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多情之秘

    当华若虚沉醉于孙云雁的温柔乡的时候,华玉凤却出现在华天星的小屋里。

  华天星巧笑盈盈的看着华玉凤,而华玉凤的脸上却是写满了忧虑。

  “天星姐姐,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华玉凤在华天星的对面坐了下来,稍稍犹豫了一下就说出了来意。

  “玉凤妹妹,你有事尽管说吧,我们也不是外人。”华天星柔柔一笑道。

  “天星姐姐,师弟他对你的感情,我想天星姐姐应该比小妹更清楚,一旦你离开他,后果我真的不敢想象,我今天来这里,只是想和姐姐商量一下应对的办法。”华玉凤语气充满了担忧。

  “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前车之鉴你也已经知道了,当年魔刀的刀灵为了化为人,不惜影响魔刀得主的心智,大肆杀戮,而最终他终于成功地脱离了魔刀,但还没成为真正的人的时候,就遭到了上天的惩罚,天雷轰顶导致形神俱灭。”华天星俏脸露出了几分悲伤,几分无奈。

  “天星姐姐,这我也知道,不过这只是一个传说,并不一定是真的,更何况,姐姐你是剑灵,和刀灵也不一定完全相同啊?”华玉凤有些急切的说道。

  “玉凤妹妹,那不是传说,那是真正发生过的事情,而刀灵和剑灵,其实是一样的,我们同属于灵,我们有我们的生存方式,我们注定只是神物的一个附属品,我们不应该脱离神物而存在,更不应该妄想成为普通人。”华天星凄然一笑,缓缓的摇了摇头,“我的下场也会和那个刀灵一样,最终灰飞烟灭,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命运。”

  “不会的,我相信一定有办法的。”华玉凤喃喃的说道,“天星姐姐,你真的不能出事的,你要是不在了,恐怕师弟他会承受不住这个打击的。”

  “我在人世间呆了这么久,也明白了很多道理,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强求的,不过我不会后悔,我这些天,过得很快乐,如果给我选择的话,我宁愿只过一天现在的生活,也不愿意去过那一千年的孤独的日子。”华天星突然笑了,笑得很灿烂,“我以前,只是感受着铸剑师和他的心上人之间那种刻骨铭心的感情,但当我自己亲身经历的时候,我却发现,那种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我现在真的已经很满足了,我知道,弟弟这一辈子,都会记得我的。”

  “天星姐姐,我知道你很舍不得师弟的,我也知道你并不想离开他,既然这样的话,你为什么就不和我一起商量对策呢?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的。”华玉凤有些焦急的说道。

  “天无绝人之路吗?”华天星喃喃的说道,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可惜,我并不是人啊!”

  华玉凤沉默了下来,华天星对自己完全没有一点信心,她根本就不相信她还能够活下来,这样的话,又怎么可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呢?

  “玉凤妹妹,弟弟娶了你真是他的福气,你总是什么都为了他好,可惜,弟弟现在越来越花心了。”华天星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说起来,这也是我自作自受。”

  “天星姐姐,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华玉凤有些迷惑的问道。

  “当年,刀灵可以让魔刀得主入魔,而我其实也一样,我也同样有这种能力,事实上,我也这样做了,只不过我是告诉他,不要拒绝所有喜欢他的女孩子,也一定要得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只是当他身边的女孩子越来越多的时候,我却发现我开始嫉妒了,你说,我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华天星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幽幽的说道,“不过,多情总比无情好吧,再说,只要弟弟开心就好。”

  “天星姐姐,你是说,现在的他,并不是真正的他?”华玉凤突然感觉心里似乎起了一阵寒意。

  “现在的他,是真正的他,但不是以前的他。”华天星摇了摇头,突然对着华玉凤一声轻笑,“玉凤妹妹,你是不是担心他并不是真的喜欢你?”

  华玉凤苦笑了笑,没有说话。

  “放心吧,其实弟弟天性多情,只是以前书生气太浓,心里也有诸多礼教的束缚,从而隐藏了他本来的性格,我只是稍稍影响了一下他,让他回复他本来的性情而已,他对你的感情也是真心的,只不过,如果我不暗中改变一下他,或许他一辈子也不会向你表达吧。”华天星含笑道,华玉凤脸色微微红了红,虽然对华天星的话还是有些将信将疑的,不过心里吊着的一块石头却也放了下来。

  “天星姐姐,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情剑,是你向大江镖局托运的吗?”华玉凤似乎犹豫了很久才问了出来,然后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华天星。

  *** *** ***

  华若虚一大早就离开了温柔窝,同时还把白心静带到了华府,而红月儿依然被孙云雁关押着。

  白心静在大厅里等着,然后华若虚去敲开了华玉凤的门,却发现华玉凤一脸的憔悴,双眼中隐隐有着血丝,不由得一阵心疼。

  “师弟,有事吗?”华玉凤勉强笑了一笑,温柔的语气却无法掩饰她的疲惫。

  “凤儿,我只是来看看你,你精神不太好,先休息一会吧。”华若虚柔声说道,说完不由分说就把华玉凤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替她盖好被子,然后坐在床边看着她。

  华玉凤感受到情郎的关心,不由得甜甜一笑,心里也泛起一阵甜丝丝的感觉,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无法抵抗袭来的浓浓睡意,渐渐沉沉睡去。

  “看来不能问凤儿仙宫在什么地方了。”看着华玉凤恬静的睡容,华若虚暗暗想道,他只要一问她,她肯定就会知道他想要去仙宫,这样的话,她一定会花心思安排,甚至还要跟他一起去,华若虚不想华玉凤过于劳累,自然也就不敢问了。

  “琳姐或许知道吧?”华若虚想了想,突然感觉心里一亮,轻轻的起身走了出去,又轻轻的掩上门,生怕自己惊动了她。

  西门琳却有些心神不定的,正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叶舞影昨晚离开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她知道叶舞影去找她父亲了,虽然她也不太同意叶舞影的做法,但叶舞影心思已决,加上想到叶不二毕竟是叶舞影的父亲,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叶舞影应该不会有危险,所以最终西门琳还是没有阻拦她。只是现在一个晚上过去了,叶舞影却还没有回来,却不由得她不担心了。

  她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心里一喜,连忙迎到了门口,却微微一怔。

  来的是华若虚,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叶舞影回来了,虽然看到华若虚她心里也比较高兴,但不管怎么说,她这个时候更想看到的却是叶舞影。

  “琳姐。”华若虚低低的唤了一声。

  “若虚,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吗?”西门琳的语气有些埋怨的味道,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但如果不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西门琳一般是不会主动去找华若虚的,而最近一段时间,华若虚也没有来找过她。

  “琳姐,对不起,这些日子……”华若虚有些愧疚,当初他带着她离开那绝谷的时候,还承诺一定会好好的陪她,然而到了现在,却经常对她不闻不问的,特别是这次从外面回来之后,他大部分时间都和神宫的那几个女人还有孙云雁周旋在一起,更是从来都没有踏足过西门琳的房间。

  “若虚,没什么,你不用说了。”西门琳柔声阻止了华若虚继续讲下去,“要说对不起地应该是我,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是我却几乎什么也做不了,帮不了你。”

  “琳姐,你这么一说,我真觉得自己是百死莫赎了。”华若虚脸上露出了羞愧的表情,他清楚的知道西门琳为他做了很多事情,她几乎就撑起了天星盟的半边天,而他华若虚,却没有为她做过任何事情。

  “若虚,其实我早就说过,我们是自家人,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西门琳幽幽的说道,“你不用感谢我,也不用对我说对不起,知道吗?”

  “琳姐,我知道了。”华若虚点了点头,内心感动不已,这个时候他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呢?

  “琳姐,你知道仙宫的总坛在哪里吗?”两人一起沉默了片刻后,华若虚终于说出来他来这里的目的。

  “玉凤有告诉过我的。”西门琳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华若虚,“若虚,你想现在就动手吗?”

  “琳姐,我想先去证实一件事情。”华若虚简捷的说出了事情的缘由。

  “若虚,依我看,还是不要去的好。”西门琳沉吟了一会说道,“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风过云会不会说实话,所以我觉得你去找他证实没有什么用处,而且,弄不好他又会弄一个我们不知道真假的孩子来威胁我们,这样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琳姐,我们怎样才能知道孩子是不是还活着呢?”华若虚语气有些无奈,他想了想觉得西门琳说得确实不错,但是他的心里却也惦记着孩子的生死谜。

  “我看不如这样,我们马上发动对仙宫的攻击,如果孩子真的还在仙宫手里,到时候他们一定会用孩子来威胁我们的,到时候我们再来商量应对方法。”西门琳想了想说道。

  “那好吧,或许也只有这样了。”华若虚点了点头,“琳姐,等凤儿醒了,你在和她商量一下,我去找婉儿,让她们的人马与我们暗中策应。”

  *** *** ***

  “大清早的你来这里干什么?”华若虚让欧阳冰儿给拦住了。

  “我当然是来找我的婉儿了。”华若虚微微一笑道,眼睛却拼命的在她身上转悠着。

  “流氓,大白天的就不做好事。”欧阳冰儿忿忿的低声骂道。

  “欧阳大小姐,你能不能不要拦在我前面,我找婉儿有事。”华若虚有些好气又好笑的感觉。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次来找师叔都是……”说到这里欧阳冰儿脸色一红,没有再说下去。

  “都是做什么?”华若虚身子往前倾了倾,快要凑到了她身上,在她耳边一声轻笑。

  “你不要跟我靠这么近!”欧阳冰儿受惊的兔子般一下子往后面跳了好远,华若虚满意的一笑,闪身绕过了她,直往赵玩儿的房间奔去,等欧阳冰儿回过神来想拦住却已经来不及了,她只是远远的看到华若虚在赵婉儿房间外面敲门,片刻后门开了,华若虚的身影也消失在里面,好久好久都没有出来。

  “师姐,你又在偷看了。”一个笑嘻嘻的声音把欧阳冰儿吓了一跳。

  “小师妹,你胡说什么,谁偷看了?”欧阳冰儿俏脸一红,啐了一口。

  “师姐,我知道华公子在师叔屋里做什么!”宫雅倩凑到欧阳冰儿耳边,一幅神秘兮兮的样子问道。

  “他还能在里面做什么?那个流氓,淫贼!”欧阳冰儿忿忿的说道,不过说着脸却更红了,毕竟她还是个黄花闺女,一想到华若虚在里面和赵婉儿颠鸾倒凤,不脸红才怪。

  “师姐,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华公子了?”宫雅倩在她耳边低低的问道。

  “小师妹,你别胡说,我才不会喜欢他!”欧阳冰儿矢口否认。

  “师姐,你上次可是差点就把你自己给他了,还说不喜欢她?而且他把你的面纱摘掉你也不阻拦他,你就不要骗我啦。”宫雅倩却是一点也不相信她的话。

  “他和师叔出来了。”欧阳冰儿一时间正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宫雅倩的话,这个时候却发现赵婉儿和华若虚相携从屋里走了出来,连忙提醒宫雅倩,顺便转移开了话题。

  “冰儿,雅倩,你们都在这里啊,正好我要找你们呢。”赵婉儿看到欧阳冰儿和宫雅倩都在走廊上,微微怔了一怔说道。

  “师叔,师姐想知道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宫雅倩嘻嘻笑着道。

  “小师妹,你别乱说!”欧阳冰儿大羞,她没想到宫雅倩居然会来这么一句。

  “冰儿,雅倩,不要闹了,夫君已经准备攻打仙宫总坛了,你们做一下准备。”赵婉儿粉脸微微一红,却也觉得有些好笑。

  “华公子,是真的吗?什么时候动手?”宫雅倩马上收起了玩笑的神情,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有些急切地问道。

  “宫姑娘,难道你不相信婉儿吗?至于具体时间,等我安排好了,我会通知你们的。”华若虚点了点头说道。

  “我现在就去准备!”宫雅倩二话没说,转身就走,欧阳冰儿却狠狠地瞪了华若虚一眼,然后跟上了宫雅倩。

  “夫君啊,好像你得罪了冰儿了哦。”赵婉儿娇笑道。

  “婉儿,我哪里敢得罪她呢?”华若虚讪讪的笑了笑,一口否认。

  “夫君,我知道你还在打冰儿的主意哦,你可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赵婉儿嘻嘻笑着,“夫君可不要忘了,婉儿最了解男人的心思了。”

  “那婉儿你知道不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呢?”华若虚有些恼怒的看着她。

  “夫君啊,你除了想欺负婉儿,还会想做什么呢?”赵婉儿甜甜娇笑道。

  “你真是个妖精!”华若虚忿忿的说道,拦腰将她搂了起来,返身进了她的卧室。

  **** **** ****

  “爹,您不要执迷不悟了,华公子的实力我很清楚,他随时都可以把您这里的人全部消灭的。”叶不二的身后,叶舞影苦口婆心的试图说服自己的父亲。

  “舞影,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的?”叶不二很慈祥的看着叶舞影道。

  “华公子告诉我的。”叶舞影有些心灰意冷,她说了半天,但叶不二依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舞影,你知道他是怎么样查到我这里的吗?是不是我这里有内奸?”叶不二继续柔声问着他的宝贝女儿,看来他是试图从她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爹,您难道还不明白吗?华公子的实力要比你想象中的强大很多倍,您不要妄想什么称霸江湖了,您只要现在收手,女儿一定会保住你的性命,然后陪着您颐养天年的。”叶舞影终于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大声地说道。

  “舞影,如果你愿意帮爹的话,我一定可以……”叶不二还是不忘打他的宝贝女儿的主意。

  “爹,我不会帮你去做危害武林的事情的!”叶舞影打断了叶不二的话,坚决地说道。

  “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你回来做什么?”叶不二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我只是不想看着爹您一步步走向毁灭,不过,既然我说的话您不愿意听,那女儿就回去了。”叶舞影这回是彻底的心凉了,她有些木然的转过身,缓缓的往外面走去。

  突然她感觉肩膀及后背同时一麻,身子已经无法动弹。

  “舞影,你是我的女儿,你就必须帮我!”叶不二冷冷的说道。

  

  

第九章 多情之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