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仙宫屠戮

    夜空中随处可见绚丽的焰火,在这个除夕的晚上,金陵城彻夜不眠,天星盟众人分散四处闲逛,一副到处看热闹的样子。

  三更正,他们都逛到了金陵城一座破旧大院前,华若虚和华玉鸾相视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闪电般的扑向了门口那看护的老头,老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已经昏了过去。

  按照路线图上的位置,华若虚轻易的找到了入口,掀开石头,现出一个三尺见方的洞口,华若虚正要跳下去,华玉鸾却已经抢先一步落入了里面。

  华玉鸾一马当先,华若虚紧随其后,而后是西门琳率领着情楼三十二名弟子,花非梦赵长空黄莺莺最后,欧阳冰儿和赵婉儿则带领着雪山十五高手殿后。天星盟众人神情都很平静,只是欧阳冰儿却是粉脸挂满了寒霜,双眼中也射出一道道冷厉的神光,从入口到仙宫正厅有一段不劲的距离,路上虽然守卫的人不多,但也有数十个,但都还没来得及呼救,就已经一命归西,只是他们大都不是死在最前面的华玉鸾的剑下,而是死在了最后面的欧阳冰儿的手下,可见欧阳冰儿的杀气是多么浓重,或许是忍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有机会报仇了的原因吧。

  “有敌……”一声响亮的叫喊终于打破了地下的寂静,不过这人依然是没有喊完就已经一命呜呼了,不过他也算尽到了他的责任,不管怎么说,他这一声大叫足以惊动其他人了。

  虽然还没有看到任何人出现,但华若虚已经可以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片刻后,已经有人挡在了他们的前面,只是他却没想到,第一个出现的居然就是封平,他的身后还跟着数十飘雪山庄的弟子。

  “华兄弟,怎么是你?”看到华若虚,封平也觉得很意外。

  “封大哥,我不想做过多解释,请不要阻拦!”华若虚沉声道。

  “华兄弟,对不起,虽然我知道拦不住你们,但我依然要做我应该做的事情。”封平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声音变得低沉而苦涩,“能死在华兄弟的手里,总比死在别人手里好。”

  “师弟,我来就是了。”华玉鸾低声说道,话音未落,她已经挑剑刺向了封平,无声无息却又快如闪电的一剑,剑锋堪堪迫近,强大的剑气似乎随时都会穿破他的胸膛,封平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往后急退了数十丈,才总算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只是他的心底却冒出了一阵寒意。封平虽然曾经列为人榜高手,但实际上,自从他和雪飘飘成亲后,他就已经从人榜上除名了,他的武功虽然不错,但也只能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他能挤上人榜,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了无牵挂,一个了无牵挂而又武功高强的人,是很难对付的,但一个有了家的浪子,却已经不值一顾了。更何况以华玉鸾今时今日的身手,本就没有几个人是她的对手。

  “杀!”欧阳冰儿一声娇喝,她当先扑向了飘雪山庄众弟子,而她身后的雪山派众人也跟随其后,西门琳稍稍犹豫了一下,朝情楼弟子挥了挥手,于是十六对男女也扑向了那群可怜的飘雪山庄弟子,惨叫声迅速的响起,欧阳冰儿手中的长剑刚刚刺入一人的心脏,再准备杀向其他人的时候,却发现几乎已经没有可杀的人了,除了在华玉鸾剑下捉襟见肘狼狈不堪的封平,于是她的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还夹带着隐隐风雷之音,刺向了封平,她所有的怨恨似乎都要从这一剑上发泄出来。

  “飘飘。”封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的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温柔的笑容,他知道他就要死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躲过这一剑,不过能和心爱的女子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他也已经很满足了。

  不过片刻后他又睁开了眼睛,因为他并没感觉到有利剑刺入的疼痛,这时他却发现欧阳冰儿正狠狠地盯着华若虚。

  “华若虚,你什么意思?”欧阳冰儿愤愤地说道,她眼看就要刺杀封平于剑下,却没想到凭空多出了一把剑挡住了她的剑,而这把剑的主人居然就是华若虚。

  “封大哥,带着雪大小姐,离开这里吧。”华若虚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道。

  封平呆呆的站在那里,久久没有说话,而华若虚却也没再理会他,径直往里面赶去。

  *** *** ****

  风过云以及仙宫总坛所有高手都已经聚集到了正厅当中,风过云还没能等到手下的汇报,正厅的大门就鱼贯而入,走进了一群人。

  “风过云,你的末日到了!”华若虚冷冷的看了风过云一眼。

  “华若虚,就凭你们这些人吗?”风过云虽然心里吃惊不已,不过嘴上却依然很强硬。

  “风过云,本来你要弄什么仙宫,跟我没有多大关系,只可惜,你不该害死我的孩子,今天,我就要你们为那无辜的孩子偿命。”华若虚双眼射出两道冷电,紧紧地盯着风过云,想看看风过云的表情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华公子,冤有头债有主,是风云动杀了你的儿子,你也已经杀了他了,你还来找我们报仇,不觉得有些过分吗?”风长老也就是风云起插上了话。

  “蛇鼠一窝,没什么好说的,我今天就要为师傅报仇!”这边两人还在说话,那边欧阳冰儿却早已经忍不住了,清冷而悦耳的声音刚刚传进众人的耳里,欧阳冰儿美丽的身影已经扑向了风云起。

  “原来你就是神宫的那丫头!”风云起脸色微微一变,他这话一出,本有几个想为他挡住欧阳冰儿的仙宫弟子却不敢上前了,这几个人本是神宫余下的几个弟子,神宫圣女的厉害他们早就是知道的,他们可不想上去送死,这样一来,风云起不得不亲自对付欧阳冰儿了。

  大战的序幕就这样拉开。赵婉儿素衣飘飘,素手轻摇,几道掌风拍向了云雷电三长老,这是神宫的叛徒,他们是害死她师姐的元凶,她最先要对付的自然就是他们。

  雪名枫刚刚往前踏出了一步,就有八个情楼弟子迎了上去,将他团团围住,而风云飘和雪飘飘母女二人则紧张的看着面前的场面。

  “娘,封大哥怎么没有回来?”雪飘飘焦急的问着自己的母亲。

  “他,他可能有事外出了吧。”风云飘支支吾吾地说道,虽然这个谎话确实不怎么样,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她总不能告诉女儿,她丈夫已经死了吧?

  花错犹豫了半天,终于往前踏出了几步,只是他马上就发现有人挡在了他的面前,而这个人还是他的宝贝女儿,花非梦。

  “爹,恕女儿不孝了!”花非梦低低的说道,尽管她并不是真的想要对花错怎么样,只是想缠着他,不过他毕竟是她父亲,为人子女的,对父亲出手怎么说都不太合适。

  其他人都混战到了一起,几乎所有的人都投入了打斗之中,仙宫方面,除了风过云没有出手,以及风云飘和雪飘飘母女在一旁观战之外,其他人都找到了各自的对手,而天星盟这边,华若虚华玉鸾和西门琳三人居然都在观望。

  华若虚一眼扫过,场上的形势尽收眼中,赵婉儿和欧阳冰儿分别为神宫的两代圣女,武功确实也不愧于她们的身份,欧阳冰儿和风云起相比显然是占了上风,只不过她似乎报仇心切,显得过于急躁,相反却一时之间,根本就无法奈何风云起。而赵婉儿以一敌三,却显然是落于下风了,只不过她现在的情况恰好和欧阳冰儿相反,她脸上一片恬静,举手投足之间,显得不急不躁,虽然情势不妙,却也似乎没有危险。

  雪名枫虽然武功高强,但在八个情楼弟子的围攻之下,硬是一点脾气也没有,占不到丝毫便宜,而花错和花非梦之间,更像一对父女在拉家常。月天英则被赵长空逼得手忙脚乱,而其他弟子却显然不是情楼和雪山高手的对手,不到半刻,已经是伤亡不断,惨叫连连。

  华若虚和西门琳华玉鸾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时点了点头,然后蓦然同时清喝,弹身而去。风过云顿时心神一紧,功聚全身,就准备迎敌,在他看来,华若虚三人肯定是来对付他的了。

  只不过他料错了,华若虚三人根本就没有扑向他,而是一起向风云起发出了雷霆一击!

  “宫主,快走!”风云起临死前发出了一声狂吼,他躲过了西门琳的千手观音掌,也躲过了华若虚的情剑,甚至华玉鸾的那一剑,也只不过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伤口,还远不足以致命,然而,当他躲过这三人的攻击的时候,欧阳冰儿那充满了怨恨的剑,却一举刺中了他的前胸,并且贯穿了他的身体。

  欧阳冰儿的脸上布满了泪水,她终于为她的母亲报仇了,她有些感激地看了看华若虚,她知道刚刚华若虚本来可以杀了风云起的,不过为了她能够亲手报酬,他把机会留给了她。不过她当然不会就这么停止下来,杀掉风云起,只是她报仇的第一步,还有其他的三大长老,还有风过云,以及其他原本属于神宫却都背叛了神宫的人。

  风云起一死,仙宫众人顿时手脚大乱,而风过云看情势不妙,还真的就逃掉了,只见他大厅后面退了两步,突然往后面一拍,那里就出现了一个大洞,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风过云就已经消失在里面。华若虚却也没有去追,因为他知道,在那边还有人等着风过云呢,他相信他是跑不掉的。

  “若虚,不用留情了,速战速决吧。”西门琳皱了皱眉头说道,华若虚点了点头,他们三人继续刚才的战术,三人总是同时攻击某一个人,现在他们的目标是仙宫剩下的三大长老,而那三大长老现在正和赵婉儿欧阳冰儿两人斗了一个旗鼓相当。

  当欧阳冰儿的剑刺入了三人中的最后一个的时候,这场与其说是决战还不如说是杀戮的打斗差不多结束了。当然,仙宫还有很多人活着,花家的人基本上都还留下了性命,最多也只是被废掉了武功,而飘雪山庄,则只有雪名枫夫妇,加上雪飘飘还在了,当然,应该还有封平,只是封平在打斗过程中一直都没有出现。

  “雪庄主,我不想杀你,你们走吧。”华若虚挥了挥手,情楼那八个弟子退了下来,打斗终于完全结束。

  “封大哥呢,你把封大哥怎么样了?”雪飘飘却叫了起来,语气里充满了惶急,她也不傻,封平这么久都没有出现,而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死了,她只要随便一想就知道封平可能出事了。

  “飘飘,我没事!”封平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出现在众人的后面,雪飘飘连忙扑了过去,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封大哥,带雪大小姐走吧。”华若虚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说道,封平点了点头,轻轻的搂住了雪飘飘。

  “华若虚,你杀了我大哥,我不会放过你的!”风云飘突然对着华若虚愤怒的喊了起来。

  “风云飘,如果不是看在悠悠的份上,你现在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华玉鸾冷哼了一声,“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赶紧从这里滚,我华玉鸾可没那么好的耐心!”

  风云飘似乎还想说什么,不过却被雪名枫制止了。雪名枫深深的看了华若虚一眼,拉着风云飘转身隐入了大厅后面的那个大洞。

  “华兄弟,你对封平的大恩,封平会一直铭记于心!”封平朝华若虚抱了抱拳,拉着雪飘飘,转身也消失在洞里。华若虚想要阻止他们,却没来得及。

  “夫君,不好了,雅倩守在那边,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放过所有人的!”赵婉儿来到华若虚的身边,急切地说道。

  “我去看看!”华若虚连忙说道,暗暗叫了一声糟糕,万一宫雅倩把雪名枫也给杀了,那就不好了。

  **** *** ****

  风过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那高高在上的仙宫宫主的气质,他只知道,他极有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他能坐上这个宫主的位置,可以说大部分是因为有风云起的扶持,然而现在风云起已经死了,他还有什么可以依仗的呢?风云起的死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或者说,今天天星盟来袭击也是他没想到的。只是他并不知道,风云起死得并不冤枉,天下间,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挡得住华若虚华玉鸾西门琳还加上欧阳冰儿的联手一击,如果要说冤枉的话,只是风云起没有选择逃跑,如果他在华若虚三人还没动手之前就已经逃离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他太自信了,自信不会这么容易死,因此就死在了他的自信上。

  风过云出现在城外的荒野中,却有些犹豫了,因为他不知道该去哪个方向才是最合适的,然而,当他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无法离开了,他前方出现了一个宫装少女,而他的四周,更是围着一群素衣女子。

  “宫雅倩?”风过云心里涌起了一阵寒意,他知道宫雅倩在神宫被誉为武学天才,当初风云起叛乱就是因为她的出现而导致功败垂成,而现在,她极有可能成为他风过云的催命鬼。

  “风过云,看来,仙宫就只剩下你这孤家寡人了吧?”宫雅倩在笑,笑得很甜,在这漆黑的夜空下,看起来却显得有些诡异。

  风过云没有说话,他用了最直接的方法,他迅速的观察出包围圈中最薄弱的位置,然后选择了攻击,因为他知道,要宫雅倩放他走跟异想天开没有丝毫区别。

  只可惜,他不但低估了这群素衣女子,还低估了宫雅倩,他看来最薄弱的地方,却依然可以挡住他的攻势,而宫雅倩的一双裹着白沙的纤纤素手,已经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他的身后。不过风过云毕竟也不是等闲之辈,他还是感觉到了背后的那细微的风声,弹身而起,躲过了这一掌,只是等他落回地下的时候,依然在包围圈正中,而宫雅倩,则正用一种嘲弄的语气看着他。

  不过风过云马上脸上就露出了欣喜地神色,因为他看到了雪名枫。而此时宫雅倩也发现仙宫原来还有漏网之鱼。

  “爹,我们,我们不要管了好吗?”雪飘飘出声哀求道。

  “飘飘,你别忘了,过云可是你表哥!”风云飘喝斥道。

  “表哥又怎么了?他总是让我们飘雪山庄帮他做事,他什么时候为我们想过?”雪飘飘委屈的说道,一向温顺听话的她终于也忍不住顶嘴了。

  

  

第十一章 仙宫屠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