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落魄白衣

    “你真的想要面纱吗?”华若虚心思一转,想了想突然问道。

  “废话!”欧阳冰儿没好气的说道,顺便还狠狠的瞪了华若虚一眼,不过说起来华若虚也确实是多此一问,她要是不想要的话,会一而再的找他要吗?

  “其实,想要我给你面纱也不难。”华若虚微微一笑,他开始起了一些捉弄欧阳冰儿的念头。

  “你婆婆妈妈的干什么?快说到底要怎样才肯把面纱给我!”欧阳冰儿的脾气似乎不太好。

  “很简单啊,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华若虚特意在条件上加重了语气,不过说到这里他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欧阳冰儿那天近乎半裸的情景,没来由的一阵心跳。

  “什么条件?”欧阳冰儿似乎微微一怔,俏脸飞起了两朵红云,那微微带着娇羞的模样,让华若虚一阵心胸荡漾。

  “你不是很了解我吗?这次难道就猜不出我的条件了?”华若虚微微笑道。

  “我告诉你,你别想还有上次那样的好事!”欧阳冰儿脸色又是一红,忿忿地说道,末了还低低的骂了一句,“流氓!”

  “你自己要胡思乱想,跟我可没关系。”华若虚似笑非笑的看着欧阳冰儿,欧阳冰儿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樱唇微启,似乎又想骂人了,不过华若虚没给她机会,先开口了,“其实条件很简单,只要你把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说的话,再说一次就可以了。不过,你的神态口气都必须与那个时候一模一样。”

  “你这是什么条件?华若虚,你太无聊了吧?”欧阳冰儿听到这个条件好大一阵发怔。

  “反正我就是这个条件,要不要面纱就看你自己了。”华若虚懒洋洋的说道,心里暗暗好笑,总算可以在这个女人面前占点上风了。

  欧阳冰儿脸色变幻不定,看着华若虚的眼神也是越来越复杂,她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看来内心正在盘算着要不要真的答应华若虚的条件。

  华若虚的心绪则飞到了雪山,那是第一次见到欧阳冰儿。

  “大哥哥,大姐姐,你们在干什么哦?”华若虚还记得那天欧阳冰儿那天籁一般动听的声音,他依然记得她那迷惑和好奇的眼神,他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那看起来懵懂无知的少女,实际上却是城府如此之深。

  “世事真是难料啊!”华若虚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从沉思中会过神来的他转头望向了欧阳冰儿,却发现她居然已经不在这里了,连忙回头看去,却看到她的背影刚刚消失在一扇门内。

  “刚才不是说我不给面纱就不让我走吗,怎么自己反而走了?”华若虚嘀咕了一声,不过既然她不再缠着他要面纱了,他也乐得溜之大吉,他可不想为自己增加麻烦。

  *** *** ***

  华若虚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心里有些担心,昨晚又和赵婉儿缠mian一晚没有回去,不知道华玉凤会不会生气。

  虽然还是清晨,但是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多,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甚是热闹。人群里突然一阵骚动,华若虚警觉陡起,他感觉到有几个高手正在向这边接近。

  华若虚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却发现一个一身白衣但却显得很狼狈的人正在往他这个方向奔来,而他身后不远处,还有数十条人影在追赶。

  人影越来越近,华若虚的脸色却微微变色,因为他认出了来人,赫然是白衣楼楼主,白衣。

  路上的人纷纷往两边避让,不过华若虚却兀自傲然站立在路中央,眼看白衣已经奔到了他的面前,还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白衣显然已经感觉到有人拦在了前面,身子往旁边一闪,似乎想避开华若虚继续往前跑,不过华若虚却没有让他如愿。

  “白楼主,好久不见了!”华若虚淡淡地说道,说也奇怪,本来还准备往另外一个方向闪避的白衣,听到这句话却突然停止了下来,猛然抬起了头,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此时追赶的人也已经到了,他们看到华若虚似乎脸色都变了一变,同时停下了脚步。

  “神刀堂刀十三见过华公子!”当先一个三十左右的青年男子对着华若虚抱拳一礼。

  “这位兄台,我们曾经见过吗?”华若虚有些迷惑地问道,不过他的眼神却还落在白衣的身上,白衣的一身白色衣衫已经快要成为了灰色,而他的脸上也布满了尘土,往日每次见到他时的整洁现在是一丝也看不到了,而他的双眼更是布满了血丝,脸上写满了疲惫,憔悴不堪的样子,从他的身上,华若虚突然似乎看到了曾经他被四大世家乃至整个武林追杀的时候的情景,而现在的白衣活脱脱就是他那个时候的翻版。

  华若虚隐隐有些奇怪,他知道白衣曾经率领白衣楼狙击赵长空等人,但白衣却败在方侠手上之后退走,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白衣怎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呢?

  “华公子当然不会认识在下这等无名小卒,不过华公子享誉武林,我们江湖中人又有谁会不认识公子呢?”刀十三一脸卑恭的样子,说着看了看白衣,又抱拳说道,“白衣杀了我们神刀堂副堂主,我们奉命为副堂主报仇,还望华公子成全!”

  “神刀堂?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呢?”华若虚轻轻地说道,似乎是自言自语,不过又似乎是在问刀十三。

  “华公子,你,你不要听他们的,他们是叶不二的手下。”一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却是白衣接上了话。

  “叶不二?”华若虚脸色一冷,看了看白衣,又看了看那十来个劲装男子,心里暗暗思量起来。

  “华公子,在下也不想瞒你,叶不二本是我的师傅,师傅认为我背叛了他,所以毁了我的白衣楼,我侥幸逃脱,但这一个多月来,师傅的手下一直都在追杀我。”白衣迅速地说道,“我这次来,就是投奔华公子你的!”

  刀十三脸色一变,朝旁边使了一个眼色,十多人同时无声无息的动了,每人手上多了一把锃亮的钢刀,钢刀上泛着蓝幽幽的光芒,十几把刀同时劈了过来,不过却并不是劈向白衣,而是劈向了华若虚。

  华若虚微微一错步,情剑倏然出鞘,天星剑法之天星舞,情剑在虚空中划出了一个大网,罩住了那迎面而来的凌厉刀势。

  凛冽的刀风突然消逝,华若虚马上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原来他们的目标依然是白衣,而刚刚对他的攻势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连日来疲于奔命的白衣,再见到了华若虚之后绷紧的神经突然一松,一下子却似乎完全垮了下来,一时间,他似乎已经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数十把刀锋浸着剧毒的钢刀指向他的周身要害。

  华若虚心里极为不舒服,虽然他对白衣的死活不是很关心,但这些人让他上了一次当,他的面子上就有些挂不住了,或许是他最近被人骗得太多的原因,一旦有人骗他,他就会觉得分外的气愤。

  刀十三心里正感到有些高兴,因为眼看白衣就难逃一死了,他的任务也总算是完成了。只是,他高兴得太早了一些,蓦然在他面前凭空多出了一把剑,一阵丁丁当当的声音,他发现手上的刀已经断成了两截,而其他人也和他一样。

  白衣虽然捡回了一条性命,却也是惊出了一声冷汗,不过对华若虚却又多了一丝敬佩和畏惧,他刚才几乎就认定自己必死无疑了,却没想到在这种危机关头,华若虚依然可以救他一命。

  不过其实这对华若虚来说并不是很难,因为他的内功心法特殊,导致他的招式转换起来轻而易举,他发动攻击也几乎不需要什么准备时间,所以他才可以赶在他们前面拦住他们的攻势,救下白衣的一条小命。

  “华公子果然是名不虚传,在下佩服,告辞!”刀十三脸上一阵青红皂白的,咬咬牙朝华若虚拱了拱手,转身就准备离开。

  “嘻嘻,弟弟啊,姐姐正找你呢!”一个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随着一个香馥馥的柔若无骨的娇躯扑了过来。

  “姐姐,你怎么来了?”华若虚大感意外,华天星好像从来也没有在这个时候这种地方主动来找过他。

  “弟弟啊,你在这里打架吗?”华天星漂亮的眼睛眨了眨,脸上突然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弟弟啊,他们是谁啊?看着好讨厌哦,我不想见到他们啦。”

  “还不快滚?”华若虚冷冷的看了刀十三等人一眼,轻声喝道。

  “弟弟啊,那个家伙好像比你还色哦,那样看着姐姐!”华天星突然悄悄地说道,还用那细嫩的手指往那边指了指,华若虚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不由得一阵怒火上涌,居然有个家伙不知死活的用色迷迷的眼睛看着华天星,那眼神里明显的带着淫亵的味道。

  “杀了他们!”华若虚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华若虚也已经来不及去想他,他现在的脑子里已经充满了这个念头,那就是杀了这些人,杀了这些居然敢对华天星不敬的人。

  “你们都去死吧!”一个从地狱里出来的冰冷声音从华若虚的口里缓缓的吐了出来,也同时宣告了他们的命运,情剑之天星!你们让姐姐不高兴,你们就得死!十几朵绚丽的血花在天空中盛开,一阵惨叫声响起,同时伴随着一片惊呼,十几具庞大的身体突然向抽气的皮球一样,软软的倒在地上,没有了任何声息。

  打斗平息下来,华若虚的眼里却似乎有几分迷茫,呆呆的看着地上的尸体,良久良久,才缓缓的转身,准备离开。

  “弟弟,姐姐陪你回家。”华天星挽着华若虚的手,嘻嘻笑着。华若虚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他刚刚还对自己突然间就变得这么心狠手辣有些迷惑不解,不过他想只要姐姐能够高兴,那一切就没有关系了。

  白衣心里微微一阵发冷,当然,他不会因为这几个死人而感到害怕,在他的杀手生涯里,他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上了,他只是震惊于华若虚的武功,就那简简单单的一件,十多条生命就这样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尽管他早就知道华若虚的武功深不可测,但当亲眼看到他当街屠戮的时候,这种感觉却又是不一样。

  看着华若虚和华天星相携而行,白衣稍稍犹豫了一下就跟了上去,他本来的目的地九十天星盟,现在眼看天星盟近在咫尺,他自然不会放弃。

  “弟弟,姐姐不进去了哦。”到了天星盟门口,华天星停了下来。

  华若虚的心里一阵黯然,华天星依然不愿意在华府多呆一会儿,甚至连华府的门也不愿意进,不过他也知道他无法改变她的决定,他更不忍心拗她的意思,于是他只得默默的点了点头,有些不舍的放开了华天星的素手,然后目送她那美丽的仙影渐渐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 *** ****]

  “白衣,我不管你说的话是真还是假,你如果要进这道门,必须先让我封住你的武功。”华若虚终于把注意力转到了白衣身上,看着他淡淡地说道。

  “我相信在华公子的府上很安全,请华公子动手吧!”白衣倒是很干脆,他也知道他现在没有很人讨价还价的余地,更何况他也不想讨价还价,他只是想出一口恶气罢了,而唯一能帮他出这口恶气的人,他认为就只有华若虚了。

  华若虚封死了白衣的武功,然后带他进去就把人交给了华玉凤,这种事情他相信华玉feng坐起来更合适。其实本来天星盟的大小事务他都很少插手,基本上都是华玉凤和西门琳还有赵长空三人处理。

  “少爷,少爷!”含学这妮子又来了,不过很奇怪的事,这次她居然还带着两个人一起来,一个是雪悠悠,另一个居然是朱朱。

  她们三个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华若虚暗暗有些奇怪,不过话说回来,她们三个年龄比较接近一些,含雪虽然大一点,不过她是那种越活越小的人,所以看起来,她们三个在一起,也不是很奇怪。

  “小雪,你没有去捣乱吗?”华若虚微微一笑。

  “少爷,人家哪里有捣乱嘛。”含雪扑到华若虚身上撒娇不依道,“少爷,我和悠悠朱朱正准备出去玩呢,你陪小雪去好不好?”敢情她是来找华若虚出去玩的。

  “小雪,你们去吧,我还有事呢。”华若虚连忙摇头,想到上次和雪悠悠朱朱两人在外面逛了大半天就有些心悸,他可不想又搬回半条街回来。

  含雪央求了半天终究是没能打动华若虚,只得气鼓鼓的和另外两女出去了,华若虚也暗暗抹了抹汗,总算是摆脱了这个丫头的纠缠。

  *** *** ***

  白衣并没有带给天星盟多少有用的资料,他虽然知道叶不二的藏身之处,但华玉凤早就已经查探出来了,甚至比白衣知道得更清楚,而关于毒门的下落,白衣同样也是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原来白衣楼本来是用来为叶不二筹集金钱的,白衣楼杀人的雇佣费用很高,二白衣楼因为成功率高,雇用白衣楼杀手的人自然也很多,每年有非常可观的收入,而这些,都被叶不二用来发展势力所用。

  天星盟又出了一些小事,花非花留书单独离开了,说是要去寻找蓝雪柔,蓝雪柔失踪已经很久了,花非花为了她可谓是茶饭不思,在华玉凤多日寻找无功之下,他终于忍不住了。不过看起来,花非花似乎已经有了一些蓝雪柔的消息,但如果真的有的话,为什么又要单独去找她呢?这也是让大家担心的,当然,最担心的自然是花非梦了,花非梦担心起来,华若虚自然也不得安宁。

  “师弟,红月儿和白心静应该还在孙云雁那里,说起来我真有些对不住非花,这阵子忙于查探叶不二和仙宫的下落,我也没有怎么去管这件事。”华玉凤脸上微微露出了几分歉疚的神情,微微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去一趟孙云雁那里,问问她红月儿和白心静的事情。”

  华若虚有些勉强的点了点头,自从方侠质问他之后,他见到孙云雁就觉得有些不自在。

  

  

第七章 落魄白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