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花烛之夜

    “我就不信我会吃亏。”华若虚暗暗嘀咕了一声,至少就现在来说,赵婉儿要他做的事情应该是很轻易就可以办到的。

  “神宫在短短的时间内从巅峰跌倒谷底,这是我从来也没有想到的,要不然当初我也不会离开,如果我不离开的话,或许事情就不会这么糟糕,师姐也不会死了。”赵婉儿语气里充满了自责,敢情她一直难以释怀她师姐的死。

  “这根本就不关你的事,你责怪自己干什么?”华若虚忍不住为她辩护道。

  “你不懂的,很多事情,我到现在都难以相信。每一任宫主都会为下一任宫主准备几位使者,使者的数目并不确定,但有一个使者却是必须有的,那就是隐使,而每一任的隐使都将是宫主的夫婿,然而这一任隐使居然会背叛神宫,这真是谁也想不到的。”赵婉儿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

  “南宫飞云本来就是南宫轩辕的儿子,他背叛神宫有什么不正常的。”华若虚心想莫非赵婉儿还不知道南宫飞云的真正身份?

  “南宫飞云是南宫世家的人,怎么可能是南宫轩辕的儿子呢?如果是的话,他怎么会成为隐使?”赵婉儿微微一怔,敢情她还真的不知道。

  “总之你可以相信我,南宫飞云确实是南宫轩辕的儿子,也就是苏黛儿的同胞哥哥,不过你放心,就算他是黛儿的哥哥,我也不会放过他的。”华若虚懒洋洋的说道,他现在都有些头昏脑胀的感觉了。

  “难道南宫轩辕和师姐一样做了手脚?”赵婉儿喃喃的说道,脸色微微变了一变。

  “做了什么一样的手脚?”华若虚却听得是莫名其妙的。

  “听说夫君你很宠爱雪悠悠是吧?”赵婉儿低着头沉吟了足足有半刻钟才抬起头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华若虚,轻声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华若虚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怎么她突然问起这个起来了,一时间心里起了一些逗她的念头,他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道,“婉儿,你是不是也想我多宠你一些?”

  “夫君愿意多宠爱婉儿那自然是最好了。”赵婉儿脸色似乎微微红了红,不过脸上却显得更加忧郁,“可是你知道吗?雪悠悠她本来不该姓雪的。”

  “悠悠难道真的不是雪名枫的女儿?”华若虚急忙问道,他想起封平曾经对他说过的雪名枫对雪悠悠的怀疑,现在听赵婉儿这么一说,看来雪名枫还真的不是胡乱猜测。

  赵婉儿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说话。

  “那悠悠到底是谁的女儿?”华若虚连忙又问道,对雪悠悠的事情,他自然是很关心的。

  赵婉儿突然凑到了华若虚的耳边,说出了一句让他震惊不已的话。

  “其实雅倩才真正是雪名枫的女儿。”赵婉儿低低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悠悠是你师姐的女儿?”华若虚吃了一惊,低声问道。

  赵婉儿点了点头,而华若虚现在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脸色更是异常难看。这么说起来,赵婉儿不就成了悠悠的师叔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还有没别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华若虚沉默了一会复又问道。

  “没人知道,除了你和我。”赵婉儿摇了摇头,“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也没办法,不过你应该知道,我没有必要骗你。”

  “既然别人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呢?你知道不知道,以后我面对着悠悠的时候会多么辛苦?”华若虚现在是一肚子的无名火不知道往哪里发。

  “你难道不知道,一个人守着很多秘密是很辛苦的吗?你是我夫君,我当然也要你和我一起忍受一下了。”赵婉儿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华若虚已经开始隐隐明白她所说的他更吃亏的意思了。

  “红颜祸水,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华若虚喃喃的说道。

  只是华若虚想不到的是,赵婉儿知道的秘密不仅仅是这么一些,当他听赵婉儿说完的时候,他简直就有一种想逃的冲动,因为他担心她还会说出一大堆他以前从来也不知道的事情出来,而她还偏偏要嘱咐他,这些事情都不能告诉别人,他要一直闷在心里才行。

  欧阳冰儿不单单是神宫的圣女,还是神宫原宫主的亲生女儿,而欧阳冰儿的父亲自然就是上一任隐使,这么说起来,他也是雪悠悠真正的父亲,而雪悠悠居然和欧阳冰儿成了姐妹,难怪欧阳冰儿为了神宫这么尽心尽力,而欧阳剑平更是为了妻子的仇连自己的命都丢掉了,不过,欧阳剑平却查探到了一个秘密。四大世家共同守护着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一旦泄漏,将会对四大世家造成致命的打击,因此这个秘密也成为了四大世家之间相互牵制的原因,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原来风过云的父亲并不是风云动,而是神宫的风长老。风长老本名风云起,而且他才是风家真正的家主,风云动只不过是他安排的一个傀儡,而风云起同时利用四大世家之间的秘密来要挟其他世家加入仙宫为他效力,花雪月三家也不得不听从他的命令。

  这错综复杂的关系让华若虚是一个头两个大,而赵婉儿还要求他对付仙宫的时候,不能让宫雅倩去杀雪名枫和风云飘,因为他们才是她真正的爹娘,但又不能告诉宫雅倩她的真正身份。只是当华若虚说不要神宫的人插手的时候,赵婉儿却又不同意,而且她说欧阳冰儿更加不会同意,因为她肯定要亲自为自己的爹娘报仇的,只是欧阳剑平到底是死在谁手里,他们却还不是很清楚。

  不过这个时候,华若虚却也有些可怜起欧阳冰儿起来,毕竟短短的两年时间不到,她的亲生父母都先后离她而去,而她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却无奈寡不敌众,无法为爹娘报仇,这样一来,他似乎有些理解她的所作所为了。

  不过听赵婉儿说,欧阳冰儿一直以为宫雅倩是她的亲妹妹,因此也就对宫雅倩照应有加,只是宫雅倩却什么也不知道,她只知道欧阳冰儿是她的师姐,当然,她对欧阳冰儿还是很好的,也很听欧阳冰儿的话。

  “婉儿,按理说你应该是悠悠的师叔,那我们这样,这样是不是,是不是……”华若虚吞吞吐吐的,却怎么也无法吐出最后那两个字出来。

  “你现在才想起来吗?”赵婉儿淡淡一笑,“我们这样,确实可以算是**,不过你可以当作不知道就是了。”

  “你,你明明知道这样,还要我娶你;现在我娶了你,你却告诉我这是**;你告诉我,却又要我当作不知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华若虚冲着赵婉儿喊了起来,这回他是真的有些愤怒的感觉,这个女人完全就是一副耍他的样子。

  “嘘,轻点,不要让她们听到了。”赵婉儿依然是没那一回事样,轻轻的笑了笑道,“我已经跟你说了,你娶了我可能会吃亏的。”

  “你是故意这样的对不对?”华若虚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冷眼看着她。

  “你想错了,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你是我第一个不排斥的男人,或许我还谈不上多喜欢你,不过我知道我对你有好感。”赵婉儿幽幽的说道,“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我不想承受那么多负担,所以我把这些负担都转移到你的身上,你是我夫君,为我承担这些是应该的,不对吗?”

  “可是你明明知道我们这样是**,为什么还要这样?”华若虚没好气地说道。

  “我其实在十二年前,就已经不是神宫的人了,我现在只是回来做一些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我实际上也已经不是她们的师叔。”赵婉儿缓缓的转过身,美眸转向了漆黑的窗外,“我实际上只是一个孤身一人的女子,和任何人都没有瓜葛,你还担心什么呢?更何况,你好像也不是那么守礼的人吧?我记得你家里的那么多妻妾,有过正式名分的似乎只有华玉鸾一个人吧。”

  “这些不用你管。”华若虚气哼哼地说道。

  “听说你以前是个书生,胆小迂腐,虽然你在江湖中行走了两年,你似乎还是没有去掉那股书生气啊。”赵婉儿摇了摇头说道。

  “我的事情你好像挺清楚的嘛,看来你注意我也不是一两天了吧?”华若虚没好气地说道。

  “你是婉儿的夫君,婉儿又怎能不了解你呢?”赵婉儿悠然一笑,可怜现在华若虚满肚子的火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发。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安歇吧。”华若虚一气之下,就想干脆一走了之,说完这话就往外面走。

  “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你就这么走了吗?”赵婉儿幽怨的说道,只是现在华若虚都不知道她这样子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

  华若虚定定的看着赵婉儿,赵婉儿似乎有些无法承受的他的眼神,脸上浮起了两朵红云,缓缓的低下头,有些局促的样子,不复她方才的平静。

  华若虚心一横,走过去拦腰将她搂了起来,滚入了帷帐之内,手轻轻一挥,屋内灯火已灭,若有若无的娇吟和低低的喘息声开始在屋里响起,华若虚专心致志的侵占着这个绝代尤物身上的每一寸领地,他心里的抑郁和烦闷也都发泄在她的身上。

  *** *** ***

  “夫君,现在心里好受些了吗?”黑暗中,赵婉儿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

  “婉儿,你简直就是个妖精。”华若虚轻轻的搂着她,低低的叹道。

  “男人不开心的时候,最喜欢两样东西,一是女人,二是酒。是我让夫君你不开心的,所以我也要让你开心起来。”赵婉儿纤指轻轻的划过华若虚的胸膛,柔声说道。

  “你不是几乎没认识过男人吗?怎么好像你很了解男人似的?”华若虚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我在神女庵呆了十二年,这十二年,我收留了上百个女子,她们当中大部分都是因为失意于男人而想出家,她们都会对我说她们和男人之间的故事,我听多了,自然就了解男人了。”赵婉儿在华若虚耳边轻轻的说道。

  “婉儿,你,你不会出家吧?”华若虚犹豫了一下问道,心想她在尼姑庵里呆了十二年,保不定哪一天她就会成为真的尼姑。

  “我本来就已经是出家人,只不过我是带发修行。”赵婉儿突然嘻嘻一笑,这话差点没把华若虚吓得跳起来。

  华若虚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他终于决定不再问这个女人任何问题了,或许她真的是太了解男人了,他在她面前总是有一种处于下风的感觉,或许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占那么一点点上风,赵婉儿的欲拒还迎婉转承欢似乎满足了他那一点点的征服欲。

  **** *** ****

  清晨,华若虚恋恋不舍的从赵婉儿的肢体缠绕间摆脱了出来,没有惊醒尚在海棠春睡的赵婉儿,轻轻的穿衣起床,临走时轻轻的吻了吻她的粉颊。

  穿过走廊,来到大门口,却被一个人堵住了,却是欧阳冰儿。

  “把面纱还给我!”欧阳冰儿的脸色似乎有些憔悴,语气里也充满了冷漠。

  “已经被我丢了。”华若虚怔了怔说道。

  “你!你居然丢了?”欧阳冰儿愤愤地说道,脸色一变,手一扬似乎又想打人,不过这次倒没有真的动手,马上又把手缩了回去。

  “一块面纱而已,你现在又不戴了,还要干什么?”华若虚似乎存心想气气她,看到她生气的样子,他就有一种莫名的开心的感觉。

  “一块面纱而已?原来在你看来,只是一块面纱罢了,好,华若虚,我算是看透你了!”欧阳冰儿粉脸铁青,狠狠地瞪了华若虚一眼,转身往外面奔了出去。

  **** **** ****

  “冰儿姑娘,好久不见了!”欧阳冰儿正一个人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欧阳冰儿猛然转过身,前面不远处,一个白衣男子正微笑着看着她,男子很英俊,堪称玉树临风,只不过欧阳冰儿的眼里却充满了愤怒和厌恶,只因为这个人是南宫飞云。

  “我不认识你!”欧阳冰儿冷冷的说道。

  “圣女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么快就把属下给忘记了。”南宫飞云依然是带着一副笑容。

  “你,南宫飞云,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我今天就杀了你!”欧阳冰儿心情本来就一团糟,现在更加是难以心平气和了。

  “冰儿啊冰儿,你难道就不关心你雪山的弟子了吗?”南宫飞云微微的一声感叹。

  欧阳冰儿脸色一变,心里涌起了一种不安的感觉,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南宫飞云知道她就是神宫圣女,但是现在他既然知道了,那雪山派也自然就暴露了,雪山派众人虽然武功出色,但是毕竟才数十人,与魔宫那么多手下相比,无异于以卵击石,而照南宫飞云现在这么说,极有可能他已经对雪山派弟子下手了。

  “南宫飞云,我看你应该先关心你自己才对。”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华若虚倏然出现在欧阳冰儿身边,用一种嘲弄的眼神看着南宫飞云,敢情刚刚华若虚一直就跟在欧阳冰儿身后,本来他是有些担心她出什么事,没想到却碰到了南宫飞云。

  欧阳冰儿看到华若虚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喜色,不过马上就换成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还对着华若虚冷冷的哼了一声。

  “华若虚,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南宫飞云脸色变了变道。

  华若虚冷哼了一声,缓缓拔出了情剑,遥遥指向南宫飞云。

  “江湖恩怨,各位还请让开,以免伤及无辜。”华若虚沉声喝道,其实不用他说,路人已经纷纷避让,原本繁华的街道瞬间就变得冷清了起来,当然两旁还是有不少不怕死的在看热闹的。

  “冰儿,你也让开。”华若虚低声说道。

  不过欧阳冰儿却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一点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还露出一副我干嘛要听你话的样子。

  华若虚没有再理会欧阳冰儿,全神贯注的看着南宫飞云,真气迅速的布满全身,然后注入情剑之中,闪烁的剑芒欢快的跳动着,他的心里已经起了杀机。因为他一定要杀了南宫飞云为少林上下报仇,但与其去魔宫杀他,还不如在这个时候杀他。

  南宫飞云感受到一种无比强大的气势迫近,那是一种可以毁灭任何阻碍的气势,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怯,他自然知道华若虚的武功是高于他的。

  

  <a href=http://www.cmfu.com>

第四章 花烛之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