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情缘若梦

    “小雪,你累不累?”含雪现在的样子很是好笑,嘴里叼着一跟冰糖葫芦,两只手没有都没有空闲,抓着一把小饰物。华若虚怜爱的看了一眼她的俏脸,柔声问道。

  “呜,”含雪咿咿呀呀的却说不出话来,漂亮的大眼睛却盯着华若虚,看得出她眼里的撒娇的意味,华若虚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腾出了一只手帮她把嘴里的冰糖葫芦给拿在了手上。

  “少爷,好好玩哦,小雪不累,还要玩。”含雪娇娇的说道。

  “小雪,先回去吧,明天我们再来,你要休息一会才行。”华若虚在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不要嘛,我不要回去啦。”含雪撒娇不依,“少爷,我们继续玩嘛。”

  “好吧。”华若虚无奈,只得继续陪着她逛,还一边不时的让她咬一下那可爱的冰糖葫芦。

  “人言华公子风liu多情,今日得见,果然传言不虚。”悦耳清幽的声音在华若虚的身侧响起,华若虚转过身,却发现两男一女正看着他,而似乎每人的表情都有些不同。

  中间是一个素衣少女,长发披肩,淡眉星目,佼好的鹅胆脸上,流动着一股淡淡的笑意,身材窈窕,带给人无限遐想。她正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看着华若虚,而刚才说话的人显然也是她。

  她身边还有两个年轻男子,其中一个正双眼发着仇恨的光芒,却是风过云;另外一个年轻男子身穿青衫,身材挺拔,面目俊秀,神光内蕴,风度翩翩,看着华若虚的眼光却有些热烈。

  “不知姑娘尊姓芳名?姑娘是否有事吩咐?”华若虚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又低下了头看着含雪,语气很平淡,听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

  “小妹叶舞影,这位是来自昆仑的方侠方大哥,这位则是……”说着目光转向了风过云。

  “原来是叶姑娘和方公子,至于这位,就不劳姑娘介绍了。”华若虚打断了叶舞影的话,淡然一笑道。

  “华兄以不足弱冠之龄就登上地榜之位,真让在下佩服不已,只是不知花兄是否愿意指点在下一二呢?”方侠眼里露出了狂热的神情,顿了顿又道,“华兄可以放心,在下绝对不会试图染指情剑,只是单纯的以武会友,还望华兄不吝赐教!”

  华若虚微微一怔,这么直接的人他倒真是没见过,一见面就要比武,看来这人多半是武痴。

  “方兄看的起在下,在下倍感荣幸,不过此时此地,在下却无法答应方兄的要求。”华若虚沉吟了一会道,“我现在只想陪着小雪,还请方兄见谅,他日有暇,在下一定会向方兄请教。”

  “少爷,你不用这样宠小雪的。”含雪幽幽的说道。

  “小雪,你也知道我本来就不喜欢武林争斗的。”华若虚轻轻的一叹道。

  “华若虚,你不觉得你很虚伪吗?口里说不喜欢武林争斗,却可以一口气杀了潜龙帮百余人,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屠夫!”风过云在旁边冷冷的接上了话。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潜龙帮咎由自取,怨不得我。”华若虚淡淡的说道,“他们可以对付我,他们可以想要情剑,只是他们不该伤害到了小雪。”

  “我看是你嗜杀成性吧?事实上现在含雪姑娘平安无事,而潜龙帮却一天之间就遭遇灭帮之祸,我看这只是你为自己找个杀人的理由!”风过云依然冷声说道。

  “我没必要向你多作解释,我华若虚行事,不求造福于人,但求无愧于心,不过,敢问风兄,你行事又是否可以无愧于心呢?当日华山之上,风兄真的是说的实话么?”华若虚脸色微微一冷,“人还是多想想自己是否行得正,不要一味的来诘问别人。在下还有事,叶姑娘,方兄,告辞了!”

  “好一句不求造福于人,但求无愧于心,够洒脱!”方侠发出了赞叹的声音,“世上又真的有几人能做到无愧于心呢?”

  “方大哥说的不错,确实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无愧于心,不过,华若虚杀人如麻还居然可以无愧于心,这样下去,只怕真会成为一个杀人魔王。”叶舞影声音里满是担忧,她对华若虚的印象看来不太好。

  “叶仙子不用太担心,我看华兄应该不是嗜杀之人,也许他只是太多情。”方侠却对华若虚的印象不错。

  “方大哥,你身为昆仑最杰出的弟子,可不能一心想着比武啊。”叶舞影轻轻一叹,纤手拂了拂额头的秀发,“方大哥,风大哥,武林正道的重任可在我们身上,不要为了私事而耽误了大事。”

  “叶仙子请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的!”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而心里想法却又各不相同。

  *** *** ***

  “华兄!”

  “华大哥!”

  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在华若虚的身后响起,华若虚转过头,一个伟岸的身躯旁边还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却是旧识,少林俗家弟子赵长空和他的小姨子,也就是娥眉派的俗家弟子黄莺莺。

  赵长空的脸色好了许多,没有华若虚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那么的憔悴。

  “原来是赵兄和黄姑娘,别来无恙吧?”华若虚微微一笑。

  “华兄客气了,说来在下真是不好意思,华兄大婚在下也没能去祝贺,不过没想到在这里能碰上华兄。”赵长空语气里充满了歉意。

  “赵兄有这份心意,在下已经感激不尽了。”华若虚含笑道,突然脸色微微一变,叮呤声响起,地上掉了许多小饰物,含雪的眼睛又闭上了,小手软软的垂着。

  华若虚搂紧了她的身子,弯腰拣起了掉在地上的饰物,含雪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她现在经常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突然睡去,他已经司空见惯,不过旁边的赵长空和黄莺莺看着却是大吃一惊。

  “华兄,这位姑娘没事吧?”赵长空忍不住问道。

  “没事,她每天都是这样,放心,过几个时辰她就会醒过来的。”华若虚痴痴的看着含雪的娇颜,心里微微一酸,含雪每次睡的时间已经越来越长,他真不知道她在什么时候会一睡不醒。。。。

  “华大哥,她就是含雪姐姐吗?”黄莺莺凑了过来问道,华若虚点了点头。

  “华兄,难道没有办法医好含雪姑娘的这种症状吗?”赵长空迟疑了下问道。

  “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华若虚语气坚定,不过心里却明白,他这只是自己安慰自己。

  “对了,华兄,你和叶仙子认识吗?”赵长空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叶仙子?”华若虚微微一怔。

  “刚刚我看到华兄的时候,你不正和叶仙子在一起吗?”赵长空有些纳闷的样子。

  “赵兄口中的叶仙子莫非就是叶舞影叶姑娘?”华若虚有些疑惑的问道。

  “华兄难道不知道叶舞影姑娘在江湖中被成为七巧仙子吗?”这下是赵长空惊奇了。

  华若虚点了点头,有些尴尬,他是真的不知道。

  从赵长空口中才知道,原来叶舞影居然就是叶不二的女儿,而叶舞影在江湖上的地位居然丝毫不比她父亲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叶不二在江湖上的尊崇的地位主要是来自少林武当青城峨嵋四大门派,或者说其实很多人是给这四大门派的面子,但叶舞影则不同,叶舞影十二岁就开始一个人行走江湖,到现在已经足足六年,而她的七巧仙子的名号完全是她自己闯出来的,虽然她美丽非凡,然而她的才气却盖过了她的艳名。而在一年前,江湖中人又得到一个消息,原来叶舞影居然是早已隐居二十年的南海神尼的弟子,南海神尼的紫木令也在叶舞影的手上,而紫木令却可以直接命令包括当今的七大门派,即华山,少林,武当,峨嵋,青城,昆仑,天山。因此,现在的叶家可以说是风光无限。

  “华兄,叶仙子见多识广,或许她知道有人可以救治含雪姑娘也说不定,华兄你何不去试试呢?”赵长空提议道。

  华若虚却默不作声,本来他对叶舞影的印象,虽然说不上很好但也不算坏,不过现在听说她是叶不二的女儿,他心里就泛起一阵不舒服的感觉。

  “对了,赵兄,你能替我说说现在武林中的大概情况吗?”华若虚想了想问道,他发现自己对江湖太不了解。

  当今武林,白道以七大门派为首,而黑道则是魔宫为最,而在白道武林里,实际上却是叶家和华山地位最高,叶家虽然只是父女俩,不过却能发动七大门派的力量,而华山作为七派之首,加上华玉凤华玉鸾姐妹二人,自然谁也不敢小视。另外,七大门派里,天山极少来到中原地带,而昆仑也很少插足江湖。除此之外,四大世家难分正邪,但他们的实力却比七大门派不相上下。白衣楼虽然只是一个杀手组织,但他们同样可以与任何一个门派抗衡。总的来说,现在的武林很是复杂,各方的势力都难分高下。

  “但是,在下感觉似乎魔宫的实力比这些门派都要高出一筹啊。”华若虚算是明白了一个大概,不过又开始有了一些疑问。

  “单看表面,确实是这样,不过实际上,江湖上还有一个很神秘的门派,就是神宫。虽然没人知道神宫到底在哪里,但是却可以确定这个门派确实存在,而神宫的主要目的似乎就是为了对付魔宫,因此,魔宫的所有行动都不得不考虑神宫。”赵长空一声微叹。

  “神宫,魔宫,听名字倒似乎真是对立的。”华若虚喃喃的低语。

  “是啊是啊,不过我听说现在又多了一个什么仙宫,不知道干什么的。”黄莺莺在旁边插嘴道。

  “对了,赵兄,你们来这里所为何事呢?”华若虚脑子里一下子塞进了这么多东西,一下子也不太明了,干脆就先不想了。

  “燕燕生前,我答应过她,要带她游遍天下,而她最想来的地方就是洛阳。”赵长空脸色一黯,低声说道。

  “姐夫,你不要伤心了。”黄莺莺柔声安慰着赵长空,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是柔情。

  “对不起。”华若虚歉然道,心里微微叹气,赵长空倒是一个重情男子。

  “华兄不要这么说,如果不是华兄替我杀了玉郎君那个混蛋,只怕燕燕在九泉之下还不能瞑目,华兄的恩情,长空一直没有忘记。”赵长空想起了爱妻,语气有些沉重。

  “华大哥,姐夫,你们就不要这么客气来客气去了吧。”黄莺莺在旁边有些不满意了,“两个大男人怎么这么酸嘛。”

  “莺莺说的不错,华兄如果觉得长空还值得结交的话,以后我们就兄弟相称。”赵长空有些尴尬的一笑道。

  “小弟见过赵大哥。行礼不便,还请大哥不要见怪。”华若虚心里微微升起一股暖意,凭感觉,赵长空确实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好,好,华兄弟!”赵长空的手伸了出来,与华若虚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 *** ***

  华若虚微微有几分醉意,这却是因为黄莺莺的提议,说是为了庆祝赵长空和华若虚结交,所以去了一家酒楼喝酒,而华若虚没喝多少就有些不胜酒力了,想到含雪还需要自己照顾,死命也不喝了,赵长空也就没有逼他。

  回到客栈,含雪还没有醒过来,华若虚倒在了床上。朦胧间,他似乎感觉到一只柔软的小手正在轻轻的抚mo着他的脸颊,似乎还有阵阵幽香,好熟悉的感觉,然而他的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姐姐!”华若虚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一种强烈的感觉在心底油然而起,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刚刚华天星在这里出现过。然而看看屋子,四周空空如也,他紧紧的捏住情剑,在心里呼唤着,也没有任何的回音。

  “难道真的是我的错觉么?可是我怎么感觉那么清晰,姐姐刚刚真的是在这里的。”华若虚暗暗想道,却苦于想不出任何答案。

  “恩咛”一声,华若虚转过头,却发现含雪的眼睛正扑闪扑闪的,她刚刚醒了过来。

  “少爷。”含雪娇滴滴的喊了一声,若虚只得放下了心里的疑虑,开始服侍着这个可爱的宝宝。

  夜已深,人未静。

  

第八章 情缘若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