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情何以堪

    “少爷,我们还在长安,这里是长安的长安客栈。”含雪柔声说道,“小姐担心你会出事,让我来找你的。”

  若虚微微一呆,他知道含雪口中的小姐自然是华玉凤了,只是他所有的心思都寄托在华玉鸾身上,因此对华玉凤,他的印象似乎有些模糊。他的记忆中,华玉凤很温柔也很美丽,和华玉鸾一样的美丽,但除此之外,他就想不出华玉凤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在他的印象中,华玉凤似乎也对他不怎么关心,没想到现在她却让她的贴身侍女来找他,因此一时有些惊讶的感觉。

  “少爷,我们回华山吧。”含雪幽幽的说道,打断了若虚的思绪。

  “不,我不回去。”若虚低声说道,突然想起了什么,“小雪,你知道小月姑娘现在怎么样了吗?”

  “少爷,我,我也不知道的,昨晚我怕张烈追上来,所以走得很急。”含雪低声说道,有些话却没敢说出来,其实,在她离开的一瞬间,看到了江清月跳下了悬崖。

  “希望她没事就好。”若虚喃喃的说道,虽然他心里也觉得她不太可能逃过张烈的手掌心。

  “少爷,江湖凶险,我们回去好吗?”含雪又说道。

  “小雪,我不会回去的,你不要劝我了。”若虚摇了摇头道,他是不会回去的,他不想面对师姐嫁人的事实,只想远远的离开那里,然后自己编织一个谎言,来骗他自己。

  “可是,少爷,小姐她希望你能够回去的。”含雪明亮的眼睛看着若虚,欲言又止。

  “小雪,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我的脾气了。”若虚微微一叹,“我决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改的,我不会回华山的。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会回去,不过,绝对不是现在。”

  含雪默然,她和若虚一样,今天也是十八岁,这么多年了,她自然也明白他的脾气,她也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回去。她差点就想告诉若虚事情的真相,可是她知道不可以这样,她如果说了,华玉鸾一定不会原谅她的。

  “小姐,小雪要违背你的命令了,你会怪我吗?”含雪在心里默默的念道。她离开华山的时候,华玉凤要求她不论若虚是否愿意,都要把他带回华山。

  “小姐,少爷不愿意回去,我也不想逼他啊。小雪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少爷的,小姐你可以放心。”含雪在心里默默的道。

  “少爷,那你想去哪里,小雪陪你去,好吗?”含雪甜甜的一笑道。

  “小雪,你不服侍二师姐了吗?”若虚轻轻叹了一口气道。

  “少爷,你放心,小姐她让我无论如何也要陪着你的,不管你去哪里。”含雪柔声说道。

  若虚没有再说话,起身微微的站在了窗前,突然想起了江清月对他说的一句话:“书呆子,记住我叫小月,你一定要帮我找到一个叫江清月的少女。”他百思不得其解,她不就是江清月吗?

  “少爷,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的吗?”含雪在旁边轻轻的问道。

  若虚点了点头,告诉了含雪他的迷惑。

  含雪听完后歪着头陷入了沉思,样子很可爱。她放下了心事,准备一心一意的照顾起若虚来了。

  “难道还有一个人叫江清月?”若虚喃喃的说道。

  “少爷,依小雪看,有三个可能。”含雪娇声说道,“第一种就是少爷你刚才说的了,那就是还有一个人叫江清月,和这位小月姑娘是同名的。第二个可能就是这个小月姑娘并不是真正的江清月,而她要少爷去找的就是真正的江清月了。第三个可能,就是小月姑娘只是找一个理由想让少爷你离开那个危险的地方。”

  “那小雪,你觉得哪个可能性最大?”若虚想了想还是没有想明白。

  “江湖上传言,大江镖局的大小姐江清月非常神秘,平时很难见到,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真正面目,因此如果少爷你遇见的小月姑娘不是真正的江清月的话还是很有可能的。”含雪想了想说道,“不过,小雪觉得她只是想让少爷你离开这个可能更大,因为小雪可以看得出来,她对少爷你很有情意。”说到这里,含雪似乎有点酸酸的感觉。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现在不是凶多吉少了吗?”若虚喃喃的说道,微微有一丝心痛,几天来江清月对他的照顾,他已经铭感于心,虽然他的心里已经被华玉鸾占据得满满的,但是想到一个芳华正茂且对他很好的少女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他又怎能不心伤呢?他现在只能在心里为她祝福,希望她能够平安无事。

  含雪没有说话,虽然知道终有一天他会知道江清月跳下了悬崖的事情,不过她却想,能让他晚一天知道就晚一天,他已经为了华玉鸾的事情够伤心了,她不想再在他的心上多添加一道伤痕。

  *** *** ***

  一把情剑在江湖中掀起了腥风血雨,大江镖局三十余人,一夜之间,皆成为冰冷的尸体,却无人可以知道是谁下手,而情剑却下落不明。

  长安城随处可见佩刀带剑的武林人士,而这时,又有一条消息传遍了长安。情剑已经落在了一个年轻的俊美书生手上,而据说那个书生,本是大江镖局的千金大小姐江清月的情郎。书生年近弱冠,身穿白衣,长相很是俊美,众人知道的资料就这么多,于是,长安一下子消失了很多年轻书生。

  含雪刚刚从外面回来,外面的传言已经沸沸扬扬,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很显然传言中的书生就是她的少爷,也就是若虚。她匆匆的向若虚说了事情的大概,心里的担忧已经是越来越重。

  “少爷,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向小姐求助?”含雪轻声问道。

  若虚正要摇头,突然看到含雪那希冀的眼神,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不能为了自己而不管含雪的生死。

  “少爷,小雪现在就向小姐传书。”含雪甜甜的一笑,脸上露出了欢欣的表情。

  *** *** ***

  “少爷,不早了,该歇息了。”已经是三更时分,若虚却还站在窗前,看着窗外。含雪已经这样默默的陪着他站了好久,然他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终于含雪忍不住提醒他了。

  “小雪,你怎么还没睡?”若虚回过神来,轻轻的啊了一声,有些惊讶的样子。

  “少爷,你都还没睡呢。”含雪嘟着嘴,有点不满的说道。

  “小雪,你不要管我的。”若虚微微叹了一口气,“你先去睡吧。”

  “少爷不睡,我也不睡。”含雪摇了摇头。

  “真拿你没办法,好吧,我谁就是。”若虚又是一声低叹,他已经越来越喜欢叹气了。

  若虚和衣躺在了床上,等了一会儿,却发现含雪居然没有出去。

  “小雪,你怎么还不去睡?”若虚坐了起来,发现含雪正痴痴的看着他,不由又是一阵心跳。

  “少爷,我怕你一个人在这里有危险。”含雪低声说道。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若虚安慰着她。

  含雪没有说话,不过显然是不相信若虚的话,现在四处都是敌人,若虚一个文弱书生,确实是很危险的。

  “少爷,我在这里睡好吗?”良久,含雪低低的说道,声音很小,蚊呐一般。

  “好吧。”若虚从床上下来,“你来睡吧。”

  “那少爷,你睡哪?”含雪微微一怔道。

  “我睡地上就可以了,没事的。”若虚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少爷,那还是我睡地上吧。”含雪有些赌气的样子说道。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睡地上呢?”若虚有些生气的样子,带着命令的口气,“快去床上睡吧,再不睡天都亮了。”

  “我不睡。”含雪坐在床上赌气,气鼓鼓的。

  若虚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缓缓坐到了她的身边,柔声说道:“睡吧,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安稳的睡了,你睡里面。”

  “少爷,我……”含雪俏脸红红的,感觉直发烧,看了看若虚,发现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清澈,放心之余又似乎有那么一丝失落,依言柔顺的爬上了床,身子微微蜷缩着躺在里面。若虚心底一声叹息,和衣倒在了她的身边,阵阵幽香中人欲醉。

  含雪心里有些期盼又有些担心,不过最终失望了,若虚没有任何的动作,连她的身子也没有碰到,从小她就喜欢上了这位少爷,可惜他从来没有明白过她的心意,内心里一直盼望着她的小姐能够与少爷在一起,那样她也就可以与他长相厮守,只可惜,少爷喜欢的一直是大小姐,而小姐虽然看起来也很关心少爷,但是连她也无法知道,小姐是否喜欢他。

  胡思乱想间,含雪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睡梦中,不小心翻了一个身,终于偎依在了若虚的怀里,就这样,两人相拥直到天明。

  “小雪,该起来了。”店小二已经来送水了,若虚轻轻的拍了拍怀中的少女。

  “不嘛,我还要睡会儿。”迷迷糊糊的少女撒着娇,猛然似乎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啊。”含雪一声轻轻的惊呼,连忙从若虚怀里钻了出来,俏脸嫣红。

  “少爷,我,我,……”含雪讷讷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却有一丝甜蜜。

  “傻丫头,该起床了。”若虚怜爱的看了看她,柔声说道。

  含雪起床后一直有点不敢正眼看若虚,心里还是一直扑扑的跳个不停,不过看若虚似乎没有把这当一回事似的,心里有些气恼之余,也放下了心来。

  “少爷,希望小姐来这里之前,我们不要被人找到。”用过早膳后,含雪幽幽的说道,她现在很是担心,一旦若虚被人发现的话,长安城里数不清的觊觎情剑的武林人将是他们二人无法对付的。含雪虽然武功很高,可以称的上一流高手,但是武林中向她这种身手的人不在少数,更何况她不但没有帮手,还要照顾若虚这么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人,一旦遇到高手,或者敌人稍微多一点,她恐怕就无法应付过来了。因此她现在只希望暂时没有人能找到他们,等华玉凤来了,就不用担心了,她对自家小姐有信心。

  “小雪,我们恐怕已经被人发现了。”若虚轻轻的说道,刚刚店小二看他的眼神,他感觉很不对劲。

  “少爷,你说真的?”含雪一惊,连忙站了起来,“那少爷,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匆匆的收拾了一下,拉起若虚就想离开。

  “想走吗?可惜迟了一步。”门口传来淡淡的声音。

  来人年近四十,白面无须,一身蓝色儒衫,羽扇纶巾,作文士打扮,相貌堂堂,颇有几分威仪,身材不算高大,但却没有丝毫瘦弱的感觉。在他的身后,还有一对少年男女,均是十五六岁的样子,少年俊秀不凡,唇红齿白,少女风姿不俗,美貌出众。两人站在一起,给人一种珠联璧合的感觉。

  “不知阁下何人?堵住别人的门似乎不太礼貌吧。”若虚淡淡的说道。

  “许公子果然是一表人才,虽是一介书生,胆识却不让我辈武林人士,方某佩服。”蓝衣文士微微一笑道。

  “前辈应该就是潜龙帮的帮主方飞龙吧。而方帮主身边的两位,则应该是威震江湖的金童玉女了。”含雪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姑娘好眼力!”方飞龙发出了一声赞叹.

  “不知几位有何贵干?”若虚淡淡的问道.

  “许公子何必明知故问呢?我方某人也明人不说假话,只是想借情剑一用而已.”方飞龙倒是很直接.

  “我想方帮主也许要失望了,江湖传言并不可信,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晚生还没有见过情剑,更谈不上能将情剑借给帮主你了.”若虚缓缓的说道.

  “许公子,谁都知道你是大江镖局江大小姐的情郎,而情剑本在江大小姐身上,而现在江大小姐已经跳崖身亡,江大小姐临死前可是与你在一起,情剑不在许公子这里,还会在谁这里呢?”方飞龙脸上还是笑着.

  若虚却呆住了,脑袋轰的一声响。

  “她已经死了?不,不可能的.”若虚喃喃的说道,虽然早就知道江清月凶多吉少,但是现在听到她的死讯,他还是难以接受,那么好的一个姑娘,年轻漂亮,最重要的是她对他是那么的好,还有她那柔柔的一吻,难道真的是红颜薄命吗?

  “少爷,你不要太伤心,也许,也许她还没死的,她只是跳下了悬崖,也不一定死的.”含雪见若虚伤心的样子,心疼不已,柔声安慰着他.

  

第四章 情何以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