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两情依依

    “你不是还要杀南宫飞云吗?怎么现在就要回雪山了?”华若虚被欧阳冰儿问得哑口无言,想了想就换了另外一个理由。

  “你说过会杀了南宫飞云的,我就没必要在这里等了。”欧阳冰儿有些禁受不住华若虚火辣辣的眼神,就低下了头。

  “你就不能不走吗?”华若虚声音有些低沉。

  “师傅的仇已经报了,这里也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我自然就要走了。”欧阳冰儿转过身,缓缓的向门口走了两步,幽幽的说道。

  “难道你对这里真的一点留恋也没有?”华若虚问道,心里很是不舒服。

  欧阳冰儿沉默了很久很久,终于吐出了两个字:“没有!”

  华若虚突然感觉心里一阵气血上涌,有点心疼的感觉,原来你对我真的是一点感情也没有吗?

  华若虚从怀里狠狠地掏出了一块白色纱巾,正是曾经黛在欧阳冰儿脸上的那块面纱,他从她脸上强行抢了下来之后就一直珍藏在怀里。

  “你的面纱,还给你!”华若虚忿忿的说道,既然她对他没有丝毫留恋,他也不想留着她的东西徒自伤神。

  欧阳冰儿有些疑惑的转过身,看到华若虚手上的面纱,眼神里露出了一丝惊喜,语气里也似乎带着一份激动和喜悦:“你不是说丢了吗?你还留着?”

  “当然留着了,不过既然你要回雪山,我也只好还给你了。”华若虚心里有些难受,欧阳冰儿这一走,恐怕他今生再也见不到她了。

  欧阳冰儿眼里闪现出一种异样的神情,她定定的看着华若虚,良久没有说话。

  “面纱是你摘下来的,现在你要还给我,当然由你帮我戴上。”欧阳冰儿脸上露出了一丝甜美动人的笑容,美眸迅速闪过一道狡黠的神色。

  *** *** ***

  华若虚缓缓的走到了欧阳冰儿的身后,轻轻的舒展开纱巾,纱巾慢慢的覆盖住她娇艳的花容。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很近,一阵阵醉人的幽香钻进华若虚的鼻孔里,华若虚突然停止了为她戴面纱的动作,双手就那样悬着,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谁也没有动。

  “帮我戴好吧!”欧阳冰儿轻轻地说道,打破了这差点令人窒息的寂静。

  华若虚轻轻的为她系好面纱,然后手却依然停在那里没有放开,蓦然他猛地将面纱又给扯了下来,双手落在她的肩膀上,微微一用力,转过了她的娇躯,头微微一俯,吻了过去,欧阳冰儿任凭他吻住了她的樱唇,没有躲闪,更没有抗拒,她轻轻的搂住了华若虚的后背,渐渐的生涩的回应着。

  良久,唇分。欧阳冰儿粉颊绯红,海棠般娇艳欲滴,杏眼含春,水汪汪的双眸里充满了羞意。

  “冰儿。”华若虚轻轻的唤了怀中的佳人一声。

  欧阳冰儿似乎害羞至极,她用蚊呐般细微的声音轻轻的应了一声,干脆把头全部埋进了华若虚的怀里,再也不愿意抬头。

  *** *** ***

  天星盟,西门琳匆匆找到了华玉凤,手上拿着一封信。

  “玉凤,舞影临走之前,让人在三天之后也就是今天给我一封信,你看看。”西门琳对华玉凤说道,“舞影说让我们去查查这个地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舞影还没回来,我看可能是出事了。”华玉凤皱了皱眉头说道。

  “希望叶不二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毕竟他们是父女。”西门琳叹息了一声道,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脸上却是写满了深深的忧虑,看来她很担心叶舞影会有个什么意外。

  “琳姐,你也不要太担心,我先派人去查探一下舞影说的这个地方。”华玉凤安慰着西门琳。

  *** *** ***

  魔宫。

  “宫主,属下有急事禀报!”路云长脸色焦急,匆匆忙忙的来到了苏黛儿寝宫外面。

  “路长老,什么事情这么惊慌?”苏黛儿秀眉微蹙,她是第一次见到路云长这么慌张的样子。

  “回宫主,属下这些天详细调查了飞云堂的每一个人的详细资料,发现飞云堂的每一个人,都是来自原一百零八分坛以及总坛四堂最精锐的弟子,根据属下初步判断,我们现在总坛四堂的弟子联合在一起恐怕都不是飞云堂的敌手!”路云长沉声说道,“魔宫总坛的大多数高手,包括各大护法,除了属下身边的四位护法之外,都是南宫长老的心腹,而他们现在也都站在南宫护法的一边。”

  “怪不得他们从来都不拿我的命令当一回事,原来是这样啊。”苏黛儿语气陡然间变得异常冰冷,“看来,他们父子俩计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宫主,是属下没用。”路云长脸上布满了惭愧的神色,本来苏黛儿寄予重任给他,希望他能够将南宫轩辕的势力给控制住,没想到他不但没有抑制南宫轩辕,反而让他的势力更加的扩张到最大。

  “路长老,这也不怪你,一直以来,你只是负责保护我的人身安全,而宫里的大小事务都是南宫轩辕负责,因此,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他的心腹,这也很正常,你不用自责。”苏黛儿淡淡一笑,脸色恢复了平静,“路长老,你认为他们父子想干什么?”

  “宫主,依属下看,南宫长老最多也只是希望宫主您不要插足宫里的日常事务罢了,或许是南宫长老怕您劳累,所以……”路云长低声说道,只是他这话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更不用说是苏黛儿了。

  “路长老,你不用为他们说好话了。”苏黛儿打断了他的话,眼里闪出几道寒芒,“我们去飞云堂,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是,宫主,属下去准备一下!”路云长退了出去。

  “流云,你去请孙长老过来!”苏黛儿想了想说道,流云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 *** ***

  飞云堂。魔宫本没有飞云堂,飞云堂的成立完全是南宫轩辕和南宫飞云在没有向苏黛二请示的情况下组建起来的。

  南宫飞云此时正在书房里,书房的墙上挂着那幅酷似江小月的少女的画像。南宫飞云用一种爱恨交加的眼神看着她,俊脸渐渐的扭曲,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半刻钟后,南宫飞云似乎又恢复了正常,缓缓步了出去,而此时,一个劲装男子匆匆迎了过来。

  “堂主,有人送来了两箱东西,属下不敢贸然打开,请堂主前去察看!”劲装男子恭敬的说道。

  南宫飞云微微颔首,劲装男子连忙在前方带路,引着南宫飞云前往大厅。

  大厅里两个大木箱子,南宫飞云走到面前拍了拍,传回两声闷响。

  “都打开。”南宫飞云往后退了一步说道,劲装男子依言上前打开了箱子。

  “堂主,似乎是弩,但跟一般的又有些不同,还有一封信,请看!”劲装男子低声说道。

  “让你的手下七天内学会使用这些东西,使用方法在箱底,七天后来见我!”没有署名,字迹娟秀。

  南宫飞云却显然知道这个人是谁,因为他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喜色。

  只是南宫飞云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因为他看到一群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人,苏黛儿怀抱魔琴,孙云雁和流云分立她左右,而路云长和四君子则跟在她们身后,一行八人鱼贯而入。

  “属下参见宫主和两位长老!”南宫飞云连忙上前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南宫护法,我这次来,是要借用一下你飞云堂的人马帮我做一件事情。”苏黛儿开门见山的说出自己的来意。

  “不知宫主需要多少人呢?”南宫飞云微微一怔,连忙问道。

  “不用太多,大约一百人左右就可以了。”苏黛儿说着递给了南宫飞云一张素笺,“这里有一份名单,你把这些人交给我就可以了。”

  南宫飞云迅速的扫过那一排密密麻麻的名字,心里微微一凛,这些人全部是他飞云堂最精锐的人手,一旦调走,整个飞云堂实力至少下降一半以上。

  “不知宫主要什么事情要办,不如就让属下为你去办如何?”南宫飞云一脸赔笑的样子。

  “南宫护法,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宫主必须亲自去做才行,因此,你还是让这些人和随同宫主一起去吧。”路云长沉声说道,语气里隐隐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回宫主,您要的这些人大部分都出去办事了,属下替您准备另外一些人如何?”南宫飞云眼珠一转,低声说道。

  “我只要这些人,现在就要!”苏黛儿冷冷的哼了一声道,语气里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宫主,他们确实都不在这里,如果您一定要找他们,还请等一些日子,我现在就传令让他们尽快回来。”南宫飞云丝毫也没有让步的打算。

  “宫主,要不我们等些日子吧?”路云长在旁边低声提议道。

  苏黛儿没有说话,只是却冷冷的看着南宫飞云。

  “我没时间等他们回来,不过我今天是一定要一些人的,既然那些人不再,你让这里其他人都跟我走吧!”苏黛儿语气清冷,“南宫护法,我想你不会告诉我,这里没有其他人了吧?”

  “宫主真是聪明,这里除了属下和他之外,没有其他的人了。”南宫飞云居然来了个睁眼说瞎话。

  “南宫护法,我希望你别忘了你的身份,你现在根本是无视于宫主的存在,跟背叛魔宫没有分别!”路云长怒道,饶是他一心想阻止苏黛儿和南宫轩辕父子冲突,在南宫飞云这般任意妄为之下,也忍不住感到气愤。

  “路长老,你现在也看到了,不是我不顾兄妹情份。”苏黛儿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语气突然变冷,声音清晰的传到每一个角落,“从现在开始,南宫飞云被逐出魔宫,飞云堂即时解散!”

  苏黛儿轻轻的一拨琴弦,诤的一声,南宫飞云身边的劲装男子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倒向了地面。

  “违令者,这个人就是他的榜样!”苏黛儿冰冷的吐出了这几个字,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我们走。”

  *** *** ***

  金陵武林发生激烈的动荡,魔宫的南宫飞云带领飞云堂叛离魔宫,不过他依然是打着魔宫的旗号,他声称苏黛儿沉迷于儿女私情,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背离了魔宫的宗旨,他还说苏黛儿为了情郎华若虚丝毫不顾魔宫弟子的利益,她的心里已经没有魔宫弟子,她已经没有资格坐魔宫宫主的位置,而他南宫飞云就是魔宫的新任宫主。他号召魔宫所有弟子都归附与他,他南宫飞云一定可以让魔宫达到最辉煌的时刻。

  苏黛儿对南宫飞云这一举动有些吃惊,但又有些意料之中的感觉,不过他对南宫飞云怎么样煽动魔宫弟子敢于叛离她苏黛儿还是有些想不明白,不过当她明白的时候,却感到一种莫名的愤怒。魔宫虽然自称于魔宫,但事实上并没有做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或许因为魔宫宫主一直由女人担当的原因,魔宫一直是严格禁止弟子侮辱女子的。而没想到,这一条规定居然成了南宫飞云煽动手下叛变的筹码之一。他号称可以给手下弟子想要的财富,美丽的女人,打家劫舍*掳掠一概不禁止,反而鼓励手下去不服从他们的门派杀人放火抢钱抢女人。更令苏黛儿难以忍受的是,南宫飞云把华若虚当作最大的敌人,号称天星盟有大量的财富,最美丽的女人,只要华若虚一死,这一切就都属于他们所有。

  南宫轩辕却一直没有出现,不过苏黛儿却已经认为这一切实际上都是他在幕后操纵的了,心里仅存的那点父女之情也渐渐的完全消失殆尽。而此时,南宫飞云又差人给苏黛儿送来一封信,告诉她华若虚的儿子还在他手上,让她小心使用魔琴,弄不好,最先死掉的就是那毫无抵抗力的婴儿了。

  “卑鄙无耻!”苏黛儿恨恨的骂道,她虽然可以小范围的控制魔琴的攻击范围,但是一旦人多,她根本没有办法控制,魔琴一出,在一定范围内任何活着的东西都会被波及,一般的武林高手还可以抵抗魔琴一阵子,但如果是一个婴儿听到,肯定是必死无疑,这样一来,苏黛儿明显就会变得投鼠忌器起来,不敢轻举妄动。

  *** *** ***

  南宫飞云的野心虽然华玉凤和华若虚等人早有些洞悉,但这突然而来的变故还是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

  欧阳冰儿和宫雅倩带着雪山的十五名高手来到了天星盟,她们只是说来一起对付南宫飞云,而欧阳冰儿终于投向华若虚怀抱的事情,大伙却还都不知道。华玉凤听到赵婉儿已经离开有些惊奇,不过却当然不会拒绝欧阳冰儿等人留在天星盟,毕竟像欧阳冰儿和宫雅倩这样的超一流高手,多一个实力就会增强很多。

  是夜,华玉凤见到华若虚进来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但依然难以掩饰住她脸上的几分悲伤。

  “凤儿,你怎么了?”华若虚柔声问道,他看出了华玉凤的脸色不对劲。

  “师弟,舞影提供给我们一些很有用的线索,我找到了毒门了。”华玉凤低声说道。

  “凤儿,这应该是个好消息,你为什么还这么难受呢?”华若虚有些疑惑的问道。

  “为了查探这个地方,牺牲了书院十三个弟子的性命。”华玉凤再也忍不住伤心,扑到了情郎的身上,泪水脱眶而出,她一边抽噎着一边说道,“都怪我不好!”

  “凤儿,这怎么能怪你呢?”华若虚心里也觉得很难受,这十三个人都可以说是为了他的事情而死的,不过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安慰着华玉凤,这些人都是她的手下,最难过的当然还是她。

  “我早该想到这可能跟毒门有关的,如果我让他们做一些准备的话,就不会这样了。”华玉凤摇了摇头说道,“我还要求他们要查清楚了才能来告诉我结果,如果第一个弟子出示了他们就来禀报的话,后面那十二个人也就不会死了,这些都只能怪我。”

  “凤儿,死者已矣,我们伤心也没用,不过我们不能让他们白白的牺牲。”华若虚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柔背,轻轻地说道,“凤儿,你放心,我会为这些死去的书院弟子报仇的。”

  当夜,华若虚单枪匹马去了毒门,华若虚本人不畏剧毒,而毒门最厉害的是毒,碰到一个不怕毒而又武功高强的人,对他们来说显然是致命的。

  

  

第十三章 两情依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