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登临雪山

    “华郎,你要走?”江清月当先一声惊呼,雪悠悠和花非梦也几乎同时奔到了华若虚身边,一脸询问的表情。

  “已经三个月了,我答应了人家的事情,该去做了。”华若虚点了点头,他也舍不得离开这里,这里有他钟爱的女子,还有刚满月的儿子,还有朋友。

  “妹妹和琳姐知道了吗?”华玉鸾低声问道。

  “我还没和她们说,我先和师姐你商量一下,你刚刚生下孩子不久,我知道我不该现在就走的。”华若虚摇了摇头,歉然道。

  “答应人家的事情也是该去做了,更何况你为了我已经推迟了几个月了,只是你一个人去我有些不太放心,要不我陪你去吧?”华玉鸾想了想说道。

  “师姐,路途遥远,你的身子还需要好好休养,不宜旅途劳顿。”华若虚摇了摇头道,“你尽管放心,我知道照料自己的,只是你也要保重身体。”

  *** *** ***

  “琳姐,凤儿,现在江湖看起来似乎很平静,不过叶不二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还有,要早点把小雪找回来。”华若虚对着眼前的两女说道,华玉凤眼里露出了浓浓的不舍,轻轻的点了点头。

  “若虚,你一路小心!”西门琳柔柔的说道。

  *** *** ***

  华若虚翻身上马,狠狠心,将头转向了前方,轻轻的拍了拍马背,骏马扬蹄而去,前行甚远,华若虚依然可以感觉到后面那深情和眷恋的眼神。

  刚刚出了城门,一个天籁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弟弟,姐姐等你回来!”

  华若虚猛然停住了马,转过身,那风华卓绝的白衣仙子正立在城门上,他正想说什么,她突然往他这里飘了过来。

  华天星轻轻的落在了马上,坐到了华若虚的身前。

  “弟弟,姐姐送你一程。”华天星轻轻的说道,整个人都靠在了华若虚的怀里,缕缕诱人的清香钻进了华若虚的鼻子里。

  华天星用力拍了一下马背,骏马陡然加速,华天星的身子微微后仰,华若虚下意识的搂住了她的娇躯。那动人的身躯带给他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的心里顿时泛起阵阵涟漪。

  “姐姐,就送我到这里吧,已经很远了。”城外十里,华若虚别住了缰绳,轻轻的说道。

  “弟弟啊,姐姐再送送你吧。”华天星柔柔的说道,突然转过身,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樱唇印了过来。

  华若虚顿时只觉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松开了握住缰绳的手,双手紧紧的搂住了华天星的柳腰,贪婪的吮吸着她那甜美的香唇。

  “姐姐,我,我……”华若虚突然清醒了过来,松开了嘴,讷讷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自责不已,暗恨自己为什么自制力这么差,居然对华天星做出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他似乎也忘了这本来是华天星主动的。

  “弟弟啊,姐姐不会怪你的,你怕什么哦?”华天星低低的一声娇笑,“姐姐就送你到这里了,弟弟你要快回来哦,姐姐等着你。”说着华天星突然飘然而起,妙曼的身材凌空一个转身,对着华若虚嫣然一笑,然后转身快速的消失在华若虚的视线里,不过这个时候华若虚的心里却传来了她的一句话。

  “弟弟啊,其实姐姐一直都还是可以明白你心里想的一切,快回来哦,姐姐是你的。”

  华若虚终于明白为什么华天星每次对他的事情都象是未卜先知了。

  *** *** ***

  华若虚可谓是日夜兼程,一路上只是不停的赶路,几乎很少管其他的事情,之所以这么急,只是因为他想早点解决了这件事情就可以早点回家,从他离开金陵的第一天起,他就发现他对诸女的思念是越来越强烈。

  不过几天后他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总是有人暗中在跟着他,而且他每次落脚,食宿都会有人已经给他安排得妥妥当当了,让他暗暗称奇。

  他临走之前,华玉凤已经为他准备好了一份很详细的路线图,他已经到了中原的边陲地带,去雪山之前还要经过一座沙漠和一片大的草原。

  看看天色已晚,华若虚决定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再赶路,因为明天可能就要开始穿越沙漠了,关于沙漠的一些信息,华玉凤也为他准备了一些,他想今晚好好的研究一下,以免万一出现什么问题。

  来到客栈,意料之中,又有人为他安排好了。

  “掌柜的。”华若虚突然喊了一声,掌柜的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

  “公子爷,您,您干什么?”掌柜的突然一声惊呼,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因为一把明晃晃的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而剑的另一端,当然是握在华若虚的手上。

  “老实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为我准备食宿的?”华若虚冷冷的说道。

  “公子爷,小的,小的不能说啊,说了的话,小的小命就保不住了啊。”掌柜的战战兢兢的哀求着。

  “你放心,只要你说出来,我可以保证你不会有事,不过,如果你不说的话,你现在就吩咐人为你准备后事吧。”华若虚慢慢的说道。

  那掌柜的心想反正说了也是死,不说也是死,现在不说马上就死,说了说不定还能活阵子,咬咬牙只得说了出来。

  *** *** ***

  “你怎么又跟来了?”华若虚轻轻的推开了一扇门,看着里面那个纤细的身子,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虽然她脸上蒙着一块面纱,但他一眼就看了出来,她不是别人,正是飞絮。

  “该死的老家伙,居然敢说出来!”飞絮恨恨的低声骂了一句,提起剑就准备走出去。

  “站住!”华若虚低声喝道,“你闹够了没有?”

  飞絮这次倒是很听话的乖乖的不动了。

  “你明天就回去吧,不要跟着我了,从这里去雪山还有很远。”看着她那样子,华若虚也没法再发火,想了想说道。

  “我不回去!”飞絮倔强的说道。

  “我是去雪山有事情,又不是去游山玩水,你非要跟着干什么?”华若虚有些恼火的说道。

  “我,我,”飞絮低着头讷讷的说了两个我字,突然抬起了头,语气有些气愤,“我只是想照顾你而已,你为什么非要赶我走?”

  “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你非要跟着干什么呢?”华若虚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你嫌弃我长得丑,可是,可是我真的只是想单独和你一起呆一阵子嘛,你为什么非要赶我走啊。”飞絮说着扑倒在床上,低低的呜咽起来。

  “你又想到哪里去了?”华若虚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没人嫌弃你,再说你也不丑,你整天就不能想一些好点的事情吗?”

  “如果你真的不嫌弃我,那就让我跟你一起去雪山。”飞絮哽咽着说道。

  *** *** ***

  三天后,华若虚和飞絮一起来到了草原,望着这一望无垠的草绿,仰望那蓝蓝的天空,让人分外的感到心旷神怡。

  华若虚终于是没能让飞絮回去,他们用了三天的时间穿越过那片不算很大的沙漠,来到了这片不知道边际的草原。

  “如果以后可以在这里生活,该多好啊!”飞絮喃喃的说道。

  似乎是受到草原的豁达的影响,飞絮的心情似乎也变得开朗起来,几天后她干脆取下了面纱,沿途碰到不少好客的草原儿女,也从来没人取笑她,飞絮脸上也少见的出现了开心的笑容。

  华若虚也受到了不少感染,如果不是急于去雪山,他可能会在草原上逗留更多时间,这里给他一种从来也感受不到的宁静感觉,这种感觉,不是任何人也不是任何其他地方可以给的,仅仅只属于这片草原。

  *** *** ***

  雪山终年积雪,气候却也算不上很恶劣,除了温度很低,平常人一般难以忍受之外,倒没有别的。

  华若虚功力深厚,对寒冷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不过飞絮却似乎有些禁受不住,在那里瑟瑟发抖。

  华若虚暗暗一叹,握住了她的手,既然他让她跟着来了,自然就应该好好的照顾她。飞絮本来说是来照顾华若虚的,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她也只能依赖华若虚了。

  “不知何方高人驾临雪山,雪山剑派欧阳七在此有礼了!”一个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华若虚蓦然发现在身前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年轻男子,大约三十上下,浓眉大眼,颇有几分英气,身材颀长挺拔,一身雪衣,跟那皑皑白雪的颜色几乎就是完全一样。

  “在下华若虚,前来求见欧阳冰儿小姐,还请欧阳兄代为引见。”华若虚抱拳一礼,心里却有些惊讶,这个欧阳七出现之前,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半点征兆。

  “华公子是来找小姐的?”欧阳七皱了皱眉头,“请问华公子有什么事情吗?”

  “哦,是这样,贵派欧阳掌门临死之前,嘱咐在下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个玉佩亲手交给欧阳小姐。”华若虚说着从怀里摸出了那块玉佩。

  “什么?你说掌门死了?”欧阳七看到玉佩失声叫了出来。

  “欧阳掌门已经于四个多月前去世,本来我该早些来这里报信的,只是很抱歉一直脱不开身,还望欧阳兄以及贵派能够谅解。”华若虚歉然道,看欧阳七的样子,原来到现在雪山派还不知道他们的掌门已经死了。

  “请华公子和我来!”欧阳七脸色一阵变幻,一阵沉默,半晌之后才对着华若虚抱拳行了一礼,声音低沉,还带着难以掩饰的悲伤。

  *** *** ***

  雪山剑派弟子不多,不过也有数十人,现在他们都聚集着一起,每人脸上都充满了悲伤,欧阳剑平的死讯已经传到了每一个人的口中,只是很奇怪的是,华若虚却并没有见到欧阳冰儿。

  “华公子,我想请您对我雪山所有弟子解释一下掌门的死因。”欧阳七向华若虚拱了拱手道。

  “其实欧阳掌门的死,在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据欧阳掌门临死之前的说法,他是受到了别人的暗算,我也只是在欧阳掌门临死之前恰好碰到他。”华若虚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不过,因为欧阳掌门是死在金陵叶家,而当晚叶家的人全部失踪,或许以后找到叶不二或者其他当晚失踪的人,才可以明白欧阳掌门的具体死因。”

  “不知到掌门的遗体,在什么地方?”这时欧阳七旁边,一个同样年轻的男子发问了。

  “在下暂时将欧阳掌门安葬在金陵城外的一个地方。”华若虚说道。

  “华公子之恩,雪山感激不尽,不过掌门只有在雪山才能安息,因此恐怕还要麻烦华公子为我们带路了,我们雪山弟子会去将掌门的遗体接回来。”欧阳七低声说道。

  “这是在下力所能及的事情,在下一定会办到。”华若虚想了想又说道,“在下冒昧的问一句,请问欧阳小姐在什么地方?这块玉佩,我还要交给她。”

  “华公子,实在很抱歉,要见小姐恐怕要等到晚上了。”欧阳七微微有些歉意的说道,“如果华公子一定要亲自将玉佩交给小姐的话,我们只能请华公子先安心等待一段时间,晚点我们再领华公子去见小姐,不知道华公子意下如何?”

  “那好吧,我们也只好先打扰各位了。”华若虚稍稍沉吟了一下说道,心里却有些奇怪,为什么非要到晚上才能见到欧阳冰儿呢?不过他并没有问,因为欧阳七显然也没有要告诉他原因的意思。

  欧阳七替华若虚和飞絮两人安排好了客房,两人的房间刚好是对门,飞絮却干脆来了华若虚这边。

  “不就是长得漂亮吗?架子这么大,人家可是替她送东西来了,居然还不见我们!”飞絮抱怨道。

  

  

第九章 登临雪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