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威逼利诱

    “道不同不相为谋,更何况我华若虚也不是商人,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生意可谈的。”华若虚淡淡地说道,表面看来无动于衷,心里却是心思电转,在揣摩着叶不二的真正来意。

  “不是商人也可以偶尔做做生意的。”叶不二微微一笑,“华公子莫非连谈生意的勇气都没有吗?”

  “你不想我当着这么多人来宣布你是我师弟吧?”华若虚耳边同时传来了叶不二的传音,华若虚心神大震,叶不二这么一说,无异于已经承认了他就是觉远禅师的儿子。

  “也对,既然叶大先生想谈生意,华某如果不给叶大先生这个机会,倒显得华某过于小器了。”华若虚突然话锋一转,让众人大感意外,不过华若虚却是有苦自己知,他自然不能让觉远禅师和叶不二的关系公诸于世。

  “叶大先生请跟我来。”华若虚接着又道,然后低了低头,“小雪,你先在这里凤儿她们待会儿。”

  叶不二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事情的发展在他的意料之中。

  华若虚引叶不二来到了后院一间静室,然后转过身,用一种略带愤怒的眼神冷冷的盯着叶不二。

  “你想弄什么花样就直说吧。”沉默了片刻,华若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很简单,你帮我统一武林。”叶不二微微一笑,语气很平静。

  “你不觉得你这是异想天开吗?”华若虚似乎有些好气又好笑的感觉,“你凭什么要我帮你?你又凭什么去统一武林?”

  “既然你已经调查的那么清楚了,应该知道我凭的是什么,我是你师傅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儿子,说起来也就是你的师兄,身为师兄,要师弟你做件事情应该无可厚非吧。”叶不二还是保持着那淡淡的笑容,似乎一切都已经是胸有成竹。

  “至于统一武林,假设你和你的天星盟置身事外,我至少有八成的把握,如果你愿意帮我,我则有绝对的把握,我可以肯定,武林将在我们的绝对掌控之中。”叶不二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狂妄,还有十分的自信。

  “我现在想问你一个问题,师傅是不是你逼死的?”华若虚没想到叶不二居然还真用这个身份来变相的要挟他,不由得用一种揍叶不二一顿的冲动,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他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沉声问道。

  “你觉得我有必要逼死他吗?如果他还活着,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叶不二淡淡地说道,“只不过他自己想不开而已。”

  “是吗?如果没有你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师傅会自尽吗?”华若虚恨恨的说道。

  “你错了,至少在他死之前,我没有对他提出过任何要求。”叶不二淡然一笑,“如果他不死,他依然可以做他那武林第一人的高位,等我统一了武林,他就可以成为武林中的太上皇,想要什么都可以,只可惜,他自己不想享受而已。”

  “你不要把每个人都想得和你一样!”华若虚冷冷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你,师傅绝对不会自尽,他也不会临死之前收我为弟子,让我替他清理家门!”

  “真是越老越糊涂,唉,他老人家年纪大了糊涂了也很正常,可是师弟你年纪轻轻,不会也像他那样糊涂吧?”叶不二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你说他老人家这些年来,值得吗?空有一身绝世武功,空有令人尊崇的身份,除了这个之外,他还得到了什么?”

  “既然有了能让自己过得更舒心的能力,为什么要满足了平淡呢?师弟你说呢?”叶不二接着又说道,几乎没给华若虚思考的机会。

  “你不用再说了,我会遵守师傅的遗言,你最好现在就解散你暗中培养的势力,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华若虚冷声道。

  “师弟啊师弟,其实我是真心想和你一起做大事的,只要你愿意,这个武林就会是我们的,以后就会是你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把舞影许配给你,我只有舞影这么一个女儿,以后我的一切自然都会交给她,你身为我的女婿,这一切也自然就是你的,莫非你还不相信我的诚意吗?”叶不二轻轻的叹息道,对华若虚他算是下足了本钱,不惜把他的宝贝女儿也给搭上。

  “为了你的野心,你连自己的女儿也可以不在乎,自然也可以不在乎师傅的生死。”华若虚冷冷的说道,“叶不二,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不要妄想我会帮你,而且如果你还是这么一意孤行的话,我会履行我对师傅的承诺的!”

  “师弟你真的不愿意帮我吗?那真是可惜了。”叶不二的声音很是惋惜,“不过师弟你也不用这么快就决定,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考虑的,我先告辞了。”

  “噢,对了,我想师弟不愿意你那令人尊敬的师傅在死后身败名裂吧?哈哈哈。”叶不二刚转身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狂笑着大步离去。

  *** *** ***

  金陵城外数百里的地方,一双绝代佳人紧紧相拥。

  “师姐,我该走了,我要去找师叔,她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白衣宫装少女低低的说道。

  “小师妹,你要小心,仙宫和魔宫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的。”另一个白衣蒙面少女柔声道。

  这两个少女自然就是神宫的宫主宫雅倩和那神宫的神秘圣女了。

  “师姐你只管放心,我不会和他们硬碰硬的,我只是想逃的话,他们还拿我没办法。”宫雅倩想了想又道,“师姐你也要小心。”

  “嗯,小师妹,你放心,我回家一趟,然后会再下山的。”圣女点了点头,“如果师叔愿意帮我们的话,你也要等我带门中弟子一起来,知道吗?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已经没有可以再损耗的实力了。”

  “保重!”两人同时说出了这两个字,松开了拥抱着的身子,突然同时转身,往不同的方向急驰而去。

  *** *** ***

  华若虚一声不吭的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连含雪跑进来也被他给赶了出去,含雪看到华若虚那有些难看的脸也不敢说什么,只得满脸委屈的样子不情不愿的站在了门外,看着那紧闭的门板发呆。

  从中午直到傍晚,华若虚一直没有出来,而含雪也一直傻傻的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门,似乎想穿透那层木板看到里面,看到她心爱的少爷。

  夜幕缓缓降临,华若虚终于走了出来,却发现含雪正倚在门边,昏昏欲睡的样子。

  “少爷,你出来啦。”华若虚一走出来含雪就惊醒了过来,喜滋滋的扑到了华若虚的身上,中午被赶出来的不乐意似乎早已经被她跑到了九霄云外。

  “小雪,你怎么还在这里?”华若虚涌起了一股无力的感觉。

  “少爷不要小雪在里面陪少爷,那小雪当然只能在这里了嘛。”含雪嘴巴高高翘起,语气里丝毫也不掩饰对华若虚的埋怨,更不掩饰对华若虚的痴情。

  “走吧,我们去大厅。”华若虚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他现在的心境异常的平静。

  “嗯。”含雪高兴的应了一声,抱住了华若虚的胳膊,在华若虚的半搂半拖之下,两人来到了大厅,不出华若虚的意料,大伙都聚在大厅里,华玉凤诸女脸上还充满了忧虑。众人见到华若虚出来,顿时精神一振。

  “凤儿,琳姐,我有些事情要和你们商量一下。”华若虚缓缓的扫了众人一眼,大家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似乎等他说什么。因为今天谁都知道叶不二来了这里,说是要和华若虚谈一笔生意,叶不二和华若虚谈了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叶不二走了之后,华若虚就把自己关在房里谁也不见。

  “少爷,我又不能去啊?”含雪可怜兮兮的看着华若虚。

  “小雪,我晚点再来陪你。”华若虚轻轻的***着含雪的秀发,柔声说道。含雪有些委屈的点了点头,眼巴巴的看着华若虚三人从大厅里消失。

  *** *** ***

  西门琳的房里。

  “琳姐,叶舞影醒了吗?”华若虚微微沉吟了一下问道。

  “已经醒了,不过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央求我让她住在这里。”西门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来她还有一个心结,心结不解开,她应该是不会告诉我们她知道的事情的。”

  “叶不二承认了他是师傅的儿子,也很清楚地说出了他的野心,他要统一武林。”华若虚缓缓地走了几步,深邃的双眸投向了窗外漆黑的夜空,同时眼里却飞快的闪过一丝迷茫,“他要我帮他。”

  “凤儿,琳姐,我已经决定了,暂时向叶不二妥协。”华若虚接着又说出了一句话,让两女顿时怔在那里。

  “若虚,你真的想好了?”西门琳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琳姐,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华若虚轻轻的说道,“我不能让师傅在死了之后还要身败名裂,不想让他死了也不得心安。”

  “叶不二给了你多少时间答复他?”华玉凤接过了话,问道。

  “他没说,不过我想可以等几天,我们先做一些准备。”华若虚摇了摇头,“很显然他应该知道我不会真心帮他,因此我想他可能会要我答应一些其他的事情,只是暂时我还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事情。”

  “其实,依我看,叶不二最大的目的是让我们无法与他对立,只要达到了这个目的,对他来说,你是否出力帮他都已经不重要了。”华玉凤想了想说道,“叶不二处心积虑这么多年,我想他暗中培养的实力,应该已经具有争霸武林的能力了。”

  “或许吧,只是我想如果我宣布要和叶不二合作的话,恐怕大家都不会同意,我也不能向他们解释真正的原因。”华若虚露出了一丝苦笑。

  “若虚,你先不用太担心,我们再想想,或许有更好地解决方法。”西门琳安慰着华若虚。华玉凤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

  *** *** ***

  从西门琳那里出来, 华若虚远远的看到了一个纤细的娇小身躯。

  “小雪。”华若虚快步走了过去,看到华若虚过来,含雪脸上顿时笑颜逐开。

  “少爷。”含雪娇娇柔柔的唤了一声,张开了双手就扑过来,然而还没挨近华若虚的时候突然向地上倒去。

  “小雪!”华若虚一惊,一闪身把她的娇躯搂了过来。

  细细一看,华若虚稍稍松了一口气,含雪的呼吸均匀,却是已经睡着了。华若虚有些啼笑皆非的同时,心里却有了一丝警觉:这种时候都可以睡着,显然是有些不正常的。

  轻轻的捧起含雪那柔软的娇躯,像捧着一个无比珍贵的宝贝,实际上他也确实是捧着一个无价的珍宝。

  “小雪啊小雪,什么时候我才可以还清你的情啊。”华若虚心里暗暗叹息,其实他知道,这一辈子他已经无法还清这笔情债了,不光是含雪,还有其他他爱的以及爱她的女子,她们对他的深情,是他这一辈子也无法还清的情债。

  华若虚静静的躺在床上,含雪依然在他的怀里熟睡,他的心里布满了杂乱的思绪,他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如果他遵守觉远禅师的遗愿,却想方设法铲除叶不二以及他的势力,叶不二极有可能将觉远禅师以前的事迹爆出来,而且从华若虚自己来看,不管怎么说,叶不二都是觉远禅师唯一的一个儿子,看在觉远禅师的份上,要他对叶不二下手还是没有那么容易下决心。但如果他真的对叶不二的所作所为不闻不问甚至去帮他,那觉远禅师九泉之下,又是否能够安息呢?而觉远禅师的死,他又该向谁讨这笔帐呢?

  

  

第十六章 威逼利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