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剑舞天星

    “我们先用三天的时间打通你周身的奇经八脉,再用三天的时间让你学会所有的天星剑法,最后一天教你一些实战经验。”华天星接着说道,“这七天里,你不要问任何问题,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知道吗?”

  “知道了,姐姐。”华若虚无奈说道。

  “那好,现在就开始了。”华天星语气里似乎有一分萧索的意味,“可能有一些疼痛,你一定要坚持住!”

  真气一次比一次猛烈的冲向了任督二脉,一阵阵的疼痛让若虚几乎昏死过去,想起华天星的嘱咐,华若虚只得咬牙挺住,豆大的冷汗已经从额头上不断的往下滴,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若虚不知道过了多久,疼痛已经麻木,只知道下意识的让真气循环运转,继而冲向任督二脉,终于在一阵剧烈的疼痛后,若虚昏厥过去。生死玄关已破,真气在他的体内急速的运转,一次次强盛,若虚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全身经脉中的些微的堵塞都在他昏睡过程中消除得一干二净。若虚的身体缓缓的动了起来,居然慢慢的悬在了半空。双眸紧闭,呼吸已经平稳,一动不动。

  而在若虚的脑子里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华天星的仙容又一次出现在他的眼里,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她,不过她却没有理会她。

  天星剑法之天星怒;

  天星剑法之天星泪;

  天星剑法之天星笑;

  天星剑法之天星娇;

  天星剑法之天星舞;

  天星剑法之天星寂;

  天星剑法之天星隐。

  白衣飘飘,美妙的身躯施展出一个个美妙的身法,天星七剑一遍遍的在若虚的脑海里出现。突然间,若虚发现他人已经站在了华天星的对面,而华天星的剑已经刺向了他,他不由自主的开始了抵抗,天星剑法在他的手上自然的施展了出来,先是按照顺序一招招的施展出来,然后却是根据感觉任意出招,天星剑法也是越来越纯熟。

  “弟弟,姐姐要走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你要保重!”华天星凄婉的声音突然在若虚心里响了起来,若虚睁开了眼睛,缓缓的落在了地上。

  “姐姐!”若虚在心里一遍遍的呼唤着华天星,然而却没有回音。

  “姐姐,你真的走了吗?你不是剑灵吗?为什么剑还在你却走了呢?”若虚心里涌起了一阵哀伤。

  七天了,华玉凤守在这里已经整整七天,一步也没有离开过,终于门开了,她看到若虚走了出来,芳心一阵激动。七天不见,他身上多了一股特别的气质,以前的浓浓书卷气已经隐隐不见,而代之以一种飘逸的风范。只是,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忧郁。你不是马上就要娶姐姐了么?这是你梦寐以求的,为什么又这么忧伤?华玉凤在心里幽幽一叹。

  “二师姐,这些天多谢你为我护法。”若虚也看到了华玉凤,她微微有些憔悴,记得她现在的姿势似乎就是他刚开始闭关时看到的她的姿势,难道说她七天来根本就没有动么?若虚心里油然生起一股感激之情。

  “师弟,三天后你就要和姐姐成亲了,快回去准备一下吧,我去告诉姐姐你出关的事情,姐姐也可以放下心来。”华玉凤的声音无比温柔,只是她似乎对每个人都是这样。

  若虚点了点头,回头有些留恋的看了看,似乎感觉华天星还在里面。然而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若虚微微一叹,缓缓的离去。

  “青姐!”若虚快步跨了进门,然而他失望了,他的房里有一个白衣少女,然而却不是江清月,而是含雪。

  “小雪,你怎么在这里?”若虚勉强一笑道,对含雪他总是有几分歉疚,他明白她对他的心意,然而他却不能满足她的愿望。

  “少爷,我,我想你嘛。”含雪委屈的一副要哭的样子,说着扑进了若虚的怀里。

  “小雪,乖,你先回去照顾二师姐,我还要去找青姐呢。”若虚柔声哄着她。

  “少爷,江,清月姐姐走了。”含雪脱口而出道。

  “什么?青姐去哪了?”若虚猛得抓住了含雪的香肩,不自觉的加大了力气。

  “少爷,你轻点嘛,好疼!”含雪眼泪都流出来了,其实不是疼成这样,是心里委屈着呢。

  “小雪,对不起,我一时心急,不过,你快告诉我青姐去了哪里好不好?”若虚连忙把手松了开来,柔声说道。

  “清月姐姐说有急事,本来要亲自和你说的,但是你刚好闭关嘛,所以就先走了,去哪了我也不知道,不过你看她留给你的信嘛。”含雪嘟着嘴,满脸的不高兴,不过却递给了若虚一方锦帕。

  “华郎,妾身突有急事需要出门一趟,我会尽快回来,勿念!妾月!”娟秀的字体呈现在若虚的眼前。

  若虚呆呆的看着锦帕,一阵失神,突然间,他有些怨恨自己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闭关。青姐,你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有急事呢?

  “少爷,她还会回来的嘛,你不用担心啦,你马上就要和大小姐成亲了,不要这个样子嘛,要不然大小姐会不高兴的。”含雪娇娇的声音又在他身边响了起来。

  “我知道了,小雪。”若虚定了定神道,想到马上就要和心爱的师姐成亲了,可是为什么他心里却没有那应有的兴奋呢?是因为华天星的突然无影无踪还是因为江清月的突然离去,抑或两者兼有呢?他知道不会是因为他不爱华玉鸾,毫无疑问,他是很爱她的,而且很想娶她,只是眼看就要实现他的心愿了,他却似乎没有那应有的激情。

  含雪已经离去了,若虚一个人在房里怔怔的发呆,突然一声细微的轻响来自身后,不由得微微一惊。以他现在的功力,一般的武林一流高手接近他十丈之内都逃不过他的耳目,而现在这个人却居然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身后,可见功力之高。

  一丝醉人的幽香钻进了鼻孔,熟悉而又陌生,他心里涌起了一阵异样的感觉,有些不敢回头,不过全身布满的真气却瞬间全部消散,因为他已经知道来的人是谁。

  “若虚哥哥,想什么这么出神呢?我都到你身边了还没发现。”甜甜的声音响了起来。

  “黛儿。”若虚无奈还是转过了身,轻轻的喊了一声,却再也无法说下去,她依然是那么纯真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的美丽绝俗。

  “若虚哥哥,有没想我嘛。”黛儿撒娇问道。

  “黛儿,你怎么来了?有没人发现你?”若虚微微叹了一口气问道。

  “听说你要成亲了,我就来看看是不是真的。”黛儿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失落的样子,“放心啦,没人发现我的,我也只是一个人来的,流云飞絮她们都在山下的。”

  “黛儿,这里毕竟不是你久留的地方,你还是早些回去吧,万一,万一我师傅发现你了就不太好了。”若虚柔声说道。

  “我要你和我一起走嘛,我不要你和华玉鸾成亲。”黛儿虽然还是娇软的语气,然而却让若虚心中一阵狂跳,心里是叫苦不已。

  “黛儿,我不能和你走的,我,我就要和师姐成亲了。”若虚别过了头,不敢看黛儿的眼睛,也不敢看她那哀怨的脸色。

  “若虚哥哥,你喜欢我么?”黛儿轻轻的问道。

  “黛儿,我,我不能的。”若虚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情。

  “若虚哥哥,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我也知道你不会和我走,不过,你成亲的时候我会再来的。”黛儿轻轻的说道,说完缓缓的往门外行去。

  “不要,黛儿。”若虚身子一闪拦在了她的前面,黛儿顺势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黛儿,你不要逼我好吗?”若虚的语气微微带着哀求。

  “如果你能满足我的条件,我就不来破坏你和华玉鸾的婚礼了。”黛儿躺在他的怀里,脸上露出了顽皮的神情。

  “黛儿,什么条件啊?”若虚无可奈何,黛儿真正的是一个小魔女,他对她是束手无策。

  “恩,我想想嘛……”黛儿娇声说着,故意拖长了声音,“那就亲我一下吧!”这句却是说的飞快。

  “黛儿,我不可以这样的。”若虚低声说道。

  “有什么不可以的嘛,你又不是没有对人家那样过,亲不亲?不亲我大后天就来抢亲!”黛儿气鼓鼓的样子说道。

  ***************************************************************************************************************************************************************************************************************************************************************************************************************************************************************************************

  “若虚哥哥,我还是会来抢亲的哦。”黛儿突然纤纤玉手一扬,枕边的情剑到了她的手上,白影一闪,人已经从门口消失,而若虚的耳边同时传过来她甜甜的声音,“这把剑我先拿走啦,过两天还你!”

  “黛儿,你这个小魔女,小妖精!”若虚心里狠狠的喊着,却悲哀的发现他还是无法提起一点对她的恨意。

  “怎么办?师姐如果知道了恐怕是不会原谅我的了。”若虚喃喃的说着,心里忐忑不安,黛儿说要来抢亲,他相信她是说到做到,到时候他可不知道怎么向华玉鸾交代。

  “万一师姐不愿意嫁给我了怎么办?”若虚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之中。

  房里还隐隐有苏黛儿的余香,然而若虚现在却是没有时间品味,脸色阴情不定,开始考虑着种种可能出现的结果。

  *** *** ***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抬头望了望天,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若虚终于在思考了一天一夜之后,做出了决定。他缓缓的走在去鸾凤楼的路上,心里却还在剧烈的挣扎,他心里有一个自认为很卑鄙的想法,他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会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出来,只是来不及多想,后天就要成亲了,而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已经不敢想了,他想现在去把那个卑鄙的念头付诸于行动。

  含霜看到若虚怔了一怔,正要去拦阻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若虚已经迅速的踏进了华玉鸾的闺房,含霜微微楞了一下后马上跑去禀报给华玉凤了。

  华玉鸾正对着镜子,镜子里的美丽少女脸上有一抹淡淡的娇羞,婚期在即的她有一些些羞涩,一些些惶恐,不过更多的是期待。突然她发现背后多了一个人,脸色更是一红。

  “师弟,你怎么现在来了?喜娘说了我们现在不能见面的嘛。”华玉鸾转过身,站了起来跺了跺脚,有些生气的样子。

  “师姐,我好想你。”若虚看着眼前的佳人,喃喃的说道,猿臂轻舒,已经揽住了她的纤腰。

  “你这么急干什么嘛,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你现在先回去吧。”华玉鸾声音低低的,撒娇般说道。

  “师姐,今晚我不回去好吗?”若虚的手搂的更紧了,他把嘴凑到了华玉鸾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不要,师弟,等两天好吗?”华玉鸾海棠般娇艳,红红的,她已经明白了若虚想要干什么,于是微微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师姐,我现在要你。”若虚说完就吻住了她的樱唇,华玉鸾稍稍推拒了一下就没有再抗拒,开始回应着他。

  “冤家,两天也等不了,今天就给了你吧。”华玉鸾在心里有些羞恼的想道,开始放任自己的身体迎合着情郎。十三年前她拣回了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十三年后的今天,这个孩子却成为了她的丈夫,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

  若虚尽情的品尝着华玉鸾的樱唇,渐渐的热吻遍布全身,和江清月多天的荒唐,他已经不再是那不解风情的弱书生了。华玉鸾娇躯逐渐火热起来,身上的衣衫片片飘落在地上,晶莹剔透的绝美玉体终于完整的出现在若虚的眼前。若虚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他终于无法抑制住内心澎湃的情火,扑了上去。进入华玉鸾体内的那一瞬间,若虚差点就哭了出来,多年的夙愿,终于在今朝得偿。师姐啊师姐,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

  

第十四章 剑舞天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