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虎啸山林兄弟情(5)

    所谓,旁观者清,欧阳慧心一眼落到向晨那受创的右足上,这才明白,爱郎原来是有伤在身,不禁银牙暗咬,心疼的呼吸都不顺畅了,一顿玉足,就待抢身上前,风大先生一挥手制止了她,静静道:“你现在去就等于毁了他,不自己摆脱这种困境,他就无法向前迈一步。”关心则乱,欧阳慧心终是非常之人,强忍揪心之痛,暗沉一口气,冷静下来,秀目紧瞪,一眨不眨,在旁掠阵。

  柳若鸿亦看出了他不馁之处,见他仍自顽强应战,哼都未哼一声,心中暗生敬佩之心,更加紧了刀势,这绝非乘人之危,实是武者间的一种尊敬,向晨原本应付就已吃力,这下更是难过,心中暗想:“这老小子吃什么鳖了,怎么劲越来越大,这样下去,不死也脱层皮。”

  一寸短,一寸险,方志强采用近身格斗克制柳若甫长刀优势,以快打快,想要尽快解决战斗,可柳氏横刀终非虚名,那柳若甫运刀圆转如意,长刀尽出小巧之式,居然毫无破绽,也仅是在气力上吃亏少许,方志强心中暗急:“真是低估了此人,那老大恐怕尚在他之上,臭小子能撑下来吗?”余光扫向那处。

  向晨大苦,强撑至此已是极限,身上的衣服被刀锋划破数处,要不是在聪伯那接受了本能训练,反应有了大幅的提高,恐怕现在就已身首异处,从来没有这般被动,心中恼火,如此劲风闪电般的攻击,再多的智慧也用不出来,恨只恨,在聪伯那修行时日太短,难道今天真要毁在这了,向晨心中大为不甘,瞬间闪过数个念头,猛然灵光一现,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为什么要顺应他的攻势,必须打破他的规律才行,念头一出,一棒冒险迎向柳若鸿的横刀一式,双兵相交,擦出一道火花,顿觉手中发麻,棒子显些脱手,向晨借力身形朝后飘去。

  柳若鸿微微一楞,没想到他在这种危势之下仍能强行脱出控制,脚踏微步,当头又是一刀追了过去,得此一隙,向晨暗纳心神,双目澄清,快速判断,此乃直线攻击,本能的反应,身形微措,捧击在刀背上,一招三式,搪、锁、压,最后一式戳在那柳若鸿的胸部,居然将慧心所授封手用于兵器上,只是余力所剩无已,也仅将他击退数步,实属难得。

  柳若鸿停了下来,此举真乃平生大辱,如果对方用的是剑只怕此际已被穿膛,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双目冒火,紧瞪着已无法维持平衡的向晨,双臂持刀高举过头,一字一句道:“幻影千仞。”大叱一声,身子凭空腾起,朝下劈去,手中之刀,一化十,十化百,方圆数丈都被刀影所罩,向晨满目皆刀,心中大骇,何时见过之这等壮丽的场面,顿时呆在那里,不知如何反应。

  “手下留情!”“住手!”两道声音响起,方志强用尽全身之力,一爪将柳若甫迫退,身形一晃,诺大的身子,腾空而起,凝爪朝柳若鸿后心抓去,以求围魏救赵,别一边,欧阳慧心飞身而至,一把抓住向晨后领,猛一较力,生生将他的身子朝后揪去,两人倾尽全力,可还是迟了一步,只听得扑的一声,一道血花自向晨胸前溅起,柳若鸿半空倒翻,避开了方志强的袭击。

  场面顿时静了下来,向晨躺在欧阳慧心的怀中,脸色煞白,喘着粗气,两目空洞的望着天际,胸部一道斜斜的刀痕清晰可见,欧阳慧心撒裂般的叫着:“向晨,你不有事的,啊!”拼命的用小手去掩盖那冒血的伤口,伤口颇深,岂是她的小手能盖的住的,“不!”一道娇吼,划落天际,欧阳慧心发疯似的为他口中度气,神经式的将整个身子近近贴在向晨伤口上。

  嗖嗖,数柄飞刀从谷口上方射出,真奔柳氏兄弟,两人连连挥刀倒退,小杰双目血红,飞身从谷口落下,跑至向晨身侧,揪着欧阳慧心的胳膊道:“大嫂,我这有药。”欧阳慧心心中燃起一丝希望,大吼道:“快,给你大哥上药。”小杰赶忙从怀中拿出,麻药、止血药等,两人手忙脚乱,风大先生此时也按耐不住了,闪身而至,大喝道:“给我闪开。”强忍心痛,冷静为他上药。

  方志强面色苍白,傻傻的在站在那,脑中一片空白,仿佛四周的生物都不存在了,他的眼中一片模糊,只有向晨静静的躺在那一动不动,几人的叫喊声,充耳未闻,一股不自觉的清泪自双目间滑落,嘴中喃喃道:“小弟死了,小弟又死了。”木木的转过身来,扬起虎爪指着柳氏兄弟,瞪着流泪的双目道:“你们杀了我的小弟,你们都要死,全都要死。”猛然握起虎爪,数枚细针现于隙中。

  风大先生上完药,大至血已止住,幸好慧心那一拉,才未伤及要害,抹了一把冷汗道:“他死不了,只是被吓到了,没了精神。”慧心心喜,泣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回头触及到方志强,一看他那举动,不禁大惊,大叫道:“老虎,不要。”为时已晚,方志强居然将那爪间的细针,全部插入了自己的后脑中,开始摇头不已。

  慧心赶忙转头看去,也是一惊,问道:“风大哥,他这是怎么了。”风大先生,嘴唇颤抖道:“银针刺穴,激发人体的潜力,晚了,晚了。”慧心真是从没见过他这般的失色,风大先生自语道:“暴虎形态,暴虎现,枭雄乱,虎啸起,悲血溅,你干嘛要这么傻,一定要用这个。”慧心紧张道:“他会有危险?”风大先生痛苦道:“如果不制止他的话,他会疯的,方志强你这个笨蛋,他是为向晨才这样做的。”这时,向晨的手微微一动,仿佛是听了这话受到了刺激,虚弱道:“大哥。”

  柳氏兄弟颇为奇怪的看着方志强,见他只是低头摇晃,却不上前,对视一眼,这时,方志强的头渐渐停了下来,一阵低低吼叫声响起,猛然双目大张,举起双臂仰天发出一声,惊天的巨吼,敖呜……,那声音大有撕破耳模之式,顿时山谷间四下回响着阵阵的虎啸声,方志强低下头,双目腥红,双臂大张,低声撕吼着婉如一头野兽一般,伏下身形,瞪着柳氏兄弟。

  柳若甫倒咽一口唾液,低声道:“他还是人吗?”柳若鸿心知今天之事无法善了,咬牙道:“咱们不能丢柳氏横刀的脸,一起放倒他。”两兄弟,双双沉气摆开架势,紧紧的盯着他。

  龙从雨、虎从风,方志强凝起虎爪,一下一下的抓着地,那模样就象是一头老虎在伺机守猎一样,猛然间,一道风起,就在眨眼间,方志强身形窜出,大吼着,那身形快的就真象风一样,柳氏兄弟从来没有过这般的恐惧,此时也是豁了出去,同时扬刀,真朝那奔来的人影劈去,方志强不躲不闪,凝起双爪,朝那刀忍扑去,短兵相接,柳氏兄弟顿觉一股大力,两人生是止不身子,蹬蹬蹬,倒退数步,这还没完,身子还没立稳,方志强虎爪又至,两人只能咬牙再接,如此连继数下,那柳氏两人被方志强那股神力,震得虎口出血,几乎连刀都快拿不稳了,可疯狂的攻击仍在继续,真仿若要将两人撕裂才肯摆手,两人大苦,这样下去,不被他一爪抓碎,也要被累死,柳若鸿一眼照到树林,急中生智:“进林。”两人边接连退,退进林中,方志强一个虎扑,紧随而至,柳氏两人借木闪避,只听得喀嚓一声,一颗松木被方志强一爪劈断,两人叫苦,只能再避,煞时间,那林内之木伴随着虎啸之声一颗一颗接着倒下,扬起阵阵的尘烟。

  众人只看着膛目结舌,这还是人能干的事吗?那蒋文尘脸色吓得苍白,喃喃道:“暴虎,这才是真正的暴虎。”真到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别人会起这个绰号给他。

  慧心看在眼里,着急道:“风大哥,这样下去他早晚会脱力而亡,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风大先生苦笑道:“办法?他心志受创才施此法,除非他自己能醒过来,不然……。”这时,传来向晨急促的呼吸声,嘴里虚弱道:“大哥,大哥…..。”慧心赶忙握着他的手道:“晨,你不要动,你帮不了他的。”向晨激动道:“大哥,救大哥。”直急的他眼角泪下,慧心亦不好过,心酸道:“晨,只能靠他自己。”向晨声音渐大:“不,救大哥,大哥。”猛然间,向晨凝起全身仅余之力,撕开嗓子大吼道:“大哥…….。”头一歪,再度昏了过去,山谷间顿时响起阵阵的回音。

  方志强听到了,扬着虎爪四处寻找那道声音,喃喃道:“小弟,小弟没死。”双目腥红渐弱,神智渐清,跌跌撞撞跑到林外,举目看去,越过小溪,连爬带扑行到向晨的身旁,握着向晨的手,虎目含泪道:“小弟,小弟你醒醒啊!大哥在,大哥不能让你死。”紧紧抱着向晨的身子,一刻也不肯松开,旁边三人感受着他们兄弟情深,亦流下了心酸的眼泪,慧心轻声道:“他没死,他不会死的。”

  柳氏兄弟狼狈的从林中走了出来,看着对面的方志强,直到此时,心中寒意仍然未去,两兄弟走到蒋少面前,柳若鸿不甘的咬牙道:“我们输了。”

  蒋少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朝对面扬声道:“风大先生,请你移驾!”

  风大先生站了起来,微蓝的眼中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意,欧阳慧心起身挡在他的面前,低声道:“有小妹在,还用不到风大哥。”说着对小杰道:“照顾你两位大哥。”整理了一下衣衫,行到溪处,站定身形,一扬玉指道:“马上给我滚,永远不要让我看到你们。”

  蒋少心知对方能来,无一不是历害的角色,欧阳慧心满身血污,却无损其绝世的风华,那蒋文尘不敢小窥,先探对方来路,冷声道:“没请教。”

  欧阳慧心静静道:“睁着你的狗耳听着,蜀中欧阳九。”

  蒋文尘大骇,脱口道:“欧阳家族。”欧阳慧心冷哼道:“没错,马上滚。”蒋文尘上下打量,心中暗道:“事情真是闹大了,怎么会牵扯到欧阳家族?”眼神闪烁不定,心中一时也有些打不定主意:“如果全放了,回去也没法交待,那些大佬也不会放过我,反正也是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灭口,除了风大先生,谁都不能放过。”主意打定,渐渐镇定下来。

  欧阳慧心何许人,眼见他神色变幻,暗叫要坏,冷冷道:“蒋文尘,你好大的胆子,就凭你这点人吗?”

  蒋文尘现在是恶向胆边生,那还顾得了那许多,一扬腕系对讲:“全部出动。”煞时林内深处人影叠动,不大会功夫,涮涮,从内窜出近五六十名训练有素的丛林高手,一出林就各据有利地形,架起弩箭,连同先前的人顿时将小谷众人控制在射程范围内,显然是预谋以久,可见那蒋文尘心机叵测。

  欧阳慧心秀目射出一道利芒,淡淡道:“我要走了,如果看不到他们安全回去,不止秦宇机构要灭亡,你蒋文尘九族也要灭亡。”一转身,一步一步慢慢朝坍塌的谷口走去。

  蒋文尘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之色,欧阳家族的人何时放过空话,歇斯底里的大叫道:“站住,你以为你能走得了?”欧阳慧心停了下来,淡淡道:“每一个欧阳家族的精英弟子都有一套保命的法门,你这点场面他们都可以轻松的逃脱,而我身为少壮派的领袖,难道你认为我会不如他们。”

  蒋文尘此时心中拨凉,拨凉的,出道至今从没这样左右为难过,心中惧意更胜,倒咽一口唾液,虚弱脱口道:“你不许走,你要敢走我就杀了他们。”

  “喵…..。”一道怪异的猫叫声响起,“谁敢动我翔鹰社的人。”蒋文尘心中又是一惊,朝那声音方向望去,只见坍塌的谷口上方,卓立一名头戴猫形面具,身着黑衣之人,蒋文尘快被逼神经了,大叫道:“你又是谁。”

  那猫面男子冷声道:“翔鹰十三战将-猫将。”蒋文尘惊愕道:“城市猎人。”脑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一指方志强道:“他是?”猫将冷笑道:“十三战将之一,虎将,你很愚蠢,连自己的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游侠暴虎=虎将。”蒋文尘心智彻底崩溃了,面色苍白,手脚发凉:“我惹了谁,欧阳家族,城市猎人,风组的掌舵,这其中那一个势力都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就算我放过他们,他们能放过我吗?怎么跟计划的不一样,完了,全完了。”

  “啊!”蒋文尘再也无法承受这股压力,不顾一切的,仰天大叫:“杀,给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欧阳慧心暗叫不好,他神智不清,娇吼一声,朝那方冲去,猫将一看形势不好,怪叫一声,快如闪电,从谷口跃下,那几十名箭手奉命只听他的调动,举起箭弩就待功击,向晨、方志强等人性命危危可及,就在这时,树林百米处传来阵阵吼叫声:“黄金村三百部众,迎接老总。”紧接着,满天的羽箭,自树林后方飞射而至,凌乱的订在那数十名箭手的面前,那些箭手不禁乱了起来,朝后看去,满山遍野手持长弓的汉子自林内冲了出来,一支支透着寒光的箭头对着他们,那几十名箭手乱了章法,眼现惊骇之色,嘴里嘀咕着听不懂的语言,一时场面真是乱的不得了。

  这时,自那黄金村部众中走出一个黑黑高壮的汉子,身背长弓,旁若无人大踏步走了过来,嘴中骂骂咧咧,指着那群箭手,大吼道:“都给咱放下箭,不听话的要了你们的小命。”可那群箭手听不懂他说什么,嘴里叽哩咕噜与他对持,真是鸡同鸭讲。

  欧阳慧心失声一笑,大声叫道:“阿克敦,你过来。”欧阳慧心曾在黄金村帮向晨打理过一段时日,阿克敦自是认识她的,哈哈大笑一声,直直从那群箭手中穿行而过,来到慧心身旁裂开大嘴道:“奶奶的,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屁话。”

  欧阳慧心轻责道:“不要说脏话,他们说你们仗着人多,不是一名好箭手。”阿克敦大怒道:“老总老婆,你告诉他们,咱们满族子弟个个都是神箭手。”欧阳慧心娇嗔的白了他一眼,用马来语道:“你们放下武器,我身边的是满族的神箭手,你们投降不丢人。”

  那群箭手见有人懂得他们的话,大叫不信,欧阳慧心秀眉一皱,暗想:“这群人真是不知好歹。”对边上的阿克敦命令道:“射一箭给他们看。”阿克敦憨笑大叫道:“你们这群兔崽子,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射箭。”长弓在手,引箭信手便朝他们身后的树林射去,涮涮涮,一连三箭,整齐的穿透一颗碗口粗的松树,这一举顿时震慑了那群箭手,哇哇大叫:“神箭手。”慧心借机喝道:“放下武器,投降,我保证你们的安全。”那群箭手一看,人没有人家多,箭不如人家劲大、准确,纷纷放下手中的弩弓,被黄金部众押到一旁。

  这时蒋文尘也清醒了过来,一看这种场面,苦笑不已,欧阳慧心冷哼道:“蒋文尘,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蒋文尘自知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惨笑道:“今天输的彻底,我无话好说,九小姐,我只求你放过我的家人,我任你处置。”双眼一闭。

  欧阳慧心咬牙道:“你错不该让我心爱之人受伤,饶你不得。”扬起玉掌朝他身上印去,却被急行而至的风大先生一把挡住,慧心不解的看着他,风大先生面色不自然道:“放了他吧,他只是个听命的小喽罗。”慧心知他求情必有为难之处,一顿足道:“风大哥为你求情,我放过你,可活罪难饶。”一掌轻飘飘印在他的左肩上,那蒋文尘一介文人如何受得了,惨叫一声,顿时晕了过去。

  风大先生欲言又止,慧心很是奇怪,疑惑道:“风大哥,这不象你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吗!”风大先生沉了一口气道:“我请你不要再插手秦宇的事,交给我来处理好吗?”欧阳慧心思考片刻,点了点头,风大先生轻叹道:“谢谢了。”转身对小杰道:“小杰,从今往后,你不用再跟着我了,自己闯闯或是帮帮你大哥。”小杰激动道:“BOSS,我做错了什么?”风大先生痛苦道:“不是你错,是我的问题。”说着,对大家一躬身道:“今天,算我对不起大家了。”语毕,头也不回轻身跃过断谷,消失无踪。

  小杰不敢相信他会扔下他不管,两人共同生活数年,感情何其深厚,大叫一声:“BOSS。”慧心轻轻安慰道:“小杰,你不要这样,他现在很自责,早晚还会在一起的。”小杰难过道:“大嫂,为什么BOSS不要我。”慧心轻叹道:“你没错,只是他心中有解不开的结,给他点时间吧!”

  另一边,猫将正在为方志强推宫过血,方志强苦笑道:“小猫,想骂就骂吧!”猫将叹道:“现在骂你还有用吗?这件事我要上报给翔鹰那个老家伙。”方志强心头一震,脱口道:“不要告诉他。”猫将恨声道:“你想死吗?不回总部你会废了的。”方志强肯求道:“不平,我能自己调理好,上次老师已经把方法告诉我了。”猫将不屑道:“切,那个老家伙就是偏心眼,什么好处都给了你,懒得理你。”气气了站了起来,方志强呵呵笑道:“小猫也有吃醋的时候,其实老师真疼的是你,谁让你总跟他做对。”猫将轻哼道:“谁吃醋了,没他,我的闪身功夫依然天下无双,你保重,我走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转瞬即失去踪迹,方志强无奈的摇了摇头。

  欧阳慧心细心主持善后工作,只是在她心中却生一个好大的疑问,究竟是谁时间把握的这么准确,危急的时候,令黄金村众现身解围,恐怕只有等向晨醒后才能获知了。

  

  

第十七章 虎啸山林兄弟情(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