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情入画中(上)

    城里甚是繁华,华若虚慢慢的行走在大街上,眼睛四处搜索,心里却很是苦闷。上次江清月离开,他至少还有一个目标,知道她可能会回大江镖局,而这次,他却是象没头苍蝇一样,只能乱窜。

  突然华若虚的眼睛一亮,一个瘦削的中年灰色儒衫男子摆了一张破旧的台子,台子上有几张白纸,笔墨砚台齐全,还挂出了一个比较醒目的招牌:画像。

  “这位先生,您会画人像吗?”华若虚疾步跨到了那画师面前,恭敬的问道。

  “会,当然会,公子您要画像吗?”画师大喜,没想到刚摆摊子就要开张了。

  “如果要画像的人不在,先生能画出来吗?”若虚眼神里露出几分希冀,他刚刚想到毕竟凭他描述想别人不一定能完全理解,如果能画出一副画像的话,那要找江清月应该简单好多。

  “这个,就有些难度,要看公子您是否能说清楚要画的人的相貌了,不过我们可以慢慢来,直到公子您满意为止。”画师脸上露出了几分难色,不过他可不想就这么放弃这笔生意。

  然而两个时辰过去了,若虚却越来越是失望,画师的功底确实不错,只是总是无法达到他的要求,不论怎么修改。画师的摊子旁边已经围了一圈人了,不过很多却是被画师所画的美女给吸引的,画上的女子轻颦淡笑,似嗔似喜,虽然脸上覆了一层薄纱,还是让人感到异常美丽,然而,在若虚的眼里,这副画始终是不行,因为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他看着总觉得这不是江清月,不是他那朝思暮想的青姐。

  “公子,现在可以了吗?”画师说话都没什么力气了,看到华若虚怔怔的看着画像没说话,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麻烦先生把笔墨借我用一下好吗?”若虚微微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叹息着道。

  接过画师递过来的笔墨,铺好白纸,若虚却没有立即开始画。其实说到画画,他只是略懂一些皮毛,难登大雅之堂,然而现在画师总是难以令他满意,无奈之下,他决定自己画了。

  他的脑海里清晰的浮现出江清月和他在一起的一切,她的娇痴,她的欢笑,她的容颜,她的神韵。笔轻轻的落下,华若虚闭上了眼睛,手腕动了起来,急速的挥毫,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的停滞,一副美人图跃然纸上。

  “原来公子竟是此中高人啊,佩服佩服,老夫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传神的画,这,这位小姐简直就是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一样啊!”画师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围观的人群也发出了惊叹声,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华若虚和画师画的两副画像放在一起之后,众人顿时觉得前面那女子和现在这个截然不同,一个看来呆滞无神,一个看来却是轻灵飘逸。

  若虚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画像,心里一阵激荡,青姐啊青姐,这才是真正的你啊。

  虽然最后是华若虚亲自画好的,不过他还是给了那画师足够的酬劳,毕竟整整耽误了人家一个上午的时间,只是没想到的是,那画师死命也不肯收,却要求华若虚指点他一下画画的技巧,无奈华若虚自己也不知道。

  “也许,画不是用手画的,而是用心画的吧。”华若虚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想只要用心去感受你所想要画的,就一定可以画好。”他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华若虚匆匆的回到了客栈,不走不行了,因为他突然发现围上来了一群人要求他替他们画画,然而他心里明白,要画别人他根本是画不出来的,只得仓皇的逃掉了。

  整整一个下午,华若虚都躲在屋子里没有出来,而整个下午他都没有闲着,他拼命的画着江清月的画像,一张又一张,每一张都不同,分别是江清月各种神态的样子,有怒,有喜,有笑,有泪。

  夜已深,华若虚还痴痴的看着那些画像,似乎就象看到江清月在身边一样。

  青姐,你到底在哪里啊?华若虚在心里呼唤着。

  华若虚微微一声长叹,换上了夜行衣,收好了画像,轻轻的出了房门。

  第二次来花家了,上次来之前他已经偷偷的打听过这里,加上来过一次也有些熟悉了。不过这次他是为了找花非梦,他总觉得花非梦和江清月之间有什么联系,也许花非梦知道江清月现在在哪也说不定。

  轻轻的飞进了花家大院,无声无息的向花非梦的闺房行去,花非梦的房间灯火依然亮着,若虚松了一口气,心想这样进去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轻轻的翘开窗户跳了进去,顿时呆住了。

  屋里白雾氤氲,浴桶里一个女子正在沐浴,他进去的时候她刚刚站了起来,并一个美妙的转身,****的娇躯几乎毫无保留的出现在他的眼前。飘逸的秀发上,水珠还在缓缓的滴落,晶莹的肌肤上布满了晶莹的水珠,绝色的容颜丝毫不亚于江清月,弯月般的娥眉,漆黑的眸子却犹如夜空的星星闪闪发亮,吹弹即破的粉嫩肌肤,脸上还有一抹羞红。华若虚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一个少女的身体,一时之间,什么非礼勿视,什么礼教都忘到了九霄云外,他只知道呆呆的看着,大脑一片空白。

  白色的绸带堪堪迫近,华若虚下意识的一闪,却仍然被击中了肩膀,一阵剧痛让他清醒了过来。

  “花大小姐,在下华若虚。”他连忙说道,说着连忙扯下了面上的蒙面巾。

  “是你?”花非梦似乎又恼又羞,叱道,“看什么?还不转过头去?”

  “是是是。”华若虚这下心里是那个后悔了,暗自叫苦不已,这回可是惹了大麻烦了。

  “好了,转过身来吧。”花非梦的语气恢复了平静,华若虚转了过去,发现她身上已经裹上了一件白色的轻纱,佼好的胴体已经完全被掩盖。脸色一片嫣红,看着华若虚的目光充满了恼怒,只是这个时候的她似乎比刚才更能令人心动。

  

第四章 情入画中(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