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梦里飞花

    “琳姐,叶姑娘真的这么容易就相信了?”西门琳房里,华若虚有些惊讶的样子。

  “叶舞影比较单纯,心计不深,自然会很容易就相信了。”西门琳微微一笑,她只是告诉了一些叶舞影一些她和南海神尼一起生活的一些琐事以及露出了几手武功,叶舞影就深信不疑。

  “琳姐,谢谢你帮我。”华若虚感激的看着她。

  “你都叫我姐姐了,我们也就是一家人,自家人还用言谢吗?”西门琳似乎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

  “若虚,你说我是现在好看呢还是把头发变成黑色的漂亮些?”西门琳似乎不想说这些问题,接着马上就转换了话题。

  “琳姐,其实,其实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子很美的。”华若虚犹豫了一会,低声说道。其实他主要是觉得西门琳的头发肯定无法变回黑色,所以才这样说。

  “真的吗?那我就这样了。”西门琳想了想低声道,“本来小雪说替我把头发弄成原来的样子的,不过既然你觉得这样好看些,那就这样了。”

  “琳姐,你真的相信小雪能帮你把头发变成黑色啊?”华若虚不由得呆了一呆。

  “对啊,小雪很可爱,不会骗我的。”西门琳很自然的说道。华若虚心里苦笑,小雪是很可爱没错,可是可爱的女孩子好像更喜欢骗人吧。

  *** *** ***

  含雪的房里,黄莺莺紧张的看着赵长空盘膝坐在地上,而含雪则站在他的身边,她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变得肃穆起来。

  她的手上托着那个精致的盒子,盒子已经打开,含雪的小手已经轻轻的捏住了一根银针。

  蓦然素手轻扬,银针已经大半没入了赵长空的体内,接下来,黄莺莺只觉得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含雪的手不停的挥舞,银针不停的从盒子里出来,没入赵长空的体内,然后又回到含雪的手上,周而复始,她已经不知道含雪用银针在赵长空的身上扎了多少次了。

  含雪的粉脸上渐渐的有了晶莹的汗珠,而赵长空却似乎没有任何动静,时间缓缓的流逝,半个时辰已经过去,含雪终于停了下来,身子微微一软,一个趔趄,往地下栽去。

  “含雪姐姐,你没事吧?”黄莺莺身子一闪,扶住了含雪,关切的问道,不过其实黄莺莺更关心的是赵长空,不过如果含雪都出事了,赵长空可能就更严重了。

  “我还好,只是有点点累啦。”含雪声音有些虚弱,在黄莺莺的搀扶下坐到了床沿,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乳白色的小瓶子,倒出了一颗药丸,吞了下去,片刻后,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又变得红润了起来。

  “赵大哥,你就和平时运功一样,把真气运转一周就可以了。”含雪轻轻的对赵长空说道。

  “含雪姐姐,成功了吗?”黄莺莺语气里有点激动,还有些惊喜的意味。

  “等会问赵大哥就知道了,应该没有问题的,我只是以前没有试过,所以才不敢肯定啦。”含雪精神还是不太好。

  “多谢含雪姑娘!”赵长空脸上一阵狂喜,不过马上就冷静了下来,转而屈身拜向了含雪。

  “赵大哥,应该我谢你才对啊,要不是你让我来做试验,我还真不知道有没有用呢。”含雪娇柔的一笑,想了想又道,“赵大哥,莺莺,你们不要把这个告诉少爷好吗?我不想现在就让他知道。”

  两人皆点了点头。

  *** *** ***

  翌日上午,花非梦出现在华府门口,这里,也就是天星盟的总坛。

  花非梦薄施粉黛,看来稍稍打扮了一下。她在门口犹豫了半天,却还是没有进去。她心里异常的矛盾,她知道自己是必须要进去的,她也想见到华若虚,然而,她却有了一种胆怯的感觉,她不知道见到她之后,她在他身边该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赵长空其实早就看见了花非梦了,不过他却不认识她,见她在那犹豫了半天,终于忍不住过去问了。

  “请问这位姑娘,你是来找人吗?”赵长空和气的问道。

  “我,我来找若虚的。”花非梦犹豫了一下说道。

  “姑娘请稍等片刻,我为你通传一下。”赵长空心里不由得苦笑了一声,看这个漂亮少女的样子,似乎又是和华若虚关系不浅。

  花非梦机械般的点了点头。

  “梦儿,怎么是你?”华若虚看到花非梦大为惊讶,不过更多的是惊喜。

  花非梦看到华若虚,突然之间涌起了满腹委屈,美目中泪光盈盈,一招乳燕归巢,投进了华若虚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

  华若虚有些尴尬,毕竟还有外人在,不过他当然也不会推开她。

  “梦儿,先进去吧。”华若虚柔声说道,花非梦轻轻的嗯了一声,却依然没有动。

  华若虚有些无奈,只得拦腰搂起了她的身子,走了进去。

  躺在华若虚温暖的怀抱里,靠着他坚实的胸膛,花非梦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宁和放心的感觉。

  华若虚本来一直是和华玉鸾住在一起,不过自从天星盟成立后,就另外为他准备了一间卧室,现在也正好派上了用场,他可不敢把花非梦抱近华玉鸾的房里。

  “梦儿,到了。”华若虚低低的说道。

  花非梦仰起俏脸,却不愿意下来。

  “梦儿,是宫雅倩让你来的吗?”华若虚沉吟了一会,突然问道。

  “若虚,我,我……”花非梦脸色突然有些苍白,讷讷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梦儿,其实谁让你来的没关系,重要的是你来了。”华若虚紧了紧她的身子,柔声说道,“以后,你就不要再走了,宫雅倩想知道什么,你也尽管告诉她就是,不用担心。”

  “若虚,我,我真的不想这样的,可是,可是……”花非梦突然又把头埋在了华若虚的胸前,身子微微颤动,渐渐的抽噎起来。

  “梦儿,不要哭了,你哭我也会心疼的。”华若虚低下头,轻轻的吻了吻她的发根,在她耳边柔声说道,“我不会怪你的,我知道你也有你的苦衷,你安心的在这里不要走,你也只管把你平时看到的如实告诉宫雅倩,你放心,我并不怕她知道这些事情的。”

  “若虚,你说真的吗?”花非梦仰着头,眼泪汪汪的,“你真的不怪我吗?”

  “梦儿你能垂青于我,已经是上天对我的眷顾,我又怎么会不知足呢?”华若虚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道,“不过梦儿你放心,总有一天,你可以不用再听从宫雅倩的命令,我不会让别人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的。”

  “师弟!”门口传来华玉鸾温柔的声音,花非梦一惊,连忙从华若虚怀里跳了下来,不过发现是华玉鸾之后,却又抱住了华若虚的胳膊,似乎在向华玉鸾示威。

  “师姐。”华若虚有些心虚的叫了一声。

  “非梦,你的房间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吧。”华玉鸾说话的语气很平静,看不到嫉妒当然更看不到高兴。

  “师姐,这……”华若虚大为惊讶。

  “师弟,你先忙你的吧,我们自家姐妹先聊聊。”华玉鸾拉了花非梦就走,花非梦虽然很奇怪,不过却也真跟着华玉鸾一起出去了。

  看着两人似乎很亲密的把手挽在一起,华若虚除了苦笑还是只能苦笑。女人的心思真的是很难懂,他和华玉鸾一起这么多年了,却依然不知道她现在想干什么。

  *** *** ***

  “非梦,这是你的房间,你还满意吧?”华玉鸾带着花非梦来到了一间厢房,淡淡的说道。

  “还不错,挺雅致的。”花非梦嘻嘻一笑,“反正我要是不喜欢,可以去他房里嘛。”说着脸却不由得微微一红,虽然她和华若虚同处一室也不是一天了,不过她毕竟还是黄花闺女,说起来还是有些害羞的。

  “刚才师弟和你说的话,我也听到了。看来你确实是受了宫雅倩的命令才来这里的了。”华玉鸾语气稍稍变冷,美目中一道寒芒一闪而逝。

  “若虚他都不怪我的了。”花非梦脸色有些不自然,不过嘴里却还口硬。

  “他对喜欢的人总是心软,所以才会这样对你。”华玉鸾冷哼了一声,“不过师弟心软不等于我华玉鸾也心软,我先给你提一个醒,既然你来了这里,你就已经是华家的人,而不是宫雅倩的人,你做任何事情,都要为华家考虑!”

  “我,我还不是……”花非梦本来想说她还不是华若虚的人,因为她和华若虚之间还没有任何的名分,不过想想又没说出来。

  “当失去过一次之后,你才会发现失去的东西是多么的珍贵。师弟出事后,我就暗暗的告诉自己,只要他能够平安的回到我的身边,不管他有多少的女人,我都可以忍受,我可以当作没看见。只要他活着,只要他还在我身边,对我来说,就已经够了。”华玉鸾幽幽的说道,语气很缓慢,充满了异样的深情,“我现在不求他只有我一个女人,我只希望,他能够过得开心,能够平安的和我直到白头,我不想再忍受一次失去他的痛苦。”

  “你真的很爱他。”花非梦眼神变得有些迷茫,似乎有些湿润,华玉鸾对华若虚的深情,也许是她永远也做不到的。

  “对我来说,师弟就是我的全部,没有了他,我也就一无所有。”华玉鸾双眼射出两道冷电,紧紧的盯着花非梦,“所以,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你可以对不起我,但是,你绝对不能对不起他!否则,别怪我华玉鸾出手无情!”

  “我身子不太方便,既然你来了,就多陪陪他吧。”最后华玉鸾却丢下了这么一句话,转身走出了门。

  “什么嘛,我才不做你的替身呢。”花非梦心里嘀咕了一声,粉脸却感觉一阵发烧,因为她突然明白了华玉鸾话里的意思。

  *** *** ***

  华若虚在房里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他心里有些担心华玉鸾和花非梦两人。华玉鸾性子刚烈,花非梦也很任性,这两个人万一有个冲突的话,就有些不好办了。

  想了一会,他再也忍不住了,拉开门就准备去找她们,哪知道门一开,一个软绵绵的身子就栽进了他的怀里,花非梦身上那熟悉的幽香也钻进了他的鼻子里。

  “梦儿,师姐她,她没和你说什么吧?”华若虚急忙问道。

  “没有啊,玉鸾挺好的啊,她帮我布置了一个房间,很漂亮的哦。”花非梦嘻嘻笑道,心里却想起了刚才的事情,自从华玉鸾说出了她心底的想法之后,花非梦就发现自己已经没办法对华玉鸾产生敌意了。

  “那就好。”华若虚松了一口气,其实这些天他也慢慢的发现华玉鸾有了一些变化了。

  “若虚,我也要加入天星盟。”花非梦开始撒娇起来。

  “好啊,你想做什么?”华若虚随口应道。

  “我嘛,当然是做盟主夫人了。”花非梦娇笑着道。

  “啊,这,梦儿,你真的要做这个,这个盟主夫人吗?”华若虚有些意外。

  “怎么了嘛?你不愿意啊?”花非梦很不高兴的样子,使劲的掐了华若虚一下。

  “我当然愿意了,不过,不过梦儿啊,这个师姐她是盟主夫人了,如果你也要做的话,就只能比她小一点点了。”华若虚小心翼翼的说道,说着就感觉身上又是一疼,花非梦极为不满的又掐了他一下。

  “我不管啦,反正我就是盟主夫人,我才不做小的呢。”花非梦撒娇不依。

  “盟主,外面有人求见!”两人正在卿卿我我的,赵长空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好戏,花非梦气哼哼的瞪了赵长空一眼。

  *** ***

  “葛云翔?他来干什么?”华若虚远远的看到葛云翔夫妇在门外,心里暗暗纳闷,又看了看身边的花非梦,发现她的脸上有些不自然,心里不由得一沉。

  

第十四章 梦里飞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