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情深意重

    也许是华玉鸾的关系,接下来的几天,大江镖局并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阻拦和袭击,而若虚也慢慢的和镖局的人熟悉起来,因为他一直彬彬有礼,大家对他印象都还很好,而江凌风和他年龄相差不大,所以也就和他比较谈得来,不过问起若虚的来历,若虚总是支支吾吾的,只说自己是孤儿,江凌风也不好追问下去。

  江凌风和江清月是兄妹,不过若虚总是感觉他们之间有点奇怪,言行间似乎有点不太象是兄妹关系,而似乎更象一种主仆关系。

  若虚的身体已经基本上恢复了过来,风过云对他造成的伤也已经痊愈,只是心里的伤却恐怕不是一时就可以抚平的。

  长安。

  为了避免招摇,大江镖局选择了一家比较小的客栈,包了下来。

  华灯初上,百里长安一片灯火。

  一灯如豆,若虚静静的坐在窗前,脑海里又浮现出华玉鸾的倩影。师姐,你已经嫁人了么?想到这里心里又是一疼,明明知道华玉鸾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然而他心里却始终不肯承认这个事实,在他的心里,华玉鸾永远是她的师姐,是他一个人的师姐。

  门口传来轻轻的脚步声,若虚知道是谁来了,只有她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江清月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遇见若虚,她的心就不由自主的对他有了牵挂,总是不自觉的去关心他,照顾他。然而,他却始终对她的好意无动于衷,就连对她的称呼也是一直那么的客气,气恼之下,她就给他取了个书呆子的外号。

  “书呆子,又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江清月发现自己的语气有点酸酸的感觉,凭女人的感觉,她知道他又在想心上人,也就是那个华山的华玉鸾,虽然他一直不承认和华玉鸾有关系,但是她可以确定,华玉鸾和这个自称许弱的书呆子有很深的关系。

  “小月姑娘。”若虚有些不好意思的叫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江清月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幽幽的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若虚沉吟了半晌,说出了这么几个字。他说的是事实,他真的不知道他将何去何从,自从他懂事以来,他就一直待在华山,从来就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会离开那个地方,而且是孤身一人离开。蓦然惊醒,这么多年来,他的生活起居都是华玉鸾在安排。他的心又是猛地一酸,师姐啊,你是关心我的对吗?可是,你为什么要嫁给别人啊?师姐,没有了你,我该怎么办?

  江清月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他外面看来很柔弱,然而他的内心又似乎很坚强,所有的心事都埋藏在心底,不愿意跟人分享。

  “是我不够资格吗?”她心里一阵酸楚,虽然他们认识时间不长,但是,至少她是真心的对待他的啊,虽然还谈不上男女之情,她至少是把他当成朋友了的。

  “小月姑娘,这些天多谢姑娘的照顾,在下感激不尽。”若虚突然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脸上微微露出了笑意。

  “谁要你感激了?真是书呆子!”江清月有些气恼的看了他一眼,突然心猛地一跳,语气有些慌张起来,“你说这话干什么?你,你要走了?”

  “我是该走了。”若虚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迷离的望向了窗外,那里一片漆黑,也许,这就是我的前途么?

  “你要去哪?”江清月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天下之大,我想总有我可以去的地方吧!”若虚淡淡的说道。

  “啊”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随之接二连三的传来,江清月脸色剧变。

  “你在这里别动,我去去就来。”她说完已经消失在门外。

  惨叫声一直没有停绝,若虚却感觉不到自己心里有害怕,虽然没有武功在身,毕竟从小在武林世家长大,江湖中的杀戮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却是早有耳闻。不过,更重要的是,现在的他,似乎已经没有关心过生死,内心里更有一种破罐破摔的感觉,死了也好。

  来不及让他多想,江清月已经匆匆的回来了,脸上的表情有忧伤也有焦急。

  “快跟我走!”没有任何解释,她拉起了若虚,从窗口跳了出去。

  感觉耳边飕飕的风声,若虚已经被江清月抱在了身上,阵阵的幽香传来,若虚内心微微起了一些涟漪。

  江清月已经用出了全身的功力往城外奔跑,如花的娇厣上,泪水不停的往下流着,她知道,大江镖局这次是完了。

  前面已经没有路了,江清月对长安并不熟悉,仓皇之下却走上了一条绝路,前方已经是万丈深壑。

  “书呆子,你还好吧?”江清月停了下来,抹了抹脸上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声音有些哽咽。

  “小月姑娘,我没事。”若虚一个踉跄,差点没有站稳,山风呼啸,他的声音显得更是微弱。

  “小月姑娘,发生什么事情了?”若虚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有些手脚无措的。

  “书呆子,我,……”江清月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扑到了若虚的身上,可怜若虚居然被她一下子给扑倒在地上了,背上一疼,感觉什么刺破了后背。

  江清月哭了一会儿,感觉心里好受了不少。刚刚眼睁睁的看着镖局的一个个熟悉的伙伴成为了一具具尸体,她也想过和他们一起死了算了,只是她知道她现在不能死,她还有事情要做。

  “书呆子,你没事吧?”慢慢平静了的江清月这时才意识到两人都倒在了地上,而两人的姿势也是很暧mei,俏脸微微发热,赶紧从他身上爬了起来,扶他坐在了地上,低声问道。

  “没事。”若虚强忍疼痛说道。

  “啊,怎么流血了?”江清月一手摸到他背上湿漉漉的,一看满手鲜血,声音都变了。

  “没事的,小月姑娘,只是一点小伤,应该没什么问题的。”若虚不想她这个时候还为了自己的事情担心。

  江清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开始帮他包扎上药,一丝不苟的。若虚心里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一声微微的叹息声飘了过来,一人无声无息的出现了在两人的眼前,顿时,江清月的俏脸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若虚心里一凛,他认出了来人,正是几天前欲图劫镖的张烈,金刀门的门主张烈,地榜十大高手之一.若虚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对武林中的一些事情他却还是明白,加上他天资聪明,看见过的人,听见过的事情都可以牢牢的记下来.

  地榜乃是黑道高手的排名,而天榜则是白道高手排名,另外还有一些诸如龙榜,凤榜之类的排行榜.

  “传闻大江镖局的江大小姐一向神秘莫测,且美貌非凡,今天看来,传闻不虚啊.”张烈轻轻叹道,“江姑娘和这位小兄弟可谓情深意重,张某虽是一介莽夫,也实在是不愿意拆散两位,因此只要江姑娘愿意交出那把情剑,张某会放两位一条生路。”

  “张烈,你不要假仁假义了,大江镖局上下几十人你都已经杀了,而何必在乎多我一个呢?”江清月轻轻的站了起来,左手拉住了若虚,温软的小手传过来阵阵热力,若虚一阵心跳,不由得暗骂自己不该乱想,都到这种时候了。

  “不管江姑娘信还是不信,张某都还是要说,袭击大江镖局的那些人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也不明白他们究竟是什么人。我只是要这把剑,并不想伤人,还希望江姑娘不要逼我。”张烈淡淡的说道。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想要剑,你还是先杀了我再说吧。”江清月冷冷的哼了一声道。

  “难道江姑娘就不为这位小兄弟想想吗?江姑娘应该不忍心他也和你一起死吧?”张烈看了看她身边的若虚一眼,又看了看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微微笑了一笑道。

  “张烈,你不是说不想伤人吗?难道想言而无信?”江清月忿忿的说道。

  “我张烈并不是什么仁义之人,虽然我不想伤人,不过如果姑娘不肯给我情剑,那张某也只好强抢了,如果杀了一个,那我自然也不会放过第二个,江姑娘你说是吗?”张烈还是那么微微的笑着,若虚的心中却有了一阵寒意,凭他的感觉,这个人很难对付。

  “张烈,你不要假慈悲了,你之所以说不杀我们,只是因为你就算杀了我,也不知道剑在什么地方。”江清月嘲笑般的说道,“在本姑娘面前,你还是收起你的花样吧。”

  “是吗?我就不信杀了你们,在你们身上还找不出剑来!”张烈似乎因为被说穿了心事,有些恼羞成怒,冷冷的说道。

  “那你不妨试试,看看能不能找到?”江清月一脸讥诮。

  张烈脸色变幻不定,烁人的眼神狠狠的盯着江清月和若虚,只见两人都是一副毫无畏惧的样子,心想难道情剑真的不在他们身上?一时间,有些踌躇不决。

  “怎么?想好了没有?”江清月又在旁边催促般的说道。

  “江姑娘,如果你不交出情剑的话,今天两位恐怕是不要想离开这里了。”张烈强忍怒气,冷声说道。

  “如果我把剑给了你,你一定会杀了我们两个,不是吗?”江清月淡淡的说道,“其实,你要剑也不难,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就可以。”

  “江姑娘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有什么条件不妨先说出来。”张烈眼睛闪过一道神光。

  “很简单,让他先走,他走了之后,我再给你剑。”江清月眼神转了转,看着若虚说道。

  “小月姑娘,你不要管我的,而且,我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走呢?”若虚低声说道。

  “书呆子,你闭嘴,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江清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若虚心里一阵苦笑,无奈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了,他也不想忤逆江清月的意思了。

  “好,我答应你。他现在就可以走了。”张烈一口就同意了下来,心里却在打着如意算盘,以他的功力,自然可以看出若虚根本就不会武功,就算他先走,他也相信可以追上。

  “书呆子,你说我对你好不好?”江清月突然幽幽的说道,眼神里满是柔情。

  “小月姑娘一直对在下很好。”若虚呆了一呆说道。

  “如果我有什么事情要你帮忙,你不会拒绝吧?”江清月又说道,若虚机械般的点了点头。

  “书呆子,亲我一下。”江清月突然脸色桃红,柔声说道,若虚心里一震,看着这近在咫尺的艳丽脸庞,却不敢真的去亲她。

  “真没用。”江清月猛地抱住了若虚,樱桃小嘴在他的脸上轻轻的印了一下。

  “书呆子,记住我叫小月,你一定要帮我找到一个叫江清月的少女,现在你快走。”若虚耳边传来江清月的低低的声音。若虚正震撼于她的大胆,更是听得云里雾里的,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快走,记住我刚才说的话。”江清月松开了他,推了推他的身子。

  若虚踉跄的往前行了几步,突然一条彩带飞了过来,缠上了他的腰,卷起了他的身子,急速的往外飞去。

  “张烈,你不想要剑了吗?”江清月见张烈似乎想追过去,连忙说道。

  “江姑娘愿意把剑交出来了吗?”张烈心里涌起了一阵兴奋的感觉。

  “你看,这就是情剑,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情剑。”江清月缓缓的从背后抽出了一把黝黑无华的长剑,梦呓般的说道。

  “情剑啊情剑,你知道多少人为你而死吗?”江清月喃喃的说道,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张烈,你想要剑吗?下来找我要吧!”说完纵身飞下了万丈深壑,云雾氤氲,山风呜咽,诉说着一个少女的不幸。

  “好你个江清月,居然宁愿死也不给我剑,张某也要让你死也不安心!”张烈一闪身跃到悬崖旁,只看见迷迷蒙蒙一片,心里涌起一股被人戏耍的感觉,脸色微微有些扭曲狰狞。

  若虚被彩带卷起的时候就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人已经躺在了床上,天色已经大亮,外面有些喧嚣,看来他昏迷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一绺发丝拂在他的脸上,他微微抬起了头,看到床边的白衣少女,一阵发愣。

  “少爷,你醒了?”少女娇声道。

  “小雪,我现在在哪里?你,你怎么在这?”若虚心里惊诧不已,难道自己回到了华山?

  

第三章 情深意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