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剑指强敌

    “弟弟啊,人家学武功几十年都不能到你现在的境界的,三个月时间已经是很短了,你不要着急,要顺其自然才行,欲速则不达,要不然你可能三个月也练不好的。”华天星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照你现在的进展,也许不要三个月就可以,但你不能急知道吗?”

  “知道了,姐姐。”若虚虽然有些失望,不过听到最后那句话精神还是微微一振。

  这些天来,若虚为了早点学好武功,情剑几乎没有离开过手上,就是现在也是一手搂着江清月,另外一只手就紧紧的握住情剑,他无时不刻都可以感觉到情剑上源源不断的传过来的清凉的气流,然后与他体内正运转不息的真气融合,在四肢八骸中流转,冲破重重的堵塞,每循环一次真气就强大了少许。

  “弟弟,你现在已经算是一个武林高手了,你放心,三个月后,姐姐保证你可以让你成为武林中的超一流高手,至少可以让你可以打赢你很讨厌的那个姓张的家伙。”华天星在他的心里给他鼓劲。

  “姐姐,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现在恐怕还是那个受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若虚感激的说着,在他的心里已经真的把华天星当成了自己的姐姐一样了,突然想起了一件什么事情,又问道,“姐姐,你以前不是说你可以从情剑里出来吗?你出来给我们看看吧?”

  “不给你看,你姐姐我太漂亮了,怕你看到了就忘了你的青姐了。”华天星嘻嘻笑着,更是说出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理由。

  “真是的,不给我看就不给我看嘛,非说自己那么漂亮。”若虚嘀咕了一声。

  “你姐姐我本来就很漂亮嘛。哼,以后再给你看!”华天星娇哼一声道。

  “不给我看就不给我看,我看青姐去。”若虚不甘心的说道,也不再和华天星说话了,看着身边似乎已经熟睡的佳人,轻轻的吻了过去。

  *** *** ***

  天色微明,若虚和江清月就起来,匆匆的嗽洗完毕就去向叶不二告辞,听说四人要走,叶不二似乎微微一惊。

  “贤侄女,是不是叔父我招待不周?”叶不二似乎有些焦急的样子。

  “叶叔叔,您太客气了,承蒙您的照顾,侄女感激不尽,怎么会是您招待不周呢?只是华郎有事在身,我们再不走的话恐怕来不及了。”江清月娇声说道。

  “是啊,是啊,叶大先生啊,说真的,我和酒鬼还真的舍不得这里啊,吃的舒服,住的也舒服,特别是这里的酒还真的不错,酒鬼你说是吧?”云九在旁边说道,脸上露出很是不舍的样子。

  “这里的酒真的好啊,以后有空一定再来,只是不知道届时叶大先生是否还欢迎我们啊。”封平脸上露出了一丝艳羡。

  “云兄和封大侠能看得起叶某的些微薄酒,是叶某的荣幸,叶某怎么会不欢迎呢?”叶不二微微笑道。

  “多谢叶大先生的招待,在下还有些事情,所以不能久留,日后一定和青姐前来拜访,到时候说不得我和青姐的婚事还需要您来做个见证人呢。”若虚也显得恭敬了不少,他心里虽然对叶不二没什么好感,不过心想既然他叶不二可以装一副好人样,他华若虚也不是傻子,他也会装。

  “一定一定,贤侄你和清月郎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届时我也脸上有光啊。只是贤侄你可要记得请我哦。”叶不二马上就称呼起华若虚贤侄起来了。

  “老衲有个问题不知是否可以问一下华公子?”突然少林圆能在旁边插口问道。

  “大师您尽管请问。”若虚微微一怔,不过对这个和尚他还没什么不好的印象,于是客客气气的回答道。

  “华公子是否认识觉远师叔呢?”圆能大师看着若虚问道。

  “承蒙觉远禅师不弃,觉远禅师曾收在下为记名弟子,说来若虚应该拜见师兄才是。”若虚微微沉吟了一下说道,说着弓身向圆能行了一礼。

  “原来真是师弟你,师叔曾吩咐我们,说师弟你不会武功,让我们要好好的照顾你,只是如果师兄我没看错的话,现在师弟你已经有了一身不俗的武艺,不知我可否说错?”圆能脸上有些激动的走到了若虚身边说道。

  “师兄说的对,只是觉远禅师他并不知道,因为我的武功只是最近才有的。”若虚点了点头。

  觉远禅师和华天云关系很是不错,也经常来华山,这样也就认识了若虚,经常与若虚在一起下下棋,讨论下禅机之类的,对若虚很是喜爱,曾经有一次说要和若虚结为忘年之交,若虚觉得辈分上有些说不过去,于是若虚就成了觉远禅师的记名弟子,说是弟子,其实却是什么也没教。不过能成为觉远禅师的记名弟子恐怕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情,就算他什么也没教,江湖中人听到觉远禅师几个字,谁能不给他几分面子呢?只不过若虚却从来没有说过,如果不是圆能问的话,恐怕他也不会说出来。

  “若虚师弟,你现在是要回华山吗?”圆能问道,看来他对若虚的事情知道得还真不少。

  若虚点了点头,轻轻叹了一口气,旁边叶不二几人一直没有说话,也许是这件事情太有些出人意料了吧。

  最后若虚一行终于告辞离开,而圆能是殷殷叮嘱他路上小心,看来觉远禅师的名头确实给了若虚不少好处,至少以后少林的人见到他肯定都得恭敬几分。因为谁都知道,觉远禅师是没有亲传弟子的。而现在这个虽然是记名底子,但事实上却跟他亲传弟子差不多了。

  *** *** ***

  “圆能大师,华贤侄的身份你应该很清楚吧?不知大师能否说说给我们听听,觉远禅师的记名弟子不能不让人好奇啊。”叶不二问道。

  “叶大先生客气了,对于若虚师弟,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只不过知道他是华山华掌门的弟子,还是觉远师叔的记名弟子,老衲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圆能缓缓的说道。

  叶不二脸色微微变了变。

  *** *** ***

  一行四人出了武昌城,江清月和若虚两人在前面相偕而行,云九和封平两人则有意无意的落在后面,离他们有些远。

  “华郎,你怎么成了觉远禅师的记名弟子了?”江清月有些好奇的问道。

  “青姐,你放心啦,我不会做和尚的。”若虚离开了叶不二那里,心情也舒服了不少,开始开起玩笑起来,“我怎么舍得我的好青姐呢?”

  “死相,谁说你要出家了?”江清月啐了若虚一口,娇媚的瞪了他一眼。

  “青姐,你好美。”若虚被她这一眼迷的晕乎乎的,喃喃的说着,伸手就揽住了她的纤腰。

  “华郎,现在是在路上,云大哥他们还在后面看着呢,你老实一点好不好?”江清月有些无奈的哀求道,心里却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本来看他是一个守礼的书生,哪知道现在却比什么人都大胆,简直就是到了毫无顾忌的地步。

  “没事的,云大哥他们不会说什么的。”若虚还是不想放手,结果江清月只好羞红着脸,两人是半搂半抱的往前走着,也不知道这样走起来累不累。

  “酒鬼,你是不是很羡慕啊?”后面,云九正在取笑着封平,“不过羡慕是没有用的啦,有本事自己也去找个吧。”

  封平瞪了云九一眼,却没有说话,心里却是想起了那温柔的云飘飘,眼神里也露出了几分柔情。

  “弟弟,你这小色狼!”若虚心里响起了华天星的声音,她在骂他了。

  “姐姐,我不是色狼。”若虚在心里分辨道。

  “哼,不是才怪!”华天星一点也不相信他,不过马上话锋一转,“不过呢,有点色的弟弟你还是满可爱的,记得姐姐我的话哦,不要让喜欢你的女孩子伤心。”

  “姐姐,这不太好吧?万一很多人喜欢我,那我不就麻烦了。”若虚嘀咕道。

  “别臭美了你,你当你是宝贝啊,是人都喜欢你。”华天星泼他一头冷水。

  “我只是说如果嘛。”若虚觉得好委屈。

  “不要如果了,有人来了,小心!”华天星突然语气一变,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青姐,小心,姐姐说有人来了,可能是敌人也说不定。”若虚在江清月耳边说道,对华天星的话他是深信不疑。

  “咯咯……”一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传了过来,一个妙曼的身子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几人前面的空中,凌空一个美妙的翻身,落在了地上。一身红色半透明的轻纱披在身上,露出惹火的身材。

  “好俊的小弟弟哦,奴家爱死你了!”声音又娇又嗲,却让若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说你这个死人妖,不要装出这么恶心的样子了。”云九看到来人脸色大变,担心若虚和江清月上当,连忙一个闪身跃到了二人的前面。

  “哟,老不死的,是不是上次姑奶奶没有陪你不高兴啦?”那“女子”说着又娇媚的抛给了若虚一个媚眼。

  “百里狐,在老偷儿面前你就不要这么恶心了,有什么来意还是直说吧。”封平这个时候也来到了云九身边说道。

  江清月脸色一变,连忙传音告诉若虚眼前这个人的来历。

  百里狐,外号色妖,外表看来是一妖艳女子,实际上却是一身兼两性,可男可女,据说特别偏爱俊美的男子,不过对美貌女子也不会轻易放过,也不知道糟蹋了多少良家少男少女了,只是一身武功却高的出奇,在黑榜上高居第三位,很多人对他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

  “我说封弟弟啊,你虽然长的不是很好看,不过奴家也还是原因宠幸宠幸你的哦。”百里狐看着封平格格一笑,笑声中,突然长袖轻舞,一道粉红色的轻烟向几人撒来。

  “小心。”云九一声轻喝,双掌飞速一阵急拍,红雾被卷了回去。

  “弟弟不要怕,拿这个家伙试试你的身手!”突然若虚心里响起了华天星的声音,若虚自是相信她,于是毫不犹豫的拔出了手上的情剑。

  “弟弟,记住,情剑在乎情之一字,而武功的招数不要太拘泥于形式,能打败敌人的招数就是最好的招数,而情剑,只有以情御之,才会发挥她的最大的威力。”华天星的声音又在他的心里响起。

  “华郎,你小心啊。”江清月见若虚居然一人向百里狐冲了过去,不由得大急,惶惶的娇呼了一声,纤腰一拧,飞身也扑向了百里狐。

  “青姐啊青姐,我要让你不再为我担忧!”听到江清月惶急的呼唤,看到她脸上焦急担心的神情,若虚心里暗暗想道。

  “情剑,以情御之!”华天星的话语又在脑海里回想,突然,若虚感觉似乎豁然开朗了起来,眼看江清月已经扑向了百里狐,手上不再迟疑,手腕一陡,情剑剑芒暴涨至一尺有余,闪烁的剑芒,发出了轻微的嘶嘶的声音,没有任何的花俏,若虚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情剑直直的刺向了百里狐,而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充满了对江清月的海样深情,这一剑,情浓!

  百里狐脸色一变,双手一抖,凌空飞出几条彩带,几声细微的裂帛声响起,地上掉了段段彩带。

  若虚微微一笑,睁开了眼睛,手微微一带,搂住了江清月的纤腰,静静的立在了百里狐的对面,脸上的神情无比的自信,而看着江清月的眼神又是无比的温柔。

  “难道这就是情剑的威力?”百里狐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的断成几截的彩带,喃喃的说道,脸上也再也看不到那种刚出现时的娇媚的模样,代之的是一种苍白。

  “小弟弟,你等着,奴家还会来找你的!”突然百里狐又是咯咯一笑,弹身飞向了后面,转眼间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这个死人妖,还真不好对付,要是刚刚华老弟一剑能杀了他就好了。”云九喃喃的说道。

  “我只会这一剑,如果他不走的话,我还真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若虚苦笑道。

  

第六章 剑指强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