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情势堪危

    “华郎,该起来了。”江清月轻轻的摇着华若虚的身子,心里却想起了昨晚两人的疯狂,粉脸一阵发烧。

  “青姐。”若虚睁开了眼睛,低低的唤了她一声,却没有起来。

  “快起来啦。”江清月微微娇嗔道。

  “青姐,让我亲一下,我就起来。”若虚现在是食髓知味了。

  江清月脸一红,娇媚的横了他一眼,轻轻的伏下了身子,若虚突然伸出了双手,揽住了她的柳腰,江清月猝不及防倒在了床上,发出一声短促的娇呼,樱唇已经被若虚给堵住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两人才分开,江清月的粉脸变得海棠般娇艳无比,看着她艳丽的脸庞,若虚心里又有一种冲动,不过却知道不能再这样了,只得强自忍住。

  江清月象一个小妻子般服侍着他起床穿衣,其实江清月本不是随便的人,在正常情况下,她就是再爱若虚,也不会和他才认识几天就让他为所欲为,只是现在前途未卜,前路一片凶险,加上她心里总是隐隐感觉若虚有一天会离开她,于是就放下了矜持,准备安心的做他几天的妻子,至少她知道,现在她很快乐,也觉得很幸福,这对她来说已经够了。

  花非花现在看来似乎又恢复了原来的放荡不羁的样子,虽然若虚在旁边,他也有句没句的开着江清月的玩笑,还时不时的对含雪调笑几句,可惜含雪现在心里正是又气又担心,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江清月微微一叹,花非花似乎是恢复了正常了,却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车已经行到了湖北境内,这里到处是山,少见人烟,很是僻静。江清月也暗暗的提高了警惕,根据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这样的地方是最有可能遭到袭击的地方。

  “我们在前面的林子歇息一下吧。”江清月突然对花非花说道,花非花微微一怔,不过马上似乎隐隐明白了过来,车子停到了路边,一行人来到了一片小竹林。

  “大家小心,我感觉附近有很多人,不下一百,可能就是对付我们而来的。”江清月低声说道,月天虹和张凌云脸色微微一变,运气凝神察看了一下,果然发现有许多深浅不一的呼吸声隐隐传来,惊讶的同时也暗暗有些吃惊,看来江清月的武功比他们都高出一筹不止。

  “他们不出来的话,我们也就当作不知道。”江清月低声说道,眼里寒芒一闪。

  众人点了点头,江清月星目微微闭上,缓缓的倒在了若虚的怀里,一副很轻松惬意的样子,让人不得不佩服她的镇定。

  “江大小姐真是好胆量!”暗地里的人终于忍不住了,一人缓缓的行了出来,却是若虚的老相识了,方飞龙,上次被若虚刷了一把的潜龙帮帮主,而他的身后,自然是跟着金童玉女二人了。

  “噢,原来是方帮主啊,失敬失敬。”江清月懒洋洋的睁开了眼睛,缓缓的从若虚怀里坐了起来,人却还没有起身。

  “许公子,我们又见面了!”方飞龙看着若虚,恨得牙咬咬的,上次他怎么也没想到若虚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也敢在他面前耍什么花样,谁知到最后却被摆了一道。

  “方帮主,在下华若虚,并不姓许。”若虚淡淡的说道。

  “方帮主啊,我觉得你真的是很不明智啊。”花非花从地上跳了起来,一边摇头一边走到了方飞龙前面道,“你看那么多人都躲着不出来,为什么你非要跑出来呢?到时候你辛辛苦苦的,别人却坐收渔翁之利,唉,我真为你不值啊。”

  “花公子,不知令尊现在可好?”话音刚落,一个阴阴的声音传了过来,张烈,看来这次来的还真是熟人不少。

  “我爹他当然很好!”花非花勉强一笑,心里却在叫苦,张烈和他的金刀门可是从来都不买他花家的帐,这次他也在这里,恐怕是比较麻烦了。

  “祁兄,赫盟主,你们几位也都出来吧。”张烈淡淡的说道,往后面扫了一眼,语音一落,又出来了五个人,崂山四鬼魑魅魍魉,还有长江盟的赫铁道,随之其他人也都出来了,分别站在了几人的后面,分成了四队人马,隐隐成包围之势,把六人围在了里面。

  “张烈,我师姐曾经警告过你,不能和大江镖局为敌,你不但不听,却还逼死了小月,你的这笔帐,我们华山会记下来的。”若虚心里恨不得杀了张烈为小月报仇,不过他有自知之明,不说他,他们这边六人也许只有江清月能够与张烈一战,其它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只得强忍住怒火,神情淡然的说道。

  “华山?”张烈脸色微微一变,“华公子原来是来自华山么?”

  “华玉鸾是我师姐,不久前阁下可是见过的。”华若虚冷冷的说道。

  “真是可笑。”张烈微微一楞,却马上仰天发出了一声狂笑,“华玉鸾的师弟,居然是一个毫无武功的文弱书生,天下会有谁相信?华若虚,天下姓华的那么多,难道都是华山的吗?”

  刚刚若虚说到他自己来自华山剑派的时候,周围众人脸色都变了变,现在听张烈这么一说,马上又一副释然的表情,脸上更是微微露出了不屑,似乎看不起若虚拿别人的名头来为自己撑腰的样子。

  其实若虚他也不想搬出华山来,只是根据他的判断,如果硬碰硬,他们这边肯定是凶多吉少,为了江清月,不得已只得搬出华玉鸾了。

  “信不信随便你。”若虚缓缓的说道。

  “既然华公子来自华山,那我就让我的手下领教一下你的华山剑法。”方飞龙冷冷的哼了一声。

  “还请华公子多多指教。”金童往前迈出了两步,声音清脆,抱拳行礼道。

  “华山温柔仙子座下华含雪,拜见各位。”含雪娇躯一闪,移到了若虚身前,娇声说道,很显然,她要代若虚接下金童的挑战了。

  “小雪,你小心点。”若虚轻声说道。

  “恩。”含雪轻轻的点了点头。

  赫铁道这个时候脸色却是微微一变,仔细的看了看含雪,神情逐渐变得有些凝重起来。轻轻的挥了挥手,后面上来一个手下。

  “吩咐下去,我们先不要动手。”赫铁道低声说道。

  赫铁道对含雪有一些印象,他曾经见过华玉凤,而当时含雪就在她的身边,虽然他不是很确定,但是他很清楚,他长江盟虽然人多逝众,但是却远远无法与华山抗衡,严格的说,就是华玉凤一个人,他都很难对付。因此,以防万一,他还是先不动手的好,虽然情剑对他的诱惑力很大,但他也不想树上强敌。

  含雪的武功完全是来自于华玉凤,不过华玉凤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也没人知道,因为几乎没人见过他使用武功,华玉凤很少下华山,而且就是出了华山也没有多少机会需要她动手,一般的情况下,她只要动口就可以了。

  叮的一声清音,含雪撤出了背后的长剑,冷幽幽的光芒在剑尖上闪耀,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的对敌,心里微微有些忐忑,不过为了她心爱的少爷,她一定要赢。

  一声冷叱,含雪身影飘飘,若蝴蝶搬翩翩起舞,同时,长剑也缓缓的刺向了金童,剑递进的速度给人的感觉很慢很慢,完全没有一点的威胁感,金童脸色却是微微一变,因为只有他才感觉到了剑上传来的压力,还有含雪那舞蹈般的步伐,让他捉摸不透。

  金童其实很不适应一个人对敌,以往他总是和玉女一起,两人从来都是一攻一守,配合得天衣无缝,这次方飞龙因为知道若虚不会武功,于是就只派他一个人出来,哪知道含雪代替了若虚,方飞龙碍于面子,也不好再叫玉女也一起来,加上他认为含雪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应该不会有什么功夫。方飞龙也真的相信张烈的话,认为若虚不可能来自华山。

  “华郎,为什么小雪用的不是华山的剑法?”江清月娥眉微蹙,轻声问道。

  “青姐,其实我也不清楚。”若虚苦笑道,“她的武功应该是二师姐教的,但是我不知道的。青姐,你看小雪会赢吗?”若虚是一窍不通,根本就看不清楚。

  “放心,小雪马上就会赢的。”江清月说着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笑容。

  场上翻飞的人影突然间停了下来,金童的手在颤抖,手上的剑已经拿捏不稳,在轻微的晃动,随时都要掉下的可能。

  “少爷,我赢了。”含雪跃了回来,额头上微微露出了细密晶莹的汗珠,看着若虚甜甜一笑。

  “小雪,你先歇会儿。”若虚怜惜的抚了抚含雪的秀发,柔声说道。

  “方帮主,你的手下似乎不是很得力啊。”若虚微微一笑,露出了几分讥嘲,“就凭方帮主,就想染指情剑,那情剑恐怕是人人都可以得到了。”

  “方帮主,我们似乎没有必要这么拖延时间了。”张烈对方飞龙的表现显然很是不满,好好的让两个人去比什么武?他们是来夺剑的,心里有些暗暗恼怒方飞龙的不成器,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一帮之主的。

  “是是是,张兄说得有理。”方飞龙似乎对张烈有些畏惧,连声说道。

  “江清月,上次那个也叫江清月的丫头,据说是你的丫鬟,还真让她给骗了,这次,你还是乖乖的把情剑交出来吧。”张烈双目冷电般的射向了江清月。

  “张烈,地榜上的所有高手都会因为和你齐名而感到羞愧!”江清月冷声说道,眼前的人就是逼死了她多年来最好的姐妹的人,她简直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只可惜,张烈虽然是小人,但是他的武功却是谁也无法低估,论武功她还不是他的对手,虽然手上有情剑可以增加很大的威力,但是她并没有把握可以杀得了他,更何况,对方那边还有那么多人在虎视眈眈,而她必须照顾若虚,不能轻举妄动。

  “江清月,看来你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也不想和你废话了。”张烈阴声说道,话声未落,刀已经握在了手上,炽热的红色真气从刀中汹涌而出,直指江清月。

  江清月粉脸微微一变,脚步轻挪,微微侧身一闪,而同时,情剑也握在了手上,半尺长的剑芒从剑尖冒了出来,闪烁着挥向了张烈的刀。

  一声闷响,情剑砍在了刀背上,却没有江清差点就拿捏不住,张烈一声得意的冷哼,更猛烈的刀风呼啸着卷了过来。

  与此同时,崂山四鬼相视一眼,然后一起跃了过来,四人围住了花非花,月天虹张凌云三人,而方飞龙却指挥着金童玉女扑向了含雪和若虚,似乎想先将若虚给擒拿下来。

  江清月眼角的余光看到,心里暗暗心焦,但是张烈的攻势一波强过一波,地榜高手的实力确实非同一般,江清月虽然暂时还可以抵抗,但是却根本无法脱身,更不要说来帮若虚了,而另外三人被崂山四鬼围攻,更是自身就难保了,只能勉强招架得住。

  含雪舞着剑,牢牢的护着若虚,金童刚刚败在含雪的手下,现在和玉女一起,自然想报一箭之仇。金童玉女二人联手威力果然是倍增,含雪没有多久就感到有些吃力了,心里也是越来越慌,这一慌就更加乱了。

  微微一声痛哼,含雪的手上被划出了一条血痕,点点血花溅到了雪白的衣裳上,触目惊心。若虚心里一阵悸动,似乎感觉自己的身上被狠狠的捅了一刀,钻心的痛,终于他才发现,他的心里其实是很关心含雪的。

  江清月发出了一声娇哼,一直分神注意着若虚这边的她,刚刚吃了一个不小的亏。攻势一下子缓了不少,一招一势间也不是那么的连贯了。张烈冷冷的哼了一声,刚刚看到自己心爱的宝刀上居然被砍出了一个缺口,不由得大是恼火,那可是他花了万金才弄出来的,居然被这样一个小女孩给弄破损了,恼怒的同时更是增加了要夺得情剑的决心。手腕一翻,刀势蓦地一变,一种磅礴的气势向江清月压迫了过来。

  

第十二章 情势堪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