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铁马连环

    “铁马连环阵是什么?”华若虚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他已经隐隐约约看清楚那些移动着的火焰实际上是身上绑了火把的骏马,只是看起来这些马似乎跟普通的马又有些不同,哪里不同他却还没发现。

  “所谓铁马,就是在马的周身穿上精钢锻造的盔甲,这些马,普通的刀剑根本无法伤得了它们,基本上可以说得上是刀枪不入,铁马连环阵,则是把这些马用同样是精钢打造的锁链连在一起的一个阵势,这个阵势其实说起来很简单,但要应用却很麻烦,因为穿上盔甲的马在奔行起来速度会慢了很多,而且不能上山下坡,只能在平地上,另外要打造这么多精钢盔甲,也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铁马连环阵大多数是用在战场上,而现在居然会被用来对付江湖中人,这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的。”圣女的声音很悦耳,但明显的带着焦急。

  “如果能够利用轻功,飞越过马群,不就没事了吗?”华若虚微微沉吟了一下,这个时候他也没想到说起来他和圣女本是敌人,却开始和她商量起对策起来。

  “如果只是用在战场的铁马连环阵,或许可以用轻功,但是你看这个,铁马之多,根本不是用轻功可以穿越的,很显然,这是一个经过了改良的特意用来对付武林高手的阵势。”圣女摇了摇头,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马群,语气越来越焦急,“马身上绑着的火把就要燃烧到底部了,马身上还绑着那么多干草,只要把那些干草一引燃,马因为被火烤就很可能发狂,到时候,我们恐怕都得被发狂的马活活踩死在蹄下!”

  话音刚落,突然间火光大盛,马群已经离他们不足百丈了,而正如她所言,马身上的火已经熊熊的燃烧了起来,空气中穿送过来一股热浪,更加让人觉得焦虑。

  华若虚的脸色也开始变了,数不清的骏马突然加速从四面撞来,马啸声此起彼伏,而此时,短促而痛苦的惨叫声也开始传来,华若虚心里明白,那是原来躲藏在草丛中的人已经被那铁蹄践踏而亡。

  “青姐,看着悠悠,还有不要离开我身边!”华若虚把雪悠悠交到了江清月的手上,同时把头转向了后面,正要说什么,苏黛儿却象是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带着魔宫众人也来到了他的身后。

  “华公子,很显然有人想把我们所有的人一网打尽,我想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同心合力对付这群铁马,不知道华公子意下如何?”叶不二沉声说道。

  “叶大先生所言极是,华某也正有此意,不过还请叶大先生暂时听从华某的指挥。”华若虚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应承了下来,因为在这个时候,如果叶不二他们趁机捣乱的话,他根本就无暇顾及。

  “路长老,黛儿,你们防备叶不二和南宫飞云他们,不要让他们趁火打劫。”华若虚传音给两人,路云长点了点头,苏黛儿则甜甜一笑,来到了华若虚身边。

  “时间已经来不及,我就不多说了,你们用掌力将马震死,而我则负责将马之间的锁链砍断,我们一起杀出一条路,彼此之间的恩怨还请暂时都放下,否则我们谁也无法活着离开!”华若虚迅速说道,语声刚落,最内一圈的铁马已经冲了过来。

  情剑之天星!姐姐啊,你一定要保佑我顺利度过这次难关!华若虚心里默念道,蓦然一声长啸,摇身而起,真气催动情剑,逼出尺余剑芒,劈向了铁马之间的各个间隙。情剑的锋利配上情剑的剑势,果然是无坚不摧,纵然是那精钢打造的锁链,依然轻易的被华若虚砍断。

  而脱离铁马阵的铁马就像脱僵的野马,没头没脑一般横冲直撞。

  “该死的畜生!”南宫轩辕一声低喝,一声闷响,一匹铁马应声倒在他的身前,诸人皆是武林高手,纷纷效仿也皆凑效,一时之间,众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虽然外面看起来还有无穷无尽的铁马,但是毕竟看到了一丝曙光,至少让他们知道铁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可战胜。

  华若虚尽情的挥洒着情剑,天星剑法和情剑七式在他的手中一遍遍的反复运用,剑招也越来越纯熟,只是那一眼望去几乎望不到尽头的铁马阵,却让他有几分心灰。

  “南宫飞云,你好卑鄙!”他眼角的余光扫了扫阵中的众人,不由得怒吼了一声,南宫飞云居然在这个时候偷袭神宫圣女,而她现在正在对付迎面而来的一匹铁马,而此时欧阳剑平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绝望,蓦地一声悲啸,震死了面前的铁马,身子急速的往圣女这边移动,无奈却发现他是鞭长莫及。

  南宫飞云的如意算盘却是打得不错,魔宫人数较多,他们之间会相互照应,他不会傻得先去对付他们,而叶不二这方也有几个人,只有圣女不但没人帮她,她身上还有宫雅倩这个累赘,所以先对付她自然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他的心里最痛恨的人似乎也是她。

  只不过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华若虚却刚好发现了他的不轨念头,虽然他对神宫的圣女非亲非故,也没什么好感,但是他更看不起南宫飞云这样趁人之危的小人,加上悠悠就是伤在南宫飞云手上,华若虚的心里本就恨不得杀了他而后快。

  华若虚一剑击退南宫飞云,堪堪救了圣女一命,还想乘势上前,击毙南宫飞云,却不料南宫轩辕一掌拍了过来,阻挡了华若虚的攻势。

  “华若虚,有什么恩怨脱险了再说!”南宫轩辕沉声喝道,苏黛儿眉头一蹙,想说什么却又停了下来。

  “若虚哥哥,我来帮你!”苏黛儿突然甜甜一笑,纤纤玉指轻轻的拨动了琴弦,悠扬的琴声在夜空中响起,魔琴再一次奏起。

  狂奔中的铁马突然发出声声哀鸣,然后一排排的倒在地上,华若虚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苏黛儿的琴音不仅可以杀人,连动物也不会放过,他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如果苏黛儿早就用出这个方法,那一切不就是很简单吗?不过他隐隐明白,苏黛儿之所以没有那么早就用魔琴,是有她自己的原因。

  一排排的铁马倒下,马匹上的火把依然在燃烧,所幸这个时候还是初夏,并没有点燃荒草。看在原本不停咆哮的马群渐渐的沉寂,叶不二的嘴角却是不停的抽搐,看着苏黛儿的眼神闪过一丝仇恨,不过却没有任何的行动。

  “多谢华公子刚才出手襄助!”圣女裣衽一礼,轻轻的说道。

  “不用客气。”华若虚淡淡的说道,陡然想起雪悠悠还重伤未愈。

  “悠悠!”华若虚连忙从江清月怀里将雪悠悠抱了过来,微微松了一口气,雪悠悠虽然还是昏迷不醒,不过看起来情况并没有多少变化。

  “黛儿,我先回去了,救悠悠要紧。”华若虚说着已经弹身而起,“青姐,跟着我回去吧。”

  “圣女,和我一起去华郎那里吧。”江清月低低的说道,圣女稍稍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怀里依然昏迷的宫雅倩,轻轻的点了点头,两人迅速飞身而起,追向了华若虚,这一次,却没有人阻拦她们。

  “我们也走吧。”苏黛儿有些意兴阑珊的感觉,看着华若虚逐渐远去的背影,低低的叹息了一声道。

  *** *** ***

  “郡主,他们逃走了耶!”这个声音似乎很开心。

  “梅儿,我们的行动失败了,你怎么好像很高兴啊?”郡主没好气的说道。

  “没有啊,郡主,我,我哪有高兴嘛。”梅儿支支吾吾的说道,“郡主,我只是觉得要是他们就这么死光了,那我们不就要回皇宫了吗?我们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就这样回去不就不好玩了嘛。”梅儿一个劲的为自己辩解。

  “好啦好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心思,你不就是舍不得你家那个华若虚死吗?”郡主没好气的说道,“我们的梅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春心动了,想去做人家小老婆了。”

  “郡主,我不来了啦,你又在取笑人家!”梅儿噘着嘴,开始撒娇起来了。

  “好了,梅儿,不要闹了,其实我原本就知道没这么容易让他们死的,只是却没想到他们居然可以这么轻易的突围,那个苏黛儿的魔琴还真是厉害!”郡主摇了摇头道,“不过我也见识了一下这些武林高手的实力了,我只不过一个小小的铁马阵就让他们这样了,可见所谓的武林高手,也不过如此,要对付他们并不是很难。”

  “郡主,有个问题,梅儿不知道该问不该问。”梅儿迟疑了一下说道。

  “有什么要问就问吧,你什么时候在我面前有不敢说的话了?”郡主瞪了她一眼。

  “郡主,我听说江湖中人很少和朝廷打交道的,我们,我们为什么要对付他们呢?”梅儿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梅儿,你这就有所不知了,江湖中人是很少和朝廷打交道,不过并不等于他们完全不和朝廷中人来往,江湖人也是人,是人都要生活的,他们也有家有口,而很多江湖人除了武功之外,根本就没有养家糊口的一技之能,因此也就有不少人因为钱的原因进入了官府之中。”郡主摇了摇头道,“江湖中人最大的本事就是武功,而最令我们忌讳的也是他们高强的武功,他们自己或许不会参与朝廷之事,却很容易成为别人的帮凶。不久前,皇上受到几个人刺杀,虽然没有成功,但却让皇上惊出了一身冷汗,后来根据锦衣卫调查,这些人应该都是江湖人。”

  “可是郡主,那只是少数的江湖人,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将他们都杀光呢?”梅儿还是有些不解。

  “皇上因为这件事,就开始担心武林中过于庞大的势力会对他造成威胁,因此很多天寝食不安。”郡主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宫廷的争斗我不会插手,皇上和爹也不会让我插手,不过江湖中的事情,就让我来为他们分忧吧。”

  “那我们还不如统一武林,让他们都为朝廷效力呢。”梅儿嘀咕了一声,这个小丫头似乎觉得杀那么多人不太好。

  “皇上经常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郡主缓缓的走了几步,“在江湖中,这个道理也是一样,要建立一个庞大的势力很难,但如果只是想去破坏,却相对简单很多,更何况,自古以来,武林都是不可能被真正的统一的,我们并不是真正的江湖人,又怎么能奢望统一武林,并让他们为我所用呢?”

  “可是,可是,郡主,我总觉得我们这样是不是……”梅儿还想说什么。

  “梅儿,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实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想做,而是我们不得不去做,身为皇族,一生下来就注定有很多事情难以由我们控制,相对来说,我已经很幸运了,皇上和爹都不强迫我去做什么,但是我又怎么能不做一些事情去报答他们呢?”郡主打断了梅儿的话,幽幽的说道。

  “郡主,梅儿明白,梅儿会帮你的。”梅儿低低的说道。

  *** *** ***

  华府。

  华玉鸾今晚特别的烦躁,怎么也睡不着,三更了依然无法入眠,终于忍不住出了自己的房间,去了华玉凤那里,正准备敲门,却发现门已经开了,敢情华玉凤到现在也没有睡觉。

  “姐姐,有事吗?”华玉凤的脸色有几分隐忧,总感觉心在砰砰的跳。

  “妹妹,师弟他回来没有?”华玉鸾犹豫了一下问道。华玉凤摇了摇头。

  “我,我总感觉有些不对,不行,我要出去看看。”华玉鸾终于忍不住了,转身就要往外走。

  “姐姐,这么晚了,而且你的身子也不太方便,还是等等吧,或许。或许他还在苏黛儿那里。”华玉凤连忙拉住了华玉鸾,低声安慰道,不过她本来以为只有自己胡思乱想,但是现在华玉鸾也有这种不好的感觉,让她不由得更加担心起来,莫非……她不敢往下想了。

  

  

第十章 铁马连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