就不想出去了,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子,小路心里更加没有底了。

  “阿姨,我挂失一下银行卡,号码是95599,6757……,姓名是陈路。”

  “你卡上还有多少钱?”里面那阿姨看看电脑屏幕,然后盯着小路等待他的回答

  “5525”

  “确定吗”那阿姨用那种语气使小路更加紧张了。

  自己的银行卡,哪有不确定的“确实是那么多,我没有动过。”

  阿姨看了看屏幕,又把那鼠标弄了弄,才说“姑娘,你卡上只有10元钱了。”

  “啊……“小路一下子就昏了,良久才反应过来,“阿姨,你是确定是我的卡号吗?”

  “姓名:陈路,住在海淀区双清路HJ20号是吧……”

  “是的,卡上真的只有10元钱了吗?”付小连感到小路一身都凉了,把话抢过来了。

  “姑娘,快点去报案吧。”

  付小连扶着小路在银行排队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小路看着外面人来人往和穿梭着的车辆,茫茫人海谁偷了我的卡。“谁啊?我妈刚给我寄的钱,要我去报一个英语班,参加雅思的考试,我现在我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回都回不去了。暑假在这里一没工作,二没钱。我怎么办,我怎么跟我父母交代啊?”只要银行没有顾客,小路就有可能会哭出来。只好用纸巾把眼角边快滚出来的眼泪吸掉。

  “小路,要不,你今天跟我去超市发吧,你要买什么就买什么,不过只能买你基本的吃食和用品,我借钱给你,行吗?”

  “那也好,谢谢你,还是朋友靠得住,我也担心万一放假都回家了,我连一个借钱的人都没有,到时候我只有死在北京了。”付小连起身扶着小路就往超市发走。

  “不会的,你那么多的朋友都会帮你的,再说刘小银会帮你的。其他人看着你死也不管,他也会看着不管吗?别伤了身子。”

  

  刚好,刘小银行色匆匆进来了:“找着了吗?”

  小路摇摇头。失去了光彩的眼睛看着刘小银。“我的卡被人偷了,卡里只有10元钱了,

  我真的不知道是谁偷的。”

  “咱们来好好的想想,今天没有结果明天就去学校,看学校能不能帮点什么忙,不过学校帮上忙不多,因为近来学校一直在招生。”

  四个人就围在一张桌子前,想想近来的活动,想想小路最近跟哪些人在一块,宿舍里什么时候没有人,对各种可能都做了猜测,因为听说308丢了手机,312也丢过钱,但是学校就一直没有查出来,

  “我觉得是学校的看管不严,要不有这么多的丢东西的事件啊!”白兰说,

  “我想啊,这个人不会是陌生人,因为……因为,密码不可能一个陌生人知道吧,”付小连说,

  “这么说就是认识小路的人了。认识小路的人只有班上的同学和宿舍的同学,还有和我们几个认识的人,还有来窜门的同学,还有……”刘小银说。

  “还有什么,……”白兰说。

  “还有咱们几个吧,白痴!”付小连抢过来说。

  “不可能,别扯远了,咱们都一年来了,说 什么话啊?”小路说,是啊,一年来,在桌子边的 几个人都是小路的好朋友,一年来,有好多的事都是相互帮助走过来的。

  “什么事都有可能”付小连说。

  接下来就有几分钟的沉默,最后小路说。“明天找老师吧!”

  第二天一大早,小路就来到了肖主任的办公室,也许只有学校能带给小路一点儿的安慰,只有学校能给她出几个注意,在北京,没有亲人来安慰自己,没有亲人来帮助自己,在一个偌大的城市,能到那里找安慰呢?肖主任倒了一杯水给小路,听到这样的事,肖主任不是第一次,就前几次丢手机和现金的案子都找过她。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招生的事还没有忙过来,不处理这件事,恐怕招生也不是那么顺利。

  “你想想,近来,和谁在一块,你回去在把整个宿舍翻一片,看有没有丢在空隙?我帮你报案。”肖主任在房子里踱过来踱过去,实在有点伤脑筋,可是这样走来走去,更加让小路的烦心。

  “不过,小路你得做好准备,我感觉,偷你卡的人是你身边的人,你做好思想准备”肖主任又接着说,“你想想,陌生人能知道你的密码吗?只有经常跟你在一块的人才有可能知道你的密码。”

  “老师,你这么一说就认为是我的好朋友了。”

  从老师的房子里出来,小路心里感到有点儿慌,是谁呢,是我的朋友,是刘小银?,是白兰?是付小连?是菁菁?……天啊,是什么世道?我不相信。回去他们要问我怎么说呢?说还是不说呢,我怎么说呀?说了实话,我怎么面对我的同学,到时候我真是学校里的明星,还是不说的好,一,不得罪,二来,要真是……我也……,小路满心里的结解不开。怏怏不乐的回到宿舍。

  “怎么样?老师怎么说的?”付小连问,

  老师说:“学校帮我报案,他们说是要重视,他们说这件事影响学校的招生。”

  “哦!听起来很恐怖的。”

  “是啊!”白兰戴着耳机,可是她有时听了,有时没有听,她就说了这句之后就继续听她的CD了,

  “是谁丢了银行卡,”警察刚坐下,小路倒了一杯水给肖主任和两位警察叔叔。

  “是我,”小路说。

  “到处找了吗?你们的床上,箱子和柜子?”

  “都找了,没有。”白兰说。

  “好的,这位同学跟我们去一趟。”警察指着小路。

  于是,小路跟着到了办公室姚老师倒了水给各位“现在的人不知怎么啦,60年代的时候没有饭吃,都没有人拿别人的东西,现在,唉!生活太好了。”

  “就是太好了,好的人才会干那事,这事不要急,偷卡的人很容易出来,想想就知道,银行卡的密码还有几个人,无非就是她的好朋友和平时比较亲密的人,把那几个人弄出来就可以。”

  “这位同学,你说说经常跟什么人在一块,”

  “都是我的 宿舍里的几个人, 她们平常都对我很好,不可能是她们……”

  “你别说你和 她们的感情,说有哪些人,你们这些大学生?不知怎么读书的。”警察 无赖打住了小路的话。

  “还有班上的菁菁和刘小银……其他的人没有跟我有密切的关系”

  “你最近跟谁在一块,什么人到你们宿舍来过。”

  “就前几天在 跟菁和刘小银在西单玩,最近,就没有跟外人玩了。要有,也是班上的同学,但是我没有把卡带到班上去。我一般把银行卡放在褥子下和皮箱里。”

  “我知道了,你平时也把卡放在褥子下吗?”

  “是的”

  “没有人拿吗?”

  “没有,我宿舍的几个都相处得很好。”

  “最近有甚么人到过你宿舍?”

  “我最近一直在自习,我就记得那天我回来时,我班上的扬州和我宿舍的人在聊天。我因为有事,就把包放在床上我就出去了。回来,回来……我就忘了放哪儿了。”

  “………”

  “……”

  “恩,好的,今天就到这里,你放心吧,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你先回去吧,我跟老师说几句。”“回去把那几个人叫过来,刚才你介绍的那几个人”警察补充道。

  “谢谢,再见!”小路关上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里不是滋味:是我的好朋友,是我关系好的人,那会是谁呢?是刘小银?是菁?是……… 不可能的,胡思乱想。一路沉闷的回宿舍。

  没多久五个人就出现在办公室里警察 走了。

  “我今天叫你们几个来,你们心里有数。陈路的银行卡丢了,丢了多少钱我想你们比我清楚。今天……假如,是你们几个中的哪个偷了,你赶在明天中午跟我交代一下。还来得及, 考虑到年轻人的冲动,警察叫我们校方自己先处理,给同学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不影响学校的声誉,要是不承认,怪不得学校。警方只要去银行查一下就知道是谁,监控器里一清二楚。你们回去想想吧!”

  “老师,我们没有偷,你让我们回去想什么?”白兰一脸的不愉快, 接着刘小银,扬州,菁菁和付小连都附和着白兰说,“是A”

  ”没有拿,就别说,你们回去吧,好好想想。”

  从肖主任的办公室里出来,五个人脸上都不高兴。其实小路的心里也不好受,毕竟叫过去的都是一年来的好朋友, 怎么可能呢?老师那么做,以后她在宿舍里也不好做人A!

  不过老师和警察叔叔那么说,世事也许真的不可用感情用事!明天就要考试了,再过几天就要回去了,能查出来吗?

  “陈路,你别考了,来一趟。

  小路放下手中的笔,心嘭嘭的跳过不停,好是到揭晓高考成绩一样。

  “坐,你能说说,昨天几个人的过去和家庭情况吗?”

  “恩,刘小银是高中毕业就来这里了,听他说以前在老是跟人打架的,后来 他们班主任说了他是一辈子也成不了气候的人。他开始努力读书,只可惜来不及了。后来他发誓一定到大城市里读书、生活,就这样他来了北京。他家里也算好,只要他听话,好好念书,他爸就可以送他出国。”

  “扬州,我不太了解,平常跟我们也挺好的,跟他出去一块吃过饭。挺大方的,我只听付小连说过,他家有钱。他爸是老板。

  付小连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她对我很好。她跟我睡了半年,我俩老是挤在一个床上。她家是山西的,可我不太清楚她家是干什么的,我问过,她说是混混。我从她的话中猜到可能是个体户吧。她第一次高考失败了,后来,听他说,补习了一年。还是没有考上,她爸就让她来北京读书了。

  白兰是个不爱出去的人,文静。这跟她的经历有关系,人长得好看。她比我大二岁,曾在珠海工作,因为一些原因,就没有在那里了,好像是跟一个社会上的人有关系。不过在北京的时间里,她很老实,偶尔到朋友家去玩玩。大部份在宿舍里。她家里是小城镇的,父母是工人。”

  菁菁是北京的,是中专毕业后就来这里上学,她经常跟我在一块,她男朋友是在玉美护肤品公司的经理,周末她就到她朋友那里去了,他父母是………”

  “好了,菁菁家我去过,是我招过来的,她家境我清楚。”肖主任打住了小路的话,“假如那卡是他们中的一个人偷的,你猜是谁呢?”

  “我猜,我…我不知道,不可…”

  “甚么事都有可能,你做好思想准备,明天警察就给我回话。带你去看银行的监控器,看你认不认识那个人。”

  “哦,我明天去?”

  从办公室里出来,小路心里七上八下的,明天就可以看到结果了,是谁呢?是……?

  简直就是疯子,要疯了,明天去还是不去呢?去?不去?受不了了,小路心里没有谱了。颠颠撞撞回了宿舍。

  “怎么样?老师问什么了?”白兰问道,

  “老师说要我去看银行监控器,去认一认那个人。”

  “明天?明天就出来结果?”白兰和付小连同时叫道。

  “明天?”刘小银和扬州也赶过来了。

  “恩!”顿时房子里默然了。

  -----------------------------------------------------------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同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