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风雨欲来

    含雪匆匆忙忙的往天星盟奔跑着,到了天星盟门口跟那看护门口的弟子招呼也没打就直往里面跑,不过天星盟似乎还没有人不认识含雪,因此见她进来,那两弟子虽然觉得意外,却也没有阻拦。

  “小姐,小姐!”华玉凤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很意外的一个声音,人随声到,一个娇小的白色人影飞快的扑进了华玉凤的卧室。

  “小雪?”华玉凤大喜,一把抱住了她,“小雪,你可回来了,这些日子你都去哪了?我们都担心死你了。”

  “小姐,少爷呢?少爷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他?”含雪急切地问道,她刚刚先跑到了华若虚的房间,什么也没有发现,于是就转而来问华玉凤了。

  “师弟他不在……”华玉凤还没说完含雪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吓了华玉凤一跳。

  “小雪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先别哭,你告诉我,我会帮你的。”华玉凤连忙安慰着她。

  “小姐,少爷,少爷怎么会不在了的啊?少爷不在了,小雪该怎么办啊?”含雪眼泪汪汪的看着华玉凤。

  “小雪,你胡思乱想什么啊?师弟他只是去了外面,过些日子就会回来的。”华玉凤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真的?小姐你说真的吗?少爷真的只是出去了?”含雪破涕为笑,抱着华玉凤的胳膊一连问了好几句。

  “华二小姐。”门口出现了两个看起来年龄相若的白衣女子,华玉凤抬眼望了过去,不禁微微一怔。

  “小姐,这位是婉儿姐姐,这位是雅倩姐姐。”含雪得知华若虚没事,人也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很开心的向华玉凤介绍这两个女子的身份。

  “赵婉儿见过华二小姐。”赵婉儿微微裣衽一礼,宫雅倩也含笑行了一礼。

  “两位姑娘不必多礼,玉凤实在是担当不起。”华玉凤回了一礼,心里暗暗有些奇怪,毕竟宫雅倩是神宫宫主,虽然现在神宫已经没落,但以她高傲的性格,不应该对她华玉凤这么客气的。

  “小姐,我这些天一直和婉儿姐姐在一起的,婉儿姐姐对我很好噢。”含雪说着跑到了赵婉儿身边,看着宫雅倩的眼神却有些不满,“雅倩姐姐,你干吗吓我嘛,我还以为少爷真的出事了呢。”

  “含雪姑娘,其实我的年纪要比你小,实在担当不起姐姐这一称呼,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倒很愿意喊你一声姐姐。”宫雅倩甜甜一笑道,“含雪姐姐,如果我不让你误以为华公子出事,你恐怕现在也不会回来吧?”

  “宫小姐,婉儿姑娘,多谢两位这些日子照顾小雪。”华玉凤算是明白了个大概,虽然不知道含雪怎么会和宫雅倩在一起,不过礼貌上还得先表示一下谢意。

  “华二小姐不用客气,当初我的命是含雪姐姐救的,而我现在送含雪姐姐回来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宫雅倩温婉一笑,“现在含雪姐姐已经安全回到了天星盟,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先行告辞了。”说罢宫雅倩朝赵婉儿点了点头,示意准备离开。

  赵婉儿却似乎一直在看着华玉凤,眼神有些奇特,直到听到宫雅倩的话才收回了目光,不过却换成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华玉凤并没有挽留,送两女出去后,却一直看着赵婉儿的背影,这个看起来很年轻,但又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的女子,似乎不是普通的人物。而且她也感觉到了赵婉儿看她的眼神,让她有一些些不安。

  *** *** ***

  “小姐,少爷什么时候会回来啊?”含雪一次又一次的问华玉凤这个问题,华玉凤也不知道回答了多少次了,每次都是同一个答案,一个让含雪无法满意的答案:不知道。

  “小雪,你当初好端端的怎么离家出走了?现在又到处找你的少爷!”华玉凤没好气地说道。

  “人家想少爷嘛。”含雪嘟着嘴,很委屈的样子。

  “好了,你的少爷会回来的,你先在府里乖乖的呆着,不要到处跑,免得你的少爷回来了又见不到你。”华玉凤也拿她没法子,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

  “凤姑娘,苏黛儿来了。”门口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苏黛儿?”华玉凤连忙走了出去。

  *** *** ***

  大厅里,有三个女子,领头的少女自然是那绝代妖娆苏黛儿了,在她两边,则是孙云雁和流云。苏黛儿的脸色不太好,有些忧虑,还有一丝丝憔悴,看来最近的事情,让她也感到焦虑不安了。

  “苏宫主大驾光临,不知道所为何事?”一个淡淡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自然是华玉凤来了。

  “玉凤姐姐,自家姐妹,何必这么客气呢?”苏黛儿脸色微微一黯,以前她来这里的时候,华玉凤是不会用这种态度对她的。虽然谈不上热情,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冷淡,很显然,魔宫毁灭少林所带来的后果已经开始出现了。

  “彼此身份不同,必要的客气自然是应该的。”华玉凤淡然一笑道。

  “玉凤姐姐,这次少林的事情,真的不是我的意思,你可不可以先放下对我的成见?”苏黛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

  “是谁的意思,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少林寺已经确实被你的手下血洗,一个活口也没有留下。”华玉凤语气很平静,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无法约束你的手下,还不如不要做这个宫主,如果你脱离魔宫,我相信师弟会很高兴的,他以后也不用在面对魔宫的时候束手束脚。”

  “玉凤姐姐,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解决吗?”苏黛儿沉默了半晌,低低的问道。

  “师弟乃是少林掌门,即使他对你爱逾生命,他也无法对那少林数百弟子的死不闻不问。”华玉凤语气依然很平淡,“我想这个道理你也明白,如果你还珍惜和师弟之间的感情,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的。”

  “玉凤姐姐,黛儿明白,你告诉若虚哥哥,不论他是恨我也好,怨我也好,我对他的感情依然不变。”苏黛儿垂首轻轻地说道,缓缓的转身,袅袅而去,空气中,飘来一声无奈的叹息。

  *** *** ***

  白衣仰天一声长啸,原本温文儒雅的他,脸色渐渐变得有些狰狞,长剑挥洒自如,天空中赫然飘起朵朵雪花,梦里飞雪,这一剑似梦似幻,平地里掀起了一阵寒风,呼啸的风声,掩盖了那刺耳的萧音,漫天无孔不入的剑气,似乎就代表着白衣无边的怒火和心底的不甘,他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这一剑已经用出了他毕生的力量,这也是他十年来呕心沥血研究出的一招剑势,但从来却没有用过,没想到今天第一次用,却成功了。天空中白茫茫的一片,等渐渐恢复清明,白衣已经从原地消失。他知道他无法与白衣四杀以及那数十黑衣刀手抗衡,于是他选择了逃跑。

  “一个也不要放过!”扇逍遥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看着剩下的白衣楼杀手,冷酷的命令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白衣楼杀手的抵抗终究是徒劳无功,半个时辰后,地上已经是血流成河,更躺满了白衣尸体,或许,这也是命运的安排,曾经无数的无辜生命在他们的手中消逝,他们每人的双手都沾满了血腥,今天,他们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们身体里的血,溅满了这片土地。

  “白衣啊白衣,天下虽大,却没有你的容身之处,我看你能往哪里跑!”扇逍遥喃喃的说道,眼神里出现了几分阴毒。

  *** *** ***

  武当。雪悠悠一个人在武当山上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武当山风景虽然不错,不过雪悠悠却一直闷闷不乐的,对江清月和花非梦两人她也是爱理不理的。本来她们已经准备回金陵了,可惜却收到了华玉凤的传信,让她们暂时还留在少林,要防止魔宫的人在这个时候对武当下手。

  “悠悠,你又在想若虚那个坏家伙了啊?”花非梦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笑嘻嘻的问道,她有事没事就跑来取笑雪悠悠,这已经成为了她的乐趣之一。

  “我就是想他嘛,这里一点也不好玩,无聊死了。”雪悠悠嘟囔着,很不高兴的样子。

  “那倒是,这里到处都是道士啊什么的,看到我们也恭恭敬敬的,就像木头一样,还是若虚比较好。”花非梦嘻嘻笑着。

  “悠悠,非梦,你们俩在这类啊,非花呢?”江清月看到两人似乎松了一口气。

  “非花没有和你一起吗?”花非梦有些奇怪的问道,花非花现在还是喜欢和江清月呆一起,甚至让她们几个以为花非花现在对江清月还没死心。

  “没有啊,我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他,我本来以为他和你们在一起的。”江清月摇了摇头道。

  “天都快黑了,他会去哪里了呢?”花非梦娥眉微蹙,自言自语的说道,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 *** ***

  华若虚终于知道了对少林下手的是南宫飞云,而南宫飞云现在是魔宫的护法之一,同时也得知南宫飞云原来居然是苏黛儿的哥哥,他想起路云长曾经告诉过他,魔宫的宫主如果生下的是男孩,就只能是一个普通的魔宫弟子的身份,而他路云长就是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成为了魔宫的长老的,那南宫飞云曾经以隐使的身份呆在神宫,会不会就一直就是在为魔宫效力呢?

  根据他的猜测,南宫飞云应该很早就知道他是苏黛儿的哥哥,但根据飞絮曾经告诉他的事情,南宫飞云却想置苏黛儿于死地,难道他连自己的亲妹妹也可以下手吗?还是飞絮仍然在骗他?

  “师弟,你又在想心事了?”华玉鸾温暖的娇躯轻轻的贴在了华若虚的背上,幽幽的问道,华玉鸾这些日子看起来显得软弱了许多,华若虚也从来不在她面前提到孩子的事情,那已经成为了他们之间的一个忌讳,一个谁也不愿意提到的忌讳。

  “师姐,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很多事情,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华若虚转过身,轻轻的搂住了她的柳腰,低低的说道。

  “你是担心苏黛儿吗?”华玉鸾轻轻的说道,“其实我想,这次对少林动手,应该不是她的意思,苏黛儿如果想动手的话,以前有很多更好的机会,没有必要等到现在。”

  “我也知道,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身为少林掌门,我有责任为他们报仇,这样一来,我们和魔宫之间的冲突也是避免不了的了。”华若虚低声一叹,“到时候,恐怕,我和她也只得兵戎相见了。除非……”华若虚没有再说下去,微微摇了摇头。

  “天无绝人之路,毕竟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你又何必担心那么多呢?”华玉鸾柔声道,“真到了那个时候,自然有解决的办法的。”

  华若虚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他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 *** ***

  还有一天的路程就可以到达峨嵋了,赵长空却依然是没有丝毫松懈的感觉。自从三天前击退白衣楼的杀手之后,就再也没有遇到任何攻击,然而他的心里不安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浓,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更是越来越盛。

  “姐夫,你是不是有心事?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黄莺莺低声问道。

  “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赵长空摇了摇头说道,“我担心,我们去峨嵋的路上会不大顺利。”

  “姐夫,再担心也没有用的,我们小心点就是了,我想最多也只是有些小麻烦的。”黄莺莺柔声安慰道。

  “但愿如此吧。”赵长空点了点头,在心里暗暗说道

  

  

第十章 风雨欲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