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剑诛奸邪

    “华老弟,真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厉害啊,听说你几个月前还不会武功的,怎么一下子这么厉害了?”云九赞叹的说道。

  若虚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有些无奈的感觉,他也不好说出情剑的秘密出来,更不好说华天星的事情,而且华天星也在心里叮嘱着他让他不要说。

  “华老弟天分高,天资好,自然不象某些人练了几十年还是老样子了。”封平在旁边说道,显然是在打击云九,只见云九狠狠的对着封平翻了翻眼睛,却又没办法反驳,只得郁郁的闭上嘴不说话了。

  江清月心里为爱郎高兴不已,秋水般的双瞳含情脉脉的看着若虚。

  四人继续赶路,云九却皱起了眉头,在想着什么。

  “老偷儿,有什么事情想不通啊?说出来吧,没人会怪你笨的。”封平在旁边落井下石的打击着他。

  “酒鬼,你不觉得奇怪吗?百里狐这个死人妖怎么会来找华老弟的麻烦呢?”云九对封平的取笑却没有在意,眉头却越皱越紧。

  “这也什么奇怪的?百里狐对俊美的少年感兴趣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他说不定是为了情剑而来的。”封平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云九。

  “酒鬼,我看你除了喝酒就什么也不知道,脑子里都被酒灌满了。”云九却是一副嘲弄的样子看着封平,“你忘了百里狐是谁的手下了吗?”

  封平收起了嬉笑的表情,眉头也皱了起来。若虚却有些莫名其妙,直到两人说出来才明白。

  原来百里狐也是属于魔宫手下,乃魔宫四大护法之一,也就是说他是苏黛儿的手下,而以苏黛儿与若虚的关系,百里狐应该不可能对若虚动手的。

  “会不会是他不知道苏黛儿和华郎的关系呢?”这句话其实若虚也想问,不过碍于江清月在一边,有点不敢提起苏黛儿,结果江清月却替他问了出来。

  “应该是不可能的,说出来也许江姑娘会觉得不舒服,不过苏黛儿对华老弟的感情绝对不是假的,上次华老弟喝醉了我和酒鬼都看到了,苏黛儿亲自抱着华老弟回去的。”云九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江清月一眼,毕竟当着江清月的面谈论她的情郎和另一个女孩子的关系,对她怎么都不算是很尊重。

  “云大哥不用担心,其实那次我也看到了的。”江清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说起来,苏黛儿帮过我和华郎几次,我对她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印象,其实,象苏黛儿那样的一个少女,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恨得了她呢?”

  “青姐,是我不好。”若虚歉然看着江清月,柔声说道。

  “华郎,一切顺其自然吧。只是我有些担心,唉。”江清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担心什么却没有说出来,也许大家都明白,若虚如果真的和苏黛儿在一起了的话,或许他将很难容于华山和其它的白道武林。

  “以苏黛儿对华老弟的感情,她不会不命令属下不得对华老弟不利的。更何况,华老弟的剑上的这个玉佩,我相信魔宫中人没人不认识的。”说着云九看了看若虚手上的剑,突然间若虚明白了过来黛儿要把玉佩系到剑上的目的,那并不仅仅是为了要他见佩思人,更是为了向魔宫上下甚至整个武林发出一个信号:在向华若虚动手之前,先想想得罪苏黛儿的后果。

  百里狐身为魔宫四大护法之一,不可能没有收到苏黛儿的命令,更不可能会不认识若虚剑上的玉佩,因此,百里狐还会出手对付若虚,就不由得不让他们怀疑了。

  “难道百里狐已经不服从苏黛儿的命令了或者说他已经想自立山门了?”若虚在心里想到,不过马上就自己否定了,因为百里狐就算想自立山门也不至于现在就公然露出马脚,看来还是有其他的不得而知的原因。不过想想不管他是为了什么原因,总之他想对自己不利就是了,什么原因其实并不重要,只是他想到会不会是魔宫出了什么问题呢?想到这他发现自己在为黛儿担心,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其实他已经开始关心起黛儿起来了。

  “好多情的弟弟哦,不过姐姐我喜欢。”若虚正想到这里,华天星又冒出来了一句话,令他是啼笑皆非,无奈摇了摇头,继续一心赶路,不再想那些烦恼的事情了。

  行到一片浓密的林子前,江清月突然轻轻的咦了一声,停止了前行的脚步,云九封平二人也若有所觉,侧耳倾听着什么。

  “前面似乎有打斗声。”江清月蹙了蹙可爱的娥眉,轻声说道。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若虚功聚双耳,也听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吆喝声,兵器相接的清音,于是问道。

  “看看去吧。”江清月微微沉吟了一下道,话音刚落,几人猛然加快了步伐,施展开轻功,寻声急速的掠去。江清月有意无意的放慢了步子,却发现若虚可以毫不落后的跟着,心里颇感欣慰。

  四周是茂密的林子,中央却有一块空地,空地上,两条人影正在上下翻飞,一黄一蓝。身穿黄色衣裙的是一少女,打斗中面貌看不太清楚,不过感觉却是颇为清秀,而手上的招式却是狠辣无比,招招指向对面的蓝衣人的要害。蓝衣男子年约二十五六,看起来温文儒雅,相貌也很有几分英气,只是双眼却不自觉的时而露出几分奸险。

  “原来是玉郎君这个小子,看来又是糟蹋了哪家姑娘了。”云九语气有些冷,看来对这个叫玉郎君的蓝衣男子有些恶感。

  “老偷儿,今天可不要让这个王八蛋跑了,不得已我们联手一次吧。”封平眼里也露出几分愤愤的神色,看了看云九说道。

  “江姑娘,华老弟,这个穿蓝衣的就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采花贼,武功不算很高,却是奸猾无比,几次从我手下逃脱,今天我们就一起联手对付他了,虽然不大光明,不过能够为武林除害,就不用顾忌那么多了。”云九声音有些大,打斗中的玉郎君显然也听到了,动作明显有些慌乱起来。

  江清月,华若虚,云九,封平四人分别占了一角,将打斗中的两人围了起来,云九封平的脸色都渐渐的有些凝重,看来今天是非杀这个家伙不可了。

  采花贼一向是武林中的公敌,黑白两道对采花贼都有些不齿其行径。玉郎君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出道三年,糟蹋良家妇女近百,玉郎君并不是他的外号,而是他本来就姓玉,名郎君。玉郎君有一种近乎变态的嗜好,他下手的对象并不是黄花闺女,而是一些刚刚成亲的少妇,于是很多刚刚还在新婚的喜悦中的夫妻就因为他的出现而陷入了伤心之中,导致数十对夫妻劳燕分飞,更有不少女子受辱后自尽身亡。

  这样的一个人,比一般的采花贼可以说更令人痛恨,武林中不少正义人士对他进行了追杀,可惜一次次都被他逃脱,而他却还继续作案,只是今天碰到了云九四人,他还能不能逃过就不知道了。

  “姓玉的小子,今天我看你还往哪里跑!”云九冷声说道,他瘦小的身形站得笔直,身上也露出了一股若虚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气势。

  玉郎君却没有说话,却刷刷几剑,加强了攻势,黄衣少女顿时有些手忙脚乱起来。云九眼看如果自己再不出手的话,那少女可能就会

  遭到毒手了,身形一动,人影一闪,扑向了玉郎君,玉郎君眼神里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就在云九即将接近他的时候,他手中的剑脱手了,长剑飕飕的射向了封平,而同时,他的人却扑向了江清月那边,一掌向江清月劈了过去,却是直劈向她的胸前。

  “下流!”江清月粉脸一红,冷叱一声,柳眉倒竖,但身形却不自觉的退了退,少女的本能让她不自主的躲避了一下。

  “弟弟,那个家伙一定想从你这里跑,姐姐我教你一招剑法,你帮我杀了这个死淫贼。”华天星的声音突然在心里想了起来。

  “姐姐,现在教还来得及吗?”若虚不由得苦笑道。

  “姐姐我是天才,你马上就知道了。”华天星很得意的样子,若虚半信半疑,眼睛却还盯着江清月那边,脸上满是关切。

  突然若虚感觉脑袋微微一昏,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让他不可思议的景象,他出现“看”到了一个风景秀丽的山谷,山谷正中有一片空地,空地上有一个美丽脱俗纤尘不染的仙子,

  她似乎看到了若虚,突然调皮的一笑,只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若虚却不能看到她的容貌,似乎掩盖在一层氤氲的雾气之中。

  白衣仙子的手上突然多了一把剑,人突然动了,剑也动了,美好的身资,美妙的剑法,出现在若虚的眼前,剑势很快,然而若虚却惊奇的发现他不仅能看得清楚,而且剑招的走向也牢牢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突然,景象不见了,那仙子也不见了,若虚心里涌起了一种强烈的失落感,这个时候,他清醒了过来。

  “弟弟,用刚才那招剑法,杀了这个死混蛋。”心里又响起了话华天星的声音,他来不及细想,因为他看见玉郎君果然已经向他扑了过来,脸上露出了狞笑,还有几分得意。几乎完全是下意识的,刚刚那白衣仙子的剑法在若虚的手中自然的施展了出来,玉郎君脸上的得意瞬间变成了不可置信,继而是惊恐的表情,他的瞳孔在收缩,然后放大,鲜艳的血花洒向了空中,他仰面倒了下去。

  若虚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剑,剑尖上滴下了最后一滴血,然后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看着地上的玉郎君,那已经无声无息的采花大盗,这个片刻前还活蹦乱跳的人,就是死在他的手上。第一次杀人的他感觉却是一种茫然,有点无所适从。

  “华郎,你没事吧?”江清月虽然看到若虚没有受伤,但是发现他呆呆的,不由得也有些担心,过来关切的问道。

  “青姐,我,我没事,只是,一下子有些不习惯。”若虚勉强笑了笑道。

  “华老弟,你一定是第一次杀人吧?你这已经是好的了,当初我可是吐了半天。”封平过来拍了拍若虚的肩膀,安慰他道,“你杀了这个家伙,可是为武林做了一件大好事啊,不用心里不安。”

  “华老弟,你刚刚那招剑法好神奇啊!”云九也过来说道,不过马上想起了什么,有些惊讶的说道,“不过,华老弟,你不是说只会一招剑法吗?刚刚这个记得跟打败那个死人妖的不同啊?”

  “云大哥,这个是我刚刚想出来的。”若虚脸红了红,也只能这么说了,不过江清月却是似乎明白了什么,温柔的眼神看着若虚,让他有些无法消受。若虚有些歉意的握了握江清月的素手。

  “青姐,晚上我告诉你怎么回事。”若虚传音对江清月说道。

  江清月点了点头,心里装满了幸福的感觉,她知道若虚其实是怕她乱想,所以才先和她解释。

  其实,若虚自己现在也是晕乎乎的,正准备问华天星是怎么回事呢,不过现在却来不及问了,因为那个黄衣少女过来了。

  “多谢几位大侠相助,小妹黄莺莺感激不尽。”少女抱拳向四人行礼道。

  “黄姑娘不用客气,我们也只是想为武林除害。”封平连忙说道。

  “这个该死的混蛋!”黄莺莺向几人道谢完就扑向了玉郎君的尸体,挥剑一阵猛砍,玉郎君的尸体马上就变得不辨人形了,看得几人是目瞪口呆。

  “这个小妹妹还真够恐怖的。”封平喃喃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也是太恨这个家伙了,几位大哥还有这位姐姐不要介意。”黄莺莺似乎发泄够了,转过身来,发现几人用那种眼神看着她,有些赧然的笑了笑。

  

第七章 剑诛奸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