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情亦伤人

    “少爷,你好懒哦,还不起来。”华若虚醒了过来,是被含雪弄醒的,含雪在醒着的时候精力还是很旺盛的,以致华若虚没睡一会儿就被她闹醒了。

  看看外面,天色已亮,华若虚只得从床上爬了起来,不过倒并不觉得困。

  “少爷,快点嘛,我昨天还没玩够呢。”含雪一个劲的催促着华若虚,华若虚有些无奈的感觉,这丫头这些天似乎被宠坏了,开始任性起来了。不过他倒没有一点不高兴的感觉,只要能让含雪开心,他也就满足了,也许这样他心里的负疚可以少一些。

  细微的脚步声穿来,随着响起了轻轻的叩门声,拉开门,华若虚不由得一怔,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男子,却是月天英。

  “这么早打扰华兄实在是过意不去,还请华兄不要见怪。”月天英脸上堆满了笑容。

  “知道过意不去那你还要来打扰,不是故意跟我们过不去嘛?”含雪气鼓鼓的瞪着月天英娇声说道。

  “小雪的话,月兄不要在意,不过,不知月兄找在下有何事呢?”华若虚轻轻的揽住了含雪,皱了皱眉头。

  “在下今天准备宴请几位江湖朋友,听闻华兄也在这里,前来想请华兄也能赏光,一起用几份薄酒,不知华兄和含雪姑娘能否赏脸前往呢?”月天英语气很是客气。

  “我不去,我要出去玩嘛。”含雪一口就否决了,一点也没给月天英面子。

  “小雪不太喜欢这样的宴会,我也只好对月兄说声抱歉了,他日有暇,在下一定登门拜访。”华若虚一脸的歉意。

  “看他一脸贼相就不象好人。”含雪一大早被这个人打扰很不乐意,鼓着腮帮说道。华若虚有些想笑,月天英怎么说看起来还是一脸的斯文,不是含雪说的那样,不过含雪的主观判断似乎又没有错,月天英确实不是什么好人。

  “小雪,我不是没有答应去吗?不要生气了,我陪你出去玩了。”华若虚说着就抱起了她的柔若无骨的娇躯。

  “少爷啊,你干吗对那个家伙那么客气嘛。”含雪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有些不满的说道。

  “他现在对我们客客气气的,我们也不能太小心眼啦。”华若虚淡淡一笑,搂着她踏出了门。

  *** *** ***

  “大哥,你何必那么重视那个华若虚呢?你是堂堂四大世家之一的月家未来家主,居然亲自去邀请他,他居然还不来。”月家月天英的书房里,月天雄正在抱怨着自己的兄长。

  “二弟,你长点脑子好不好?华若虚现在是华山的女婿,日后就肯定是华山的掌门,更何况凭他地榜高手的实力,谁也要让他几分。”月天英的语气有些不耐烦,“更重要的是,我收到消息,他和月天虹夫妇似乎关系不错,我们绝对不能让他站在他们那方,至少也不能让他与我们为敌。”

  “大哥,我正要问你呢,你怎么突然收回了对他们的追杀,现在还要多给白衣楼十万两黄金。”月天雄语气里有些不满的样子。

  “我自然有我的原因,你不要管那么多了。”对这个弟弟的没脑子他真是无可奈何,要不是因为一些原因,他早把他踢一边去了。

  *** *** ***

  “华公子,我们长老想见你。”一条人影突然在华若虚面前出现,是一个中年男子。

  “阁下是什么人?还有阁下口中的长老又是谁呢?”华若虚微微退了两步,暗中戒备。

  “华公子跟在下来就知道了,长老说了,如果华公子希望含雪姑娘能够早日康复的话,就请华公子一定要赏脸前去长老府上,长老正摆好宴席恭迎华公子的大驾。”中年男子语气软中带硬。

  “请阁下带路。”华若虚稍稍犹豫了一下道。

  “少爷,不要去了。这个人好像不是好人,他那什么长老也不说是谁,神神秘秘的见不得人一样。”含雪在他耳边低低的说道。

  “小雪,你怕不怕?”华若虚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

  “和少爷一起,去哪里我都不怕,只是,只是小雪担心少爷。”含雪娇娇的说道。

  “他说可以治好你,不管是真是假,我都要去试试。”华若虚声音很是坚决,看着含雪的眼神布满了柔情,“小雪,本来我不该让你和我一起涉险的,可是让你一个人在客栈里我会更加不放心。”

  “少爷,不管你去哪,只要你带着小雪就可以了,小雪不会和少爷分开的,少爷你千万不要丢下小雪一个人。”含雪痴痴的说道。

  “小雪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华若虚紧了紧她的身子,眼看那人已经走了很远,微微一提气,一去十丈,急速的跟了上去。

  “华公子好功夫!”中年男子发出了一声赞叹。

  “过奖了,只是贵长老在什么地方呢?”华若虚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到了,华公子请进。”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停在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巨大的院子前。

  “原来是南宫长老,真是失敬了。”华若虚踏进了院子,进了内堂,就发现一个身材高大的灰炮男子站在大堂中央,而大堂里也果真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而那个中年男子却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当日在华山他的婚礼上出现过的,魔宫的大长老,也是地榜的第一高手,南宫轩辕。

  “华公子来了,快请快请!”南宫轩辕的热情让华若虚始料不及。

  “南宫长老不用这么客气,我华若虚明人不说暗话,只是想问一句,南宫长老是否真的可以救小雪?”华若虚并没有坐下来,沉声缓缓问道。

  “既然华公子这么急,那老夫也就直说了。”对华若虚的直接,南宫轩辕似乎有些意外,“我确实可以救得了含雪姑娘,不过却要看华公子你是否合作了。”

  华若虚双目射出几道神芒,定定的盯着南宫轩辕,南宫轩辕卓然而立,黑道第一高手的风范确实非同凡响,他看似非常随意的站着,但华若虚却丝毫也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气机。

  “还请南宫长老明言。”华若虚脸色一松,淡淡的说道。

  “华公子乃当今武林一朵奇葩,不足弱冠之龄就登上地榜之位,可谓前途无量,放眼武林,在年轻一辈中,我南宫轩辕仅仅看得起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华公子,而另一个我想华公子也应该明白是谁吧?”说到这里,南宫轩辕眼神里似乎有一丝温柔,却不知道是不是华若虚的错觉。

  “能入南宫长老的法眼,是在下的荣幸,不过在下愚鲁,无法猜测出南宫长老的心思,自然也不会知道南宫长老所指的是哪位高人了。”华若虚淡然一笑,然而他的脑海里却清晰的浮现出苏黛儿的如花娇颜,微微顿了顿,他又道,“还请南宫长老说出你的条件吧!”

  “既然华公子这么急,那我也就直说了。”南宫轩辕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很无奈,“其实这个条件很简单,只要华公子加入我们魔宫就行。”

  “南宫长老似乎有些强人所难了,在下乃华山弟子,怎么可以加入魔宫呢?”华若虚显得无可奈何,语气也有些苦涩。

  “华公子莫非是认为自己乃名门弟子,不屑与我等与伍么?”南宫轩辕对华若虚的回答丝毫也没有意外的感觉,微微笑着问道。

  “南宫长老误会了,不过自古正邪不两立,师恩深重,在下不能做出背叛师门的事情。”华若虚苦笑着道。

  “这么说华公子是不想救治含雪姑娘了?”南宫轩辕还是那副微笑的模样,语气中虽然带着威胁,从表情上却丝毫也看不出来。

  “少爷,我不要治了,我们走啦。”怀里的含雪抬起了头,娇声说道。

  “小雪,对不起,我还是救不了你。”华若虚语气里充满了对她的愧疚。

  “少爷,如果你为了我加入魔宫,小雪也不会答应的。”含雪低低的说道。

  “华公子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不过华公子可要好好想想,只要华公子愿意加入我们魔宫,不但可以救活含雪姑娘,还可以娶我家宫主,相信不久之后,华公子就可以成为魔宫之主。”南宫轩辕缓缓的语调却给华若虚的心里带来了翻滚的波涛。

  华若虚的心里在剧烈的挣扎,含雪,黛儿,魔宫之主,这一切对任何人都有着无比的诱惑,只要他加入魔宫,他就可以一步登天。虽然对他来说,身份和地位并不那么重要,然而,含雪和苏黛儿在他心目里都有着重要的位置,但是他能这样做吗?他一旦加入魔宫,那他将不在是华山弟子,他就对不起他的师傅,也对不起他的师姐,还对不起觉远禅师。然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谁可以救得了含雪呢?

  “少爷,你千万不要答应啊,小雪宁愿死也不要少爷做这样的事情的。”见华若虚还在犹豫不决的样子,含雪有些焦急的说道。

  看着她那有些苍白的俏脸,华若虚内心一阵怜惜,突然间他做出了决定。

  华若虚抬起了头,脸上的神情有几分悲壮,还有几分坚定,炯炯有神的双眸看着南宫轩辕,身上散发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含雪的脸上出现了几分迷醉,仰着头痴痴的看着他。

  “南宫长老,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只要你可以将小雪救活,我就加入魔宫。”华若虚缓缓的说道,语气里有几分沉重的感觉。

  “啊”,含雪发出了一声娇呼,急急的说道,“少爷,不要啊,大小姐知道了不会原谅你的!”

  “好,好,好!”南宫轩辕一连说出了三个好字,“华公子果然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没问题,我们可以先给华公子大还丹,我们相信华公子不会悔约。”

  “我不要,少爷,我不要吃他们的药!”含雪在华若虚的怀里挣扎着,气鼓鼓的叫着。

  “小雪,你放心,师姐知道了也不会怪我的。”华若虚柔声安慰着含雪。

  “华公子,这个盒子里就是你想要的东西了。”南宫轩辕手上捧着一个红色的锦盒,缓缓的向华若虚走近了几步,站在他的身前。

  华若虚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的伸了过去,当他接过这个盒子的时候,也就是他成为武林人士唾弃的背信弃义的小人的时候,盒子很小,也应该很轻,然而里面却担负着很重很重的东西。

  华若虚的精神微微有些恍惚,他的手终于触上了锦盒,却没发现南宫轩辕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神色。

  突然间,华若虚感觉从手上传过来一道真气,其势之强,直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瞬间冲向他周身经脉。

  “啊”,华若虚发出了一声痛苦的狂喊,猛地手一震,甩掉了南宫轩辕的手,奋力倒飞了两丈来远,张口喷出了一道雪雨。

  “南宫轩辕,你好卑鄙!”华若虚感觉体内直如火焚,全身经脉剧痛,几乎无法提起一点内力,他平坐在地上,喷火般的双眼盯着南宫轩辕,恨恨的说道。

  “华公子,你还真是容易上当啊,唉,其实我也不想杀你的,我也是不得已啊。”南宫轩辕脸上没有丝毫的惭愧的感觉,“你说我卑鄙是吗?也许是吧,不过这个武林本来是尔虞我诈,只能说华公子你江湖经验太差罢了,只是可惜了,华公子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啊。”南宫轩辕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是很惋惜,似乎真有些舍不得。

  “南宫轩辕,你只是想让我死是吧?你不要难为小雪。”华若虚喘息着说道,怀里的含雪是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突然的变故似乎使得她呆了。

  “唉,说华公子你江湖经验太差就是太差,虽说我不觉得偷袭有什么丢人,不过怎么说我也是地榜第一高手,我怎么可能让这件事情泄露出去呢?”南宫轩辕摇了摇头,叹息着道,看着华若虚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怜悯。

  “你……”华若虚一阵气急,气血上涌,发出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又喷出了几口鲜血,南宫轩辕的倾力一击威力是非同小可,他现在还能说话已经不错了。

  “小雪,是我对不起你,我真的没用,还是救不了你。”华若虚没有再看南宫轩辕,微微低下了头,看着怀里的含雪,含雪粉脸上布满了泪水,使劲的摇了摇头。

  “华公子,记着来生可不要这么多情。”南宫轩辕一声叹息,语音刚落,华若虚已经感觉一道劲气奔袭而来。

  

第九章 情亦伤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