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强留小月

    “慢着!”南宫飞云的声音里微微有些颤抖,他已经感觉到了华若虚强烈的杀意,在华若虚强大气势的压力下,他终于感到害怕了。

  不过华若虚却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南宫飞云的话一样,双眼寒芒闪烁,手腕渐渐绷紧,雷霆一击即将发出,他身旁的欧阳冰儿似乎也有些忍受不了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杀气,默默的退后了一小步,美目停留在华若虚的身上,俏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有几分怨恨,也有几分关切。

  “华若虚,你不要江小月的命了吗?”南宫飞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色厉内荏的对着华若虚喊了起来。

  “南宫飞云,江小月是你的妻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华若虚听到江小月的名字微微一怔,强大的气势也明显的缓了一缓,不过依然是冷眼看着南宫飞云,冷声说道。

  “华若虚,就算你不管那个贱女人,你的宝贝儿子你总不会不关心吧?”南宫飞云阴阴一笑,他似乎看到了对付华若虚的法宝,一下子就镇定了起来。

  “不知所云!”华若虚手中的情剑再一次扬起。

  “华若虚,你难道还不知道,江小月那个贱女人替你生了一个儿子吗?”南宫飞云冷笑道。

  “不可能!”华若虚断然道,脸上露出了几分鄙夷的神情,“南宫飞云,我真替你感到丢人,为了保命,连自己妻子的清白也可以拿来随便糟蹋!”

  “华若虚,江小月只不过是本少爷的一颗棋子罢了,最多也只不过是本少爷的一个玩物,这种女人,哪有资格做我南宫飞云的妻子!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自己去问那个女人!”南宫飞云哈哈笑了两声,以来掩盖他的不自然,他感觉到周围偷偷看热闹的人似乎正在对他嘲笑,嘲笑他妻子的红杏出墙。

  “那个江小月的孩子会不会真的是你的?”欧阳冰儿突然凑到了华若虚身边,低声问道。

  “怎么可能?我根本就和她没有那种关系!”华若虚没好气地说道。

  “那南宫飞云怎么说得那么肯定?”欧阳冰儿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华若虚却没有回答,他想起了一年多以前在客栈的事情,莫非那天真的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一时之间,他有些踌躇起来。

  “南宫飞云,今天我就放过你!滚!”华若虚心存疑虑,犹豫再三,终于决定还是放他走。

  “南宫飞云,你给我站住!”南宫飞云正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身就欲离开的时候,欧阳冰儿娇脆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不知圣女有什么吩咐?”南宫飞云转过头来,微笑着说道,一副卑恭的样子。

  “南宫飞云,你把我雪山派弟子怎么样了?”欧阳冰儿咬牙切齿般问道。

  “圣女您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在下先走一步,我的宝贝儿子还在家里等我呢。”南宫飞云微微一笑,说着还看了华若虚一眼。

  “南宫护法,这么急着去哪里呢?”传来一个悦耳柔美的声音。

  华若虚微微一怔,她怎么来了?

  “属下参见三长老!”南宫飞云也有些吃惊,不过马上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这家伙的门面功夫还是做得不错的。

  “南宫护法,宫主要见你,跟我来吧!”孙云雁淡淡地说道,说完当先起步,看也没有看华若虚一眼,不过这个时候华若虚的耳里却传来了孙云雁的声音:“雪山派的人没事,你让欧阳冰儿不用担心。”

  华若虚再看向她的时候,却只看到她窈窕动人的背影,一时间微微有些失神。

  “先不要追了,你去看看雪山弟子,他们应该没事。”欧阳冰儿见南宫飞云真的跟孙云雁走了就想追过去,华若虚却一把抓住她。

  “你怎么知道?”欧阳冰儿没好气地说道,挣了挣,甩开了华若虚的手,不过却也没有再去追。

  “你先去看看吧,至于我怎么知道的,就不用你来操心了。”华若虚淡淡地说道,说完也不管欧阳冰儿去不去,就朝雪山派的落脚地行去。

  雪山一直留在金陵,名义上是寻找他们的大小姐欧阳冰儿,实际上当然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华若虚和欧阳冰儿两人联袂来到的时候,众人脸上都出现了奇怪的神色,特别是看到欧阳冰儿脸上居然没带面纱,就更加吃惊了。不过吃惊归吃惊,一个个却都什么也没问。

  “兰姨,刚才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吗?”欧阳冰儿对欧阳兰问道,她这话一出,众人也大都明白,欧阳冰儿看来已经不打算隐瞒了。

  “小姐,刚刚有魔宫的人来袭击我们,不过很奇怪的是,没多久,魔宫的一个长老来命令他们退走,所以我们并没有受到伤害。”欧阳兰低声说道。

  “魔宫的长老?是不是孙云雁?”欧阳冰儿微微有些惊讶,问这话的时候却把眼神飘向了华若虚。

  “小姐,正是她。”欧阳兰恭声说道。

  “这里已经不能呆了,你们收拾一下,准备离开。”欧阳冰儿沉吟了片刻说道。

  *** *** ****

  “既然他们没事,那我先走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让婉儿去找我。”华若虚微微停顿了一下,“或者你去找我也可以。”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今天欧阳冰儿对华若虚似乎好了很多,至少没像昨天晚上一样要和他拼命,听了华若虚的话之后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等华若虚走后,才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出神。

  华若虚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华府,心里却还在想着南宫飞云的话,难道小月的孩子真的是他的?

  刚刚走进大厅,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和往常一样,大厅里莺莺燕燕聚集一堂,不过却没有往常那样的热闹,他扫了一眼,却发现原来多了一个人,一个他正在想着的人,江小月。

  “小月,你来了正好,我正准备去找你呢。”华若虚勉强一笑说道,心里却涌起了一些不安,江小月出现得也太巧了一点吧?

  江小月默默的点了点头,怯怯的跟在华若虚的后面,含雪似乎也想跟上去,不过却被华玉凤给拦住了。

  *** *** ***

  “小月,你来这里是不是有事想跟我说?”华若虚看着江小月,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滋味,他并没有先问那孩子的事情,其实他有一种感觉,江小月应该就是来说这件事的。

  “姑爷,我,我……”江小月低着头讷讷的说道,只是说了半天,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小月,你还是向以前一样称呼我就可以了。”华若虚心里暗暗一叹,江小月似乎已经变得对他很生分了一样。

  “姑爷,我,我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江小月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华若虚的面前。

  “小月,你快起来!”华若虚一惊,连忙把她给硬拉了起来。

  “华郎,我来说吧。”这个时候江清月从外面走了进来。

  “青姐,你知道?”华若虚微微一怔道。

  “其实这件事我很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我一直没有说,因为我不想你受到南宫飞云的威胁。”江清月轻轻的点了点头,“小月曾经告诉过我,她的孩子其实是你的骨肉,现在南宫飞云已经把孩子抢了过去,逼迫小月来告诉你,要不然,他就会对孩子不利。”

  “小月,你实话告诉我,那天在客栈,我喝醉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华若虚微微吸了一口气,定神看着江小月问道。

  “我那次见到你的时候,本来还有三天,我就要和南宫飞云拜堂了,所以,所以我就在酒里下了,下了一点催情的药。”江小月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羞红,“本来我想南宫飞云不会发现的,没想到,没想到成亲之后,他根本就没有进过我的房间,也没有和我同床过,更,更没有碰过我,后来他发现我怀了孩子,就逼我招出孩子的父亲,如果我不告诉他的话,他就要给我喝打胎药,所以我就只好告诉了他。”江小月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华若虚的眼睛,声音越来越小,要不是华若虚耳力不错,恐怕都要听不清楚她说的话了。

  “那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呢?”华若虚有些愧疚,也有些恼怒。

  “我不想给你惹麻,所以就没有说。”江小月飞快的抬起头看了华若虚一眼,又低下了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南宫飞云刚刚匆忙找到我,说我要来和你说清楚,我不想来又怕他一时生气杀了孩子,就只好来这里了。”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把孩子接回来的。”华若虚沉默了片刻后说道,“青姐,你先去安置好小月。”

  “我,我还要回去的。”江小月怯怯的说道。

  “不用回去了,你以后就留在这里了。”华若虚语气很平静,却也很肯定。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的,要不然,孩子会出事的!”江小月抬起头,语气也很坚决。

  “现在我说了算,你乖乖的留在这里,哪也不能去!”华若虚沉声说道,说着转向了江清月,“青姐,你看好她,在南宫飞云这个混蛋还活着之前,不要让她去任何地方!”

  “华郎,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江清月点了点头,柔声说道。

  “小姐,我求求你,放我回去吧!”华若虚出了房门,而江小月则开始哀求着江清月。

  “小月,我一直把你当亲生姐妹,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江清月看着江小月的眼神里充满了怜惜,轻轻的搂住了她的身子,但同时却封住了她的武功,“小月,华郎这样做也是为你好,你如果回去的话,南宫飞云手中不但有孩子,还有你这个筹码,那样的话,就更不好对付了。不过你放心,南宫飞云不敢对孩子怎么样的,他不敢失去这个筹码。”

  *** *** ***

  华若虚刚刚来到华玉凤的房门口,房门就自动打开了,同时露出了华玉凤娇艳的脸庞,她似乎早就预料到华若虚会来找她。

  “小月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只想知道的是,你确信那孩子是你的吗?”没等华若虚说话,华玉凤就先发问了。

  “凤儿,我也不敢肯定,不过照小月那么说,我看应该是的了。”华若虚语气不是很自然。

  “你昨晚是不是在赵婉儿那里?”华玉凤看着华若虚,沉默了很久,幽幽的问道。

  “凤儿,我……”华若虚点了点头,他不想瞒她。

  “方侠带着昆仑弟子离开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吧?”华玉凤转过身,背对着华若虚。

  “凤儿,对不起。”华若虚轻轻的搂住了她。

  “我并不是想怪你,再说我也不是姐姐,我也没资格说你的不是,如果你真的那么专情,我也没法陪你在身边。”华玉凤幽幽的说道。

  “凤儿,你知道的,在我心里,你和师姐一样重要。”华若虚柔声说道,又紧了紧搂着她的手,把她扳转了过来,却发现她的脸上隐隐有着泪痕,不由得吓了一跳。

  “凤儿,你不要哭好不好,我以后不会乱来了。”华若虚轻轻的吻着她脸上的泪痕,喃喃的说道。

  华玉凤轻轻的嗯了一声,温顺的靠在华若虚的身上,好大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凤儿,婉儿告诉了我很多事情。”虽然赵婉儿说不让他告诉别人,不过对于华若虚来说,他或许会瞒着华玉鸾,但肯定不会对华玉凤隐瞒的。

  华玉凤听到华若虚说完的时候确实是大吃一惊,一时之间,这么多她以前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的秘密让她也有些呆了,直到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师弟,悠悠她知道这事情吗?”华玉凤低声问道。

  “婉儿说,除了她,没有其他人知道的。”华若虚摇了摇头,想了想又说道,“凤儿,你千万不要告诉悠悠,要不然她心里会很难受的,弄不好还会要去帮她亲生爹娘报仇。”

  “师弟,你先去找苏黛儿,看她是否知道这件事情。”华玉凤轻轻的从他怀里站了起来道,华若虚虽然有些不舍,不过依然答应了。

  “师弟!”华若虚刚刚走到门口,华玉凤突然在背后急忙喊了一声。

  “凤儿,还有事吗?”华若虚连忙转过头,用一种希冀的眼神看着华玉凤。

  “师弟,你记得多陪陪天星姐姐。”华玉凤低低的说道。

  *** *** ***

  魔宫。苏黛儿正大发雷霆,南宫飞云居然趁孙云雁进来禀报的时候,偷偷的跑掉了,简直是完全就没把她这个宫主放在眼里。

  “云雁姐姐,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苏黛儿看了看静立一旁的孙云雁,问道。

  “宫主,我看南宫护法应该是想一直避而不见,这样的话,我们即使宣布解散他的飞云堂,他也可以当作完全不知情。”孙云雁想了想说道。

  “我也知道他的心思,他们父子俩,自以为一个是我的父亲,一个是我的兄长,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杀他们的。”苏黛儿粉脸含霜,看来给气得不轻。

  “小姐,小姐,公子来了。”流云慌忙跑了进来,她看起来比较开心的样子,因为华若虚来了,苏黛儿肯定就不会这么大火气了,她这做丫鬟的也自然可以好过很多了。

  “我不是说过若虚哥哥来了就让他直接进来吗?你还来通报干什么?”可惜流云高兴太早了,还是挨了苏黛儿一阵训斥。

  流云挺委屈的走了出去,片刻之后就把华若虚给带了进来。

  苏黛儿挥了挥手,流云和孙云雁很自觉地退了出去,远远的守护着。孙云雁顺手关门的时候,正好看到苏黛儿轻巧的跳到了华若虚的身上,心里没来由的一阵酸涩。

  “若虚哥哥,黛儿好累!”苏黛儿蜷缩在华若虚的怀里,幽幽的说道,华若虚有些心疼地看着她,她的脸上真的有一丝疲惫的感觉。

  “黛儿,你知道不知道,你们魔宫和神宫有什么关系?”两人轻轻的拥抱良久,华若虚终于开口了,毕竟正事还是要做的。

  “神宫和魔宫是天敌嘛,江湖上都知道的。”苏黛儿的声音娇柔无力,却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黛儿,你娘临死之前,又没告诉过你什么事情或者交给你什么东西?”华若虚想了想又问道。

  “若虚哥哥,我娘教了我好多东西的,娘死了之后,南宫长老,也就是我爹就告诉我娘是被神宫的人害死的。”苏黛儿低声说道,突然仰起头,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华若虚,“若虚哥哥,你今天好像有些奇怪啊,怎么问这些问题?”

  “没事,我关心黛儿你嘛。”华若虚微微一笑道,看着她那诱人的樱唇,头微微一低,吻了过去。华若虚并不想如赵婉儿所说的那样把神宫和魔宫之间的所谓渊源告诉苏黛儿,不过他基本上也可以确定,赵婉儿的判断没错,魔宫有些人并没有把该告诉苏黛儿的事情告诉她,而这个人现在看来,最有可能是南宫轩辕。

  

  

第五章 强留小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