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剑斩情丝

    伴随着动听而忧伤的琴音,三个白衣女子袅袅步进了大厅,中间的宫装少女低着头,手抱瑶琴,长发遮脸,纤细的玉指轻轻的滑动。她两侧的少女均是白色长裙,一个少女手上捧着一把剑,而另外一个少女手上则捧着一个红色的锦盒。

  “若虚哥哥,黛儿来向你贺喜了!”宫装少女缓缓的抬起了头,露出了她那颠倒众生的绝色容颜,幽怨的语气却是充满了委屈。

  “苏宫主亲驾华山,华某有失远迎,还请苏宫主不要见怪!”华天云脸色一变之后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却离座而起,向苏黛儿迎了过去。

  “华掌门还请放心,今天黛儿只是前来贺喜的。”苏黛儿缓缓的向华若虚走了过去,眼里露出了痴痴的表情,口里轻柔的回答着华天云,却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眼,在她的眼里,这个天地间,似乎就已经只剩下了华若虚一个人。

  “流云飞絮参见华公子,这是小姐给您的贺礼,还请公子您收下。”流云和飞絮相互望了一眼,突然飞快的行了几步,向着华若虚盈盈拜了下去,双手分别捧着剑和锦盒。

  华若虚看着流云手上的剑,那正是黛儿三天前从他那里拿走的情剑,而那块玉佩依然挂在剑柄上,若虚稍稍犹豫了一下,就接了过去,就在他的手抓住情剑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传来了一声低低的惊呼,“情剑!”声音虽低,却又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原来情剑居然是在苏宫主的手上啊。”叶不二的声音有些怪怪的。

  “叶不二,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黛儿只是物归原主而已。”苏黛儿扫了叶不二一眼,柔和的目光瞬间变得冷厉无比,不过只看他一眼,又柔柔的看着华若虚。

  “这么说,情剑本是华贤侄的吗?宫主又是如何得到的呢?”叶不二很是好奇的样子。

  “叶不二,我的事情还没有必要告诉你,如果你不想从此闭上你的嘴的话,现在最好给我闭嘴!”苏黛儿语气变冷,微微有了一些怒意。

  “师弟,我记得这把剑一直在你身上的。”叶不二居然很听话的闭上了嘴,虽然看起来和不甘心的样子,但是华玉鸾却起了疑心了。

  “玉鸾姐姐啊,黛儿三天前在若虚哥哥房里拿来玩玩的,你就不要问若虚哥哥了。”苏黛儿的声音突然变得娇柔无比,听起来好象是在对华玉鸾撒娇。

  “师姐,时辰已经到了,我们该进去了。”若虚脸色微微一变,勉强控制住自己,柔声对华玉鸾说道,搂住了她的纤腰就往里头走,连答谢苏黛儿也不敢了。

  “若虚哥哥,这里还有一份礼物呢。”黛儿却又娇声喊了起来。

  “苏宫主,我先替我师弟收下就可以了。”华玉凤碎步轻挪,闪到了飞絮面前,纤纤细手探出,把锦盒抓到了手里。

  华若虚感激的看了华玉凤一眼,揽起华玉凤往里屋行去。

  “花前月下,闺中对酌,红惟帐中,相拥对眠,若虚哥哥,这些你都忘了么?”黛儿幽幽的声音在他背后响了起来,听来凄婉无比,“三天前,你都还是那么的宠黛儿,难道你现在就忘了么?”

  苏黛儿语音刚落,在场众人是心态各异,羡慕的也有,嫉妒的也有,幸灾乐祸等着看大戏的也有,为华若虚担忧的也有。

  “姐姐啊,你可千万要忍住啊!”华玉凤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然而她马上就知道自己的祈祷已经太迟了。

  “放开我!”华玉鸾狠狠的甩开了华若虚揽着她的手,猛地转过身来,噬人般的眼神盯着华若虚,又狠狠的看了看苏黛儿,语气陡然又变得冰冷无比,“华若虚,你老实告诉我,你和这个小妖女是什么关系?”

  “玉鸾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黛儿呢?黛儿只是喜欢若虚哥哥而已,为什么要说黛儿是妖女嘛?”苏黛儿幽怨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委屈感,令人闻之顿生恻隐之心。

  “苏黛儿,你不要在我面前装天真了,我不管你和师弟什么关系,从现在开始,他就是我的丈夫,你最好不要前来纠缠他。”华玉鸾突然间又似乎改变了主意,没有再想追究华若虚。

  华玉鸾其实忍得很辛苦,以她的性格几乎是不可能咽下这么一口气的,只是刚刚她的耳边传过来华玉凤的声音:“姐姐,苏黛儿是故意来捣乱的,你可千万不要上当!”是以华玉鸾虽然怀疑华若虚和苏黛儿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但是还是强自忍了下来。

  “若虚哥哥,你也希望黛儿以后不要来找你么?”苏黛儿双眸微微有些迷离,转而又变得清澈无比,望之如一汪盈盈秋水,娇声软气的问道,脸上露出了期盼的神情。

  “黛儿,我……”看着她的眼睛,若虚本想说出来的决绝的话却无法接着说下去,一时间,他心神大乱,神智微微有些迷乱起来,大厅里几乎寂静无声,只有众人微微的呼吸声,各种眼睛都紧紧的看着华若虚,等待着他的话语,华玉鸾的脸色也在开始慢慢变色,一双美目就快要喷出火来。

  “师弟,难道你想真的失去姐姐么?”耳边响起了华玉凤的声音,直如醍醐灌顶,一下子华若虚清醒了过来。不行啊,我不能失去师姐的,我不可以的,我这么多年来苦苦的等待,今天师姐终于嫁给了我,我怎么可以就这样把已经到手的幸福往外面推呢?黛儿,我只有对不起你了!

  “黛儿,你今天来参加我的婚礼我很高兴,不过以后,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华若虚的语气有些枯涩,说得也很艰难,说着微微别过了头,他不敢看她的眼睛,更发现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的心里有一股莫名的伤痛。

  “华若虚,你这无情无义的家伙!”黛儿的脸色突然变得暗淡无光,轻轻的一声叹息,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众人突然间都觉得华若虚为什么这么可恶,怎么可以让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伤心呢?而流云却忍不住骂了出来,看她的架势似乎想现在就扑过去找华若虚算帐。

  “流云,飞絮,我们走吧。”黛儿轻轻的说道,娇躯似乎有些颤抖,缓缓的转过身,步向了大门。

  她的步子很轻,很细,走得很慢很慢,似乎带着无比的眷恋,众人都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涌起无比的怜惜,似乎都已经忘了她是那可怕的魔宫宫主。

  就在苏黛儿到了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一个美妙无比的转身,满头乌黑的秀发无风自动飞扬,绝色的容颜不再仅仅是娇媚,而多了几分圣洁,苏黛儿嫣然一笑,直如百花怒放,瞬间天地皆为之失色,一笑倾天下,这一笑,从此印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这一瞬间,铸成了永恒。

  “若虚哥哥,虽然你无情,不过黛儿不能这样,你以后不想见到黛儿,那有些事情黛儿今天就不得不告诉你了,还请若虚哥哥不要记恨黛儿才是。”苏黛儿轻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脸上的忧伤似乎已经消散殆尽,然而华若虚却从她的眼神里真实的感受到了她的深情,然而他却只能逃避。

  “若虚哥哥,你知道清月姐姐去了哪里吗?其实你当然是不知道的,其实你知道吗?我多么盼望你娶的是清月姐姐啊。因为清月姐姐不会想独占你一个人的,只可惜她却太过软弱,她却本属于她的都让给了别人,虽然她很不甘愿,却又无可奈何。”黛儿见华若虚低着头不敢看她,眼里露出了一丝落寞,不过却继续自言自语般说着。

  华玉鸾的脸色却变了,有那么一丝丝惊慌。

  华若虚也抬起了头,他隐隐感觉到了苏黛儿话语里似乎有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过一时间还没想明白。

  “玉鸾姐姐,我知道你很喜欢若虚哥哥,可是你为什么要逼走清月姐姐,然后又编一个理由来骗若虚哥哥呢?”一语激起千层浪,华玉鸾脸色大变。

  “玉鸾姐姐啊,你是不是想否认呢?不过这些可是我亲眼所见的哦,你肯定想不到你用剑指着清月姐姐的时候,还有人在外面看到吧?”苏黛儿根本就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越来越纯真。

  “苏宫主,你说的可是真的吗?”叶不二又在这个时候说话了。

  “叶不二,是不是真的我有必要告诉你吗?”苏黛儿似乎很讨厌他似的,没有丝毫的好脸色给他,叶不二只得讪讪的闭上了嘴,给人一种自讨没趣的感觉。

  “苏黛儿,你不要血口喷人!”华玉鸾白皙的脸庞变得青红不定,语气很是愤怒。

  “玉鸾姐姐,我做的事情从来没有不敢承认的哦,看来,我还是有机会抢回若虚哥哥的,因为我发现你还是不如我的嘛。”苏黛儿口里甜蜜蜜的叫着华玉鸾姐姐,说的话却不怕气死她。

  “苏黛儿,是我逼走江清月的,那又怎么样?我做什么还用不着你来教!”华玉鸾终于暴怒了,今天一而再的出现一些令她难堪的事情,本就心高气傲的她哪里能受得了。

  华若虚的心里一沉,然而他却什么也没有说。虽然在华玉鸾还没有承认的时候他已经隐隐猜到了,不过现在听到华玉鸾亲口这么说,他的心里却还是有一种难言的感觉,气愤吗?似乎不是;伤心吗?好象也不是。

  “堂堂华山掌门的女儿,却用剑和别人抢情郎,哈哈哈,华天云啊华天云,你的宝贝女儿可真有出息啊。”一声狂笑传了进来,一条灰色的淡淡的人影从外面迅速的飞了进来,一股强劲的真气环绕在他的四周,顿时一群人向四处跌倒。

  “南宫长老亲临华山就是为了来指责小女么?”华天云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人突然出现在来人的面前,一股柔和的真气压了过去。

  “哈哈,华天云,我今天来可不是和你比拼内力的。”来人一声轻笑,真气忽地收了回去,大厅众人微微松了一口气,那种压迫感已经消失。

  “却不知南宫长老前来有何见教呢?”华天云依然淡然问道。

  “南宫轩辕参见宫主!”来人却转身向苏黛儿拜了下去。

  “大长老免礼!”苏黛儿柔声说道,这时一些本不明白来人身份的也明白了。

  南宫轩辕,地榜第一高手,魔宫四大长老之首,也是魔宫的第一高手。只是众人却觉得他的相貌跟想象中差的比较远,本来都以为他看起来是穷凶极恶的那种,只是现在大家却发现南宫轩辕长相很是英俊不说,还看起来文质彬彬,身穿灰色长袍,只是长眉入眼,微微添加了一分煞气。

  “掌门!”突然一个华山弟子服饰的人匆匆从门外奔了进来,看到南宫轩辕一阵畏惧,不过随之看到华天云又似乎放下了心来。

  “掌门,本门弟子受到攻击,所幸没有人遇难,但多人受伤!”那弟子禀报道。

  “华天云,你手下的弟子确实不怎么样啊,我就让几个人去和他们打个招呼而已。”南宫轩辕看着华天云摇了摇头,很是遗憾的样子。

  “南宫长老,看来你给华某的礼不轻啊。”华天云脸色已经有了怒意,华山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来撒野了,就是魔宫也不例外。

  “客气客气,只是一份小小礼物而已。”南宫轩辕打了一个哈哈。

  “大长老,我们该走了!”苏黛儿的声音响了起来。

  “今天小女成亲,不想见到血光,不过来日方长,苏宫主请慢走。”华天云冷冷的说道,“不过华某不得不佩服苏宫主,居然找了这么好一个借口前来,华某还差点真以为苏宫主对小婿情深意重呢。”

  苏黛儿脸色微微一变,看了看华若虚,欲言又止,终于幽幽一叹,往外行去。

  “苏宫主请留步!”谁也没想到说话的居然是华若虚。

  “若虚哥哥,你……”苏黛儿娇躯剧颤。

  “这是苏宫主的东西,还请苏宫主收回。”华若虚的手上多了一块玉佩,本是在情剑上的,刚刚已经被他给解了下来。苏黛儿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若虚,发现他面无表情,眼神却是很坚毅。

  “今天大家能够前来参加在下的婚礼,在下感激不尽,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说,师姐之所以会逼走江清月,完全是我的授意。”华若虚把玉佩放到了苏黛儿的手上,苏黛儿下意识的抓住了玉佩,而若虚接下来说的这句话,更是引起轩然大波。

  “你们可以说我无情无义,不过今天还请不要耽误了在下的吉时。”华若虚接着又说道,没有给任何人说话的时间,转身拉起了华玉鸾,迅速在大厅里消失。

  “师姐,黛儿,现在你们该满意了吧?”华若虚在心里喊道。

  黛儿缓缓的踏出了华山大门,一出华山路遥遥,只可叹,从此华郎成路人。

  洞房里,灯光依然没有熄灭。

  

第十六章 剑斩情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