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情剑祸主

    对于天邪的殷情,华若虚却无法明白是什么原因,他们两人可以说是素不相识。突而其来的变故让华若虚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现在他无法去找江清月,他必须先治好含雪的伤势。

  辞别天邪,他急速的往嵩山方向掠去,离嵩山已经越来越近,然而他的内心却越来越不安,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压抑着他的心房。

  过了这片林子,十里之外就是嵩山脚下了,蓦地华若虚停了下来,他缓缓的往前移动。步子很轻,真气却已经布满周身。

  “少爷,我们到哪里了?”怀里的身子动了动,在这个时候,含雪居然醒了过来,呢喃般的娇声问道。

  “如果诸位都是为在下而来的话,那就请出来吧。”华若虚心里轻轻一叹,眼光缓缓的扫过林子四周,清朗的声音在林子里环绕良久不息。

  没有反应,林子更加的寂静,华若虚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林子里的呼吸声。

  “小雪,闭上眼睛,抱紧我。”华若虚低声说道,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情剑已经出鞘,紧紧的捏在手上,他缓缓的往前行去。突然飕飕的风声在背后响起,手起剑落,同时他转过了身,两支漆黑的铁箭断成四截,掉在了地上,箭尖上,泛着蓝幽幽的光芒,竟然淬了剧毒。

  又没有了动静,含雪却已经睁开了美丽的大眼睛,关切的看着他。林子里的气氛越来越令人难受,华若虚隐隐感觉到,前方似乎有什么陷阱在等着他,然而他除了前进,已经没有其他的路了。

  寂静,令人窒息的寂静,华若虚甚至可以听到自己那轻得不能再轻的脚步声。一脚踏出,突然感觉脚一软,地面裂开了一个大坑,华若虚的身子急剧下落。华若虚却没有慌张,轻轻的一吸气,人已经直直的冲了上来。

  “少爷,小心上面!”含雪一声娇呼,华若虚人还在往上拔,却发现一张大网罩了下来,与此同时,飕飕的风声绵绵不绝的传来,一支支泛着蓝光的长箭奔袭而来,却只是一小部分射向华若虚,大部分却是射向他下面的空中。华若虚顿时明白了过来,他们只是想让他被无法下坠,想把他罩在网中。这个时候,他那独特的运气方式却显示出了最大的功效,华若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下降,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往上拔,同时,真气灌进了情剑里面,情剑顿时发出一尺有余的剑芒。这是华若虚无意中发现,情剑只要灌入真气,就可以发出剑芒,而剑芒的长度却由真气的强弱来决定,剑芒的锋利程度远远强于情剑本身,足可以切金削铁。大网被无声无息的切开了一个大洞,华若虚从洞中钻了出去,微微一声冷笑,落在地上时,狂风骤雨般的剑雨已经停止。

  “还有什么花招,尽管都使出来吧。”华若虚冷冷的哼了一声,他的心里已经涌起了怒火。

  “既然华公子想要,那兄弟们就不要客气了。”暗地里响起了一个有些恼羞成怒的声音,声音刚落,漫天的黑色小点奔袭而来,似乎是一个小布包,同时,又射过来无数的驽箭,一半射向了华若虚,一半却是射向那些布包。

  “少爷,不要用剑挡,快躲啊!”含雪突然惊惶的叫了起来,然而已经迟了,华若虚的剑已经敲上了几个布包,布包顿时裂了开来,白色的粉末在空中开始飘散。

  “小雪,快闭上眼睛!”华若虚脸色大变,真没想到他们连这么下三滥的手法也用的出来,布包里居然是石灰粉,华若虚真气布满周身,手中的剑旋风般的舞动。

  驽箭追上布包,然后裂开,空中,石灰弥漫,华若虚的身边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

  “继续,不要停!”一人低声喝道。

  一声清啸,华若虚冲天而起,凌空向前跃过十丈来远,轻轻的落在了地上。

  “少爷,你要小心,石灰里,有毒!”含雪的声音很微弱,微弱得华若虚几乎就不能听见,华若虚大惊睁开眼睛,却发现怀里的含雪已经无声无息,脸色更加的苍白。

  “小雪,小雪!”华若虚颤抖着用手伸向了她的鼻孔。

  “啊!”华若虚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悲怆的清啸,怀里的人儿已经没有了呼吸。

  “小雪,我会为你报仇的!”华若虚的双眼血红,吐出了几个冰冷的字符。

  “我要让你们所有的人为小雪陪葬!”华若虚仰天一声狂喊,扑进了林子里。他现在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不一开始就杀光这些人,非要等他们动手才被动的防卫。他的心里充满了恨,恨自己,更恨这些卑鄙的小人。杀,杀,杀,他只知道不停的杀,每一次剑落,都会有一人溅血剑下。他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他只知道他杀的最后那人似乎有些眼熟,那人用惊恐的眼光看着他。

  惨叫声终于停止了下来,华若虚的白衣已经完全被染红,他痴痴的看着怀里的含雪,无声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小雪,是我对不起你!我杀光了他们,可是,你还是不能回来啊!

  多么可爱的一个少女,她是那么的痴心,就是临死前还在担心他的安危,可是,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好好的对她,今天,她在他的怀里离去,脸上却还带着微笑,她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华若虚紧紧的抱着含雪的身子,呆呆的坐在地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从半睡半醒中清醒了过来。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含雪的身子还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温暖,并没有想象中的变得冰冷。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出了林子。嵩山已经在望,可是,现在去少林还有意义么?华若虚在呆呆的又站立了一会儿,不知该何去何从。

  突然他发现有些不对,小雪停止呼吸到现在已经几个时辰了,怎么身子还是这么温暖。他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阵狂喜,轻轻的把头伏在她的胸口,猛地抬起头,飞速的往嵩山奔去。

  *** *** ***

  “华若虚求见方丈圆光大师!”华若虚站在少林门口,却没有要求门口的知客僧通传,而是直接用真气将声音送了进去。

  华若虚虽然说来和少林渊源很深,但却是第一次来少林寺。少林寺微微有了一点点骚动,马上又恢复了平静,不到片刻,华若虚就发现方丈打扮的僧人疾步走了出来,看他须发皆白,却是精神矍铄。慈眉善目,眼中又是神光闪闪。

  “若虚师弟,你怎么弄成这样?”饶是圆光见多识广,看到华若虚现在这副样子,也不由得失声叫了出来。华若虚现在的样子确实有些恐怖,周身染满了鲜血,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头发披散着,很是狼狈。

  “参见圆光师兄!”华若虚微微弯了弯腰,既然圆光称他为师弟,他也不好称呼他为方丈了。

  “师弟免礼,师弟没事吧?”圆光声音很是慈祥。

  “师兄,我没事,但是师兄你一定要帮我救救小雪。小雪现在只有少林的大还丹才可以救得了,师兄你一定要帮帮我!”华若虚语气很是急促,也很是直接,单刀直入就说明是来讨大还丹的。

  “师弟你先和我进来。”圆光脸色微微一变,露出了几分难色,稍稍沉吟了一下对华若虚说道。

  “悟性,快去请圆慧师叔到大殿来。”圆光一边带着华若虚进了大雄宝殿,一边对旁边吩咐道。

  *** *** ***

  华若虚心里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看着旁边一个中年僧人为含雪把脉,已经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兀自没有说话。

  “师兄,小雪已经快没时间了,您快去拿大还丹来给她服用了好不好?”华若虚心急之下也顾不得自己说话的语气好不好了,开始催促着圆光大师。

  “圆慧师弟,怎么样?有结果了没有?”圆光看了满脸焦急的华若虚一眼,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问着那中年僧人也就是圆慧大师。

  “方丈师兄,这位姑娘先受了很重的内外伤,然后又中了毒,她中的毒要解掉并不难,只是要医好原来的伤势,看来真的是需要大还丹了。”圆慧大师终于说话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圆光方丈也有些焦急起来。

  “暂时没有其他的办法,我可以现在替她祛除身上的毒素,不过其它的伤我也无能为力,她应该还可以支撑两个月的时间,要看这段时间内有没其他的方法了。”圆慧摇了摇头道。

  “两位师兄,为什么没有办法?圆慧师兄您刚才不是也说用大还丹就可以救小雪吗?”华若虚终于听出了不对,慌忙问道。

  “若虚师弟有所不知。”圆光大师叹了一口气道,“本来寺里是还应该有两颗大还丹的,只是就在昨天晚上,居然让人给偷走了。而下手的人更是没有留下蛛丝马迹,这实在是本寺的奇耻大辱,只是若虚师弟也不是外人,我们也不怕告诉你了。”圆光大师说着脸上神情很是不自然。

  “被盗了?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那,那小雪怎么办?”华若虚喃喃的说着,眼神痴痴的盯着含雪。

  “若虚师弟,你先不要着急,我看先让圆慧师弟帮含雪姑娘身上的毒解掉,然后再想别的办法。”圆光大师在旁边提议道,华若虚木然的点了点头,呆呆的看着含雪。含雪中的毒并不算很重,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能熬到现在,而且那种毒药本来不是致命的。

  “若虚师弟,你可以告诉师兄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圆光大师叹了一口气道。

  “他们太卑鄙了,为什么要这样对付我?不就是要情剑吗?要的话我可以给他们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小雪?”华若虚似乎没有听见圆光大师的发问,又似乎听见了,喃喃的在那自言自语。

  *** *** ***

  不顾圆光大师的挽留,华若虚很快就离开了少林,怀里的含雪依然在熟睡,苍白的脸色略微有了一些血色,少林寺虽然没有了大还丹,不过普通的调理用的药物还是有的。圆慧大师在医术方面也有很深的早已,现在含雪呼吸已经平稳,算是暂时转危为安了。然而,若虚却知道,如果两个月之内,不能想到其他的办法的话,含雪可能就在两个月后的某一天一睡不醒。

  少林寺里,圆光大师的脸色有些难看。

  “方丈师兄,我们还是无法找到任何线索,师弟以为,可能我们少林出了奸细。”圆慧低声说道。

  “先让弟子去打探一下,若虚师弟在来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圆光想了想道。

  *** *** ***

  江湖中突然传出一个惊天消息。

  华若虚再次挥剑为红颜,潜龙帮自帮主方飞龙以下,共数百帮众,悉数丧命于华若虚剑下。

  华山。

  华玉凤娥眉紧蹙,含霜静静的站在她旁边。

  “小霜,听说去找小雪的弟子已经回来了,有没什么消息?”华玉凤轻轻的问道。

  “小姐,听说,听说……”含霜有些不敢说下去。

  “说吧,不管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华玉凤的语气很温柔,却不容抗拒。

  “小雪和少爷在一起,不过,不过听说小雪伤的很重。因为那几个弟子也只是听到传言,所以我让他们再去打听了。”含霜怯怯的说道。

  一只信鸽轻轻的落在了华玉凤的肩膀上。

  “张烈!”华玉凤樱桃小口里吐出了两个冰冷的字眼。

  *** *** ***

  洛阳。夜市。

  一个白衣少年正抱着一个白衣少女在大道上缓缓而行,少年怀里的少女纤纤玉手到处指指点点的,不时还有几声银铃般悦耳的娇笑。

  “少爷,那个坠子好漂亮,我要嘛!”

  “少爷,那个是什么哦,好香啊,我要吃哦!”

  华若虚强装欢笑,对含雪的要求一一满足,他现在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他只知道,在这最后的两个月里,他要好好的照顾含雪,其它的只好暂时先放下。

  “青姐,你一定会理解我的吧?”华若虚在心里想道。

  

第七章 情剑祸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