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孰对孰错转为空(3)

    随着砰的一声,房门被大力撞开,向晨微喘粗气急促促的走了进来,双目闪烁着骇人的光芒死盯着萧菁,凭萧菁的聪慧如何看不出来,见他平安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也更证明了自己的推断,装做一副随意的样子,淡淡道:“被人袭击了。”

  向晨依然紧盯着她道:“这不是我想听的。”萧菁知道只要起了个头,就瞒不住他了,轻呼一口气,行到桌前,倒了一杯水,递给他道:“你先让自己冷静一下,我再把事情告诉你。”

  向晨接过水杯一饮而进,冷声道:“我现在很冷静,你可以说了,这次出来是不是你设计的。”

  萧菁也不隐瞒,干脆道:“是,不过是方志强请求我这样做的。”向晨冷冷道:“为什么,你们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萧菁淡淡一笑,非常简练的将事情的始未一五一十的讲了起来,向晨眼神左右摇摆,心中起伏不定,她讲的虽然简单,可向晨却听得惊骇不已,这么大的事件居然会发生在那个一项平静都市中,当提到两人商议解决方案,即使他再蠢也能明白,原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激动的上前一把抓住萧菁手腕,怒吼道:“为什么不一早告诉我,你知道我在那的势力,没有人能奈何的了我,怎么可以让大块头一个人去,你出的蠢主意。”

  萧菁一甩手,微怒道:“是,主意是我出的,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难道你现在还不懂,方志强这样做是不想让你搅进这滩浑水来,这不属于你的生活,你明白吗?”

  向晨大吼道:“我不明白,誓为知己者死,方志强是我大哥,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言明,可在我心中他是最好的大哥,你这样做就是陷我于不义,我要立刻起程回去。”

  萧菁咬着嘴唇,气气的看着向晨,历声道:“你成熟一点好不好,你现在样子就象个白痴,你以为武力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吗?你知道不知道,他这次去就是抱着输的心思去赴会的,他这样不顾名节为了什么,还不是怕你受到伤害,不然以他的声名怕过谁,你这只狂妄的猪,只会在这大呼小叫,一点都不体谅别人的一片苦心。”

  向晨一字一句道:“听着,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他一个人去面对危险的,我们是兄弟。”说着转身就待朝外走。

  此时,萧菁也动了真火,发出一声惊天的怒吼:“你这个蠢人给我站住。”向晨身子一顿,停了下来,回身冷冷的看着盛怒中的她,萧菁强压着心中的火气,摆着手道:“好,咱们都冷静一下,现在天色以晚,明天我跟你一起回去行不行,OK!”

  向晨没有答话,他心中也知道萧菁所言是真,这么晚了那还有车回秦市了,急也是没有用的,缓步来到窗前,眼神凝视远方久久不语,一时室内沉静的有些可怕。

  萧菁无奈的摇了摇头,拿着一条毛巾行到他的身后递过去道:“擦擦脸吧!”向晨毫无反应,萧菁轻叹一声,心绪复杂的为他轻轻擦拭起来,突然一把将毛巾捂到了向晨的鼻上,向晨闻得一股香气,脑子眩晕,挣扎一下即软了下来,萧菁咬着嘴唇轻泣道:“对不起,我不能让你去冒险。”将他拖到床上,细心为他盖上了被。

  萧菁打通了方志强的电话,直言道:“事情有变,他们转移了资金,可能会下死手,你小心。”方志强心神一凛道:“你从何得知。”萧菁道:“他们刚刚派人袭击了狼,如果不是没了后顾之忧,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显然是想下毒手,先前我也只是推测,如今一举倒证实了他们的念头。”方志强考虑了一下道:“放心,他们奈何不了我,只是狼会不疑心?”萧菁道:“是的,他全知道了,我放倒了他。”方志强失笑道:“看来他还是斗不过你,不过你可要小心了,他要是醒来准会发狂的。”萧菁静静道:“我即答应了你,就会做到,万事小心,再见!”

  放下电话后,萧菁顿感一阵失落,回眸看着床上昏迷的向晨露出一抹淡淡的苦笑,她知道向晨这次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取过一条干净的毛巾轻轻为他继续擦拭脸上的污物,好久没有这样仔细的看他了,昏睡中的他就象一个大孩子一样可爱,以前真的很讨厌他那副自以为事的样子,可现在……。

  这时,向晨的眼皮不经意的动了一下,萧菁一惊,这是绝不可能有的反应,赶忙起身从包中拿出一支针管,摞起他的衣袖注射起来,向晨有了意识迷蒙中看到萧菁所为,急道:“你在干什么。”

  萧菁手一颤,一咬牙继续注射,一直连继注射了三支,这才罢手,向晨完全的清醒了,可身子却逐渐变得僵硬,一会儿功夫,生是一点也动不得,可意识却是清醒的,冷冷的看着她道:“你给我打了什么?”

  萧菁抹了一下头上的冷汗,静静道:“你的体质真的很特别,从来没人能再这种迷香下这么快就醒过来的,我给你打的是肌肉强化剂,不会影响到你的身体,只是不能动。”

  向晨冷冷道:“你现在一定很得意了。”萧菁心中一酸,扭过头去道:“我完全是为了你好,你太冲动。”向晨身子动不得,脑子却异常活跃,静了片刻道:“那杯水是不是有问题。”萧菁轻嗯一声,向晨惨笑道:“你真行啊!从我一进门就为自己留后手了,准备算计我了,真是历害。”萧菁难过道:“狼,你知道我是不想你去冒险才这样做的。”向晨晒然一笑道:“好伟大!这不是媚狐应有的表现啊!难怪你一直说武力没有用,你用这招迷了多少男人。”

  萧菁腾的站了起来,颤声道:“其实你心里明明白白的,你一定要说这种话吗?”向晨好象突然想到了什么,历声道:“明天就是比武的日子是不是。”萧菁一楞,失笑道:“你真的很聪明,被你猜到了。”向晨冷冷的看着她道:“放开我,咱们的事一笔勾消,不然后果自负。”

  那冷冷的眼神就仿如在看一个陌生人,萧菁劲不住身子微微颤抖,扬起玉掌给了向晨一记耳光,目中含泪道:“你居然对我说这种话,你当我是什么?”

  向晨冷冷道:“你好象没有听到我说什么,放开我。”萧菁咬着嘴唇道:“你真的很过份,我问你,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向晨想都不想,答道:“没有,一点都没有。”

  萧菁凄然的笑了两声,点头道:“好,真是好啊,原来一直是我自己发贱,还敢跟欧阳九夸口你一定会爱上我,真是自作自受,在你眼中我恐怕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

  向晨没想到一句话会令她有这么大的反应,心中阵阵不忍,想及两人在一起的种种,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不自在道:“你不是已经蠃了,现在我连命都控制在你手里了,你还想怎么样,我现在只求你放了我,等那边事了,我任你处置。”

  萧菁神伤道:“什么是蠃?什么是输,或许咱们两个根本就不应该相遇,这个药不具毒性,只能慢慢消化,我解不了。”

  向晨只当她不愿解,火大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给我解。”萧菁紧握玉拳道:“你不相信我?也对啊!媚狐萧菁没有一句真话,大块头一定早跟你说过了,是不是。”坐到床前轻轻***着向晨的脸,展现一个媚笑道:“可惜你现在全身没有知觉,不然我就表演一下媚狐诱惑男人的本事给你看。”脸上虽然笑着,可一颗斗大的泪珠却自眼角划落下来。

  向晨愕然,张口欲言,萧菁轻轻将玉手覆在他的嘴,轻声倾诉着:“什么也不要说了,向晨,我只想告诉你,我真的很喜欢你,尽管你总是喜欢欺负我,可我却不能控制我自己,老天是不是在捉弄我,为什么我越要自己讨厌你,那种感觉就越深,我一项骄傲的自制力变的好不值钱,真是命中的劫数。”两声微微的苦笑,萧菁轻轻趴在向晨的胸膛上,此时真是什么都不顾了,将心底珍藏的心里话全部倾诉了出来,素净的玉容上,颗颗可见晶莹。

  过了良久,萧菁轻轻道:“狼,你要做一个真正的人物,就谁都不能够相信,尤其是你最亲近的人,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句话,一定要记牢。”说完,坐了起来,轻轻拭净眼角的泪,拿起毛巾将向晨的嘴堵了起来,含笑看了他最后一眼,拎起随身的包,简单收拾了几样物饰,留恋的看了看室中的一切,喃喃道:“一切都结束了,狼,金狐蒋文尘算无遗策,你去了也没有多大用处,不用自责,明天午时你的药力自解,保重。”轻轻一叹,推门而去。

  向晨心头上火,可身上却一点动不得,直急得满头汗下,蓦然间,胃部一股酸意上涌,舌头顿时有了些许力量,心中一喜,艰难的将毛巾以舌抵出,酒液随之喷出,酒,难道酒可以解这种药,赶忙朝外大叫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如此大呼小叫岂能不惊动那些每日找事的房客们,以灵灵为首,数人冲了起来,灵灵好奇的看着向晨道:“狼哥哥,你怎么穿衣服睡觉。”

  向晨现在无暇解释,赶忙道:“灵灵,快去给我找酒,越烈的越好,顺便把聪伯给我叫来,不用问为什么,办好,涨房租。”

  这句话真是说到灵灵心坎上了,眼睛一亮,笑嘻嘻的跑了出去,只余其它几人象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一动不动的向晨,心中都在想,他又在玩什么好玩的。

  不多时,灵灵与聪伯相携而至,聪伯目光卓越,一眼就看出向晨的不妥之处,一声大吼,将众人赶了出去,问道:“狼小子,怎么搞的。”

  向晨道:“我被萧菁打了三针肌肉强化剂,师傅帮我。”聪伯也是见多识广之人,倒吸一口凉气道:“这是医学用药,适量打可以强化肌内,一般只有康复中心才用,她给你打了几针?”向晨回道:“大概三针,当时昏迷,没有看清。”

  聪伯一皱眉道:“你们这是在搞什么鬼?”向晨急道:“我没有时间解释了,快帮我解除掉这层桎梏,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聪伯点了点头,向晨张口道:“师傅你先帮我灌酒试试,每次喝酒我才能打出那时灵时不灵的怪力出来。”

  聪伯甚是利落也不多言,抚着他的头灌了起来,一瓶酒下肚,向晨顿感浑身火热,赶忙运气,将借那股酒力将气运至全身,一时真憋的满脸通红,手指微微动了两下,即一点动静都没有了,向晨心急如梵,大叫一声:“师傅帮我啊!如果晚了,我将终身遗憾啊!”

  聪伯见徒弟急成这样,也是一阵心疼,想了想道:“到是有一个古老的方法,以针刺你的脚底涌泉穴,以痛刺激人的潜能,活通你的肌肉,不过你一定要吃住痛才行,此法有伤身体啊。”向晨大叫道:“师傅,管不了那么许多了,我一定要去。”

  聪伯见他执意如此,叹道:“好,我去取针。”向晨急忙道:“师傅我这有,就在上衣袋中。”聪伯翻出一看,轻咦一声,审视一翻,这分明是上佳的暗器,算了,回头再说,燃起明火,将针烧了烧,又将毛巾塞进向晨嘴中,待一切准备完毕,聪伯叫道:“狼小子,准备好了没有,我要来了。”向晨重重的点了点头,聪伯沉手,手法颇快夹着那消毒的铁针,朝向晨脚底扎去,剧烈的刺痛顿时由数百万的神经传入向晨的全身,真充脑部,向晨发出惊天的巨吼,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双掌在床上一震,身子顺势跃了起来,倒在地上,抱着脚来回的打滚,未及多时,向晨瞪着双目,喘着粗气道:“师傅,快帮我找车,送我去秦市,晚了时间就来不及了。”

  房间外,怪楼一众房客已是集齐,听得里面发出的惨叫声,一个个相护抱在一起,不知里面发生什么,偏偏还是好奇,这时聪伯沉着一脸从房间走了出来,凝声道:“狼小子,有十分要紧的事要去秦市,你们谁能送他去。”

  一众人等相互对望,纷纷朝内探去,只见向晨抱着脚犹自在那打滚,真有点惨不忍睹的样子,一个个浑身打颤,那腿怎么一时间就都不好使了呢,聪伯大怒道:“看看你们这副得性,真是丢怪楼的脸,没出息。”正在这时,史不平一个闪身从人群中扑了出来,聪伯欣赏道:“好小子,有胆量。”史不平却回头镇静道:“刚刚谁推我。”众人眼神纷纷瞄象房顶处,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聪伯那还顾得许多,一把抓着史不平的小脖子恶狠狠道:“狼小子,我交给你了,好生照顾,要不然……。”挥舞了一下那硕大的拳头,以示威胁,史不平见风使舵,赶忙哈笑道:“您老放心,他怎么去的,我怎么给您带回来。”聪伯一听这话眼睛一瞪,史不平赶忙改话,这才息了他的怒气,嘴里嘀咕着进房去背向晨去了。

  

  

第十六章 孰对孰错转为空(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