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剑迫情敌

    华山剑派门口。

  若虚终於回到了这个他熟悉的地方,然而现在他的心里有了一些胆怯,他有些不敢面对华玉鸾。

  江清月温柔的看著若虚,没有说话。然而她的心里也很不平静,很乱。

  “少爷。”一个娇小的白色影子扑了过来,柔软的身子扑进了若虚的怀里,除了含雪这个小丫头也没人这麽大胆了。

  “既然回来了,为什麽还不进来呢?”华玉凤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云前辈,江小姐,请!”华玉凤又转头对江清月和云九微微一笑道。

  “青姐,走吧。”若虚在心里微微一叹,伸手捏住了她的柔夷,含雪从他的怀里爬了起来,却挽著若虚的另外一只手不愿意放开,若虚也是无可奈何,只得任凭她了。

  华玉凤在前头缓缓而行,若虚试图从她身上发现什麽,却是一无所获,只得忐忑不安的跟在後面。旁边的含雪却是一直瞪著江清月,好象人家和她有深仇大恨一样,看到含雪的样子,江清月在心里有些想笑,却不便真的笑出来。

  大厅里,华天云负手背向而立,他听到了後面的脚步声,却没有转身。

  “弟子参见师傅!”若虚跪了下去,江清月稍稍犹豫了下也跟著跪了下去。

  “姑娘快请起来,如此大礼华某担当不起啊!”华天云转过身,发现了若虚身边的江清月,不仅怔了一怔,连忙说道。

  江清月却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

  “师父,青姐是我的妻子,您是我的师父,青姐对您行礼是应该的。”若虚恭声说道。

  “你们都先起来吧。”华天云轻轻一叹。

  “多谢师傅。”若虚搀扶著江清月站了起来。

  “云九见过华掌门。”云九拱手对华天云行了一礼。

  “云前辈也能光临华山,真是华某的荣幸,凤儿,你先安顿一下云前辈的住处,迟些时候我们替云前辈接风洗尘。”华天云脸上微微露出了笑意,言辞间甚是客气,让云九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知道了,爹。”华玉凤娇声道。

  “若虚,你先安置好清月,然後来我的书房一趟。”华天云对若虚说道。若虚连忙应是。

  *** *** ***

  “青姐,这就是我的房间,你先在这里歇歇,我去见见师傅。”若虚柔声对江清月说道。

  江清月轻轻的恩了一声。

  若虚出门往华天云的书房行去,一路上不断有华山弟子恭声打招呼。华山派弟子众多,不过他们都知道若虚的身份特殊,名义上若虚是华天云唯一的亲传弟子,因为其他弟子都不是华天云亲自传授,多半是华玉鸾教一些基本的武功,然後让那些弟子自己根据剑谱练习。这并不是华天云不想教他们,而是华天云认为这样才能让弟子达到更高的水平,只是很可惜,华山众多弟子中,却没有一个在龙榜上有名的。於是江湖上有人戏称华天云是一个好掌门,却不是一个好师傅。不过华天云却还是一直坚持他的教徒弟的方式,而且他的华玉鸾也是他用这种方式教的,既然华玉鸾可以这麽出色,这说明他的办法还是很有用的。

  “若虚,你今年多大了?”华天云缓缓的问道。

  “回师傅,徒儿已经十八岁了。”若虚虽然不明白华天云为什麽要问这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十八了,你已经长大了。”华天云转过身,缓缓的叹了一口气,“若虚,你来华山已经十三年了,在我的心目中,我一直当你是我的亲生孩子。只是你师母去的早,我也没有好好的教导你,你不会怪我吧?”

  “师傅,徒儿对您感激还来不及,怎麽会怪您呢?您对徒儿的养育之恩,徒儿永生也不会忘记的。”若虚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觉。

  “若虚啊,其实你也知道,这十三年来,照顾你的其实一直是鸾儿,鸾儿学武的天分极高,只是却过於争强好胜,她要是性子来了,我和凤儿也都无能为力啊。”华天云脸上露出了慈祥又无奈的神色,“若虚,你已经是大人了,我也不会过多的干涉你的事情,只是,我希望你能够劝劝鸾儿,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才可以让她改改了,要不然,总有一天她会吃亏的。”

  “师傅,师姐她,她可能不会听我的。”若虚懦懦的说道。

  “知女莫若父,鸾儿的心思我很清楚,本来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在一起,只是我也不想勉强你。”华天云一声长叹,饶他英雄盖世,这儿女情长的事情他也是无可奈何,“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劝劝鸾儿,让她不要任性。若虚啊,这最後的要求你不会拒绝师傅吧?”

  “师傅,徒儿一定尽力而为。”若虚无奈说道。

  “好,好,你回来了,鸾儿一定也很高兴,你也该去看看她了。”华天云欣慰的说道。

  “徒儿先行告退。”若虚退出了书房。

  *** *** ***

  鸾凤楼。

  鸾凤楼是华玉鸾和华玉凤姐妹的闺房,鸾凤楼实际上是连在一起的两坐小阁楼,一左一右,左边住的华玉鸾,右边则是华玉凤。

  前往鸾凤楼的路上,若虚心理思绪纷杂。华天云一直没有说华玉鸾的婚礼是怎麽回事,若虚现在也还不能确定华玉鸾会不会原谅他。

  华玉鸾望著窗外,背门而立。窈窕动人的背影留给人无限的遐想,瀑布般的乌黑长发还是那麽自然的披洒著肩上,对若虚的来到似乎没有任何反应。

  “师姐。”若虚终於忍不住轻轻的唤了一声,华玉鸾却还是没有反应,连身子也没动,依然静静的站在那里。

  “师姐,我回来了!”若虚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华玉鸾的背後,又一次轻声唤道。

  “你是回来给我贺喜的吗?”华玉鸾终於说话了,声音却是冷漠无比,“师姐我还真得感谢师弟你能回来参加我的婚礼。”

  若虚感觉一瓢冷水从头顶倒了下来,凉到了心底,华玉鸾的冷漠几乎将他的希望击得粉碎。

  “师姐,你真的要嫁给别人?”若虚声音颤抖著问道。

  “喜帖已经发了,你以为还能是假的吗?”华玉鸾冷冷的说道,人却还没有转过身来。

  “可是,可是喜帖上没说新郎是谁的啊。”若虚喃喃的说道,“师姐你为什麽要嫁给别人?为什麽不可以是我呢?”

  “我给了你机会,是你不要的!”华玉鸾猛地转过身来,粉脸含霜,微微有些怒意的说道。

  “华若虚,我告诉你,你想左拥右抱,就不要来找我!”华玉鸾忿忿的说道,白皙的脸蛋微微涨红。

  “我不管,总之你不能嫁给别人!”若虚突然大声吼了出来,俊目通红,象暴露的狮子一样,狠狠的盯著华玉鸾。

  “我就要嫁给别人,你能把我怎麽样?”华玉鸾吃了一惊,她从来没有见过若虚这样,微微怔了怔之後,也赌气般的叫了起来,毫不示弱的声音比若虚还要大。

  若虚呆了呆,多年来对华玉鸾的畏惧让他下意识的退了退,怔怔的看著华玉鸾出神。

  “看著我干什麽?你回去找你的江清月去就是了!”华玉鸾娇叱道,语气里却带著明显的醋意。

  “我,我……”若虚有些怯懦的看著华玉鸾,眼神里还有一丝丝哀求,不过华玉鸾气恼之下根本就没有发现。

  “我什麽我?你还不回你的房去?”华玉鸾没好气的说道。

  “不,我不回去!”若虚突然语气一变,咬了咬牙,“除非你答应我不嫁给别人!”

  “我就要嫁给别人,不管你的事情!”华玉鸾性子犯了,毫不示弱。

  若虚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华玉鸾躺在风过云的怀里撒娇,一种莫名的心碎感觉瞬间冲昏了他的头脑。

  “不可以,不可以。”若虚喃喃的说道,猛然双手一探,华玉鸾猝不及防之下被搂了一个正著。

  “师姐,你是我的,你不可以嫁给别人。”若虚紧紧的搂住了华玉鸾的纤腰,双手越扎越紧,嘴里喃喃的说著,眼睛血红,神志已经微微陷入了迷乱之中。

  “你,你干什麽?放开我!”华玉鸾脸色羞红,轻嗔薄怒,低低的呵斥道。

  “师姐,你永远都是我的!”若虚说这话的时候无比坚定,华玉鸾羞恼之下正要骂他,却呜呜的没有发出声音,若虚已经吻上了她的樱唇。

  若虚的神志已经有些昏乱,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是清晰的,那就是华玉鸾是他的,他要得到她。他忘情的吮吸著华玉鸾的甜美的樱唇,两人的身子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华玉鸾虽然有些害羞,然而若虚搂的太紧,她终究是无法挣脱开,虽然心里恼他,却无法对他下重手,只得任他胡作非为,慢慢的她反手搂住了他,逐渐生涩的回应著他的索求。

  华玉鸾微微发出了一声呻吟,身子变得火热,终於狠狠心点了若虚的穴道,原来若虚已经不满足於单纯的吻了,不老实的手已经侵入了她的内衣,开始在里面游动。华玉鸾不堪他的挑逗,只得点了他的昏穴。

  “小混蛋,变这麽坏了。”华玉鸾粉脸嫣红,怔怔的看著昏睡在床上的华若虚,探手试了试他的气息,发现有些紊乱,便替他疏通了一下,却没有解开他的穴道,因为她担心他醒过来会继续乱来。

  *** *** ***

  江清月百无聊赖的坐在床边等若虚回来,突然门口一声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心里一喜。

  “华郎!”江清月欣喜的转过身,却顿时呆了呆,站在门口的不是华若虚,而是她见过一面的华玉鸾,正用一种冷冷的眼光看著她。

  “他现在正在我的房里,已经睡著了,不会来这里了!”华玉鸾脸上露出几分胜利的姿势,“他不久後就会和我成亲,他有一句话要我来告诉你。”

  “他有什麽话自然会亲自跟我说。”江清月心里涌起一阵酸楚,淡淡的说道。

  “江清月,有些话他当然说不出来,只好我代他说了。”华玉鸾微微一笑,笑的很美,江清月的心里却起了一阵寒意。

  “华大小姐,华郎的心我明白。”江清月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我知道在华郎心里你最重,不过他也不会丢下我的。”

  “江清月,闲话我也不多说了,趁他现在没醒,你自己走吧,走的远远的不要回来!”华玉鸾脸色蓦地一寒,冷声说道。

  “华大小姐你是在逼我走麽?”江清月有些凄然的一笑,“你知道他为什麽会回来吗?因为是我要他回来的,只是因为我不想他不开心。你爱他,你应该知道爱上他是什麽感觉,你为什麽就一定要我去承受这分痛苦呢?”

  “我,我不管这麽多,总之我不会让他还有别的女人。”华玉鸾似乎有些过意不去的样子,不管还是咬咬牙狠心说道。

  “如果我不走呢?”江清月缓缓的站了起来,声音飘渺不定。

  “刷”的一声,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架在了江清月的脖子上,而长剑的主人正是华玉鸾。

  “你不走,我就杀了你!”华玉鸾似乎急了。

  “你杀了我也好,我死了,华郎就会一辈子都记得我的。”江清月淡然一笑,满不在乎的样子,“他也肯定会一辈子都记得是谁杀了我的,虽然他对你下不了手,不过我敢保证,他一定不会娶你!”

  “其实,你又是何苦呢?我本来就没打算要和你一起嫁给他的。”看到华玉鸾脸上青红不定的,江清月微微叹了一口气道。

  “江清月,你当我小孩啊?你不想嫁给他吗?”华玉鸾讥讽的说道。

  “我想嫁给他,不过我知道你不会同意,虽然我一直在心里企求你能够宽宏大量,只不过终究还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我知道你爱他,我也爱他,只可惜,你爱他就是独占他,而我爱他只是希望他能开心。”江清月幽幽的说道,“不过你放心,我可以让他同意只娶你一个人,而且他也不会想到是你的原因,不过你也要配合一下才行。”

  “你,你不会骗我吧?”华玉鸾有些不相信,不过又有些希望是真的,毕竟她也不想若虚对她有什麽抱怨的念头。

第十二章 剑迫情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