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事后余波励图志(1)

    第四卷 风云迭起-挑战

  第十八章事后余波励图志

  黄金村·具家大宅,

  时近午时,大院内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具家三兄弟、小杰、阿克敦、金妈妈、一干村干部及部分村民,数批人聚集于此,具老大蹲在水管边上不时长吁短叹,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主楼上翘首以待,气氛异常紧张,具老三忍受不了这种压抑,低声嘀咕道:“都三天了,老总还能不能醒了。”

  一旁的阿克敦牛眼一瞪,指着他吼道:“具老三,你说什么屁话,有种你再给咱说一次。”

  具老三被吼的一楞,感觉很是莫名其妙,腾的站了起道:“昨了,咱说啥了,你充咱发啥火,想搭跤昨的。”

  阿克敦衣服一甩,叫道:“清场,搭就搭。”两人怒目瞪以对,仿如天雷勾动地火,众人一看,这两浑人这会儿还有心情比试,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可村里的规矩有挑战的就不能不接,具老大生气的站了起来,恨声道:“老总还不知昨样,打打打,就知道胡闹,都让开,让他们打。”众人一听村长发话了,纷纷退出院内,让出了场地。

  小杰盘坐在石桌上,摇了摇头不屑道:“我看你们纯粹是憋的难受。”阿克敦真是歹谁跟谁来,一指小杰道:“昨!光会动嘴,有种你也来,咱一个扛你俩。”

  小杰原本就与他有些矛盾,再加上少年心性现在又是自由之身,这样激他那还了得,一下从石桌上跃下,将上衣脱下一甩道:“来就来,谁怕谁,具老三,你先一边去,我跟他打。”具老三眼睛一瞪,不满道:“凭啥!他先跟咱挑战的,咱打完,你再打。”阿克敦双足顿力,伏下身形,低吼道:“叫啥叫,你们一起来。”小杰不屑道:“就你那斤把子力气,还用两人,具老三我先打,不然跟你翻脸。”具老三火气也是上来,憨声道:“翻就翻,咱打。”三人这还没动手,倒象孩子一样一翻嘴仗先开上了,惹得四下围观的村民婉尔一笑,紧张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这时,主楼的房门被打开,妙恩从内走了出来,一见这种情况,赶忙制止道:“不要打了,老总醒了,叫主管级以上的人都进去。”

  众人闻听面色俱喜,阿克敦裂开大嘴,喜笑道:“奶奶的,咱就知道这小子没那么短命。”具氏三兄弟诸人就待闯入,妙恩小声提醒道:“你们小心点,老总好象不太高兴,很恼火。”一干人等顿时止住了脚步,谁都领教过他发火的威力,这时倒有些怕进去了,具老大小声问道:“昨回事,刚醒就发火啊!他身子受得了啊!”

  妙恩叹道:“老总真是个怪人,醒后没多久,脑子就清醒了,问了几句话脸就沉下来了,要不是有欧阳姑娘在,指不定要火成什么样呢!”

  众人心中一凉,看样子事不小,他从不无故恼火的,赶忙琢磨自己近段时间做错事没有,妙恩一看大家满脸的苦相,劝慰道:“他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躲是躲不过,还是快进吧!”

  众人一听是这理,忐忑不安的走了进去,几名高级干部鱼贯进入,果不其然,正如妙恩所讲,向晨面色苍白靠在床上,脸却沉得老长,双目堂膛膛的还闪着光,显是气的不清,几人你推我,我推你的,谁也不敢先一步踏入内室,向晨看得好笑,轻咳一声,沙哑道:“你们有胆子敢做,连个门都不敢进吗?”慧心赶忙轻责道:“有话好好说,非要动这么大的气。”

  门外诸位干部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同时升起一个问号:“老总在气什么?”具老大一咬牙,也豁出去了,先一步踏入内室,低声道:“老总身子要紧,你别气啊,咱们做错了啥事,咱们负责还不成吗!”身后几人也赶忙进来,连声的符合。

  向晨更是恼火,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慧心一把按住,向晨气道:“认错?到现在错在那里你们都不知道?就凭一个电话,一张照片,无组织,无计划的,一次就给我出动三百人,甚至你们连干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就是这么负责的吗?”

  具老大一楞,急忙道:“老总,那是为救你啊!更何况那个人是你的教官啊!”

  向晨怒道:“糊涂!你们凭什么认定她是我的教官,就凭一张照片?你们知道不知道这次与你们打交道的是一群亡命徒,一个不小心那可是三百条人命啊!一点警惕性都没有,那怕出了一条人命,你们谁能给我负得起这个责。”由于过份激动牵动了伤口,脸顿时皱到了一起,慧心心疼的连连安抚,转头道:“你们不要怪他生这么大的火,他的意思是,你们都是高级的干部,任何一个决定都会牵涉到全局,而且这次出去的理由不充分,很盲目,太过意气用事了,幸好这次没出太大事,不然后果非常的严重。”

  阿克敦是这次的主事之一,心里不痛快的往地下一蹲,气道:“咱们听到你出事了,连夜赶路,当时兄弟们急得都快窜上房梁了,不是没去错吗?你还要怪,咱想不通。”其它几人多少也都是抱着同样的心理,只有小杰与具老二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向晨扫视众人,见众人如此麻木,心中大觉悲哀,苦叹道:“做为兄弟,做为朋友,我感激你们,可是做为公司的执行层,你们不称职,公司组建立以来一直平稳的发展,那是咱们幸运,可你们居然麻木到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咱们不是一个山头,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咱们身上背负的是几千村民的利益,先不说这次的事情对与错,你们当中有没有人想到过,这有可能是一个骗局,一个圈套,身为管理层要居安思危啊,可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当中有没有一个持反对意见,派人去调查核实,商场如战场啊!连这样一个常识性的问题没人去做,你们怎么去面对未来尔虞我诈的商业竞争,你们说,难道所有的问题你要我一个人去扛吗?你们就不能争点气,多动动脑子,多想点问题吗?”恨铁不成钢啊,说到这,性之所至,向晨伤心得眼泪在眼圈晃动不已。

  众人低头默默无语,他假设的可能性如今想来真是令人后怕,阿克敦是当时叫的最欢,现在一想确实是冲动,后悔不已,重重一拍脑袋,一众干部面露愧色,具老大更是难过,猛得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伤心道:“咱无能,咱不配当这个村长,老总,你说昨处罚咱吧,咱都认了。”具老二上前步激动道:“老总,我是总经理,这件事我责任最大,你撤了我吧!”其它人也纷纷上前请罪。

  向晨苦笑摆手道:“都把你们撤了,我这公司还要不要了,知耻而后勇,未来的路还很长,你们都回去好好想想吧!”众人垂头丧气的步出室外,今天的事对他来说,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向晨摇了摇头,对妙恩道:“你不用照顾我了,我昏迷了几天,大家一定很担心,去告诉大家我康复了,需要要静养,不要来探视我,顺便知会我大哥一声。”妙恩领命而去。

  欧阳慧心安慰道:“好了,晨,你现在最重要先把身子养好,其它事慢慢在落实。”

  向晨轻叹道:“宝宝,我急啊!这次去外面,看到大公司的有效机制的运行及商业手段,那是靠人才堆出来的,而我这号称几千万资产的公司却还是*土炮,真不是滋味,公司必需要引进人才。”

  慧心轻轻握着他的手,笑道:“我很高兴你能有这样的收获,你变的越来越强了。”

  向晨苦笑道:“强?这个字离我太远啊!那个蒋文尘虽然败了,可却集合了咱们数人之力才将他制服,他是个人才啊!还有萧菁,我终是没能蠃过她,这次是要没有她果断的决定,咱们恐怕就天人永隔了,我芡她的实在是太多了。”想到自己所作所为,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欧阳慧心一楞,心中蓦然升起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妒忌、愧疚,还是什么,她自己也不说清,紧紧的握着向晨的手道:“晨,我相信你会越来越强的,我会陪你一起走过完这条路,咱们不要再分开了好吗?”

  向晨轻轻一笑道:“傻丫头,经过这么多的事,你认为我还能忍心与你分开一分一秒吗?”慧心上前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松开,象是要将他整个占据,向晨轻轻的拍着慧心的玉背,喃喃道:“分不开,分不开啊!”可不知为何,脑中又幻起另外一个女人的身影。

  如此连过数日,在慧心与妙恩细心的照料下向晨已然可以下床行走了,这都归功与他那奇特的体质,别人要是受了这样的伤,不躺十天半月别想动地,在这几日内,向晨做了长足的思考,未来何去何从,以前制定的路线是不太弱了,结合现在的实际情况,他的脑中升起了满腔的构思,与慧心的长谈也令他受益非浅,数个决定正在悄然的形成。

  这日,已是日上三杆,向晨昨夜在方志强处戏耍良久,两兄弟自然又上演了一场标准虎狼之斗,方志强要不是身体未好,恐怕已是满世界的追杀他了,向晨如何肯放过他,这可是出气的大好时机,先时还与他争斗数句,到最后方志强干脆大被一蒙只当被蚊子咬充耳不闻,向晨岂能快活他的心意,将他掉眼泪一事拿出说项,直气得方志强不顾身子起来就要揍他,可他忘记了,此处是可他的地盘,向晨一声令下,以病未好不宜大动为由,将他强行绑在床上,可怜鼎鼎大名的游侠居然受此等待遇,气得他只嘣出一句话来,扬言要将他小弟弟干掉,可这话一出,欧阳慧心又不干了,直使出女子十大酷刑要他将话咽回,识实物者为俊杰,方志强被逼无奈这才罢口,人家可是夫妻同心二对一啊!直到慧心悄悄问他,什么是小弟弟,真笑得向晨半夜都未合眼,大赞其可爱至极。

  此时,欧阳慧心正站在床边,插着腰一副标准的小母老虎的架式,喝令向晨起床,向晨伸着懒腰道:“再睡一会吗!”欧阳慧心娇哼道:“不行,一会儿学姐可是要来看你喔!太不象样子了。”向晨耍赖道:“大老婆不是外人,又不是没看过我睡觉觉的样子,可以了。”

  欧阳慧心嘟着小嘴道:“以后不许你再跟女孩子开这种玩笑了。”向晨从被中露出个头疑惑道:“宝宝,你怎么了,我一项是这样的啊!大老婆又不是外人,你很不对劲喔!”欧阳慧心负气背坐在床上道:“就是不许了。”

  向晨从背后轻搂着她的小纤腰,侧脸一看,小嘴撅得比天还高,好笑道:“宝宝,你吃醋了,你以前不是很大度的吗?”欧阳慧心揪着他的耳朵道:“我大度是因为别人可以喜欢你,你不可以喜欢别人。”向晨为表清白,呲着牙对天发誓道:“我那有,老天开眼,我可是一直守身如玉的,从来不对任何女性假以颜色。”欧阳慧心掐着他的鼻子道:“你说谎啊!你不要忘了我可是学心理学的,萧菁呢?”

  向晨尴尬道:“她,她是个例外吗?我当时只想蠃她,就用了些手段了,谁想到,嘿嘿……。”欧阳慧心紧张的追问道:“怎么样?”向晨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对她有一种很特殊的感情,即象兄弟,又有点知己的味道,很复杂,不过我由始至终爱的就只有你一个,绝无二心。”最后一句才是她最想听的,慧心心喜,满意道:“这还差不多。”

  

  

第十八章 事后余波励图志(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