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情薄天下

    华玉鸾静静的坐在床沿,脸上却没有新娘子该有的娇羞,而更多的却是一种不安。她看着华若虚的背影,一次次欲言又止。

  华若虚已经站了半个晚上了,一动也没动,也没有任何的言语,无声无息。

  “师弟!”华玉鸾终于是忍不住了,娇声喊了若虚一声,若虚恍如梦醒般转过了头,看着华玉鸾的娇艳容颜,缓缓的走到了床边,轻轻的拥上了她。

  “师姐,睡吧!”若虚柔声说道,华玉鸾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若虚并没有质问她关于江清月的事情。

  那双本已经快要燃尽的红烛终于熄灭,黑暗中,若虚的双眼却没有闭上,华玉鸾发现新婚两天前痴缠自己的爱郎这个时候却只是轻轻的搂着她,没有任何的动静。

  洞房外的不远处,一双晶莹的美眸看到灯光熄灭后,也停止了注目。

  *** *** ***

  江湖中,几天之内,华若虚的名字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他为了华玉鸾而抛弃江清月的事迹更是被传得天花乱坠,一个流传最广的说法是华若虚是为了情剑才和江清月一起的,而得到情剑后他就将江清月抛弃掉,在他们的口中,华若虚已经成了一个骗财骗色的无耻之徒。

  而在华山,华若虚却没有任何的异样,白天和华玉鸾象普通的新婚夫妇一样拜见着亲朋,晚上依然和华玉鸾甜甜蜜蜜,不过只有华玉鸾才知道,华若虚晚上除了抱着她之外没有做其他任何的事情。

  又是一个晚上,华玉鸾发现今天的华若虚很不对劲,黑幕刚刚落下,华若虚就和她一起进了卧室,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他接下来的动作,他已经吻上了她,很疯狂,很粗野,华玉鸾娇羞的回应着,心里却很是高兴。

  ****的身躯纠缠着,直到华玉鸾终于浑身酥软的偎在了华若虚的身上,她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白皙的脸庞上红晕流动,她的美丽是如此的令人惊心动魄!

  “师姐,我要走了!”华若虚终于说话了,他的话一出口,华玉鸾脸上的笑容顿时无影无踪。

  “你要去哪?”华玉鸾的声音有些颤抖。

  “师姐,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这个时候走,但是我不得不走,不过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华若虚的语气有些愧疚,却很是坚决。

  “你要去找江清月?”华玉鸾不笨,她一猜就猜出了华若虚的意图,只是她的心里却是很伤心,她本以为华若虚已经准备安心的和她在一起了的,哪知道他还是忘不了江清月。

  “师姐,为了你,为了我们,我都该去找回青姐的。”华若虚声音很温柔,在华玉鸾的耳里却感到是如此的冷。

  “你走吧,你走啊,走了就不要回来了!”华玉鸾突然喊了起来,华若虚突然发现她的脸上满是泪水。

  “师姐,你不要哭好吗?”华若虚看到华玉鸾的泪水,再硬的心肠也软了下来,他喃喃的说着,吻着她的脸颊。

  “师弟,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华玉鸾泪眼汪汪的,只有在华若虚的面前,她才会这么的软弱。

  “不会的,不会的,师姐,我怎么会离开你呢?”华若虚喃喃的说着,又开始了对华玉鸾的娇躯的侵占,抚慰着他最爱的师姐。

  *** *** ***

  华玉鸾睁开了眼睛,感觉身上的衣服已经整整齐齐的穿着,心里升起一股不良的预感,玉手往身边探了探,在她意料之中,果然是空无一人。她心里一阵悲戚,又起了一阵怨恨,师弟啊,你终于还是走了吗?华若虚,难道我华玉鸾就比不上江清月吗?你是个混蛋!

  门轻轻的被推开了,华玉鸾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然而马上又颓然的靠在了床上,进来的并不是华若虚,而是她的宝贝妹妹,华玉凤。

  “姐姐,你醒了?”华玉凤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呢?”华玉鸾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她发现华若虚在她心里的分量是如此之重,她多么希望他其实还在华山。

  “师弟已经走了,不过……”华玉凤幽幽一叹道。

  “不过什么?”华玉鸾急急的问道,本来有些黯淡的眼神又亮了起来。

  “他临走的时候请我好好的照顾姐姐你,还有他有几句话要我告诉姐姐。”华玉凤轻轻的说道,“他说,在他的心里,姐姐你永远是最重的,虽然你逼走了江清月,但是他不会恨你,也不会怪你,不过作为一个男人,他必须去找到江清月,找到了她之后他就会回来。”

  “那要是一辈子找不到,他是不是就不回来了?”华玉鸾忿忿的说道。

  “他也说了,如果三年之内他还是不能找到江清月的话,他就会回来,以后也不会再去找她。他说,姐姐你始终是他的妻子,他也要尽一个丈夫的责任,因此他最多用三年的时间去找江清月。”华玉凤轻轻一叹道。

  “混蛋,走了就不要回来了!”华玉鸾恨恨的说道,却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

  “难道你真的不想他回来吗?”华玉凤在心里微微一叹,却没有说出来。

  *** *** ***

  华若虚知道自己很难在华玉鸾醒着的时候离开,所以他就偷偷的点了她的昏睡穴,然后找到了华玉凤,让她来照顾一下华玉鸾,而他则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华山,没有人阻拦他,华玉凤没有,华天云也没有。

  华若虚是在经过了很久的内心挣扎后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婚礼的那一天,当他知道华玉鸾用剑逼走了江清月之后,当他知道苏黛儿只不过是借抢亲之名而来一试华山的实力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伤心和无奈,然而,他终究是无法责怪华玉鸾,更不想华玉鸾受到天下人指责,于是他为华玉鸾担下了那个担子,更挥剑崭情丝,和苏黛儿之间的事情算是做了一个了断。虽然他知道他的心里其实还是无法忘了她,但是他觉得他应该这么做。然而虽然他为华玉鸾顶替了那个罪名,但他却不可能真的抛弃掉江清月,他必须找到她,虽然他也知道以华玉鸾的性格可能没有这么容易就答应,不过既然他觉得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他就必须去做。

  缓缓的走下了华山,手上握着情剑,华若虚却有些茫然,天下之大,他该去哪里找江清月呢?人海茫茫,要找一个人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特别是他还不知道江清月愿意不愿意见他。

  天气已经渐渐的炎热起来,不过华若虚却感觉很是清凉,大概是情剑的功效吧。走在官道上,他的心里是思绪万千,不知不觉他已经来到了一处山谷,仔细望望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原来他曾经和大江镖局一起的时候从这里经过的,而且在这个地方大江镖局还受到了围攻,只是华玉鸾恰好出现而替大江镖局解围,只是华玉鸾却最终没有救得了大江镖局。

  华若虚轻轻一叹,他想起了那个小月,那个可爱又痴心的美丽女子,可惜天妒红颜,她芳魂已逝。想到那地榜上的高手张烈,就是他逼死了小月的,可是他现在是张烈的对手吗?也许他现在还是无法替小月报仇的。

  世事无常,几个月之前,华若虚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然而短短的几个月之间,他从里至外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也正式成为了一个江湖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已经开始去实践这句话的本意了。

  一袭白衣,长身玉立,俊眉朗目,棱角分明,毫无疑问,华若虚现在的样子就是一浊世佳公子,虽然眉宇间有那么几分忧愁,但却更加增添了他的魅力。

  若虚风尘仆仆的来到了长安,毕竟长安人多,人多的地方找一个人也许会简单一些,只是一路上他已经问了不知道多少人,问是否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白纱蒙面的年轻女子,而被问的人总是摇头。

  青姐啊青姐,你到底去了哪呢?难道你根本就没有走这条路么?华若虚暗暗叹气,没有丝毫的线索,想找一个人,无异是大海捞针。

  靠窗而坐,就是在吃饭,他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时段,一边看着街上的行人。

  “华若虚,你这个小人!”一声怒喝响了起来,耳边风声卷了过来,华若虚闪身一避,一把明晃晃的长剑从他身边斜刺了过去,可怜酒楼的桌子却遭殃了,被砍了个正着。

  “花兄,不知小弟哪儿做错了什么?”华若虚苦笑问道,长剑的主人居然是花非花,他的脸上有几分憔悴,眼神里更满是愤怒,狠狠的盯着华若虚。

  “华若虚,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吗?”花非花仰天狂笑,“现在你武功高了,可以为所欲为了,我现在真是后悔,我为什么不早点做下小人,当初一剑杀了你!”

  “花兄,看来你对小弟误会了,小弟真不知道花兄所为何事。”华若虚表情很是无奈,他还真是没有完全明白,不过隐隐想到应该是和江清月的事情有关。

  酒楼上也开始有些骚动起来,有人打架总是有人喜欢看的。

  “华若虚,我现在终于看透你了。华若虚,你要情剑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骗清月的感情,我花非花从没见过比你更无耻的人!”花非花俊脸微微有些扭曲,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我为了情剑骗青姐吗?原来现在我已经成为了这样一个人啊。”华若虚喃喃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象是要哭,又象是在笑一样。

  “我早该想到的,众口铄金啊,只是青姐,你不会也这么认为吧?”华若虚自言自语的说着,声音很低,低得连花非花也无法听清,更是很苦涩。

  “华若虚,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没话说了的话我现在就为清月讨个公道!”花非花冷笑着问道。

  “花兄,我想先问一个问题,你有没看到青姐?”华若虚眼睛里露出了希冀。

  “华若虚,你还找她干什么?清月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你骗的了。”花非花冷冷的说道。

  “这么说,你有见到青姐吗?或者说青姐现在就在花家?”华若虚急切的问道,语气有些颤抖。

  “这些都和你无关,现在该是你还债的时候了,别以为你是华山的女婿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花非花却没有给华若虚任何答案,说着长剑又挑了过来。

  华若虚无奈只得躲闪,今日的华若虚,已经确实不是花非花可以对付得了的,如果不是华若虚不想伤他,恐怕不到十招花非花就会倒在若虚的剑下。

  花非花的攻势还是绵绵不绝,若虚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身子凌空拔起,一个闪身,人已经到了酒楼门口,手轻轻一扬,一溜白光向花非花的方向飞了过来。

  花非花闪身避过,白光却飞到了掌柜那里,原来是一块碎银。

  “天下皆说我薄情无义,我解释又有何用呢?”华若虚的声音有几分苍凉,说话间人已经到了大街上,步履间行云流水般,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花非花怔怔的看着华若虚消失的方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酒楼上的窃窃私语却开始响起,开始谈论着华若虚怎样的负心薄幸,怎样的卑鄙无耻!

  人言可畏,华若虚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在别人的眼里,他是如此的不堪,骗走了江清月的情剑不说,还骗了她的感情,骗了她的身子。不过他却没有后悔,其实他早该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的,从他向众人宣布是他授意华玉鸾逼走江清月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应该想到,他在别人的口里会成为这样的一个人。

  不过他并不担心,他相信江清月会明白他的心的,他现在只要能找到江清月就可以了。他有些怀疑江清月在花家,不过很显然他光明正大的去的话,是无法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的。

  于是,华若虚暂时留在了长安。

  

第一章 情薄天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