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身无彩凤双飞翼(2)

    无论任何一家大公司最繁琐的莫过于每日的例会,有事没事都要一翻长篇大论,仿佛是要借此来证明自己的知识是多么的渊博,公司请到自己是多么的合算,一些流行的通用词,每日翻来覆去的讲,可通篇的长论也不过就是要说明那么一两件事,这种陋习在国内企业普遍存在,每日协调工作的例会成了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争项竞艳的舞台,有这种时间干点什么事不好,向晨上任之时曾严令遏止过此种不良风气,有事短报,无事就位,初时大家摸不清这位副总的脾气,到老实了一阵,如今向晨不在,这种风气又有抬头之式。

  杜芊芊皱着秀眉,大为不耐烦的看着侧翼这位正在演讲的徐助理,突然打断道:“你的发言可不可以简短一点。”那位徐助理面现尴尬,一看总监面色不善,飞快的总结了几点,前后没超过五分钟,杜芊芊无耐的摇了摇头,最近不知为何,总觉得心浮气燥,一点小事就想发火,以前的耐性消失的无影无踪,揉了揉太阳穴,对边上的助理道:“你继续主持,一会儿给我一个简短的报告。”语毕,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一出会议室,杜芊芊大步走到窗前,拉开窗,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凉气,这才觉得燥意稍稍减退,心中暗暗苦笑:“看来向总的提议是正确的,公司内部机制如果不整改,再任这群人这样搞下去,降低了效率还是其次,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给下面基层的人员做了榜样,那这个公司的未来可想而知。”现在总算有些明白向晨为什么一真强调要从下往上改了,这个臭家伙总能凭敏锐的感觉,比别人看的远些,轻叹一口气,喃喃自语道:“臭家伙,快点回来吧!”

  “你在叫我吗?”好熟悉的声音,杜芊芊面现喜色,“回来了。”转头看去,果然,向晨大大咧咧的坐在距此不远的长椅上,笑眯眯的看着她。一见他那副悠闲自在的样,杜芊芊不觉来气,面色一寒,板着脸道:“你还知道回来吗?”可眼角那微微的笑意却早就出卖了她。

  向晨何等机灵,月余未见也着实想念,偏生故意气她,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她的身前,定定的看着她,非常正经道:“我走了。”转过身去,就待抬步,杜芊芊一惊:“他不是真气了吧!”脱口道:“不许走。”向晨转过身型,皱着脸无奈道:“大姐,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不想看到我,我就自动消失喽,反正来了也没人喜欢。”为了配合自己的表演,故做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眨了眨眼,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

  杜芊芊咬着银牙,心中暗气,却又被他那做作的样子,搞得哭笑不得,左右看看走廊,扬起玉拳照准他的胸口就是狠狠的一记,恨声道:“你走,走好了,谁要看到你这可恶的家伙,哼!”

  向晨吃痛,脱口道:“哇,这么重,你要谋杀亲夫啊!”杜芊芊娇面飞红,气气道:“你……。”轻哼一声转过身去,虽然恼羞他口舌无礼。却感觉好象有那么一点点喜欢。

  向晨暗恨自己口不设防,这都怪宝宝与她斗嘴习惯了,小心翼翼的从侧偷看她的反应,探问道:“真气了。”

  杜芊芊玉颈一扭,抬起高傲的头,以示不屑理他,可一抹淡淡的微笑不自觉间已映在脸上,向晨偷看之下,大叫道:“喔!你骗人,根本没气,你故意的。”

  杜芊芊一项严于律已,甚少与人玩笑,可是跟他在一起总是倍感轻松,忍不住与其相斗,左右看了看,轻拍他道:“要死了,叫这么大声,是了,我是故意,不可以吗?你有意见,哼!”

  向晨低头无语,在与宝宝长期的争斗中令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女人不讲理是天职,与不讲理的女人争辩是毫无意义的,所以他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杜芊芊笑了,一看他那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心情就觉爽朗,数日的阴霾尽数散去,脸上泛起真心的笑容,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立场,这一刻那有那个高傲的冷山美人,这一刻是她真实的一面,或许这才是隐藏在她内心的真实自我。

  向晨不觉有些痴了,那阳光般的微笑,明眸皓齿,清逸脱俗,浅笑间一股自然高贵的风情流露出来,呵呵笑道:“芊芊,你笑起来真的很看。”

  杜芊芊浅浅一笑,得意娇嗔道:“用你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对了,你的伤痊愈了没有。”

  向晨淡笑道:“没有事了,大致差不多了。”杜芊芊惊道:“什么?养了一个月还没有好,不行,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伤那么严重。”向晨失笑道:“芊芊你不要那么紧张吗?已经好了,很丑不要看了。”

  杜芊芊正视着向晨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咱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向晨苦笑道:“芊芊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说着从随身的包中拿出一份文件夹道:“其实我这次来,是来给你送这个的,另外还有些事与总裁商量。”

  杜芊芊疑惑的接过道:“这是什么?”向晨道:“这是我用一个月时间做出的公司整改计划,虽然只是草案,以后我会慢慢完善它,这是我答应你的。”

  杜芊芊不解道:“这个计划不是一直你在做,为什么要给我,难道你……。”

  向晨歉意道:“我的公司出现了变故,我必需回去,详情,我会去跟总裁解释的。”

  杜芊芊扬着文件,激动道:“你,你要走?难道公司委任你做副总要的就是这些,你答应我的就是这个,我不要。”一把将文件夹甩到向晨身上,转头就走。

  向晨扬声道:“芊芊,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说啊!”杜芊芊行步甚快,步入电梯快速将门关上,任由向晨在外敲打亦不理会,电梯缓缓上升,面她的心情却感觉好沉,脑中反复的想着,“他要走的,真的要走吗?”一时芊芊大感失落,只觉空荡荡的,仿佛失去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阵阵的酸意涌上心头。

  财务部外,杜芊芊寒着脸目不斜视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延路工作人员眼见此状都感惶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好象很生气的样子,从没见过她这样啊,赶忙各自埋头工作,连招呼也不敢打,深恐被当作出气筒,当向晨如一阵风般闯入时,众人更是愕然,今天是怎么了,两个老总都这么失常。

  向晨来到总监室外,吕秘书赶忙起身挡住了他,急声道:“向总,总监说不许任何人进的。”向晨心中烦燥,眼睛一瞪,沉声道:“让开。”吕秘书心中生恐,倒退一步,左右为难,两个人没有一个是她能得罪的,急的都快哭了,向晨心知这不关她什么事,摇了摇头,按下通讯器道:“芊芊,你开门,听我解释好不好。”电话那方传来芊芊的声音:“解释什么,你职务比我高,用得到吗?你要怎么做,我管不到。”向晨大感头疼,急道:“能管,能管,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电话那方久不回音,向晨心中也不由一股火气升起,沉声道:“芊芊,你不要以为这道门能挡住我。”说完,拨开站在门前的吕秘书,一拳朝门栓处击去,锵的一声音,门锁被打了进去,向晨推门而入。

  杜芊芊粉目圆睁的盯着他,向晨可以感觉到她的恨意,杜芊芊一字一句道:“你不讲信用,你说过要帮我的。”向晨紧行两步,行到她的对面站定道:“芊芊不是这样的,我从没有想过要背叛咱们的约定,我在黄金村处理公务时,心中也是惦记着公司的,你……。”

  杜芊芊捂上耳朵,任性道:“我不要听。”向晨强行拉下她的玉手道:“你必需听,以前你好懂事理的,怎么现在这么任性。”杜芊芊咬着樱唇,用力推了向晨一下气道:“不要你管,你走。”

  向晨暗暗劝自己冷静,脑中灵光一闪,捂着胸口蹲了下去,暗中运功,顿时面色苍白,额头汗下,杜芊芊大惊,以为自己碰到他的伤处了,赶忙俯下身来,面现恐慌,轻扶着他,急声道:“你怎么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紧吧!弄疼你了是吗……。”

  向晨见她急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不好演的太过份,急忙道:“你听不听我解释。”芊芊含着泪,急切道:“都是我不好,我听,我听,先去看医生好不好。”向晨再次确定道:“呐!你说的不赖啊!”芊芊轻嗯一声,点了点头。

  向晨呵呵一笑,猛的站了起来,笑道:“傻丫头,骗你的,呐!一人一次扯平了。”杜芊芊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只觉眼泪不争气的呼之欲出,扬起玉掌就是一记耳光,摇着头大叫道:“你混蛋。”向晨愕然,张口欲言,芊芊背过身去,玉手一指,冷冷道:“出去。”向晨道:“、芊芊,我是跟你玩笑的。”芊芊依然指着门口,重声道:“出去。”向晨没想到她会生这么大的气,知道再说无益,抓了抓头道:“对不起。”转身带门离去。

  直到向晨离开这个房间,芊芊再也止不住,一颗晶莹的眼泪从眼角流下,为什么会流泪,芊芊你不是一项很坚强的吗?她茫然的看着窗外那晴朗的天空,一股极其不愿的念头自脑中升起,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这样的,芊芊蹲下身来,再度将头埋进了膝间,静静的房间中,隐闻泣声。

  自芊芊房中出来,向晨心情极为低落,怎么也想像不到事件会成这个样子,延路不断有人的问候,亦没有心情回复,不觉间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外,通传后,向晨迈进了这个房间。

  老夫人精神的坐在大靠椅上好笑的看着垂头丧气的向晨,笑问道:“贤侄很少看到你这样啊,见过芊芊了吗?”

  向晨苦笑回道:“我把芊芊得罪了,今天回来是有些事与您商量的,谁知她不听我解释,还生了很大的气,您老有空帮助说句好话吧!”

  老夫人没好气道:“你要是敢欺负我的芊芊看我饶你,你们年青人的事自己解决,我不管,到底什么事,你的伤全好了?”

  向晨整理了一下精神道:“是我公司那边出了问题,最近有不明人士针对我们公司做出不良竞争,我必需回去坐阵,这边的事只能暂时放一下了,抱歉了。”

  老夫人想了想道:“贤侄,这边可以暂时放一放,你不是那种会坐以待毕的人,可有解决的方法,需不需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向晨面现喜色,老夫人的话无疑是雪中送炭,赶忙掏出了那份海岸公司拓展海外的计划书,递了过去道:“现在我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这上面,国内市场虽然损失不小,可都是小打小闹,我们亏,他们也在亏,我们不会与他们争一时之长短,如果这份计划顺利执行,不仅能令我们公司起到一个质的飞跃,还能抻出国内部分精力,进军更大的市场。”

  老夫人接过计划书,在向晨的讲解下,两人讨论起来,半晌,向晨介绍完毕,吐了口气道:“老夫人您觉得这份计划可执行程度如何,如果咱们两方合作,相信会给瑞方创造一个新的增长点,而助是长期稳定的。”

  老夫人轻瞥了向晨一眼,戏谑道:“你身份变的到快,你现是以那个身份在说这话。”向晨太过投入,忘记自己还是副总裁了,难为情的抓抓头,老夫人笑道:“我会尽快招开董事会,研究这个提案。”向晨大喜道:“太好了,谢谢您的帮助。”老夫人摇了摇头道:“赚钱的事没有人嫌多,主要是你这份计划很吸引我,虽然先期的投入很多,可后期的收益会很高,贤侄,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有天份,对了,今天晚上公司会举行年会,到时会邀请许多商界人士,你也来吧!”

  

  

第二章 身无彩凤双飞翼(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