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含雪赌气

    “谁?”华玉鸾突然一声低喝,转过头却不由得出现了些许无奈的表情,含雪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站在门口。

  “小雪,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睡?”华玉凤有些责怪的意思。

  “小姐,大小姐,小雪怎么找不到少爷啊?”含雪嘟着那可爱的樱桃小口,一副委屈的样子。

  “小雪,你先去睡吧,师弟很快就会回来的。”华玉凤心里涌起一阵无力的感觉,不用问她已经知道含雪刚刚又到处串门找华若虚去了。

  含雪眼珠骨碌碌的转了转,飞快的把华玉凤的房间看了一遍,华玉凤看到她那表情不由得好气又好笑,敢情含雪似乎还担心华玉凤把华若虚给藏起来了一样。

  “小姐,大小姐,小雪先回去啦。”含雪看来这个时候才放下心来,转身飞快的跑掉了,留下华玉凤和华玉鸾姐妹俩面面相觑,都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 *** ***

  风驰电掣般回到华府,华若虚连与被惊动的守夜弟子招呼也来不及打,就急忙往含雪的房里直奔,江清月紧随其后,而圣女也抱着宫雅倩毫不犹豫的跟在后面。

  含雪刚刚钻进被窝里,粉脸却开始有些发烧起来,昨晚与华若虚的缠mian还历历在目,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浮现出她心爱的少爷的音容笑貌,心底涌起一阵阵甜丝丝的感觉。

  彭的一声,门突然被撞开了,含雪有些气恼,因为来人打扰了她思念她的宝贝少爷,不过眼睛一睁开,她就马上喜笑颜开。

  “少爷!”含雪娇娇的喊了一声,就想往华若虚身上扑过来。

  不过含雪的动作远远没有华若虚快,华若虚迅速的把雪悠悠递给了江清月,然后手一探,已经一手将含雪给搂了起来,而另外一只手已经开始在帮含雪穿衣服了。

  “青姐,把悠悠放在床上。”华若虚一边替含雪穿衣服,一边对江清月说道。

  “不要!”含雪一声尖叫。江清月不由得一怔,在那里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于是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华若虚。

  “青姐,放下吧。”华若虚说着低下了头看着怀里的含雪,“小雪,等会我帮你换新的被子,没关系的,你先帮我看看悠悠的伤势。”他以为含雪是怕雪悠悠弄脏了她的床,因为雪悠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确实不是太整洁,身上还隐隐有着血迹。

  “少爷,小雪,小雪……”含雪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眼泪汪汪的看着华若虚。

  “小雪,有什么事情等会再说,你快帮我看看悠悠啊。”华若虚打断了含雪的话,语气里很是焦急。

  “好吧,少爷,你先放下小雪。”含雪看着华若虚那焦急的样子,欲言又止,低低的说道。

  华若虚依言放下了她,站在旁边有些心焦的看着她察看雪悠悠的伤势。

  “华郎,能不能让小雪也看看宫主的伤?”江清月看了看圣女怀里的宫雅倩,轻声问道,华若虚稍稍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含雪拿出银针,娴熟的在两女身上扎了不知道多少下,直看得几人眼花缭乱,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含雪终于收起了银针,直起了娇躯,转过脸,有些疲惫的样子看着华若虚。

  “少爷,你放心,她们没事了。”含雪轻声说道。

  “真的?太好了。”华若虚顿时脸上露出了喜色,一下扑到了床边。

  “少爷,你先让她们睡两个时辰,醒过来之后就可以好一大半了。”含雪又在他背后说道,华若虚哦了一声,却没有动,兀自深情的看着脸色略微有了几分血色的雪悠悠。

  含雪眼泪簌簌的往下流,猛然往屋外奔去。

  “小雪,怎么了?”含雪一头撞进了华玉凤的怀里,连忙直起了身子,伸手抹了抹眼泪,错身奔了出去。

  华玉凤刚刚得知华若虚已经回来,就匆匆赶了过来,她一眼就看到了华若虚坐在床边,那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然后华玉凤就看到了圣女,心里却没来由的一跳,这个白衣少女虽然脸上虽然蒙着轻纱,却依然无法掩盖她的绝世芳华,而她更有一种直觉,这个少女不简单。

  不过她只是看了一眼就没有再看下去,她已经隐隐猜到了这个少女的身份,只是她现在却不明白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需要先问问华若虚才能明白。

  “师弟!”华玉鸾的声音传了进来,华若虚终于站了起来,转过了身。

  “师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华若虚的声音有些责怪的意味。

  “玉鸾姐!”江清月微微弯腰裣衽行礼。看着江清月,华玉鸾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礼。

  “姐姐见你这么晚还没回来,很担心你,哪里能睡得安心呢?”华玉凤柔柔的接过了话,突然想起了什么,娥眉微微一蹙,“小雪怎么哭着跑出去了?你刚刚是不是骂了她?”

  “小雪哭着跑出去了?”华若虚一怔,摇了摇头道,“我怎么会骂她呢?”微微回想一下,刚刚他应该没有对含雪说什么重话啊,更谈不上骂她了,何况他也舍不得骂她。

  “华郎,刚刚小雪好像不愿意让悠悠放在她的床上,会不会因为这个生气了?”江清月低声提醒道。

  “师姐,你回去休息吧,凤儿,你先帮我招呼一下青姐和这位姑娘,我去看看小雪。”华若虚说着又看了看雪悠悠,看她的脸色又红润了一些,心里的担忧也少了许多。

  *** *** ***

  华若虚一边急急的开始找含雪,心里却在嘀咕着,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在闹什么别扭。

  “若虚!”西门琳的声音传了过来,“是在找小雪吧?跟我来!”

  “琳姐,你怎么也没睡?”华若虚看着西门琳有些惊讶。

  “你还没回来的时候,小雪为了找你把每个人的门都敲了一遍呢。”西门琳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臭少爷,坏少爷,都不疼小雪。”含雪坐在院子里,手上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根干草,小手有些用力的揪着那根干草,而嘴里则在喃喃自语。她似乎过于投入,连华若虚和西门琳两人来到了她的身后都没有察觉。

  “若虚,你好好哄哄她吧,八成是你刚才做了什么事情让她生气了。”西门琳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华若虚,说完就转身离开。

  “小雪。”华若虚低低的唤了一声,坐到了含雪身边。

  “啊,少爷!”含雪似乎吃了一惊,连忙把手上的那根草藏到了背后,转过头,泪眼汪汪的看着华若虚,那粉嘟嘟的小脸却依然是气鼓鼓的。

  “小雪,不要坐这里了,回房去吧。”华若虚依然不知道含雪为什么要生气,女人心海底阵,他要明白是没那么容易的。他不知道她生气的原因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她,只得柔声说了这么一句。

  “我才不回去呢,少爷你自己回去好了。”含雪嘟着嘴说道,敢情还在生气呢。

  “小雪,你是不是在生悠悠的气?”华若虚低声问道。

  含雪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又抬起了头,很委屈的样子看着华若虚。

  “走吧,回房去。”华若虚搂起了含雪,起身就准备带她离开。

  “我不要回去。”含雪低低的说道,“少爷,小雪就在这里不回去嘛,少爷也不许回去!”含雪变得有些刁蛮起来。

  “好吧,我就在这里陪你就是。”华若虚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复又坐了下来。

  含雪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伏在华若虚的怀里,不一会居然沉沉睡了过去。看着含雪那香甜的睡容,华若虚心里涌起几分无奈,也有几分温馨。

  华若虚以为含雪是生雪悠悠的气,却没想到含雪实际上是在生他的气,含雪虽然心里只有华若虚,但女孩子都是有小心眼的,在她看来,她的房间,特别是她的床,是只属于她和华若虚的,不可以让别人特别是别的女人躺在上面,所以见华若虚要让昏迷的雪悠悠睡她床上心里就很不高兴了,后来又见到华若虚只顾看护着雪悠悠,就更委屈了,就认为华若虚不疼她,一气之下就哭着跑了。

  *** *** ***

  清晨的阳光映在含雪那娇艳的粉脸上,华若虚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怜惜和疼爱,含雪却兀自在熟睡之中,在华若虚的怀里她总是可以睡得很香。

  背后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华若虚没有起身,却转过了头。

  “青姐。”看到来人是江清月,华若虚低低的叫了一声,心里也有些愧疚,他一直没能好好的照顾她,昨晚她跟着来了这里,他却也一直没有机会和她说什么话,而是来了这里陪含雪。

  “华郎,悠悠已经醒了,应该没事了,你不要担心。”江清月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眼里似乎有几分忧伤,“宫主也醒了,不过,不过她已经走了,和圣女一起走的。”

  “走了?那悠悠没跟她们一起走吧?”华若虚一怔,连忙问道。

  “华郎,悠悠还在,这是圣女留给你的信。”江清月摇了摇头,说着递给华若虚一张素笺。

  字体娟秀飘逸,素笺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多谢华公子不计前嫌相助,神宫感激不尽,因还有事在身,故此不辞而别。

  悠悠和月姐日后就烦请华公子照顾,神宫将为华公子和悠悠她们祝福。

  有件事情或许华公子难以谅解,那就是悠悠已经修炼了媚术,不过华公子请放心,悠悠的媚术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因此一般不会有什么影响,但华公子最好还是不要让悠悠过多的与华公子以外的其他男子见面。

  华若虚看到最后不由得狠狠地把这张素笺揉成一团,而后更是捏成粉末,愤愤的哼了一声。

  “华郎,圣女她怎么说?”江清月轻声问道。原来她还没有看过。

  “没什么,青姐,以后你就安心住在这里了。”华若虚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勉强笑了笑,“我先去看看悠悠。”

  “少爷。”怀里的含雪醒了过来,“少爷,我去小姐那里。”含雪揉了揉眼睛,从华若虚怀里爬了出来,还没等华若虚反应过来就飞快的跑掉了。

  *** *** ***

  雪悠悠的脸色已经完全恢复了往日的娇艳,她正有些呆呆的坐在床上,华若虚轻轻的走了进来,坐到了床边。

  雪悠悠没有说话,不过却扑进了华若虚的怀里,然后就那样默默的偎依着他。

  “悠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子好些了吗?”华若虚依然有些担心她,柔声问道。

  “华大哥,宫主和圣女都走了。”雪悠悠点了点头,良久又幽幽的说道,好像有点伤心。

  “悠悠,她们走了不是更好吗?不会再有人逼你做不想做的事情了。”华若虚柔声道,想到悠悠居然真的修炼了媚术,他的心里就是一阵烦闷,暗暗想道如果不是神宫宫主和那圣女这么急走掉了,他还真要去找她们算账。这么一想,看来她们是担心华若虚找她们麻烦才不辞而别也说不定。

  “华大哥,可是,可是,悠悠好想宫主。”雪悠悠抬起了头,美目秋水盈盈。

  “悠悠,你,你没事吧?”华若虚吃了一惊,呆了一呆,眼里充满了迷惑的神情,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雪悠悠被宫雅倩逼迫做她不想做的事情,按理说现在宫雅倩离开了,圣女留给华若虚的信里也是让雪悠悠和江清月留在了华若虚身边,看她的意思是不会再让她们做什么了,而雪悠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没想到现在看来却似乎不是这样,突然他又想起了刚刚江清月似乎也不是很开心,莫非都是因为圣女和宫主离开了的原因?

  

  

第十一章 含雪赌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