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情剑传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若虚又醒了。

  车外寂静无声,车子也已经停止了下来,缓缓的坐了起来,感觉力气已经恢复了大半。微微的抬起手就要掀开车帘,他想看看外面的风景。

  一只柔软的小手抓住了他,有些熟悉的幽香又刺入了他的鼻孔,若虚转过头,却见江清月脸上有几分惶急,向他摇了摇头,却没有做声。这时,他听到了外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这是一个山谷,两边的山峰以合拢之势拥向中间,似乎随时都可能将整个山谷淹没,一轮皎月挂在半空,柔和的月光微微照亮了这个昏暗的山谷,却无法消除掉它原本的阴森。黑压压的人群挤在这并不算宽敞的山谷中,已经出鞘的刀剑发出冷冷的清光,月光辉映下,更是显得铮亮。

  “江天啸,东西交出来吧!”终于有人说话了,说话的是一中年男子,身材矮小,眼神不停的闪烁,在他身边,还有三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四人八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江天啸。

  “祁兄这不是为难兄弟我么?兄弟乃是走镖之人,怎能将押送的镖货给顾主以外的人呢?”江天啸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江天啸,你不用给我打这种腔调,我丑话说着前头,今天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如果你给的话,我们兄弟四个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就别怪我们下手无情了。”祁姓男子冷笑道,声音很是尖利,听起来感觉很不好受。

  “在场的有这么多位英雄,我想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吧?”江天啸微微一笑道。他表面上若无其事,心里却是微微有些担忧。他很清楚这四人的来头。魑魅魍魉,崂山四鬼,他们本是四胞胎兄弟,对敌从来是四人联手,配合得天衣无缝,少有败绩。而行事又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他们一般少出崂山,做的坏事也不算多,因此一般的正道人士也不愿意去招惹他们。然而这次他们所押送的东西诱惑力太大,导致他们四兄弟也来了。

  “江天啸,你的如意算盘打得是不错,想挑拨我们先拼个你死我活,你好坐收渔翁之利,只可惜,我们早就商量好了,你先交出东西,我们自然有办法分配。”还是祁魑在说话,江天啸心里一凉,看来这次他们确实是计划好了,一直是祁魑一人说话,其他人似乎唯他马首是瞻。

  “江局主,祁兄说的不错,你还是把东西交出来吧。”一个紫膛脸的中年大汉说话了,身材高大,启示不凡,一身黑色长袍,颇有几分威仪。

  “原来是金刀门门主张大侠,真没想到张大侠居然也会甘居人下啊。”江天啸嘲讽的说道,看看形势,他已经明白了一个大概,今晚前来的人中是以崂山四鬼和金刀门的张烈为首,看来是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否则是不可能这么一致的。

  金刀门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门派,论弟子人数,显然无法与七大门派相提并论,然而,金刀门的刀法却是异常霸道,动辄就可以置人于死地,因此,就是七大门派也对他们有些忌惮。而金刀门的门主张烈,更是爬上了地榜第十的位置,因此,谁也不敢轻易捋其虎须。

  江天啸虽然在武林中名声不小,但是论武功显然和张烈不在一个层次上,天榜和地榜上的高手,对于武林中的人来说,几乎都是一个神话,轻易的惹上一个,甚至比惹上一个大门派还要可怕。

  “江局主,还是将情剑交出来吧。”张烈对江天啸的话无动于衷,淡淡的说道。

  “自古以来,神兵利器,皆是有缘者才能得之,张大侠这样强取豪夺,恐怕有违天理吧。”江天啸心里涌起一阵悲哀,难道大江镖局就要在今晚成为历史么?

  “天理?哈哈,可笑!”张烈仰天狂笑两声,猛然脸色变冷,“江天啸,今天,我的话就是天理,既然你要自找死路,别怪我不客气了!”

  随手划出一刀,似乎轻飘飘,平平淡淡,然而,江天啸却感觉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向他逼了过来,突然一道带着淡淡紫色的真气从刀中喷了出来,闪电般的劈向了江天啸。

  “噗”江天啸口里鲜血狂喷,飞向了后面足足有两丈远。

  “爹,你怎么样?”江凌风悲呼一声扑向了江天啸。

  “凌风,我没事,你,你带着大家,快走吧!”江天啸喘息道,声音微弱。

  “张烈,我和你拼了!”江凌风起身就欲扑向张烈。

  “凌风,你照顾你爹,我来吧。”江凌风被人拉住了。

  “二叔,你,你小心。”江凌风低声道,拉住他的人乃是江天海,江天啸的堂弟。

  “就凭你们几个,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我并不想杀人,只要你们现在交出情剑,我马上就放让你们走。”张烈冷冷的说道,不屑一顾的看着怒视着他的大江镖局众人。

  “堂堂地榜高手,却学人来劫镖,也真不知道害羞,怪不得你永远都只能排在地榜第十。”一声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话音未落,众人感觉眼前一亮,一个紫衣少女出现在场中,柔美的长发自然的披洒在香肩上,淡淡的柳眉,剪水般的双瞳,双目盈盈如一汪秋水,白玉般洁白无暇的脸庞,小巧微挺的瑶鼻和那樱桃小口,五官完美的搭配在一起,没有丝毫的瑕疵,还有那绝俗的风姿,整体看去,就是一落尘仙子。

  若虚心里狂震,听到这个声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然掀开了车帘。师姐,真的是你么?若虚在心里狂喊。

  江清月猝不及防之下没能拦住他,这时发现他痴痴的看着刚刚出现的女子,不由得涌起一阵一样的感觉。

  “小丫头,你是什么人?说话没大没小的。”张烈微有怒意,盯着华玉鸾道。

  “华山华玉鸾。”声落引起一片惊呼。瞬间又变得沉寂。

  “难道华山派也觊觎这趟镖么?”张烈也是微微一呆,不过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如果谁打大江镖局的主意,就是与我华山为敌。”华玉鸾淡淡的说道,“本姑娘要说的就这么多,各位看着办吧。”

  “江局主啊江局主,你有这么大的靠山为什么不早说呢?”张烈突然一阵狂笑,笑声中,缓缓的离开了山谷,语气中是那么的不甘。

  一场灭顶之灾就这么被化解了,大江镖局众人简直无法相信,但是这确是事实。

  “多谢华仙子襄助。”江凌风拱手行礼道谢。

  “江公子不必客气,令尊伤势不轻,还需尽快治疗才是。”华玉鸾淡淡的说道,眼神转到了马车方向,看见了那对痴痴的眸子。心里一震,狠狠心别过了头,转身飘然而去。

  “师姐!”若虚在心里轻轻的呼了一声,想追上去,却发现没有勇气,最终只得痴痴的看着她消失,紫衣飘飘,天仙般的少女在他的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许公子认识她吗?”江清月突然轻轻的问道。

  “啊,不,小生不认识。”若虚连忙摇头否认,看了看江清月,心里有些内疚,觉得不应该骗她。

  “江小姐,小生有些累了,先睡了。”若虚心虚的看了江清月一眼,低声说道,说完就倒在了塌上,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江清月眼神复杂的看了看他,良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拉了一个被子盖在他的身上,然后出了马车。

  张烈看来确实不是很想杀人,所以江天啸的伤势还不足以致命。

  “二弟,凌风,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江天啸微微一笑道。

  “爹,你没事吧?”江清月走了过来,柔声问道。

  “没事,清儿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不要出马车的吗?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去休息吧。”江天啸有些愠怒的样子。

  “爹,我担心你嘛。”江清月微微撒着娇。

  “真拿你没办法。”江天啸轻轻一叹,没有再说什么。

  “爹,华仙子为什么会帮我们呢?我们和华山似乎没有什么来往吧?”江凌风有些不解的问道。

  “爹也不知道,不过华山是名门正派之首,也许是看不惯黑道人士的猖狂吧。”江天啸说道。

  “不过大哥,我觉得有些不对,华山似乎对我们太好了一点,听华仙子刚才说的话,以后肯定没人敢明里对付我们了。”江天海有些困惑的样子。

  “也许是善有善报吧。”江清月幽幽的说道。

  “但愿如此,不过,我们还得小心,虽然有华仙子帮我们,但是我担心还是会有人暗中下手。”江天啸道,“还有两天,我们就可以到长安了,那时候,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爹,托镖的人到底是谁?”江凌风又一次忍不住问这个问题,他问了几次了,但是江天啸一直没有告诉他。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我只知道,她是一个很美丽很年轻的女子。”江天啸脸上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声音也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飘拂不定。

  “爹,那个关于情剑的传说是真的吗?”江凌风沉默了半晌,又问道。

  “也许,是真的吧!”江天啸回答。

  曾经,有一个嗜剑如狂的铸剑师,他发誓要铸造出一把绝世无双的剑,他寻找到了一块万年玄铁,精心打磨了整整三年又四十九天,眼看就要大功告成,然而他却发现,最后这把剑始终无法出世,不论他多少次的在火炉里打造,它始终是一个半成品,永远也达不到预想中的效果。

  后来,在一本书上,他得知,神兵出世,必须要有活物相祭,而祭品的质量往往会决定剑最后的灵性,因此他迟迟无法决定用什么做祭品才合适,由此又是过了三年,他已经憔悴不堪,但还是没有成功。

  有一个一直痴恋他的女孩,一直守在他的身边,然而他心中永远只有剑,完全忽略了她,终于有一天,她不忍他的憔悴,又心伤他对她的无情,于是,趁他不注意跳进了熊熊火炉,顿时,天地无光,神兵终于出世,然而明白过来的他却永远失去了最爱,三年后郁郁而终,而这把剑也因那女子的痴情而被后人命名为情剑。

  传说情剑有一种奇妙的功能,得到情剑以后不论男女,都可以与心爱的人长相厮守。不过这毕竟只是一个传说,没有人证实过。

  而江湖上还有一个传闻,那就是情剑隐藏了一个极大的秘密,一旦破解了这个秘密,那么无人可以匹敌的武功,数不清的财富都会随之而来,而这,才是它被这么多人争夺的真正原因。

  若虚其实没有睡着,实际上他根本就无法入睡,十几年来的点点滴滴,一幅幅画面在他的脑海里映过。

  他是孤儿,是华玉鸾拣回来的,那年他五岁,华玉鸾八岁,华玉凤六岁。

  华玉鸾和华玉凤其实都对他很好,然而有一天,华若虚发现自己不可救药的爱上了华玉鸾,于是他就开始躲避着她,因为他觉得他配不上华玉鸾。

  华玉鸾在剑术上绝对是天才,华天云曾经预言华玉鸾十年内一定可以超过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华玉鸾16岁,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年了。而若虚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怎么样也提不起兴趣来学武,倒是对一些诗词之类,一些文人的东西很感兴趣,曾经华天云想逼他学武,却被觉远禅师劝阻了,他说一切自有天意。华天云很是信任觉远禅师,于是若虚也就一直没有学武功。

  若虚对华玉鸾的爱意日益强烈,却日益感到自卑,到后来,根本就躲着不见她。直到华玉鸾声称要以武招亲,他终于是后悔莫及。眼看心爱的女子就要嫁给他人,他觉得他应该做一些事情,于是虽然不会武功,他还是要上台和风过云比试。

  “师姐,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是真的好爱你啊。”若虚在心里想道,“至少,我也争取过,这样,我的心里也会好受一些。”然而,若虚也不知道,他自始至终也错了,他以为华玉鸾不会爱上他,不知华玉鸾却恨透了他一直以来的无情,直到听到若虚重伤时说的那句话,她才明白他的心意。

  

第二章 情剑传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