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冰儿失踪

    那只雪貂奔到了华若虚面前居然停了下来,华若虚蹲下了身子,轻轻的将它抱了起来,雪貂亲热的舔着华若虚的手,温顺的躺在华若虚的怀里,似乎很满意他的怀抱。

  “嘻嘻。大哥哥真好!”欧阳冰儿高兴的拍着手,娇笑着奔了过来,从华若虚手里将那雪貂抱了过去。

  “小雪,不准淘气哦,不要乱跑嘛,你跑了我找谁玩嘛。”欧阳冰儿轻轻的***着雪貂漂亮的白色皮毛,嘴里喃喃自语的。

  “小姐。”每天看着欧阳冰儿的那两个女子又出现了,她们的衣服一模一样,不过华若虚却也知道,那个脸蛋稍圆一些的是欧阳兰,而那鹅蛋脸的则是欧阳芷。

  “大哥哥,谢谢你哦,冰儿回去啦,兰姨和芷姨又来抓我回去啦。”欧阳冰儿的语气依然是那么天真,只是华若虚却隐隐听出了几分寂寞,欧阳冰儿似乎有些不满欧阳兰和欧阳芷总是不让她一个人到处跑。

  欧阳冰儿被欧阳兰和欧阳芷拽着往回走,华若虚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欧阳冰儿偷偷的转过头,对着华若虚嫣然一笑,然后又迅速的转了回去。

  *** *** ***

  华若虚和欧阳冰儿的这次见面好似昙花一现,从这天以后,华若虚又是再也没看到她。华若虚的心里充满了惆怅,不过幸好还有温柔似水的飞絮每天陪伴着他,他的心里也稍稍好过了一些。

  离金陵已经只有两百里的路程了,这天中午,华若虚飞絮以及雪山一行经过了一处集市,却发现集市正中围着一群人,里面还传来骂声和惨叫声。

  四个身穿黑色劲装的年轻男子正对一个人拳打脚踢的,被打的那人看不清楚样子,躺在那里已经是奄奄一息,只是那四个黑衣男子却依然没有停止对他的殴打,周围的人偶尔有人小声议论,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头说话。

  “住手!”华若虚分开人群,看到这一幕,连忙出声喝止,心里却也在暗暗奇怪,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就在集市里这样公然行凶,却没有任何人阻拦,连出言相劝的也没有,这也有点太奇怪了。

  那四人瞟了华若虚一眼,又继续对那人殴打,可怜那人显然已经是有出气没进气了。

  “让你们住手听到没有?”白影一闪,啪啪四声脆响,飞絮给那四人每人扇了一个耳光,娇声喝道。

  飞絮的出手可是不轻,只听四声惨叫,四人被这一巴掌扇翻在地上,嘴角渗出殷殷鲜血。

  “臭娘们,连大爷你也敢打?”其中一人挣扎着爬了起来,恨恨的看着飞絮。

  “刚才是给你们不听我家公子话的教训!”飞絮冷冷的说道,娇躯一扭,又扑了过去,啪啪又是两声,左右开弓,那人脸上又多了两个鲜红的掌印。

  “这是对本小姐出言不逊的下场!”飞絮人回到了华若虚身边,冷冷的看着那人。

  “好,算你狠,有本事你给我在这里等着!”那家伙牙齿已经被打掉了几颗,兀自色厉内荏的对飞絮威胁,说着就在另三人的搀扶下想离开。

  “打狗看主人,看来打了你们这几条狗,你们的主人就要出来了,正好,本小姐就在这里等着!”飞絮猛地飞身扑了过来,啪啪三声,扶着那家伙的三人都倒在了地上,“要去搬救兵,你一个人去就够了,本小姐等着呢。”说完又给了他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

  飞絮本就不是好惹的主,这几个人不知道死活居然来威胁她,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华若虚过去看看那个被四人一齐殴打的汉子,却发现他已经没气了,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一条好好的汉子,居然就这样被活活打死,这些人也太残忍了一点!

  “飞絮,问问他们是什么人。”华若虚的语气里已经有几分愠怒。

  “我家公子问你们是什么人,快点老实交代,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飞絮对着三人每人一脚。

  “你们先不要得意,……”其中一人恨恨的说道,还没说完又是一声惨叫。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飞絮对着那人又是一脚。恶人自有恶人磨,碰到飞絮这魔宫长大的魔女,这几人是活该倒霉了。

  “我道是谁公然与我仙宫为敌,原来是华公子。”一声冷笑响起,听到这个人的声音,那地上的三人顿时露出了喜色。

  华若虚眉头皱了皱,他听到这个声音有些熟悉,转身一看,却果然算是老熟人了,来人居然是风从云。风从云身边正跟着刚刚那被飞絮修理了一顿的家伙。

  “坛主,就是这个臭娘们!”那人恨恨的指着飞絮。

  一声惨叫响起,他已经成了剑下亡魂,出手的居然也是风从云。

  “华公子,本宫弟子有眼无珠,居然得罪华公子,我已经处死了他,不知道这样华公子是否满意?”风从云淡淡的说道,“如果这还不能令华公子满意的话,我会让他们也以死向华公子请罪。他们是生是死,全凭华公子处置!”说着风从云看了看那地上的三人,顿时他们的脸色一片死灰。

  “原来风二公子乃仙宫之人,华某失敬。”华若虚淡然一笑,“华某并不想过问仙宫的事情,也自问没这个资格,只是看不惯他们的行为而已。至于他们的死活,华某无权决定,这一切都是贵派的事情,与华某无关。”

  “本宫只是在处置背叛的弟子,可能引起了华公子的误会,既然华公子这么说,我会让手下以后注意的,还望华公子不要放在心上。”风从云微微一笑,“仙宫和华公子一向秋毫无犯,还望华公子不要因为今天的事情而影响本宫和华公子之间的关系。”

  “风二公子这么说就最好了,华某还有事,先行告辞了。”华若虚微微笑了笑,转身带着飞絮离开,原本脸色一直带着淡淡笑容的风从云突然之间脸色变得铁青,眼神里充满了怨毒,当然这些华若虚是看不到的。

  *** *** ***

  “坛主,我们为什么要那么怕他?”在鬼门关徘徊了一次的那三个家伙追问着。

  “没用的东西,下次看清楚点!”风从云冷冷的看了三人一眼,“想知道为什么,先去打听一下华若虚是什么人吧!”

  “坛主,您,您说他就是天星盟的盟主华若虚?”三人脸色大变,其中一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废话!如果不是他,我要这么客气吗?”风从云眼里闪过了几道狠厉的颜色,“我们现在还不能和他正面冲突,下次放聪明点,否则丢了性命就不要怪我!”

  “华若虚,我先忍忍你,不过我风从云也不是好惹的!”风从云心里恨恨的想道。

  而此时,华若虚的心里却也在想着风从云的事情。自从四大世家的人从叶家失踪后,风从云是他第一个见到的四大世家中的人,只是却没想到风从云居然成了仙宫的什么坛主,以风从云的身份,可以看出风家极有可能加入了仙宫,甚至是四大世家都成为了仙宫的人,因为四大世家一向是共同进退。

  说到仙宫,他和仙宫之间并没有直接的恩怨,不过南宫飞云似乎也是仙宫的人,而当初,悠悠却差点就死在了南宫飞云的手上,如果要算的话,这笔帐也可以找仙宫算一算,不过他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按理说仙宫本是神宫的背叛者建立起来的,他们怎么又会和四大世家的人弄到了一起呢?

  四大世家在叶家发大火之前的几个时辰离开了叶家,这和仙宫是否有关系呢?一时之间,他还无法想明白。

  *** *** ***

  “公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啊?”飞絮有些迷糊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现在飞絮每晚都留在华若虚的房里。

  “飞絮,你先睡吧,我在想一些事情。”华若虚发现最近有越来越的谜团是他无法解开的,而形势也越来越扑朔迷离。

  “公子,明天再想吧,我们马上就要到金陵了,你多陪陪我好不好?”飞絮幽幽的说道。

  “到了金陵我不是还可以陪你的吗?”华若虚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轻轻的搂住了她。

  “到了金陵,我们之间的缘分就尽了。”飞絮勉强点了点头,心里却暗暗想道,其实她早就打算好了,一旦回到了金陵,她就会永远的离开华若虚,对于自己的容貌,她始终有几分自卑,当然还有其他的原因,她不想日后在见到苏黛儿的时候,华若虚不好向苏黛儿交代,她很清楚苏黛儿的脾气,她是不可能允许一个曾经背叛过她还曾经陷害过她和她的情郎的人,留在她们身边的。

  门口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蓬蓬的敲门声也随即响起。华若虚暗暗有些奇怪,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来呢?

  “华公子,快开门啊,小姐不见了!”门外传来了急切的娇呼,华若虚心里一惊,急忙将门拉开,却发现欧阳兰和欧阳芷两人一脸焦急的站在门外。

  “两位姑娘,出什么事情了?”华若虚连忙问道。

  “华公子,小姐刚刚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跑了出来,我们没有追到她,华公子,你又看到小姐没有?”欧阳兰急切的问道。

  “怎么会这样?她会去了什么地方呢?”华若虚摇了摇头,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焦急的神情。

  “小姐根本就不认识路,而且小姐也不会什么武功的,万一,万一……”欧阳芷都有些不敢说下去了。

  “赶紧去找啊!”华若虚对着欧阳芷吼了一声,说完自己就当先跑了出去,他看起来似乎比欧阳兰她们还要着急。

  刚刚走到客栈门口,突然华若虚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白影正在往这边飞速的跑来,细细一看,却是欧阳冰儿的那只叫小雪的雪貂,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马上又开始担心了,因为他只看到雪貂,并没有见到欧阳冰儿也跟着出现,雪貂奔到了华若虚身边,跳到了华若虚手上,舔了舔他的手,然后又跳了下来,转过身子,往刚才来的方向奔了过去。

  华若虚心里一动,连忙跟在了雪貂后面。

  雪貂一路飞快的跑着,然后钻进了一条小胡同,华若虚跟了过去,却发现雪貂停在了一个地方,但却没有看到欧阳冰儿。

  华若虚的心里蓦然升起了一种强烈的不安,疾步走了过去,细细的查看着四周,突然一个亮闪闪的东西映入他的眼帘。

  弯腰拣了起来,却发现上一支珠花,他隐隐记得这似乎就是欧阳冰儿头上的。

  “小姐的珠花!”欧阳兰的声音从他背后传了过来,“小姐呢?小姐呢?”

  “雪貂把我带到这里,我就发现了这支珠花。”华若虚语气有些苦涩,“欧阳姑娘,你确信这是冰儿姑娘的吗?”

  “小姐一直戴着这支珠花的,我当然认得。”欧阳兰喃喃的说道,“小姐一定是出事了,怎么办,怎么办啊?她瞬间变得六神无主起来。

  “有人来了,我们先躲躲。”华若虚突然说道,猛然飞身跃起,欧阳兰微微愣了一下,也跳了上去。

  “老五,刚才那娘们真的不错,我长这么大,可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可惜我们没法享受,要给上头送去,妈的,漂亮的女人总是要送给宫主!”一高一矮两个黑衣男人走了过来,现在说话的是那个矮个子。

  “那是,人家可是天下第一美女,能不漂亮吗?我们这些小喽喽,自然是没法享受了,不过坛主可不一定哦,我听说以前每次送给宫主的女人,坛主都是先用过了的,还是当坛主好啊。”那人嘴里响起了啧啧的艳羡声。

  “你们口里说的那个少女,现在在什么地方?”两人陡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华若虚飘然落在了两人的前面,情剑已经搭上了一人的脖子,语气冷冷的,却也有些焦急。

  

  

第十一章 冰儿失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