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椎心之痛

    竹林里弥漫着一种异常的气氛,压抑,一种令人窒息的压抑。

  华若虚冷冷的看着风云动,没有说话,华玉鸾俏脸布满了寒霜,凤目中闪耀着冰冷的神光。

  情楼十六弟子没有说话,不过,手却都已经搭上了剑柄,随时都有出手的可能。

  “华若虚,我的耐心有限,如果你想你的宝贝儿子死在你的面前的话,我一定会满足你的愿望的。”风云动又说话了,很得意的样子。

  “风云动,如果你敢动宝宝一根汗毛,我华玉鸾一定把你碎尸万段!”华玉鸾银牙紧咬,玉手紧紧地握住了剑柄,周身充盈着真气急速流动,看她的架势,恐怕随时都有可能出手。

  “只要能为从云报仇,就是被碎尸万段又怎么样?哈哈哈!”风云动狂笑了起来,他的眼睛隐隐露出有些不正常的血红,“华若虚啊华若虚,你让我失去了儿子,我也要让你失去你的儿子!你要让我痛苦终老,我也要让你的下半辈子不得安宁!”

  “风云动,我看你是疯了!风从云根本就不是我杀的,更何况,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你直接找我就可以了,抓去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觉得羞耻吗?”华若虚恨恨的说道,本来他也不想解释,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孩子在风云动的手上,他也不能太过强硬。

  “不是你杀的?当初你怎么不说不是你杀的?现在你儿子在我手上,你就不承认了!华若虚,你的如意算盘打得真的不错啊,只可惜我也不是傻子,你怎么狡辩也没有用的,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听,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走哪条路就看你的了。”风云动仰天一阵狂笑,然后冷冷的看着华若虚,“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要不你死,要不你的宝贝儿子死!”

  “风云动,你不要妄想了,我们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的,如果你真敢杀了宝宝,我一定会替他报仇的!”华玉鸾愤愤地说道。

  “华玉鸾啊华玉鸾,俗话说母子连心,你却连你儿子的命也不在乎,怪不得人家说你无情,只可惜,谁都知道你的丈夫华若虚多情,你觉得他会不顾你儿子的命吗?而且我似乎还听说,他最爱的就是你了,你说,他会不管他最爱的女人为他生的孩子吗?哈哈!”风云动用一种很神经质的眼神看着华玉鸾,说话的语气更是怪怪的,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出来,风云动现在很不正常,莫非是因为风从云的死对他造成了太大的打击?

  然而,风云动虽然看起来很不正常,但是他的话却切中了华若虚的要害,华若虚清楚地知道,他确实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死掉,然而,现在他似乎又没有办法将孩子救出来,除非,答应风云动的要求。

  “风云动,如果我答应你,你是不是一定会把孩子放了?”华若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

  “当然,我风云动说话算话,只要你死了,我自然会放了他。”风云动回答得很快,丝毫也没有犹豫的样子。

  “师弟,你不要相信他!”华玉鸾见华若虚似乎想答应风云动的条件,不由得心里一急,连忙说道。

  “可是师姐,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吗?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孩子死啊。”华若虚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

  “不管有没办法,我不会让你答应他这么荒谬的条件的!”华玉鸾坚决地说道。

  “哇……“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又适时想了起来,华若虚和华玉鸾的心里同时一紧,不由自主地向孩子望了过去。

  几把闪亮的钢刀贴到了婴儿的脸上,或许是那冰冷的感觉还有那冷冷的寒光,吓坏了还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他放声啼哭了起来。

  “华若虚,我已经没有耐心了,如果你想他活下来的话,你就自己动手吧。噢不,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这样吧,你先砍下你一只手,否则,我就先砍下他的一只手!”风云动慢慢地走到了婴儿的身边,蹲了下来,用手捏了捏他的脸颊,“其实,这孩子还挺可爱的,我也不想这样对他的。”

  “风云动,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告诉你,别的条件我们还可以商量,这个条件,我们是不会答应的!”华玉鸾现在简直就是恨不得一剑杀了风云动。

  “可怜的孩子啊,你才出生了几个月,你还没有机会叫爹娘呢,你以后也没机会了,不过这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你那狠心的父母吧,记得去了阎王爷那里,去告你爹娘一状,知道吗?”风云动没有理会华玉鸾,却看着那孩子低低的说道。

  华若虚和华玉鸾脸上一阵阴晴不定,他们从来也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样的难题。

  “等会可能有些疼哦,你不要哭,也不要怕,暂时呢,你还不会死的。”风云动还在继续对着那什么也不懂的婴儿说话,他的手上多了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剑锋正对着婴儿的一只手臂,长剑慢慢的压下,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落在手臂上。

  “等等!”华若虚终于忍无可忍了。

  “怎么?终于想通了吗?”风云动缓缓的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得意的神情。

  “师弟,你不要做傻事!”华玉鸾虽然担心儿子,不过更担心丈夫。

  “师姐,我真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孩子……”华若虚低低的说道。

  “难道你要我看着你砍了自己的手,然后又眼睁睁的看着你在那个卑鄙小人的胁迫下自尽吗?”没等华若虚说完华玉鸾就打断了他的话,“我早就说过,你是最重要的,我,我也舍不得孩子,我也很喜欢他,可是,如果非要给我一个选择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师弟你,你明白吗?”

  “师姐,我明白,可是……”华若虚看了看那危在旦夕的孩子,微微叹息了一声。

  “楼主,小姐吩咐过,我们一定要保证您的安全,因此还请您三思,不要上了这个人的当。”这个时候,大郎也低声插上了话。

  “风云动,你不就是想要一命换一命吗?儿子是我的,用我的命换就是了。”华玉鸾缓缓的往前走了几步,冷冷的说道。

  “师姐,你别乱来!”这下归华若虚着急了,连忙过去一把拉住了华玉鸾。

  “华玉鸾,我只要华若虚的命,我已经没有耐心了,我数十下,到时候,一定会有一条手臂掉下来!”风云动丝毫不为所动,随意看了她一眼说道。

  “十,九,八……”一个个数字像重锤一样敲在华若虚的心上,华若虚紧紧地抓住了情剑,俊脸微微泛出汗珠,双目神光暴涨,一眨不眨的盯着婴儿。

  “三,二……”空气中的气氛蓦然变得异常的紧张,比刚才更加的压抑。

  “杀!”一声厉喝,居然来自于大郎的口中,十六条白色人影,随即向婴儿的方向扑了过去,同时,一条淡淡的紫色人影也闪电般的扑了过去。

  此起彼伏的惨嚎响起,瞬间就已经结束。情楼十六弟子和华玉鸾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攻击,婴儿身边的几十刀手已经悉数命绝,悄无声息的躺在地上,而风云动也是也是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好多步,胸口鲜血不停的往外冒。然而,华玉鸾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欣喜,华若虚却还没有从刚才的瞬间巨变中反应过来,有些呆呆的看着风云动手上抱着的婴儿。

  “华玉鸾,好,你狠,不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哈哈哈,让你的宝贝儿子去下面陪我了!”风云动狂笑起来,声音越来越微弱,他的手卡在婴儿的脖子上,那婴儿却似乎早已经没有了任何声息。

  “不要!”华玉鸾一声悲呼,华若虚也在这时候挥剑扑向了风云动,情剑穿透了风云动的身体,然而这一切却已经是徒然。

  “师弟!”华玉鸾猛然扑到了华若虚的怀里,华若虚紧紧地搂住了她。

  “楼主,夫人,小少爷他,他已经去了。”背后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华玉鸾再也抑制不住嘤嘤哭了出来。

  “师姐,我们,我们看看他吧。”华若虚强忍心里的悲痛,低声说道。

  “不,不要了,把他好好的安葬吧。”华玉鸾娇躯微微颤抖着,她不敢看他,她怕看到她那控诉的表情,控诉她这个不合格的母亲。

  *** *** ***

  直到孩子已经完全消失在黄土里,华玉鸾也没有再看他一眼,华若虚也没有,一切都是情楼的那帮弟子在安排。

  华玉鸾很快就停止了哭泣,她那一对隐隐含着泪水的美眸里不时地出现悲愤的神色,华若虚虽然心里很伤心,然而却更加担心华玉鸾,因为华玉鸾现在的表现似乎很不对劲。

  他们一行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突来的变故,让他们都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华玉鸾一头栽进了屋里,而华若虚也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他心里还有一个疑惑,当华玉鸾的剑刺向了风云动的时候,他似乎看到风云动把孩子挡在了前面,然而他不敢去问,也不敢去看孩子的尸体,他怕他会看到一个他难以接受的事实,他只能把这个埋藏在心底。

  “师姐,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太难过,而且,而且你也说过,孩子我们可以再生的。”华若虚轻轻的搂着华玉鸾,柔声安慰道。

  “师弟,我很累,我想睡会儿,你陪着我好吗?”华玉鸾幽幽的说道,华若虚轻轻的点了点头,捧起了她的娇躯,向卧榻走了过去。

  华玉鸾似乎真的很累,她和衣躺在华若虚的怀里,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看着她的睡容,华若虚心里百感交集。

  “楼主,夫人!”清清的叩门声响了起来。

  华若虚轻轻的放开了搂着华玉鸾的手,悄无声息的起床开门。

  “大郎,有事吗?”华若虚走到了门外,轻声问道。

  “楼主,我们仔细检查过小少爷的死因,他是死于剑……”大郎稍稍犹豫了一下说道。

  “好了,不用说了!”华若虚猛然喝道,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楼主,还有一件事情,属下请楼主恕罪!”大郎微微沉默了一会说道。

  华若虚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楼主,在当时的情况下,其实我们并没有想过要把小少爷救出来,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办不到,我们能做到的只是,要保证楼主您的安全!”大郎恭敬地说道。

  “你们还有没把我这个楼主放在眼里?”华若虚冷哼了一声,脸上微微有了怒意。

  “楼主,小姐对我们恩重如山,为了小姐,我们必须保证您的安全。”大郎依然是那么恭敬的样子。

  “好了,你回去吧,我先休息了。”华若虚感觉一阵心烦意乱,挥了挥手道。

  “楼主,我相信小姐会愿意给您生一位小少爷的。”大郎临走前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 *** ***

  华若虚在门外静立良久,终于转身回头推门进去,来到床前,却微微吃了一惊,华玉鸾虽然眼睛依然是闭着,然而她的粉脸上却布满了泪水。

  “师姐,师姐!”华若虚轻轻的呼唤着,然而却没有回应,华玉鸾似乎是在睡梦中哭泣。

  “师姐,我不会怪你的,真的,我不会!”华若虚突然一阵心酸,用手轻轻的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喃喃的说道。

  华若虚温柔的吻着她的脸颊,看着她的眼神温柔无限,然而他的心里却充满了愤怒。

  “仙宫,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华若虚在心里恨恨的想道,虽然风云动已经死了,但是他的死,却难以弥补他失子之痛,自然他也就把这笔帐记到了仙宫的头上.

  

  

第四章 椎心之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