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东风无力南阳晚(3)

    欧阳家族当年即闻名天下,在武术界亦有很高的声誉,欧阳慧心虽然年轻却是家族的中坚分子,史不平不敢小窥,左右游走,寻求破绽,欧阳慧心却纹丝不动,恍若未见,史不平行走江湖数年,经验丰富,却也不明白她葫芦里买的什么药,渐感心烦,长久下去恐对自己不利,分析场中形势,思路清晰,突然,脚下左右交替,原地变换方位,一时人影晃动,化为数道虚影,向晨立在心儿身后,以他的眼力居然看不清那个是实体,可见史不平轻身功夫之高,非同小可。

  欧阳慧心依然不为所动,只是维持原势,史不平见她镇定功夫了得,丝毫不受幻影的诱惑,一定受过严格的训练,大感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强行突破了,脚下方位一变就待从侧翼闪过,就在这时,欧阳慧心动了,玉掌轻轻朝左侧空档虚空印去,史不平大惊,那掌的方位正是他先机所在,赶忙变换方位,谁知欧阳慧心玉掌却如生了眼睛一般,掌掌虚空,每一掌象是有吸力一般,一时两人仿如猫抓老鼠般,史不平闪到那,慧心掌力印到那,史不平自打步入江湖以来真是头一次这般的狼狈,直难过的他想要仰天大叫。

  向晨暗暗吃惊,慧心功夫高明若此,这般高明的轻身功夫在她手中如同玩耍一般,不觉黯然,自己的功夫跟他们这种高手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亏得自己一项骄傲,真是羞死人了。

  向晨只觉慧心步步抢了先机,沾了上风,孰不知慧心现下也极为难过,她内家功修行尚浅,此等功法内气消耗甚大,撑到现在已是强弩之末了,那史不平经验何其老到,刚刚一掌怕了半拍,心中暗暗叫好,时机来了,左爪凝力,凝起阳刚之力,不闪不避,一爪迎向慧心玉掌,只听得砰的一声,慧心面色苍白,蹬蹬倒退了数步,向晨大急赶忙上前想扶,爱人受伤简直比自己伤还要难过,头上青筋暴起,大吼一声就待跃出,慧心按住向晨虚弱道:“你未全好,不是他是对手,会受伤的。”急火攻心,一股血丝自嘴角溢出,显是伤的不轻,向晨那还顾上许多,一甩手,扬起一拳击出,史不平借高速狂奔之力,一爪相迎,向晨吃力蹬蹬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胸前伤口顿时崩裂,一缕血花透着衣服印了出来,得此一隙,史不平飞身而过,向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从边掠过,暗恨自己无能,以手抓地,咬着牙愤然大吼道:“史不平!”剑眉紧皱,双目暴出,下唇几乎被咬破,这是他第二次深深感觉到自己的软弱无力。

  史不平这时高速飞至聪伯身前,灵灵挺挺了胸,大叫道:“你要杀聪伯就先杀了我。”幻影顿灭,史不平扬着那傲人的猫爪,双目赤红,面对心仪之人,却生是抓不下去,咬着牙颤声道:“叶小姐,让开。”

  灵灵双目一红,泪水直在眼中打晃,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两人私下里经常会做些超越朋友的举动,虽然他们间没有什么约定,亦未声明,可那种若有若无的情意却早在心中生根,如今兵戎相见,心中难过可想而知,最难过的就是称呼已变,灵灵咬着樱唇,苦声道:“叶小姐?我不姓叶,我姓乔,你动手吧!”

  史不平心中一震,喃喃自语:“乔?”探问道:“乔承先是谁。”灵灵轻吸一下道:“我父亲。”史不平听罢,如遭雷击,顿时楞住了,面色巨变,自语:“不可能,乔公的后人已经死了,是被这老狗害死的。”猛然抬头,怒问道:“老狗,你在搞什么花样。”

  聪伯为人高傲,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行事只有自我,不管别人怎么看,即使是史不平污语相向,只是表明立场,丝毫不做其它解释,可是小辈们一个接着一个为了维护自己相继受伤,老怀生叹,轻轻拍了拍灵灵的肩膀示意她让开,大步走到史不平对面,沉声道:“阿福,灵灵的确是乔家的后人,当年是我把她从火海救出来的,当年的事,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跟你叙述的,我问心无愧,没有背叛。”

  史不平抓狂道:“不许叫我的名字,我不相信你说的。”聪伯一声轻叹,转过身去,史不平凝目一看,只见齐腰的部位隐见一道深深的爪痕,他是爪功的高手,如何不识,那正是他史门独门的手法,只听聪伯道:“当年有大批高手偷袭杀狗盟总部,总部六十余人尽数被杀,眼看着战友一个接着一个倒地,我却无能为力,最后只剩下我独身相抗,阿邦率分部兄弟来援,没有相帮,反而助敌围攻于我,这一爪就是当时他偷袭我留下的,没想到他居然在爪上淬毒,我当时杀红了眼,盛怒之下,一爪击毙了阿邦,奔入火场救出灵灵,杀出了重围。”说到这,聪伯老泪纵横。

  史不平大叫一声,一爪重重击在聪伯的背后,聪伯诺大个身子顿时被击飞出去,扑在地上,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聪伯!”灵灵飞身扑到聪伯身上,史不平疯狂道:“果然是你杀了我阿爸。”灵灵扶着聪伯大叫道:“史不平,你混蛋。”

  聪伯喘着粗气,咳道:“是,你阿爸是我杀的,事后,灵灵妈冒险潜入检查才发现,你阿爸被人催了眠,这件事整个就是一个针对我们的大阴谋,我不应该不相信我的兄弟,你要杀就杀吧!”

  史不平眼神闪烁道:“不可能,我阿爸轻身功夫,天下无双,他要跑根本没有人能追得上他,谁能制得住他,一切都是你胡编的。”

  聪伯虚声道:“人外有人,你阿爸轻身无双,却不耐久战,当时最少有五个人能制住他,我没有证据提供给你,断龙从不说谎。”

  史不平面色苍白,越想心中越寒,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背叛的人岂不是阿爸了,难道是阿姨在说谎,不会的,他是敌人,不能相信,可为什么乔公的后人还活着,为什么他身上有毒浸的爪痕,这里太多太多的疑点,难道我执著了二十多年的信念是错的,不会,猛然抱着脑袋大吼道:“不,我不相信,不相信,你在说谎,你们都在说谎。”一时脑中越来越乱,几乎处于疯狂,狂吼着,朝怪楼林外飞奔而去。

  空地上一片狼籍,聪伯满面的苦笑,一抹嘴角站了起来,看来伤的并不严重,灵灵茫然的看着他消失的身影,不知在想些什么,欧阳慧心小息片刻即无大碍,赶忙起身行到向晨身旁,撕下内衣为他包扎杀口,向晨呆呆的任她摆布,慧心知他自尊心受到打击,轻语道:“晨,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你现在受伤了不是吗?”

  向晨抬起头来道:“如果我没受伤就是他的对手吗?宝宝,你告诉我,我是不是真的很弱。”欧阳慧心心疼道:“不,你很勇敢,明知不敌也敢往前冲,我以你为荣,不是你弱,是他太强了。”

  聪伯行了过来,关心问道:“狼小子,你怎么样?”向晨挣扎起来,跪在聪伯身前,凝声道:“师傅,教我龙爪手,我要打败他。”

  聪伯愕然,心中感慨,不知应该怎么说,轻轻扶起向晨道:“狼小子,你有志气是好的,可是他是从小受过良好训练的,无论实战经验还是功力都是上乘的,以你现在的功夫,最少还要苦修五年才能与他比肩,不算我教你龙爪手也是没用的。”

  向晨听他这样说,不觉黯然:“难道我真的无法胜他。”聪伯安慰道:“谋事在天,成事在人,自古达者为先,你不要太沮丧。”

  慧心亦在旁安慰道:“晨,你习武毕竟时日还短,功夫是靠一点一滴磨练出来的,以你的资质,我相信你早晚能赢他的,你要有信心才行。”向晨苦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聪伯点了点头,道:“这女娃说的有道理。”面色和善的问道:“欧阳敬仁那个老家伙可还好啊!”欧阳慧心一楞,道:“老伯,您怎么知道家祖。”聪伯叹道:“转眼都快三十年没见他了,小姑娘你那一手附骨手用的真是出色,那个老家伙一项高傲,也会以你为荣吧!”

  欧阳慧心见他一口道出自己功法,深感佩服,躬身道:“那里,家祖现下脾气收敛了许多,静心养气,已不太过问俗事了。”

  聪伯微感妒忌道:“这个老东西,运气真是个好,现在已是膝下承欢,甩手享福了,还有你这般出色的孙儿,老天真是太眷顾他了。”

  欧阳慧心捂嘴轻笑,这个老前辈说话真是有趣,礼貌道:“前辈,你即是家祖故人,闲暇可赴蜀中与家祖相会,相信家祖一定会倒履相迎的。”

  慧心着实会哄老人家开心,聪伯心喜微笑道:“你这小姑娘生得一张巧嘴,能把花儿都说开了,你怎么会与狼小子一同前来。”

  慧心苍白的面孔一红道:“他受了伤,我恐他旧伤复发,就一同跟来了。”

  聪伯老眼尚未昏花,一看这情况,那还不知他两人的关系,心道:“狼小子着实风liu得很,前先有个萧丫头,这会儿居然把欧阳家族的娃都拐来了,真是有本事的很。”扫了向晨一眼,见他面色实在不好,奇怪问道:“狼小子,你受了什么伤,这般严重。”

  向晨苦笑道:“徒儿无用,是被横刀所伤,给您丢人了。”

  聪伯眼睛一亮,急问道:“丢什么人,真的是横刀,你可受了内伤,不行,走。”说完前方引路,经过灵灵身前,叹了一口气道:“灵灵,到现在也应该让你知道些事了,你也跟来吧!”灵灵木木的轻嗯一声,发生这许多事,想来一时还没有醒过来。

  一行人来到了聪伯下塌处的地下室,灵灵新奇的左看右看,从小在这长大,居然不知这楼下尚还有一处这样的地方,疑惑的看着聪伯,聪伯爱怜的摸着她的头道:“灵儿,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等我先看看狼小子的伤,再跟你细说好吗!”灵灵乖巧的点了点头。

  聪伯自靠墙的一处柜内取出金创药,纱布等,来到向晨身前,令其退去身上的衣服,以净布擦净他身上的污血,眼见那刀口之深以他见多识广,亦倒吸了一口凉气,可以想象当日之战多么激烈,狼小子是怎么活下来的,转头问道:“欧阳家的丫头,你是修内功的,可探查过他的内息。”

  慧心回道:“查过了,并未有内伤,奇怪的是,他内脏好象有东西保护似的,遇力就弹回。”

  聪伯轻轻***他的伤口,自语道:“好高明的刀法,看似一道刀痕,实际却是五刀,狼小子居然没被刀气伤到,真是异数啊,搞不懂。”摇了头,为他上了那金创药,那药力甚是强劲,向晨满头汗下,却强忍一声未哼。

  聪伯轻轻一拍他的胸膛道:“好小子,我就喜欢你这倔劲。”

  他不当回事,可是欧阳慧心心疼啊,嗔怪道:“聪伯,你干嘛用那么大力嘛,他会痛哎!”

  聪伯不由失声道:“你当我这徒弟是纸糊的了,丫头你关心过头了,怎么跟你受伤似的,你还是把当日的情况跟我说一下吧!”

  慧心被说的面色一红,忸捏道:“您为老不尊,不告诉您。”聪伯真是被她那小女儿态给打败了,连连道歉,这才令慧心面子上过得去,当下一五一十的将当日的情况叙述了一遍。

  聪伯听罢,感叹道:“世风日下啊!没想到一门侠义的柳氏出了这样的不屑子,看来是教狼小子些东西的时候了,我的徒弟怎么能连保命都不会。”

  欧阳慧心急忙维护道:“不可以的,他身子还未好,不能做太大的运动。”

  聪伯道:“谁说练功一定要做大动作才行,小丫头,还是个武者,怎么一点是非辩不得。”欧阳慧心不服气问道:“那您老想教他什么。”

  聪伯凝声道:“听劲!”欧阳慧心想了一下,恍然大悟,嘴角微翘,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第一章 东风无力南阳晚(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