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事后余波励图志(2)

    眼看慧心那娇憨的模样,向晨心中就觉温馨,这是其它任何人也带不给他的,轻声道:“宝宝,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那个狼的故事吗?”慧心轻嗯一声点了点头,向晨微笑道:“那你还在担心什么?”

  慧心低着俏头,嘟着小嘴道:“我知道你挣扎的很辛苦,可人家忍不住吗!你生活的那么丰富,也不想想人家是怎么过的,每天除了思念就是思念,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一点都帮不上你什么,就胡思乱想了。”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似有垂泪之势。

  向晨听得酸楚,阵阵的心疼,赶忙坐起,轻轻将慧心的娇躯揽入怀中,低慰道:“乖了,宝贝,是我不好,提出的那么个蠢主意,无论以后发生什么咱们都不分开了。”慧心心喜,搂着向晨的脖子伏在肩上,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向晨轻叹道:“宝宝,你知道吗,在我中刀的一煞那,死亡离我那么近,我的脑中一片空白,其实我可以闪过的,可在那一刻我怕了,这也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情,即使在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一面,生命只有一次啊!没有人不恐惧死亡的降临。”想到那场面就觉令人心寒。

  慧心紧张的抬起头,抱着向晨的脸,坚定道:“晨,相信我,我不会让人再有伤害你的机会了。”

  向晨轻握着慧心的手,眼中发出一抹自信的精光道:“不,你错了,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是我不会再给别人这样的机会,我要挑战的不是恐惧,而是自我,那天的事,我总结了失败的原因,时间、智谋、突发性,这都不是主要的原因,真正原因是我很弱,如果我强到可以应付任何的对手,如果我的势力强到任何听到就怕,那就不会有这个错误,所以短期内,我将不惜任何代价,将自己变强,令我的势力变强,强大到令别人恐惧。”

  慧心愕然的看着向晨,这是他说的话吗?他那隐藏已久的霸道本性终于被激发出来了,从现在起渐渐他已经有点枭雄的味道了,她不敢想像,如果他真的做到了,还会是她深爱的那个向晨吗?慧心的心中蓦然升起一丝淡淡的不安,他变了。

  一个人要有变化,首先变化的就是他的思想,毫无疑问,他的性情已经由被动变成了主动,在许多普通人来说,这种变化的影响可能仅仅是他的生活,可是向晨呢?这个事事都要别人压迫才会激发潜在个性的人,他影响的又会是什么?这或许就是慧心感到不安的地方吧!以慧心对他的了解,一时间,甚至在她的脑中冒出了一个念头,危险人物=向晨。

  “喂!都知道你们是一对了,就算要亲热,至少也要关下门吧!”随着一句调侃声,王灵筠夹着一个大大公文夹,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进来,慧心醒过神来,跳下床摇着王灵筠的胳膊,不依道:“我那有跟那个坏家伙亲热吗!

  王灵筠装做大吃一惊,做了个亲吻的姿势道:“我要是晚进来一步,恐怕你们都这样了,还不算啊,大小姐,那你告诉我什么才叫真正的亲热。”

  慧心语塞,尽管跟向晨的关系公开好久了,可是在人前还是有三分矜持的,跺着脚,气气道:“没有就是没有,你在乱说啦!”

  王灵筠轻轻一笑,一掐慧心小脸蛋道:“你承不承认都不关我事,反正你们总会有吧!”说完,不去理她,竞直走到床前,将公文夹狠狠的摔在向晨的身上道:“呐!给你,这是你要的资料。”

  向晨吃痛,苦着脸道:“大姐,我是病人哎!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慈悲之心吗!”

  王灵筠一插腰,用纤纤的玉指着他,凶凶道:“你还好意思说,为了帮你找这些资料,我几天都没休息好,我都快成病人了,你们怎么没人拿出点慈悲心来。” 总觉得那里不对,顿了一下,好奇道:“你平常不都是叫我大老婆的,今天怎么转性了。”

  向晨翻着资料,坏坏的朝慧心一瞥,慧心面露忸怩的神情,示威的扬起了小拳头,王灵筠翻然大悟道:“喔!一定是你在外面沾花惹草,被下禁言令了,家有凶妻,如有一宝喔,是应该管管你那张坏嘴。”

  慧心嘟着小嘴,道:“学姐,你说什么吗!嘴长在他自己的脸上,我那有凶他了。”王灵筠假假一笑,抛了一个好大媚眼道:“狼,来叫声大老婆听听,好久没听你叫,好想呢!”

  向晨一激零,眼中流露出一副痴迷的样子,色魂以授道:“大老婆,你的电力还是那么足啊!”

  明明知道两人在演戏,慧心却控制不住心中那股酸意,暗暗跺足:咬牙道:“你好啊!当我说话是耳边风,我说话不算数了是不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王灵筠,气气道:“不对啊!狼从昏迷醒来就一起跟我在一起,你怎么会帮他找资料的,你们偷偷约会了是不是。”

  好久没逗得她这么失常了,王灵筠心中那个爽,翻了一个好大的白眼道:“真是懒得回答你这种白痴问题,大小姐,这世上有种东西叫电话,听过没有。”

  慧心揪着秀发,暗恼自己失常,死抬杆道:“那,那我也没有见他打过。”

  向晨大至翻看了一下资料,见慧心跟自己的头发过不去,不由心疼,赶忙拉过她,缕着她的秀发道:“宝宝,这可是咱们家公有的,不要扯乱了。”慧心受宠这才令面子好过一些,轻哼道:“我也可以帮你找资料的吗?干嘛非要找学姐。”

  向晨无力的直翻白眼,王灵筠做作的轻叹道:“看来咱们家下个季度都不用买醋了。”慧心在自己最亲近的两人面前,毫不掩饰,轻吐小舌头,做了个可爱的小鬼脸,揪着向晨道:“你还没回答我呢。”

  向晨好笑的看着她道:“宝宝,你怎么越来越笨了,这可是专业性极强的资料,灵筠可是花了许多时间去水产学院搜集来的,你懂吗?”

  慧心小脑袋摇的跟拨楞鼓一样,故意气人道:“不懂!”向晨笑着,在慧心的小嘴上轻轻一啄,正色道:“好了,研究正事了。”沉了口气,对灵筠问道:“你觉得这种海带粉可行性高吗?”

  谈到正事,灵筠也正色起来,考虑了一下道:“海带的营养价值自不用说了,将它磨成带粉出售,成本低,价格却高了一倍,这种方法在RB非常的盛行,而且需求量很大,而国内也有生产的,却都是小厂,没有大批的生产,有很大市场的前景,还有一点,国内的销售还是空白啊!大多都是出口转内销。”

  向晨想了想道:“照资料看,他们一般都用低级的原料,咱们的海带属于特级品,这样做会不会很亏。”

  王灵筠笑道:“一分钱一分货,在商场上产品的等同不等于等价,国内市场接受不了,你可以打国外市场的主意啊!”

  向晨闭目沉思了良久,两女也都紧张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向晨猛然睁开双目道:“灵筠,我需要你帮我去趟RB,考察当地的价格,我决定了,以外养内,先行打开RB市场,我要直销,不要代理,赚他奶奶的小RB的钱。”

  王灵筠摆手失笑道:“你不要想的那么简单好不好,先不说在日的抵华情绪,就RB那成熟的市场,你怎么插进去啊!在说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这样会占用我很多时间的。”

  向晨默默的穿上了衣服,踱步行至窗前,打开窗户,一股冰凉的海风夹杂着海腥味飘然而入,向晨轻呼一口气道:“同样是人啊!为什么他小RB的产品丰田、松下、日立,可以打入中国市场,并在国内设厂,而我们就没法打到他们的老家去,不是不行,事在人为,第一,我有超越别人的优势,我的产品能达到国外乃至世界一流水平。第二,我要直接在RB设厂,解决他们的剩余劳动力,RB经济现在处在低弥时期,他们巴不得有人去投资,这样有两种好处,1,得到政府的支持,可以缓解他们的排外情绪;2、可以省下来回运输的费用,有问题当地解决;另外,在那有大批的流学生,及华人工作人员,我相信他们是爱国的,这样就解决了人气问题。第三,我有自己的海产品生产基地,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一转身,目露精光,伸出三根手指道:“光凭这三样,你认为我值不值得一拼。”

  王灵筠楞楞的看着他,这时的向晨那还有一丝赖样,挥手间一股无形的气势展露出来,是什么,她说不出来,向晨缓步走到王灵筠身前站定道:“我再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第一,你是我大老婆,我信任你,就如同相信我自己一样,我需要你,你没有任何理由不帮。第二,从现在起,你就是海岸公司的经济顾问,你没有拒绝的权力,我将重新配股,在未来的二到三年内,我会将这里发展成一个资产过亿的跨国公司,学以至用,待一切稳定,我再放你回学校,你想错过一个实践的机会吗?”

  王灵筠哑然失笑道:“你这个霸道的家伙,不给人一点余地啊!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可是资金呢?如果你现在稳定的发展在未来五年后,你完全有资本说这话,可是……。”

  向晨一挥手打断她道:“时机如战机,五年的时间太长了,咱们只有一年的准备时间,资金可以集资,注入风险投资,钱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人。”

  王灵筠摇了摇头道:“狼啊!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想找明辉吗?他们的华北区开发计划根本腾不出资金来的。”

  向晨笑道:“谁说我要找他们了,瑞方集团有没有听说过。”

  王灵筠想了想,点头道:“当然了,他们是大连排名前十的跨国集团,资产据说已经有四十个亿了,经营状况良好,只是这几年增长率有所下降,狼,你不是昏头了吧,打他们的主意,虽然他们经营大不如前,可也不会冒这个险吧!”

  向晨呵呵笑道:“说什么呢,打什么主意,我就是瑞方集团的执行副总裁啊!”

  “啊!啊!”两女同时失声,惊呆的看着向晨,慧心象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一翻,又摸了摸向晨头,试试自己的头,向晨好笑道:“宝宝啊!我说的是真的”

  慧心眨着大眼睛道:“我没听错吧!二个月哎!只有二个月,你就做到副总裁了。”

  向晨笑道:“是啊!是啊!还记得我刚醒时要你打的那个电话吗?”

  慧心小脸一皱道:“报平安那个?是个女人哎!你们是不是有一手。”

  向晨真是又好笑又好气,一把将她揽入怀中道:“那个女孩就是瑞方集团的财务总监,也是我的好友。”慧心轻扭娇躯道:“明白了,你靠裙带关系。”向晨苦着脸道:“宝宝,我在你心中就是那么差吗?目前我正在负责瑞方集团的内部机制改组计划,那是总裁亲批的,没真本事,我能爬上这个位置吗?”

  慧心嘻嘻一笑,搂着向晨的脖子兴奋道:“我就知道我老公最棒了,到那里都是最好的,逗你的,知道你有真本事啊。”说着轻轻用小鼻子轻轻擦了他几下,以示鼓励,向晨心动就待吻下,却被她用玉手挡住,粉面一红,轻声道:“学姐还在呢!不要胡来。”

  王灵筠非常个性的将头一扭,道:“受不了你们两个,我什么也没看见。”

  向晨轻轻一笑放开慧心,走到王灵筠身前双手覆在她的香肩,凝视着她道:“我在等令我满意的回答。”

  

  

第十八章 事后余波励图志(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