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情义难全

    “封大哥,你打算去哪呢?”华若虚问道,他自然不会真的叫他酒鬼,只是他却不知道其实封平很乐意别人叫他酒鬼的。

  “我准备去……”正要说话突然脸色一变,一头从窗口扎了下去,匆忙间却忘掉了酒葫芦,若虚有些哭笑不得,正准备喊他,却发现这时候又有人把楼梯踩的直摇晃的上了楼,却是一个小姑娘,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扎着一对小辫子,一双乌黑的眼珠子骨碌碌的直转,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面容清秀,很是可爱也很漂亮,只是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

  小姑娘眼睛四处一扫,酒楼上登时有很多人低下了头,看来这个小姑娘的威力不小。她一眼看到若虚桌上的酒葫芦,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慢慢的走到了若虚的面前。

  “死酒鬼,快给我死出来,要不我就砸了你的酒葫芦!”小姑娘一把抓起酒葫芦,声音又尖又脆,叫了起来。

  这一下还真灵,封平又一头窜了上来,脸色有些尴尬。

  “小灵儿,你找我啊?”封平一脸谄媚的笑着,若虚在旁边觉得好笑,怎么也看不出来封平居然也会这种表情。

  “说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小灵儿,要叫我灵儿小姐。”小姑娘双手叉腰,恶狠狠的盯着封平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又偷了我们山庄里的酒?”

  “没有没有,灵儿小姐,你看我象那种人吗?”封平连忙否认。

  “不象,你当然不象那种人了。”小姑娘突然脸色一冷,“因为你根本就是那种人,死酒鬼,你不想混了,我们山庄准备用来招待客人的酒,你居然给偷了喝光了!”小姑娘杏目圆瞪,气势汹汹的盯着封平。

  “哪里有喝光,我,我才拿了一坛而已,灵儿小姐你别冤枉我。”封平一脸义正词严的样子。

  “死酒鬼,不打自招了是吧,你还说你没偷?现在赶紧和我一起去向小姐认错去!”小姑娘提起酒葫芦就要往下面走,突然看到若虚在那里偷笑,眼睛一瞪,“笑什么笑,你也跟他是一伙的吧,和死酒鬼一起来!”

  “哎,灵儿小姐,我和华老弟才认识,跟他没关系的,我和你去就是了,不要扯上华老弟。”封平连忙说道。

  “既然没关系那你管他干什么,废话少说,都和我一起走。”小姑娘蛮不讲理的。

  “灵儿小姐,在下还有赶路,不能去拜访你家小姐了,他朝有暇,在下一定前往府上。”若虚有些无奈的说道,莫名其妙的碰上了这么一个不讲理的小姑娘,是满头疼的。

  “不行,我说你要去就得去。”小姑娘没得商量的口气说道。

  “华老弟,我们走。”若虚正要说话,耳边传来封平的声音,随即感觉人已经被提了起来,封平带着他跃下了酒楼,然后一路狂奔而去。

  “死酒鬼,你居然敢跑,下次不要让我看到你!”后面传来那小姑娘恨恨的声音。

  “华老弟,现在可以放心了,那小丫头不会追来了。”到了城外,封平停了下来,放下了华若虚的身子。

  “封大哥,那位灵儿小姐以后会不会找你麻烦?”华若虚苦笑道。

  “那小丫头,要不是看她家小姐的面子上,我才不怕她。”封平说是不怕,脸色却有些不自然。

  “丫头都这么厉害,那小姐只怕更可怕了。”若虚在心里想到。

  “你别看这个小丫头很凶,其实她家小姐很温柔,人也很善良的。”封平象是明白华若虚的想法一样,接着说道。

  封平自顾自的说下去,若虚也算明白了个大概。原来那个很凶的小丫头来自飘雪山庄,也就是四大世家中的雪家,雪灵儿也就是雪家大小姐雪飘飘的侍女,雪飘飘长的不算漂亮,但是人很温柔贤惠,酿酒的技术更是天下无双,而封平就是来偷酒被她给抓住了一次才发现的。说起来那次被抓很可笑,封平第一次偷到她酿的酒喝了一口就再也无法忍受诱惑,就在雪家的酒窖里大喝特喝起来,最后喝得酩酊大醉,就这样被雪飘飘给抓了个正着。

  若虚从他的话语里隐隐可以感觉出来,封平爱上了这位雪家的大小姐,所以他才会这么害怕她身边的侍女。

  “封大哥,你喜欢雪大小姐吗?”若虚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喜欢又有什么用呢?”封平并没有否认,只是苦笑了一声。

  “封大哥,如果你喜欢她,就应该早点告诉她。”若虚叹了一口气道,“否则,等以后后悔就已经来不及了。”

  “她是高高在上的天之娇女,而我只不过是一个江湖浪子,我什么都不能给她,还谈什么喜欢呢?”封平苦笑了一声道。

  “封大哥,曾经我也向你这样,喜欢一个人却一直觉得配不上她,我也认为她不会喜欢我,然而等明白过来的时候,却已经迟了。”若虚缓缓的说道,眼睛望向了那飘渺的虚空,空中似乎出现了华玉鸾的倩影,“封大哥,虽然我们才第一天见面,但是我不希望你也象我一样,等后悔就已经来不及了,该争取的就一定要争取。”

  “华老弟,谢谢你,不过我知道我自己,我见到她肯定说不出口的。”封平脸上露出了苦笑。

  “封大哥,喜欢一个人很正常,没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也许雪大小姐一直只是在等你开口而已。”若虚微微一叹道,现在他倒开始来指导别人了,可惜连他自己的感情问题也解决不了。

  封平沉吟了好久,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

  “华老弟你说的不错,我现在就去找她,男子汉大丈夫,做事情不能拖拉。”封平抬起了头裂嘴一笑。

  “封大哥,我等着喝你的喜酒。”若虚微微一笑,心里也暗暗为他祝福。看到封平的身影消失,他心里又浮现出江清月的娇颜:青姐啊青姐,你到底在哪里?

  *** *** ***

  飘雪山庄。

  封平对这里已经比自己家还要熟悉了,假设他有家的话。轻车熟路的来到了雪家大小姐的闺房前,轻轻的敲了敲门,门开了。

  “死酒鬼,你还来干什么?”雪灵儿凶巴巴的瞪着他,心里却想道:早就知道你不敢不来!

  “灵儿小姐,大小姐在吗?”封平看到这个丫头还是一阵胆寒。

  “封大哥,进来吧。”里面传出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封平有些忐忑不安的走了进去,虽然不是第一次进来了,不过今次却有些特别,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要说出来他喜欢她了。

  看着她的脸,很普通,其实谁都知道,飘雪山庄的大小姐远远没有二小姐漂亮,不过在封平的眼里,雪飘飘才是最好的,她很温柔,从来都不会生气。

  “飘飘。”封平感觉声音有些颤抖,再豪放的男子在这个时候都会有些胆小的。

  雪飘飘一怔,封平从来没有这么喊过她的,以前一直都是喊她为大小姐的。

  “封大哥,你请坐吧。”雪飘飘柔柔的说道。

  “飘飘,我,我有话想和你说。”封平咬咬牙,心想拼了吧。

  “封大哥,你想说什么,你只管说嘛。”雪飘飘扑哧一笑。

  “飘飘,我,我想说,其实我想跟你说,我喜欢你。”封平终于说出来了,虽然有些语无伦次的感觉,但是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啊!”雪灵儿叫了出来,“你这死酒鬼,你居然敢打小姐的主意,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了,偷酒不算,连人也想偷走。”这丫头口没遮拦的。

  “飘飘,我真的喜欢你,我,我绝对不是为了你的酒的。”封平已经说出口了就顺口多了,见雪飘飘似乎没什么反应,连忙又说道。

  “扑哧”一声,又是一声娇笑。

  “封大哥,你站着不累吗?先坐下吧。”雪飘飘脸微微有些红,柔声说道。

  “那,飘飘,你到底怎么想的啊?”封平坐了下来,语气里却有些哀求的意味。

  “笨蛋,小姐没赶你走当然是也喜欢你了。”雪灵儿在旁边气嘟嘟的说道,“真不知道小姐怎么会喜欢你这么一个木头,这个木头居然也会开窍。”

  “真的?飘飘你答应做我妻子了吗?”封平第一次觉得雪灵儿的话是天籁一般,心里一阵狂喜。

  “想得美,小姐可没这么容易就嫁给你。”雪灵儿在旁边插嘴道。

  “华老弟说的果然没错,我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他。”封平已经听不进雪灵儿的话了,因为雪飘飘在那含羞的点了点头,他口里喃喃的说道。

  “糟了,我忘了问他家住哪里了。”封平露出懊悔的神情。

  “封大哥,你说的是谁?”雪飘飘有些纳闷的问道。

  “他叫华若虚,我今天刚刚认识的,就是他让我来跟你说的,他还说等着喝我喜酒的,可是我忘了问他他家在哪里。”封平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雪飘飘。

  “原来就是那个家伙教唆的这个木头,下次见到了一定要让他好看。”雪灵儿在心里想道,可怜华若虚怎么也没想到这样也能够得罪人。

  “华若虚?这个名字怎么有些熟悉?”雪飘飘沉吟道。

  “我想起来了,华若虚,不就是传说是江清月的情郎的那个吗?”雪飘飘一声低呼道。

  “那个得到了情剑的江清月?”封平一怔问道,雪飘飘点了点头。

  “江湖传言,华若虚曾经化名许弱,是江清月的情郎,一度有人传言江清月身亡,他得到了情剑,而后来江清月又出现在江湖上,而且她手中的剑就是情剑,人们才知道情剑原来还是在江清月那里。只是,按理说他应该和江清月在一起才对,怎么只有一个人呢?”雪飘飘神情里有些迷惑。

  “如果华老弟说的那个女子就是江清月的话,那么他们可能已经分开了。”封平微微一叹,把华若虚和他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传言华若虚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去没想到跟情剑牵扯到了一起,他还能安然无恙,也算是奇迹了。”雪飘飘微微叹息道。

  “这么说,华老弟不是很危险?”封平喃喃的说,沉默了半晌,突然站了起来,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

  “你是不是想去帮他?”雪飘飘柔声说道。封平默默的点了点头。

  “你去吧,如果你不去,你也就不是我喜欢的那个封大哥,如果我不让你去,我也不是你喜欢的那个飘飘。”雪飘飘幽幽的说道,“你现在去,也许还能追上他。”

  “飘飘,我会尽快回来找你的。”封平咬牙转身疾步而去,他能感受到背后的那双深情的眸子。

  *** *** ***

  若虚行云流水般行走在大路上,如果旁人看见绝对不会认为他不会武功,其实若虚他自己也逐渐发现有些不对,几天来他从来都不觉得累,而他隐隐似乎觉得身体内有一股气流在运动,每次稍微有些疲惫的时候,那股气流马上就会将疲惫的感觉一扫而空,而他的行走速度也快得出奇,不过虽然感觉有些异样,但由于他无法知道原因,也就不去费心思细想了。他现在只想早点找到江清月,只是已经几天了,他却一点消息也没有,而且说实话,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找到,他只希望江清月能够回到大江镖局,而他去那里就可以找到她,这是他唯一的办法了。

  “真是傻瓜,你这样找一辈子也找不到她的。”突然他的脑子里冒出了一句话,似乎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吓了若虚一跳,他连忙四处张望,想找到说话的人。

  “不用找了,你找不到我的。”声音又出现了,这次他终于真切的感觉到,声音不是从外面传过来的,而是感觉直接在他的脑子里出现的。

  “你,你是谁?”若虚惊骇莫名。

  “胆小鬼,怕什么呢?”这次确定那是一个女声了,语气里有些不满的样子。

  “鬼?啊,你不会是鬼吧?”胆小鬼几个字提醒了若虚,他有些胆战心惊的问道,鬼这个东西可是只听过没见过的。

  “你才是鬼呢。”那女声更加不满了。

  “那这位大姐啊,你能不能出来让我看看?”若虚苦笑道。

  “现在不给你看,我先问你,你想不想学武功?想的话,我马上可以让你成为一个武林高手,最多三个月。”那个不知是人还是鬼的女子问道。

  

第十五章 情义难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