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剑挫白衣

    “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偷圣居然连兴趣也变了,专门改偷女孩儿家的东西了。”花非花也不是那么好惹的,脸色的尴尬一闪而逝,脸上又露出了嘻嘻笑容。

  “花小子,是不是想我偷光你家的宝贝啊?”云九翻了翻他的死鱼眼,没好气的说道。

  “我家没什么宝贝,您老人家只管去。”花非花满不在乎的说道。

  “花小子,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后悔。”云九哈哈笑着,“等你洞房花烛的时候,老偷儿我一定去光顾。”

  两人以前看来也是认识的,闹了一阵花非花终究是败下阵来,毕竟姜是老的辣。

  若虚和月天虹几人别后重逢,少不得是一番寒暄,然后就相互说起一些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若虚有太多的事情无法说出来,于是大部分是被他省略掉了,只是说了找到江清月的事情。月天虹夫妇和花非花这些天倒都是在一起,只是却比较狼狈,因为一路上已经好几次受到白衣楼杀手的攻击,可怜堂堂的花家大少爷和月家大小姐,却不得不接受逃亡的命运。本来他们准备去江南一带,现在也改变了主意,准备去长安,因为花家就在长安。听到这个消息若虚很是意外,因为他倒是没想到花家居然就在长安,跟华山并不远。

  “白衣楼杀手袭击你们,难道你们月家和花家就没人帮忙吗?”云九却在旁边有些想不明白的样子。

  月天虹和张凌云的脸上露出苦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似有难言之隐。

  “表姐,其实我觉得似乎有人在暗地里帮我们的,每次白衣楼杀手出现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人在暗中出手帮助我们。”花非花眉头皱了皱,似乎想起了什么。

  “非花你一说,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我也是经常莫名其妙的就打败了那些杀手。”被花非花提醒,月天虹也微微沉吟了起来。

  “表姐,先不想那么多了,有人暗助我们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情,不过我们还是尽快回我家,毕竟那里要安全些,白衣楼怎么也得给我爹几分面子,不会明目张胆的去我花家杀人的。”花非花想了想说道。

  “只怕白衣楼不给你们这个机会哦。”云九在旁边说着风凉话。

  “这就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了。”花非花叹了一口气道。

  因为月天虹不想连累若虚几人,于是他们并没有结伴同行,若虚想想自己也是身边麻烦不断,也就没有强求。

  第二天,若虚启程的时候,月天虹几人已经先行一步了。

  *** *** ***

  前行了近百里,三人突然停了下来,清晰的打斗声又吸引了他们,若虚和江清月相视片刻,同时往发声处掠了过去,云九摇摇头,跟在了后面。

  三人来到了一个小山头上面,居高临下的望着下面的一个小山谷,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眼里,居然是分别不到一天的花非花三人,而围在他们四周的是一群白衣人,数了数足足有十二个,看来是白衣楼的杀手没错了。不过与花非花他们一起抵抗白衣人的却还有一个若虚不认识的年轻男子,二十上下,穿一件粗布衣裳,身子有些单薄。

  “花小子,老偷儿来帮你了!”眼看花非花几人已经是险象环生,云九已经忍不住摩拳擦掌,扑下山去。

  若虚看看江清月,正准备下去,心里突然传来华天星的声音。

  “弟弟,姐姐再教你一招剑法。”华天星娇声说道。

  若虚有些无奈,华天星不知道怎么想的,总是在这种节骨眼上才教他。

  “天星剑法第二招,天星泪。”脑海里出现了一副美丽的画面,那个美丽的仙子又一次在舞剑。仙子幽幽一声叹息,似乎有些忧伤,若虚的心里也不由得涌起一阵难受的感觉。

  “弟弟,你可以去了,这招剑法是用来群斗的,特别是一个人被很多人围着的时候最适合,就象现在这样。”华天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若虚来不及细想,人飞快的扑了下去,江清月在旁边呆了一呆,跟着也闪身而去。

  情剑在手,刚才那仙子的剑招清晰的出现在若虚的脑海里,手腕轻轻一动,若虚没有丝毫的犹豫,天星泪如行云流水般流畅在若虚的手上使了出来。周围的气息突然有些凝固,周围的人似乎都感到了一种淡淡的忧伤。天星泪,姐姐啊,你为何要伤心呢?是这些人让你伤心的吗?那我就让他们不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若虚心里突然冒出一股浓烈的杀意,眼里出现冷酷的神光,情剑上的光芒大盛,闪烁着,耀眼无比。

  剑芒挑出朵朵剑花,剑花以惊人的速度射向十二个白衣人。剑花在白衣人的胸前消逝,众人眼前出现了十二朵艳丽的血花。

  激烈的打斗瞬间沉寂下来,十二个白衣人的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他们的眼神里是如此的不甘心,还有不可置信。

  光芒褪去,情剑归鞘,若虚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一地的尸体,似乎还不敢相信,这就是他刚刚的杰作。

  他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恐惧,不,这不是我,刚刚那一定不是我。他在心里喃喃的说道。

  “华郎,你没事吧?”江清月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若虚,柔声问道。

  “青姐!”若虚猛的一下子把江清月搂在了怀里,“青姐,我刚才是不是很可怕?你说,我怎么会那样的?”若虚的语气有些颤抖。

  “华郎,不是的,你一点也不可怕,你只是杀了几个命案累累的杀手而已,没人会怪你的。”江清月柔声安慰着他。

  “真的吗?可是,青姐,我总觉得刚才那不象我本来的意愿,我,我似乎是不受控制一样,我好象突然变得嗜血一般。”若虚喃喃的说道。

  “弟弟,不关你的事情的。”若虚心里响起了华天星的声音,“是姐姐的错,姐姐太心急,忘了你现在的功力还很难控制这招剑法,所以你才会那样。”华天星的语气里很是自责。

  “姐姐,我不太明白。”若虚心里微微好过了一点,不过还是很纳闷。

  “刚刚那招天星泪太霸道,弟弟你以前几乎没有学过武功,现在内力也不是很高,所以你一时之间还不能控制这招剑法,也就是说,刚刚是剑法控制了你。”华天星幽幽说道。

  “剑法还可以控制人?姐姐你不是开玩笑吧?”若虚吓了一跳。

  “姐姐我怎么会骗你呢?你以后慢慢就会明白啦,总之,你不要胡思乱想,弟弟你很善良的啦,不会一下子就变成嗜血恶魔的。”华天星娇嗔道,对若虚不相信她有些不满。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若虚喃喃的说道。

  “华老弟,江大妹子,你们要亲热也要看时间看地方吧?”云九在旁边怪声怪气的惊醒了拥抱着的两人,若虚尴尬的松开了江清月,江清月俏脸红扑扑的,娇媚无比,小鸟依人般靠在若虚身上。

  “花兄,这位兄弟是?”若虚连忙转移众人的视线,看着那个布衣少年问道。

  “华老弟,我也正要问呢。”花非花却是有些不好意思,感情这人大家都不认识呢。

  少年名叫司马烈,今年十八,跟若虚同年,武当派俗家弟子,本乃长安一农家之子,刚刚艺成下山,碰到花非花几人被白衣楼杀手围攻便上来帮忙。

  司马烈对若虚似乎很是佩服,看着他的眼神总是有一分崇敬的感觉,似乎还有一些羡慕。花非花和月天虹、张凌云夫妇对若虚的表现却是惊诧不已,一个月前他们可是清楚的知道,若虚那个时候根本就不会武功,现在居然一出手就一举击杀白衣楼的十二位杀手。不过虽然惊奇,不过见若虚似乎不想说,他们也就没有细问。

  云九对若虚的表现已经差不多有些适应了,不过他的心里却已经隐隐怀疑若虚武功的突飞猛进跟情剑有关了,不过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一说出来恐怕又会给若虚带来不少麻烦。虽然江湖上一直盛传得到情剑就可以得到绝世的武功,还有数不清的财宝,但是那毕竟只是传言,传言不可尽信,因此有一部分人可能还不会来抢,但是如果他们眼睁睁看到一个文弱书生仅仅不到一个月就练成了绝世的武功,只是因为他得到了情剑,那恐怕就不一样了。

  云九喜欢偷宝物,并不是他喜欢宝物,而是他喜欢偷宝物的那种感觉。对于他来说,武功不需要太高,能偷就行;钱不要太多,够用就行。因此,虽然经过他手的宝物不计其数,他却没有任何的钱财留下来。

  最终一行七人还是结伴而行,说到白衣楼的杀手,月天虹脸色黯然,而张凌云却是一脸的无奈。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云九一声长叹。

  “云前辈,你,你知道了?”月天虹脸色一变,轻轻的问道。

  云九却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若虚一脸纳闷,看别人似乎都是明白的样子,只是他却很糊涂,连司马烈似乎都明白。

  “我不会这么傻吧?”若虚嘀咕了一声。

  直到晚上,江清月才在若虚的身边细细的告诉了他原委。

  月家家主月非自从五年前妻子逝世后就卧床不起,月家的事情也就交给了月天虹打点,月天虹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除了妹妹月天娇才十四岁还未成年外,两个弟弟现在都已成人,其二弟月天英二十二岁,三弟月天雄二十岁,这次月天虹一再受到白衣楼的追杀,以月家的势力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但是却一直没有月家的人出手相助,其中原因虽不是完全清楚,但也大概可以明白,月天虹夫妇的被追杀,很可能就是月家的人导致的。说到这里,江清月轻轻一声谓叹,自古以来,为了名利身份,兄弟姐妹甚至夫妻反目成仇的事情比比皆是。现在的月家或许也是如此。虽然这只是她的猜想。

  “青姐,就是给我再多的名利,我也不会对你不起的。”若虚轻轻的搂着江清月的娇躯,深情的说道。

  江清月心里却是微微一颤。

  *** *** ***

  白衣楼。

  一袭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长眉凤目,英俊非凡,他就是白衣楼楼主,白衣,位列人榜第二。

  “楼主,十二位银级剑手无一生还!”

  “难道月天虹突然有了帮手?”

  “是一个叫华若虚的少年,我们的十二位银级剑手没有挡住他的一剑。”

  “什么?华若虚,江湖上何曾有过如此高手?”

  “初步消息,华若虚乃华天云的弟子,也是觉远的记名弟子,同时,还是情剑得主。”

  “华天云,觉远,情剑,有意思,来头还真不小!”

  “楼主,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暂时停止行动,等月天虹到了花家,我们再动手!”

  *** *** ***

  华山。

  “小姐,少爷回来了!”

  华山门外,华若虚正在徘徊。

  

第十一章 剑挫白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