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情途多亟

    仙宫给每位剑士开出一百两白银的月薪,比一般大户人家的护远高出十倍不止,而很多人习武本是为了养家,因此想加入仙宫的人数不胜数,竞争也是异常激烈。

  到第七天,终于确定了所有的剑士人选。

  诸葛云来自一个落魄的武林世家,今年刚刚二十,模样虽算不上是玉树临风,风liu倜傥,倒也算俊秀。曾几何时,说起他的爷爷诸葛锋也是赫赫有名,只可惜他的父亲不争气,诸葛世家迅速的没落,他虽然想重振诸葛世家雄风,无奈有心无力,如今的诸葛云只能依靠来做人家的打手混饭吃。

  进了仙宫他才发现仙宫的组织看来异常严密,他来这里已经七天,却连堂主也没有见过,更不用说见到宫主了。在这里他不叫诸葛云,而是叫紫衣十三,因为他属于紫衣剑士,编号十三,而紫衣剑士均属于朱雀堂。他们所有的剑士都是两人一组,和他一起的是紫衣十八,他真名则叫柳风,他知道的就这么多,因为宫中的规定,相互之间不可以打听对方的事情。七天之间,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只是每天准时有人送饭,感觉跟坐牢没有很大的区别,七天里,他除了见到柳风和那送饭的人之外,没有见过任何人。

  “半个时辰后,议事厅里集合,堂主要话和你们说!”第八天,终于来了一个美貌紫衣少女,迅速的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就离去,没有任何的停留。

  四堂之间似乎彼此是独立的,每个堂的议事厅都是单独的,半个时辰后,三十六个紫衣剑士都聚集在一起,诸葛云终于又一次看到了朱雀堂主,今天她也是穿的一身紫衣,面貌很美丽也很陌生,窈窕修长的身材却给他那么熟悉的感觉,曾经多少次他们缠mian榻上,他相信他不会认错。

  “这是你的,拿好!”一个紫衣少女递给他一个薄薄的册子,今天堂主召集他们只是给了每人一本册子,据说上面是一套武功招数,诸葛云强压内心的激动,终于忍住没有再看她。

  “十三,你还不回去在这里看什么?”一名紫衣少女对他呵叱道,其它的人都陆陆续续的走了,只有他还在最后磨蹭着。

  “是,属下告退!”诸葛云心里霍然一惊,暗暗提醒自己不要失态。

  看着诸葛云的背影,朱雀堂主突然心里一跳。

  “小兰,晚上带他来我这里,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她低低的说道。

  *** *** ***

  看着手上的册子,打开赫然发现里面是华山剑法,他不由得心里一阵苦笑,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意么?他终究还是要学这个,不过仔细看看,这本剑谱应该不全,虽然他没有学过华山剑法,但是他还是知道一些的,至少单看招数就不止这么多。

  “十三,你现在出来,不要惊动你房里的十八。”他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低低而清脆的声音。他怔了怔,看了看不远处的柳风,他正全神贯注的看着册子,双手还无意中比划着什么。

  “跟我来,不要做声!”他发现是白天呵叱他的那个紫衣少女。

  默默的跟在她的后面,突然间他发现这个少女的武功其实很高,步子落地没有丝毫的声响,一路无言,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堂主,他来了!”紫衣少女带他来到了一间朱漆厢房前,轻轻的敲了敲门说道。

  “让他进来,小兰,你守住外面,不要让任何人进来。”里面传来了朱雀堂主的声音。

  “进去吧!”小兰看了诸葛云一眼,低声说道,其实她的心里也很奇怪,堂主怎么会对这个人有兴趣呢?

  “属下紫衣十三,参见堂主。”他微微弯了弯腰。

  “你叫诸葛云?”朱雀堂主的语气很平淡,就象是普通的询问。

  “是。”他点了点头。

  朱雀堂主紧紧的盯着他的脸,看了足足有半刻钟,脸上的表情阴情不定。

  “你易容混进这里是什么目的?”她突然发问了,诸葛云心里一惊,猛地抬起了头。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又问道,语气里有些咄咄逼人的样子。

  诸葛云心思电转,她是真的发现自己的破绽还是只是试探呢?她又是否真的是自己要找的人呢?如果万一不是的话,自己不是前功尽弃了吗?虽然是他相信他想出去不是问题,但是答应人家的事情恐怕就办不到了。

  “诸葛云已经死了,你不可能是他,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再不说的话,我就不客气了!”她淡淡的说道。

  “我到底是谁难道你不知道吗?”诸葛云突然笑了,“如果你不知道我是谁的话,恐怕你已经把我抓起来了,我又怎么可能还能这么逍遥自在呢?”

  “你回去吧。马上离开这里!”她的语气微微有些颤抖。

  “你和我一起走的话,我马上就离开。”诸葛云淡淡一笑,他知道她已经认出他来了,他也可以确定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了。

  一个女人对他最亲密的男人之间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应的,她们要发现自己的爱人往往只需要一种感觉,而不是用眼睛去看。

  “我看你认错人了。”她语气突然变冷,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

  “我真的认错人了吗?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可以认出你来!”他往前走了两步,逼近了她的身子,她似乎有些畏惧,往后退了一步,还想再退的时候发现已经退不了了,因为他的双手已经揽住了她的柳腰。

  他用力一带,她的整个身子都投在了他的怀里。

  “你干什么?放开我!”她有些羞恼,低声叱道。

  “青姐,我好想你!”他喃喃的说道,头微微一低,吻上了她的樱唇。

  稍稍挣扎了一下她就开始任由他施为了,多天来的相思也使她有些失控起来,直到他开始有进一步的动作的时候她才清醒了过来。

  “不要。”她慌忙捉住了他停留在她胸衣里的手,用力推开了他,“华郎,不要,这里不可以的。”她低低的说道,脸色一片潮红,微微喘息着,呼吸有些急促。

  *** ***

  华若虚睁开了眼睛,看上顶上的房梁,不禁一阵发呆。这里是哪?他不应该在这里的。青姐呢?她又去了哪里,明明她在他身边的啊。

  门口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一个美妙的身影转了进来,素衣素裳。

  “青姐!”他从床上跳了起来,瞬间又颓然坐了下来,进来的并不是他那魂牵肚挂的佳人。

  “华公子,你果然在这里!”叶舞影有些惊讶的样子,“难道你这么快就已经查清楚了吗?”

  华若虚久久没有说话,他开始在回忆着不久前的点点滴滴,他记得他见到了青姐,两人紧紧相拥,互诉衷肠,后来他问到她离别后的情况,她却岔开了话题,他要求她和他一起走,她却笑而不答。当晚他留在了她的房间,醒来后却发现在这里。

  “叶姑娘,请问今天是什么日子?现在又是什么时辰?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华若虚突然问道,叶舞影一怔,不过还是马上就告诉了他,华若虚又是一阵沉默。

  昨天他还在仙宫,还和青姐在一起的,而今天早上他就已经在洛阳城的一家客栈。

  “华公子,恕舞影多嘴,请问公子在仙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叶舞影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刚刚突然收到一封信,说公子在这里,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想到一来发现却是事实。”

  “叶姑娘,很抱歉,我答应你的事情没有做到。”华若虚神情落寞,有些萧索的意味,“麻烦你替我将脸上的易容洗去好吗?”

  “不知公子能否告诉舞影这些天你在仙宫的所见所闻呢?”华若虚又恢复了本来的面目,叶舞影想了想问道。

  华若虚微微沉吟了一下,终究还是告诉了她这些天的经过,不过和江清月之间的事情却只字不提。

  “那华公子你是否已经找到了你要找的人呢?”叶舞影娥眉微蹙,问道。

  “找到了,却跟没找到一样。”华若虚起身看着窗外,语气里有些感伤,“我找到了她,却无法让她和我离开,而且她根本就不希望我留在那里,不想我陪着她。我不知道她有多少事情瞒着我,我现在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她现在是安全的。”

  “也许江姑娘她也有她的苦衷吧。”叶舞影终于忍不住出声安慰道。

  “原来叶姑娘早就知道我要找的人是谁了。”华若虚自嘲般笑了笑,“也是,叶姑娘冰雪聪明,又有什么不知道呢?”

  “华公子过奖了,只是江湖上无人不知华公子你和江姑娘的关系,华公子新婚燕尔之初却离开新娘子独自行走江湖,除了因为找江姑娘之外,舞影实在想不出其它的理由。”叶舞影赧然一笑道。

  “叶姑娘不是一直认为在下只是一个杀人狂魔么?”华若虚微微笑道,“杀人狂魔可不是能以正常的思维来考虑的。”

  “如果华公子能够减少一些杀戮,那当然最好不过。”叶舞影脸色上微微有一丝肃穆,“舞影只是希望这个江湖能少一些血腥,多一分祥和。”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江湖的地方就必然少不了血腥,叶姑娘的宏愿在下很佩服,只是恕在下直言,这恐怕永远都只是一个愿望。”华若虚微微叹了口气道。

  “有了愿望,我的生活就会变得有意义,也许我这一生都无法达到我的目标,但我会穷我一生为之努力。舞影虽是女流之辈,却也不想一生只是相夫教子,而且爹从小也是这么教我的。”叶舞影嘴角露出了几分甜蜜的笑容。

  “令尊不愧于白道的榜样啊。”华若虚的话语里隐隐有些讥讽的意味,在他的眼里,叶不二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伪君子。

  “我爹是我最崇拜的人。”叶舞影却一点也没发现他的讽刺的味道,说话的语气也感觉和平时有很大的不同,充满了自豪的感觉。华若虚微微一怔,看来在叶舞影的心目中,叶不二的形象是很完美的。

  “华公子,你有没想过要做一个人人敬仰的大侠呢?”叶舞影突然问道,华若虚又是一呆。

  “人人敬仰?不是人人唾骂我就该知足了。”华若虚自嘲道。

  “难道华公子就没想过以后的路吗?”叶舞影似乎有些不解的样子。

  “将来的事情,留待将来再说吧!”华若虚微微摇了摇头,低声叹道。以后?他真的没有想过。曾经他都没有想过他会离开华山,现在他也只是想能够早点和青姐她们团聚。也许,我是该好好想想了。他在心里暗暗说道。

  “那华公子现在打算去哪里呢?”叶舞影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

  “有些事情我想去弄清楚。”华若虚想了想说道,不知不觉之间,他对叶舞影少了几分戒心。

  走廊上传来脚步声。

  “请问华若虚华公子是在这里吗?”一个店小二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在下正是华若虚,请问小二哥有什么事?”华若虚迎到了门口。

  “这里有一封信,是一位姑娘让小的交给您的,请您收下。”

  “华郎亲启。”信封四个娟秀的大字,华若虚心里一阵激动。

  “知夫君为妾奔波多日,妾心深感不安,妾身虽想与郎长伴,奈何却无法分身。江湖凶险诡谲,恳请夫君当心,妾身一切安好,只待时机成熟之日,妾身就会回到夫君身边,因妾身不能泄露身份,故暂时无法与夫君相见,还望夫君能够谅解!妾月。”寥寥数字,却寄予了浓厚的柔情。

  华若虚呆呆的站着,良久无言,青姐啊青姐,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就不可以明白的告诉我呢?他本来还想去探一探仙宫,他要向她问问清楚,然而江清月就象是有先见之明,这封信里已经告诉了他,她现在不能与他见面。他虽然想见她,但是如果万一因为他而导致她身陷险境的话,那他更不能原谅自己。

  如果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青姐的话,青姐就不会这么多顾忌了吧?他心里想道。

  “你想看的话,就看吧,没什么不能给别人看的。”看到叶舞影在旁边欲言又止的样子,华若虚露出了一丝苦笑,将信递了过去,叶舞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倒是很迅速的就将信接了过去。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叶舞影有些迟疑的问了问。

  “还能怎么办?既然我可能会带给她危险,我还是不要去见她了。”华若虚苦笑着道,“叶姑娘,在下也该告辞了,找你的人也来了。”

  华若虚缓缓的离去,对刚刚来到的方侠和风过云二人似乎连看一眼也懒的看。

  “华公子!”叶舞影突然在后面喊了一声,他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头。

  “其实,我想她也许是怕连累你,而不是怕你连累她。”叶舞影在他后面大声的说道。

  “多谢叶姑娘提醒!”华若虚转过身,笑了,笑的很灿烂,看着她的眼神也很真诚。看到华若虚再次转身离去,叶舞影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

  

第十二章 情途多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