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孰对孰错转为空(2)

    向晨真的跑了吗?如果换做是方志强的话,那百分之百的可以肯定,他是那种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人,可向晨不同,他原本考虑事情就比方志强要多要远,以前他的行径可以用懒来形容,也可以说是受方志强影响很大,来了我就接着,谁敢惹我,我就不让你好受,可来这个城市后经历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也使得他不得不考虑更加周详,他的心机变的比以前更深沉了,或许这是他来这唯一的收获吧!

  怪楼外,向晨并未返回楼内面是隐身暗处,提升灵感敏锐的感应四周的动静,眼见两道人影蛇行兔伏很是小心的隐在怪楼林外,隔远眺望,心下一阵冷笑,心知这两人是不肯放过自己的,正好,我也要查一查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只是两人联手之功恐非自己能敌,要想个法子拆散他们才好,眼睛一转,计上心来,突然从暗处起身,驱指就是一枚石子朝两人处弹去,扬声道:“喂!你们两个鼠辈,敢惹小爷,真是不知死活,不是要来抓我吗!有胆就跟来吧!”说完,一个闪身,快速朝密林隐去。

  鲁家兄弟见行藏败露,很是恼羞,怎么说他们两人在江湖上也是小有名声,如今被这小子一再戏弄,真是颜面大失,那鲁家大兄虽不喜言,性子却受不得人激,咬牙道:“小子狗眼,我不砸断你的骨头。”也不求老二之言,朝那方向追去。

  鲁老二眼见大兄被激怒,深知他的禀性劝也无用,略一细即知对方施的是激将法想打乱两人的步伐,可先机在他处,轻叹一声只能紧随。

  向晨穿行于林不急不缓,只是与那鲁家兄弟始终保持数步之遥,不时冷言挑逗,只气得那鲁家大兄哇哇大叫,偏生抓他不着,象一头愤怒的公牛一样,此时已是两目赤红,那鲁家老二生性精明,也是暗自焦急,明知他的诡计却受大兄连累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不敢离他太远,恐破了联防之式,追了良久,长时间的奔跑,令两人都感气喘,鲁老二脑中灵光一现,心下一凉,暗叫:“坏了,他这是在耗我们的体力,难道他看出我不善久攻。”

  其实向晨计谋正是如此,方才小小一翻交手,他即看出,那鲁老二不敢与其正面对抗,可轻身功夫却是了得善于小巧之功,方志强曾讲解过,凡此类人不耐久攻,却多诡变,向晨体力充沛,只需耗其体力,两人协调之处必破,再伺机动手,武学之道经验多于技巧,可见方志强用心之苦,诸般传授,为这个傻兄弟,真是不余余力给了他多么大的财富。

  那鲁家老二赶忙加快脚力挡在大兄身前,喘着气道:“不要再追了,这是他的诡计!”

  向晨在不远处哈哈大笑道:“真是难得,居然被你看出,我受过耐力训练,这点路程对我来说就跟热身没什么曲别,只是你们两人还有力气跟我打吗?”

  那鲁家大兄更是恼火,大叫一声:“卑鄙!”急跑两步,凝起全身之力一拳朝向晨击去,这是那鲁家老二亦闪身低矮身形一脚朝向晨中路攻来,暗含变手,直指下路。

  向晨不躲不闪聚起钢拳硬碰硬一拳回击,两拳击实,只听得砰的一声,向晨身形纹丝不动,那鲁家大兄却没了先前的气势,蹬蹬倒退了两步,鲁家老二起手晚了一步,速度也是不慢眼看一脚已然踢至他的腹上,心中暗喜,你新力已失,看你如何闪躲,好个向晨,猛然暗吸一口气,腹部微凹,一式飞羽落,身形腾空倒飞而去,飘然落在不远处。

  大兄赶忙上前补防,两人心中惊骇的看着向晨,老二心中自明,不是两人联手失利,实是体力消耗甚巨所至,令两人联招没了平时的威力,向晨笑道:“如今证实了吧,现在胜负只是五五之数,只要我再游斗片刻,你们必败,不过我很懒,你们是现在交待出处,还是等我打败你们再交待。”

  那鲁家大兄,目瞪如铃,直气得牙根直痒,鲁家老二得以稍息,脑中闪念,手腕一翻,数枚铁针暗暗聚在手上,在月光下隐现寒芒,脸上却露出笑意,正在这时,突然自林间的树顶处传来一声怪异的猫叫,一道黑影自上而下,快若游魂,直扑两人,鲁家兄弟只顾全神盯着向晨,未及有变,还未反应,那黑影已然两爪抓到两人后颈处,鲁家兄弟连哼都哼一声,双双倒地。

  那黑影背对着向晨轻哼道:“真是个雏,敌人未倒之前,还有那么多的废话,记住,只有倒下的敌人才不具危险。”也不待他答话,几个纵身,消失在树中。

  向晨识得他正是那日的猫面异人,知他并不恶意,心中很是不服气,大声道:“喂!有没有搞错,再几下我就搞定,我这叫心理战术,懂不懂。”嘴里不满的嘀咕着朝两人走去:“爱现!捡现成的便宜,没你我也能搞定,以为身法快就是高手了,了不起啊!切!”待走到两人身前,看着那鲁家老二手中紧紧夹着数枚铁针就是一楞:“原来他还善散发暗器,如果他暗中出手,恐怕我真的未必能闪过。”现下才知那猫面人所言非虚,自己还是有些嫩,摇了摇头也是后怕。

  向晨自那两人身上搜索起来,半天一无获,身上没有任何的线索,只是那小个臂上的针袋倒插别致的,心感好奇:“这两人行止不象是职业杀手啊!自己得罪的人中就数那孙氏父子势大,难道是余党,不可能啊!所谓树倒猢狲散,逃还来不及呢!没人这么蠢吧!”想着,重新审视,一眼照到那大个的腰身处挂着一枚小小的荧光螺壳闪闪发光,刚刚隐在衣中并未在意,赶忙扯下细看,他在海边长大,自然识得,这是秦市特有的一种蛳螺,眼中闪烁不定:“这两人是从秦市来的?不可能,在那谁敢惹我,难道是京城的人?他们不是那么笨吧?我从秦市出来并没有什么反常的事啊?”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萧菁!她为什么突然找逼我比试,大块头明知我俩势同水火,一直不放心我跟她单独相处居然也首肯,这是不是太反常了,萧菁来这一直低调,处处忍让,这不是她的个性?难道此行有什么幕后不成,难道又是黑帮,大块头故意支开我?”向晨越想越觉不对,小心推断:“如果真是他有事,这次面对恐怕面对的不是什么普通的敌人,这两人来此的目的,是想将自己擒获,为什么这么看中我,显然是知道我在那的势力,恐我插手,算计颇远,心机若此,令人齿冷,大哥性子耿直,不会转弯,怎么可能应付得了这样的敌人,一定会一人犯险,如果我猜错了呢?不行,萧菁一定知道些事情。”想到这,也顾不得处理地上两人,飞身朝怪楼处行去。

  怪楼处,萧菁卧于床上,突感心绪不宁,或许是心中有事吧,明天就是大块头与秦宇相约之日了,总觉得那里不对,二月之期已过,蒋文尘一定能约来与方志强相抗的对手,常听那金狐蒋方尘算无遗策,他恐怕败多胜少,不过以他的实力纵然不胜亦能全身而退,毕竟证据交给他也还是有顾及的,可终究是什么?不对,一定那里有不对的地方,萧菁从床上坐了起来,举步推开窗,想借冷风来清醒一下头脑,当当当,一阵敲门声,令萧菁倍觉烦燥,扬声道:“进来!”

  灵灵露出一个头来,嬉笑道:“萧姐姐,狼大哥还没有回来啊!”萧菁心中有事,牵强一笑道:“是啊!你也知道他升了副总事件多吗!”灵灵轻喔一声道:“那算了,我还找他研究一下涨房租的事呢!他现在有那么多钱了,不会吝舍这点钱了吧,灵灵还想买…..。”

  萧菁一激零,上前一把抱着灵灵道:“你说什么?”灵灵被吓了一跳,见她反应好象很大的样子,尴尬道:“好嘛!好嘛!不涨就不涨吗!那我去欺负书呆子哥哥好了。”说着赶忙关门而去。

  萧菁面色一变,喃喃道:“都是这头臭狼捣乱让我不及细算,35亿的资金啊,他们一定是在这二月内将资金转移了,没了后顾方志强不是危险了,看来蒋文尘早有将们至于死地的打算,是我把事情想简单了,就算他们肯,他们身后的势力也不会摆休,如果真是这样,他们一定会先对狼下手的,事件复杂了,他这么晚没回来,难道出事了?枉我以智闻名,却到现在才想到这些,真是无能,无能啊!狼啊狼,你害苦我了,应该还有办法补救的。”此时萧菁真可谓是那热锅上的蚂蚁,满脑子想的却只有向晨是否平安。

  

  

第十六章 孰对孰错转为空(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