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剑灵授艺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若虚一边赶路,一边沉醉于武学的奇妙之中。华天星虽然经常象小女孩一样捉弄若虚,但是在教他武功的时候却是很认真,一丝不苟。她现在教给若虚的都是一些很基本的东西,内功的运用,轻功还有暗器之类武功的原理,却从没有教具体的手法招式,说是她自创的武功是没有招式的,若虚也没办法,只得先好好的学她教了的再说。若虚本是聪明,天分极高,只是不知道以前为什么总是学不下去武功,而现在却可以很好的学了,几天过去,若虚的进展很快,让华天星也经常赞叹不已。不过华天星号称若虚学的再快她也教不完的东西,但是她现在不能教他这么多,要若虚先打好基本功,若虚现在已经越来越信任她了,自然她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信任归信任,不过对于华天星的性格,若虚却是琢磨不透,她时而象是十多岁的小女孩,又时而一副老成的样子,弄的若虚都不知道哪个才是她真正的性格,或许两个都不是吧。

  七天后,风尘仆仆却精神奕奕的若虚出现在了武昌城里,他现在在黄鹤酒楼二楼,靠窗而做,而酒楼的对面就是大江镖局,他在这里已经整整的坐了半天了,却没有看到一个人进出。大江镖局门前那副巨额匾牌依然闪耀着,然而已经是门庭冷落,若虚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半个月前,大江镖局的所以人一夜之间全部失踪,生死不明,而周边的人却在那天晚上没有听到任何响动,于是现在大家都比较害怕而不敢进去。那店小二一边说还一边叹气,这家酒楼本来每天都是宾客爆满的,现在因为大江镖局的原因,来的人也少了很多,只是这几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人又多了起来。

  “弟弟,酒楼上有不少是武林高手哦。”华天星的声音在他的心里传了过来,他微微的扫了一眼酒楼上的众人,发现他们似乎都象他一样,正有意无意的在看着对面的镖局大门。

  “他们看来也是为了青姐来的。”若虚在心里想道。

  “当然啦,不过他们和你的目的可不同,弄的不好他们可会杀了你的青姐哦。”华天星说道。

  “谁要敢伤害青姐,我就先杀了他。”若虚在心里一声冷哼。

  “弟弟啊,你现在的武功还没那么高,可能还不是他们的对手的啦。”华天星娇声道。

  若虚正要再说什么,突然感觉到有人向他这边走了过来,抬头一看,却发现是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头,眯着一双细小的眼睛,头发蓬松,有点邋遢。

  “小兄弟,你看对面半天了,看到了什么吗?”那老头坐到了若虚对面,一脸诡秘的笑容。

  “前辈看了我半天,又看到了什么呢?”若虚语气平淡反问道。

  “小兄弟,你想不想进去看看呢?”老头有些尴尬的笑笑,看了看对面大江镖局的门又问道。

  “那前辈你想不想呢?”若虚却没什么好脸色给他。

  “不想,我当然不想了。”老头讪笑道。

  “哦,在下倒是很想进去呢。”若虚微微一笑道。

  老头一怔,似乎没想到若虚会这么回答,浑浊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他看到了若虚手上的剑。

  “小兄弟,你手上的剑能让我看看吗?”老头语气里有些急切的样子。

  “不能。”若虚淡淡的说道,心里暗暗生起了警惕,这个老头难道看出了自己手上的剑就是情剑?

  “那小兄弟你拔出来给我看看总可以吧?”老头还是不甘心。

  “不好意思,前辈,这把剑是我妻子送给我的,不能给外人随便看。”若虚微微一笑,起身站了起来,“在下先去对面看看,前辈有兴趣的话不妨一起去吧?”

  “噢噢,不用了,小兄弟你去就是了。”老头不自然的笑了笑,露出了一嘴黄牙。

  “弟弟,你真的要进去吗?”若虚结帐下楼,径直往对面走去,华天星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有种感觉,青姐就在里面。”若虚站在了大江镖局门口,只要再往前踏进一步,进跨进大江镖局了,他似乎感觉对面有无数道目光已经注视在他的身上。

  若虚微微吸了一口气,终于一脚踏了进去,缓缓的经过一个宽敞的院子,踏进了大厅,神案上,并排立着几个灵位。

  “父江天啸之灵位!”

  “兄江凌风之灵位!

  “妹江小月之灵位!”

  入眼触目惊心,不过若虚却可以确定,江清月确实已经回来过这里,突然他发现香炉里的香还在燃着。

  “青姐,你在这里么?”若虚轻轻的呼唤着,却没有回应。

  “青姐,我知道你一定在这里的,你出来见我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你。”若虚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十天了,十天来只要他只要一停止学武,就无时不刻的会想起江清月,两人虽然相处才短短的几天,然而患难之中建立起来的感情又岂能用时间来衡量轻重呢?

  “青姐!”蓦然若虚转过身望向门口,然而他失望了,门口确实有人,可惜不是他的青姐,而是一个陌生人。

  “你是什么人?”巨大的失望带给若虚一种莫名的愤怒,他冷冷的看着门口的人。

  那人没有说话,却往前走了几步,进入了大厅,就在这个时候,若虚才发现他后面原来还有几个人,僧道尼俗都有。

  最先出现的那人一身青色儒衫,国字脸,很有几分威仪,又有几分飘逸,而他的后面四人则是一个黄色袈裟的中年和尚,一个三十左右的秀丽尼姑,还有一个中年道士,另外一个则是一身蓝衣的俗装中年男子。

  “请问公子是江家的什么人?”当先那文士终于说话了,语气比较温和,却有一分质问的语气。

  “我想先知道阁下是什么人。”若虚扫了五人一眼道。

  “放肆,对叶大先生这么说话!”那俗装男子叱道,那和尚则宣了一声佛号,尼姑则轻轻的蹙了下眉头,道士却没什么反应。

  “在下初出江湖,有些孤陋寡闻,这位叶大先生是什么人在下不知道,不过在下也不认为我就该对他奴颜婢膝。”若虚冷冷的说道,对这个人他本就没什么好感加上没找到江清月他心情本来就不好,哪会有什么好话。

  那蓝衣男子脸色一变就要发作,中年文士轻轻的制止了他。

  “老夫叶不二,江湖人称叶大先生那是抬举老夫,这几位分别是少林的圆能大师,武当清风道长,峨嵋慧云师太还有青城派的郑行英郑兄,还请问公子尊姓大名?”中年文士谦和的问道。

  若虚微微一凛,叶不二这个名字他听过,他武功不高,但是在江湖上却有很高的地位,人称智圣,但一般都称呼他为叶大先生,想不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后面居然还有七大门派中的四派高手相随,看来事情似乎有些不简单。

  “在下华若虚,见过叶大先生。”若虚语气微微缓和了下来,微微行了一礼。

  “大江镖局押镖三十七人无一生还,而家中妇孺皆全部失踪,在江湖上起了很大的震动,老夫昔日与江局主也有一番交情,于是连同几位武林同道,欲为大江镖局讨回一个公道。”叶不二语气有些沉痛的说道,“只是这么多天来却没有任何的眉目,而江湖传言唯一还活着的江大小姐也不见踪影,所以我们就在这里等待,刚才见华公子进来,所以我们想来问问,看华公子能不能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

  “假仁假义,以前青姐有危险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的影子?”若虚在心里暗暗想道。

  “江湖传言,华公子是江大小姐的情郎,不知是否属实呢?”慧云师太突然在旁边问道。

  “我也在找青姐,她离开我有一段日子了。”若虚心里一阵惆怅,缓缓的说道。

  “那华公子是否知道江大小姐去了什么地方呢?”叶不二微微沉吟了一下说道。

  “如果我知道,我还用到处去找吗?”华若虚没好气的说道,“在下先走一步,几位慢忙。”不知什么原因,看到这几个人他总觉得不舒服,特别是那叫郑行英的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站住!”又是郑行英,“叶大先生的话还没问完呢。”

  “叶大先生号称武林第一智者,有什么自己不能解决的呢?”若虚冷声说道,“更何况,有谁规定我非要回答叶大先生的问题吗?阁下又有什么资格一定要我站住呢?”

  “华若虚,你以为你是谁?”郑行英被气得不轻,怒声说道。

  “阁下又以为你是谁?这里是大江镖局,不是你的青城,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的?”若虚其实也没那么好脾气,是以毫不客气的针锋相对。

  “华公子还请不要动怒,郑兄也只是希望能早点为大江镖局讨个公道罢了。”叶不二轻轻一叹说道,“郑兄,华公子,大家都是为了大江镖局,就不要为了一点小事伤了自己人的感情了。”

  若虚没有再理会几人,缓缓行出了大江镖局,心里一阵抑郁,他感觉江清月就在附近的,但是她要躲他的话,他又要怎么才能找到她呢?

  “小兄弟,你这么快就出来啦?”若虚又上了酒楼,而那老头居然还在他原来的位置上,看到他上来似乎很惊奇的样子。

  “难道前辈希望我不出来吗?”若虚看了他一眼,坐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怎么会呢?小兄弟你误会了。”老头一脸讨好的笑容。

  “华兄弟,原来你在这里,我可找到你了。”突然酒楼门口传来一声惊喜的声音,若虚转头一看,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封大哥,你怎么来了?”来人是封平,本来按脚程他应该早就追上了若虚的,只是他没想到若虚居然没有住店,而他却去各个客栈去打听,自然是找不到人了,其实他还在若虚前面来到武昌城里。

  “华老弟,我特意来找你的。”封平坐在若虚的旁边,一脸兴奋的样子,咕噜咕噜的灌了几大口酒下肚。

  “封大哥,你和雪大小姐……”若虚小心翼翼的问道。

  “华老弟,说起来真的要感谢你啊,飘飘她真的答应我了。”封平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语气里充满了抑制不住的兴奋,“华老弟,飘飘告诉我,说你可能会有危险,所以我来帮帮你。”封平又裂嘴笑了笑。

  “咦,华老弟,你和这个老偷儿认识?”封平终于发现了那老头了,惊讶的问道。

  “算是刚刚认识吧。”若虚苦笑了一下,看来这个老头也不是普通人了。

  “喂,酒鬼,和我认识很丢人吗?”那老头很不满的说道。

  “华老弟,我告诉你啊,这个老偷儿才真正的是老偷别人的东西,我只是偷偷酒而已,他是值钱的就偷,你可要小心点,你身上有什么宝贝的话可别让他给偷走了。”封平没有理他,自顾和若虚说着。

  “喂,死酒鬼,你不要诋毁我的名声,谁说我值钱的就偷了?”那老头对封平是极为不满了。

  “不是吗?你不是告诉我你连一钱银子也偷过吗?”封平终于理他了。

  “你,你你,死酒鬼,那都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想我云九现在可是堂堂的偷圣,一般的东西还入不了我老人家的法眼呢,被我偷是我给他面子。”那老头,也就是云九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

  “什么偷圣,还不就是一个小偷吗?”封平当头泼了他一盆冷水。

  若虚微笑着看着两人闹起来,感觉他们就是一对损友,不过感情应该不错。云九在江湖上却倒是赫赫有名,和封平同列人榜,不过云九却排在封平后面,列第九,跟他名字倒是挺配的。因为有封平,所以若虚和云九也慢慢的聊了起来。

  “华老弟,我现在给你演示一下我的技术。”云九嘿嘿一笑,手掌摊开,却自己脸上马上变得苍白,他手心是苏黛儿给若虚的那块玉佩。

  “华老弟,快,你快收起来。”云九慌慌张张的把玉佩塞到了若虚的手上,好象手上捏的就是一条毒蛇一样。

  

第一章 剑灵授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