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情剑示警

    若虚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看看四周,发现众人都在看着他,还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许兄,如果我没认错的话,刚才的那位姑娘应该是来自华山的温柔仙子华玉凤华仙子了?”花非花犹豫了一下,终于是抑制不住好奇心问了出来。

  若虚略微有些迟疑的看了看众人,发现月天虹和张凌云是一脸期盼的眼神,而江清月却是一脸的幽怨,含雪则是微微闭着眼睛,靠在他的身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到这个时候,我也不想隐瞒了,刚刚那确实是在江湖上被称为温柔仙子的华玉凤,也是我的二师姐。”若虚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本叫华若虚,也是来自华山。”

  “那华兄弟,你是真的不会武功还是?”月天虹娇声问道。

  “少爷是真的不会武功。”含雪抬起了头接上了话。

  “也许大家觉得不可思议,我在华山长大居然不会武功。”若虚苦笑了一声,“不过,事实上确实是如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武功谱笈之类的东西就头晕,也许,我天生就不具备学武的资质吧。”

  “不会武功也没什么,华兄弟啊,你不知道,虹妹整天就说我不够斯文。”张凌云笑了笑说道,“如果我象华兄弟一样,虹妹就不会这么说我了。”

  “张大哥,你就不用劝我了,其实,以前我也没觉得不会武功有什么不好。”若虚苦笑道,“可是,我现在真的好恨我自己不会武功,如果我武功很高的话,师姐她,她也不会……”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语气变得忧伤起来。

  “少爷,你不要这样,不管你会不会武功,也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了,小雪都会一直陪着你的。”含雪声音微微有些哽咽,伏在了若虚的怀里。

  气氛又变得冷清了下来,除了含雪,在这种事情上,其他的人自然是无法说什么的,月天虹在低声责怪着张凌云,说他不该惹得若虚想起了伤心事。张凌云虽然觉得自己很无辜,却没有办法,只得老实的接受着月天虹的训斥,唉,谁叫她是他的妻子呢?

  “我说大家不要这样吧,人活着就要开心一点嘛。”花非花打破了这个僵硬的氛围,“华兄弟,想开一点,至少你还有小雪,还有我们几个朋友嘛。”

  “花兄说的是,大家不要因为我的事不开心了。”若虚勉强一笑道。

  “叮”的一声激越的清音,众人的眼睛齐刷刷的望向了江清月,声音是从她那里传来的。

  “小心,有危险!”江清月脸色一变道,娇躯猛地站了起来,长剑在手,人微微的往若虚这边靠近,眼睛射出摄人的神光。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给我滚出来!”江清月一声清叱道。

  “江小姐,我可找到你了!”鬼魅般的人影出现在众人眼前,声音冷淡,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寒意。

  来人身型高大,全身上下被黑衣黑布裹得密不透风,只剩下一对眼珠在外面,强大的气势另六人感到一种难以承受的压迫感,若虚因为不会武功,更是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一只柔柔的小手神了过来,牵住了若虚,柔和的真气从掌心传了过来,顿时若虚心里的难受感觉消失得一干二净,不由得转头感激的看了江清月一眼,却发现她正全神贯注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你是什么人?”江清月冷冷的问道。

  “我是什么人等你们去阎王那问就知道了。”黑衣人阴森森的笑道,“江清月啊江清月,我找你可是好久了,你手上的剑就是情剑吧,情剑啊情剑,我终于要得到你了,哈哈哈。”黑衣人发出了得意的狂笑。

  “大江镖局上下三十七人,都是你杀的?”江清月银牙咬的格格响。

  “三十七人?哈哈,你现在是准备回去吧?你回去就知道了是多少人了。”黑衣人阴笑着,“江湖传言你已经跳崖而死,只可惜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你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死呢?说来我真得感谢白衣楼的人啊,若不是他们逼你使出了情剑,我还不能确定呢。”

  “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连无辜的妇孺也不放过。”江清月声音充满了悲愤,从黑衣人的话语里,她隐隐感觉到大江镖局家里那些没有随镖的人,大概也没人可以幸存了。

  “只要能得到情剑,再杀十倍,我也乐意。”黑衣人声音冷酷无比。

  “情剑,顾名思义,需要有情人才能得之,象阁下这样冷血之流,就算得到了情剑又能如何呢?”若虚淡淡的说道。

  众人都是一怔,没想到若虚会在这个时候接口,黑衣人两道冷厉的眼神电射而来,若虚两眼迎了上去,脸色很平静,丝毫没有畏惧的表情。

  “不愧是华天云的弟子,不会武功也有如此胆识。”黑衣人的语气里略有赞赏的口气,不过随之转冷,“可惜啊可惜,你该好好的呆在华山才对,为什么非要出来送死呢?”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若我注定要命绝于今日,就是在华山也无济于事,不过,我相信就凭阁下,还无法让在下命丧黄泉。”若虚淡淡的说道,语气里强大的自信,让众人都是微微一怔,不过黑衣人出现时带来的压迫感,无形中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果你会武功,你将是我最大的对手!”黑衣人定定的看了若虚良久,终于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不过,你已经没有机会成为我的对手了!”

  话音刚落,黑衣人手上已经多了一把黯淡无华的长剑,手腕一翻,长剑一挑一划,平地起了一股巨大的旋风,旋风的中心却是向若虚移动,黑衣人的第一个下手的对象居然是若虚而不是江清月。

  江清月一直注意着黑衣人的动作,这时见黑衣人对若虚下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手一抖,撤出了那把剑,也就是情剑,让她大江镖局所有人几乎无一幸存的情剑。真气催动,情剑闪耀出半尺长的剑芒,剑芒直指那旋涡的中心。

  与此同时,数十条人影扑向了月天虹,花非花几人,同样的黑衣黑裤,黑巾蒙面,动作矫健灵活,招招狠辣,直指众人的致命要害。

  含雪一心护着若虚,已经是险象环生,其他几人暂时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却没有人可以脱出围困,也自然没人可以前来帮含雪了。江清月凭借情剑的威力,暂时似乎还能抵抗那黑衣人的攻势,只是她的心里却担心着若虚,无形中功力打了个折扣。

  “叮咚,叮咚,叮咚!”三声清脆激越的琴声突然传了过来,随之响起了绵绵不绝的悠扬的音符,打斗中的众人猛然都停了下来,而每人的脸色却变得异常难看。

  “走!”最早出现的黑衣人一声冷喝,瞬间所有的黑衣人急速的退去,片刻就走得干干净净,一个不剩。

  琴声嘎然而止,一阵闻之欲醉的幽香传来,随后,一个一身白色罗裳的少女飘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她的身后,静立着两个绝色黑衣少女。

  白衣少女怀中抱着一把白玉瑶琴,纤细的玉指轻轻的搭在琴弦上,微微的低着头,一头瀑布般光滑的黝黑长发自然的披撒而下,遮住了她的脸孔。

  “你的萧吹的很好!”好动听的声音,少女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若虚嫣然一笑,她的俏脸也呈现在众人的眼前。好美的一张脸,单用词语已经无法形容她的美丽,完美的五官,洁白无暇的肌肤,初看她的脸容给人一种纯真的感觉,然而你马上就会发现纯真中还含有一种足以令天下男人疯狂的妖媚,妖媚入骨,那一笑,更是足以倾国倾城。

  “你叫什么名字?”少女又说话了,还是看着若虚,只是若虚现在有些呆呆的,这个少女实在是给人的吸引力太大了,虽然华玉鸾和华玉凤都是武林中难得一见的美女,然而却从没有给他这么大的震撼。

  “在下华若虚。”若虚讷讷的说道,完全是下意识的。

  “我叫黛儿,要记住我哦,我还会来找你的。”少女甜甜一笑,转身袅袅离去,似乎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却倏然一去十丈,那绝妙的轻功令人咋舌。

  “黛儿。”若虚喃喃的念道,突然猛的清醒了过来,心里一惊,刚才自己是怎么了?怎么感觉整个人都不受自己控制似的。

  “她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花非花喃喃的说道,脸上的神情却是很难看,绝对不是见到美女时的正常反应。

  “没想到,今天居然是她帮了我们。”江清月象是自嘲般的说道。

  “少爷,人都走了,你还想什么呢?”含雪见若虚还在呆呆的想着什么出神,有些嫉妒的说道。

  “小雪,我只是在想,为什么这些黑衣人会突然撤退呢?”若虚有些心虚的说道。

  “因为刚才那位叫黛儿的少女,就是魔宫的当代宫主。”江清月在旁边说道。

  武林有两宫,一为神宫,一为魔宫,神宫很神秘,虽然大家都知道武林中有神宫的人存在,但是谁也无法确定,谁究竟是神宫的人;而魔宫,虽然也很神秘,不过魔宫的人行走江湖,却是光明正大的打着魔宫弟子的名义。魔宫有三大绝技,魔琴,魔笑,魔舞,魔琴号称可以让方圆十里内无一生物,魔笑可以让所有人,不论男女都不忍心对她下手,而魔舞的魅力任何男人也无法抵挡。当代魔宫宫主号称是魔宫百年以来最杰出的人才,她是第一个将三种绝技都修炼至颠峰的人,而且,她仅仅只有十八岁。魔宫一直以来都以统一黑道,继而统一武林为目标,魔宫的实力更是无人敢予以小视。魔宫这任宫主上任以来,虽然还没有什么大规模的行动,但是她的名声却早已传遍了武林,武林中人见她几乎皆自动退避三舍,以免惹祸上身。

  “华兄弟,这个女子还是少惹为妙,否则……”花非花见若虚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好心的提醒他,然而话没说完,感觉嘴上一疼,已经被什么刺了一下,众人眼前又是一花,一个黑衣少女出现在面前,赫然是那叫黛儿的少女身边的两个少女之一。

  “华公子,这是小姐让我给你的。”黑衣少女向若虚微微行了一礼,语气很是恭敬,手上递过来一块翠绿色的玉佩。若虚怔怔的看着玉佩,却不知道该不该接受。

  “拿着收好,不要弄掉了,要不小姐会生气的。”少女一把抓起若虚的手,强行放在了他的手心,淡淡的说道,若虚心里微微一叹,把玉佩放在了怀里,黑衣少女见若虚收了起来,很是满意的样子。

  “华公子请保重,婢子告退。”黑衣少女微微欠身,临走前狠狠的瞪了花非花一眼,花非花心里苦笑,却不敢再说什么,显然刚刚他是被这个少女给袭击了。

  黑衣少女离去后,月天虹几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华若虚,含雪则紧紧的搂住若虚的手臂,似乎是怕他被抢跑了一样,江清月则出奇的没什么反应,低着头想着心事。

  “华兄弟有福了,定情信物都给你了,我看这回是躲也躲不掉咯。”花非花似笑非笑的看着若虚道。

  “你别胡说,什么定情信物,只是一块玉佩罢了。”含雪鼓着腮帮子,瞪着花非花,要吃人似的。

  “小雪啊,这肯定不是普通的玉佩,不信你让华兄弟拿来看看。”花非花一副世故的样子。

  “少爷,给我看看好吗?”含雪趴在若虚身上,仰着头说道,看来好可怜的样子。

  若虚微微一迟疑,把手伸入怀里,摸出了那块玉佩,其实连他也没仔细的看。入手温热,仔细一看,上面刻有三个纤细的小篆:苏黛儿。

  “看到没,这上面刻有她的名字,肯定是定情信物啦。”花非花得意的对含雪说道,这小子一下子就忘了刚刚被一个小女孩给打了的事情了。含雪没有再说什么,坐在那里生着闷气。

  “时间不早了,大家先休息一下吧,明天还要赶路呢。”江清月终于说话了,一言提醒,大家也都想起已经折腾了大半夜了。

  这夜,华若虚依然无法入睡。苏黛儿,这样温柔的一个名字,这么美丽的一个少女,她就是那魔宫宫主么?他实在无法将他们联系到一起。

  

第九章 情剑示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