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身无彩凤双飞翼(4)

    其向晨心知他是把自己当成一般的员工了,不管怎么说,人家总是要帮忙,不管出于何种目的,意图是好的,淡淡一笑道:“劳你费心了,我想不用了,我自己会解决的。”

  宋新图没想过他会这样回答,面色沉了下来道:“今天的宴会很重要,你可不要乱来,要知道你是我带进来的。”

  向晨好笑的看着他道:“你所谓的乱来是指什么?”宋新图不知他是装傻还是故意,只是现在已经对他起了戒心,眉头一皱告戒道:“最好什么都不要做。”对他的不敬很是不快,转身对两位女士一躬身道:“先去招呼朋友了,两位玩的开心。”朝它处走去,向晨这时到觉得他瞒有意思,至少维护公司的态度是值得赞赏的。

  慧心瞥了一眼向晨,正色道:“喂!小职员,最好不要乱来,捣乱份子会受严处的。”向晨哈哈大笑,上前轻揽她的小纤腰,道:“恐怕他要失望了,我就是靠捣乱起家的。”慧心早就听他讲过在瑞方的种种,婉尔一笑,道:“要你这家伙老实一点是不可能。”向晨笑道:“知我者,爱妻也。”慧心当即甩给他一个极其温柔的白眼,甜意却留在心中。

  二楼书房内,老夫人静静的坐在那里陈述着,芊芊伏在她的膝上很是依恋,老夫人含笑轻拍着她道:“事情就是这样了,你误会他了,还不肯原谅他吗?”芊芊喃喃道:“我没有生他的气,我气的是我自己。”老夫人轻笑道:“我知道。”

  芊芊抬起头看着她,疑惑道:“您知道?”老夫人大有深意道:“我一直都知道,你不会真生他的气,我也年轻过,怎么能不了解你的心思。”芊芊娇面微红嗔道:“我那有什么心思!”老夫人笑道:“你骗我不要紧,最主要不要骗自己就行了。”

  芊芊面现一丝慌张,背过身形,道:“我不会想这些的。”老夫人摇了摇头,笑道:“我有说过什么吗!你呀!是不打自招。”芊芊娇嗔道:“您今天是怎么了,非要让我出丑才甘心吗!”老夫人呵呵笑道:“出丑总比你天天烦心要好吧!”

  芊芊张口欲辩,当当,两声重重的敲门声,岳红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急道:“总裁,芊芊你们怎么还在这,人到的都差不多了,秦副市长他们都到了,主人却一直不露面,忙死我了。”

  芊芊回过身来,没好气道:“毛毛燥燥,你就不能安静些说。”

  岳红一副惊呆的样子看着身著晚礼服的芊芊叫道:“哇!芊芊,你今天真是好美啊!难怪公司的人都说你比我美,要是让外面那些帅哥见到,保证下巴都要掉下来,晚上做梦没别人了。”

  芊芊哭笑不得,她这一形容什么都变味了,老夫人呵呵笑着,虚指道:“你这红丫头,一张嘴总是不饶人。”岳红嘻笑道:“总裁,我说的是实话吗!咱们快走吧!”说完,就想上前扶她,老夫人手一扬制止道:“我不去了,今年芊芊代我出面就行了。”岳红急道:“您老不去怎么成。”老夫人淡笑道:“年纪大了,早晚都要交给你们年青人,去吧。”

  岳红愕然道:“那您休息一下吧!芊芊咱们走吧!”两女朝外走去,芊芊临门之际,转头看去,却见老夫人露出一丝的疲态,闭目朝后靠去,芊芊轻叹:“她老人家太劳心了。”缓缓的关上了门。

  瑞方的年会可以算是上流社会一个传统了,大厅内,此时名家云集,几乎社会名流叫的上号的都来了,可谓场面盛大,向晨几人偏于一隅之地,就算是刚刚秦副市长到来也没有出去招呼,眼见一个个名流气派非凡,举手投足无不透着一股贵气,有的更是电视上常见的人物,向晨也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大的场面,眼神恍错,浑身都觉得不自在,紧张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手心冷汗直冒,慧心在旁看他神色有些不对,低声道:“你怎么了。”

  向晨倒咽一口道:“好多人,我应该干什么?”慧心知道他这是有点却场,别看他平时胆子大的很,可是这种场面经历的少了些,难免会这样,将玉手伸进他的虎掌中紧紧想握,轻声道:“有我在呢?做回平常的自己就行了。”

  向晨紧张道:“可以吗?他们要是找我说话,我怎么回答。”慧心轻轻一笑,将他的头拨过,凝视着他道:“你是谁?”向晨不满道:“我当然知道我是谁,你当我是傻瓜啊!”慧心惊讶道:“你还知道自己是傻瓜,有救。”向晨咬牙道:“宝宝,你……。”慧心不屑道:“你现在跟傻瓜有什么曲别,向副总裁。”向晨一楞,这才想到自己也是总裁啊,怕什么,慧心嗔怪道:“你呀!总摆脱不了那种小人物的心态,你现在已经是两家企业的老总了,身份不一样了,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别人,我知道你不喜欢,可你必需做,你代表不是你自己。”向晨脑子轰然翻醒,苦笑道:“宝宝,只有你最了解我。”慧心温柔一笑,帮他整理一下衣领道:“那就把你出色的一面表现出来。”向晨抓着她的玉手,轻轻一吻,郑重的点了点头。

  这时,一阵麦克的轻敲声,吸引回了大家的视线,岳红手拿无线的麦克道:“众位来宾请静一静,下面请瑞方集团的杜芊芊小姐致感谢词。”

  与会来宾报以热烈的掌声,杜芊芊身著晚礼服风采动人,微笑着朝大家挥手自二楼的楼梯缓步走了下来,向晨一直以为笑着的芊芊已经好美了,可如今身著礼服的她,风采更胜往昔,一身黑色礼服将她那高挑的身材衬托的曲线玲珑,面上淡笑间,一股高贵的气质显现出来,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圆润的光泽,缓步间美得震动人的心弦,全场众多男士无不为之倾倒。

  杜芊芊行到一楼小舞台前,接过麦克,开启樱唇道:“非常感谢坐位莅临,总裁她老人家因身感不适未能亲临向大家致谢,还请众们来宾海涵,瑞方集团成立至令承蒙各界人士的支持……。”

  慧心狠狠在向晨的后腰上掐了下,嘟着小嘴,气鼓鼓道:“你看够了没有,再看眼睛就掉下来了。”向晨吃痛,为掩尴尬,轻咳一声道:“芊芊今天打扮挺漂亮的,不过跟宝宝比还差那一点。”慧心吃味道:“是吗!我怎么没感觉,你的眼神看她好象比看我多吗!”向晨汗然,赶忙解释道:“这个,她在讲话吗!当然是看她了,回家我天天盯着你看,行了吧!好了,宝宝你今天醋劲好大哎!”慧心大眼睛一瞪,假笑道:“哈哈!我有吃醋吗!你真是会讲笑话。”向晨头上汗下,颤声道:“只有别人吃宝宝的醋,我的宝宝怎么会有吃醋这种低级的举动,宝贝再掐肉就掉了。”慧心斜瞥一眼道:“你的意思是我用暴力了。”向晨坚定道:“没有,宝宝是世上最温柔的女孩,宝宝,先松开好不好。”慧心轻哼道:“算你识像,以此为戒,知道吗”小拳头一握,嘎嘎做响,向晨迫于恶势,连连点头。

  杜芊芊早在下楼之际就看到他躲在来客之后,这时却看到他跟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在那鬼头鬼脑的交谈,一副很诡异的样子,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怪火,举着麦克道:“今天除了是集团年会,还要给大家介绍一位特别的人,他是瑞方集团有始以来最年轻的一位副总裁,向晨先生,有请他上台给大家讲几句。”说完,玉手指向向晨的所在地。

  掌声再起,一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后方,同时让出一条道来,向晨倒咽一口气,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一时有点蒙,楞楞的站在那,还是慧心反应快,暗中给了他一脚,同时传音道:“镇定点。”

  向晨面上僵笑,不由自主的在别人的注视下,大步朝台上走去,只觉心中咚咚的乱跳,目视前方,那掌声好象一道催命符一样,脑中反复的琢磨着:“讲什么,要讲什么才好。”

  杜芊芊看他一脸僵笑,心中就觉一阵快意,待他走上台来,捂着麦克低声道:“随便讲点,不用耽误太长时间。”

  向晨接过麦克,看着台如麻的人群,扬起麦克脱口道:“芊芊让我随便讲点,不会耽误大家太长时间。”他这话一出,芊芊就狠不得一脚把他踢下去,暗道:“谁要你原话照讲了。”

  台人众人不禁都楞住了,这是什么讲话,都有些摸不清,这时前排的秦副市长拍手笑道:“好,向副总裁真是幽默。”从人一看秦副市长都这么说了,也纷纷鼓起掌来。

  向晨这才觉出自己出丑了,额头冷汗直下,秦副市长投过一个鼓励的眼光,向晨心中感激,闭上眼睛深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暗道:“镇定,镇定。” 睁目间,一股自信浮现在脸上,微笑道:“原本我也想东施效颦来翻长论,可我想要讲的却被芊芊抢先一步讲过了,大家不会想再听我重复一遍吧!”

  这话一出,台下众人都露出一声会心的轻笑,秦副市长暗中举起姆指,向晨微笑道:“为了不耽误大家开心的时间,我只说一句,感谢上天恩赐瑞方拥有这么多真诚的朋友,在这我深深的感谢众位多年的帮助。”说完深深的鞠了一躬,台下再次暴起热烈的掌声。

  芊芊拍着玉掌,杏目含笑的看着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女人真是矛盾的产物,刚刚还想他出丑,这会儿倒为他开心起来了,台下,慧心的目光一直都未离开过芊芊的身上,她庆幸自己是学心理学的,暗咬银牙自语道:“这两个家伙肯定有一腿。”

  向晨将麦克递还给岳红,行到台下秦副市长身前,笑着道:“秦副市长,一别月余,您还是那么精神。”秦副市长笑道:“比起当初拦车,你的胆量可是退步不少啊!”向晨灿笑道:“您就别笑话我了,我是搞行政的,公关自然差了许多。”秦副市长小声道:“老实说,我还真是喜欢你那股莽劲。”向晨眼睛一亮道:“那有空咱爷俩喝酒,白的。秦副市长哈哈大笑,一指道:“一言为定。”向晨笑道:“好,谁赖,谁是小狗。”两人聊得甚是投机,大有忘年之意,旁人不知他们聊什么,只觉这副总裁有潜质,连副市长都对他别眼相看,大有结交之意。

  向晨今天来这主要的目的可不是交友,余光扫及芊芊的倩影不时游于来客中,这时眼见慧心朝她走去,想及刚刚宝宝的醋意,心中暗惊,不觉失神,秦副市长眼光何等精明,呵呵笑道:“年青人有年青人的世界,不用在这陪我这老头子了。”向晨笑道:“那有,您一点不老,与您聊天令晚辈受益非浅。”秦副市长奇声道:“原来你也会说外交辞令,这满屋的人我还就看你顺眼,那就一就直陪我好了,不老实。”说完,哈哈大笑,向晨知道他这是戏语,心切佳人,惭愧请辞,朝芊芊那处行去。

  自打向晨上台,慧心的眼光一直没有离开过芊芊,暗暗留心,慧心与向晨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一遇到威胁就会本能的反抗,毫无疑问,芊芊那迷人的风采对任何人都是颇具杀伤力的,慧心如何能坐视不礼。

  芊芊也注意到了慧心,先前远观并未觉得如何,如今近观,也是暗惊,在那宽大的眼镜下隐藏一副什么样的仙姿,虽然只是一身普通的衣服,却无损那副高贵的气质,直觉告诉她,这个女孩绝不是一般的人物。

  欧阳慧心平静的伸出玉手,静静道:“你好,欧阳慧心。”杜芊芊伸出玉手相握,平静道:“你好,杜芊芊。”两女对视,虽然都未说话,一股莫名的气氛却激荡在两女周围。

  随行的小灵灵看得好奇,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两个姐姐都是那么的出色,心中暗道:“杜姐姐打扮的好看些,可心儿姐姐也不差喔!她们两个为什么不说话呢?”张口道:“芊芊姐姐,你好漂亮喔。”

  两女这才回过神来,芊芊微笑道:“谢谢你,小妹妹,你是?”灵灵嘻笑道:“我是狼哥哥的妹妹,是来做说客的喔!”上前拉着芊芊的手摇着道:“芊姐姐,你要不生狼哥哥的气了!他就是喜欢开玩笑的。”

  芊芊轻轻一笑,这个小妹妹着实率直的很,反手拉着她,却没有说话,欧阳慧心淡笑道:“是啊!芊芊,还请你大人大量,不要再生狼的气了,那个家伙回去郁闷的很,都怪我管教不严,那个家伙经常到处惹事,相信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我会修理他为你出气的。”

  两女表明立场,杜芊芊心中一紧,慧心的话无疑是在暗示他们与众不同的关系,优雅一笑道:“这个家伙真是有本事,出动了两位红颜为他冲当说客,你们多虑了,只是我们之间的一点误会,又有谁能真的生他的气呢。”

  灵灵高兴道:“芊姐姐这么好说话,这下可以跟狼哥哥交差了。”

  可这话到慧心耳中却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尤其是最后一句,这是在挑畔,慧心淡笑道:“我家向晨虽然顽皮了一些,对朋友可是肝胆相照,一点马虎不得的,难得芊芊这么大量,我代表他谢谢你了。”

  芊芊暗道:“你想告诉我他是你的吗?”这话听来真得很令人不舒服,维持着脸上的笑意,摇了摇头道:“这个家伙一项懒散,不喜欢被人束缚,要他专心的做一件事真的很难,象个没长大的大孩子,不定性。”

  慧心淡笑道:“芊芊不愧狼最好的朋友,真的很了解他。”

  这个女孩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自己只是他的朋友,什么意思,芊芊心中暗暗气恼,偏偏自己没有立场去反驳她,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同时也升起了一股不屈的战意,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她们间悄然的形成。

  正在这时,向晨的声音响起,“你们已经认识了吗,是不是在说我坏话。”向晨笑眯的走到慧心身旁,一只手自然的揽上了她的纤腰,芊芊面色一变,那只手仿佛是在她证明。

  慧心轻轻白了他一眼,一肘顶在他的腹上,嗔道:“臭狼,这么长时间一点长进都没有。”向晨抓了抓头道:“宝宝,你在说什么啊!”

  两人那亲昵的动作,看在芊芊眼中,如遭重击,支撑着自己的微软的身子,强笑道:“我还有客人要招待,你们玩的尽兴些。”不待几人反应,转身离去。

  向晨苦着脸道:“你们有没有帮我解释啊!她还是不理我。”慧心轻轻一哼,静静道:“不是不理你,是在乎你有些过头了。”向晨笑道:“那是,我们可是共同经历过困难的朋友,自然珍贵许多。”慧心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暗想:“这个家伙有时怎么会这么白痴,天知道我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

  花园凉亭内,冷风袭过,却吹不去芊芊心中的阴霾,遥望夜空,一股心痛的感觉挥之不散,芊芊凄迷的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

  “芊芊!”随着一声音叫唤,岳红从穿廊而过,抱怨道:“大小姐!舞会就要开始了,你要跳第一支舞……。”话未说完,一看她神色不对,赶忙上前抱住了她,急道:“芊芊,你怎么了。”

  “岳红!”芊芊虚弱的靠进她的怀里轻泣道:“他有女朋友。”岳红顿时明白了,姐妹一场,心中也是一凉,拍着她的肩膀,问道:“跟他同来的那两个女孩?”

  芊芊软弱的点了点头,这还是她熟悉的那个杜芊芊吗?岳红见好友为了一个男人变成了这副模样,心中着实的恼火,双手用力的摇着她道:“芊芊,你醒醒,你看现在成了什么样子,那个骄傲的杜芊芊去那了,为个男人值得这样吗?”

  芊芊用力甩开她的手,叫道:“你什么都不懂,你有爱过吗?你有尝过为人担心吊胆吗?你有试过每夜辗转难眠想着一个人的那种滋味,你不懂的,你什么都不懂。”

  岳红一楞,在她印象中,芊芊从来没有这样歇斯底里过,愕然道:“你真的爱上他了。”芊芊此时真是什么都不顾了,含着眼泪道:“是,当我发现他的身边有个她时,我才发觉我已经不可自拨了。”

  岳红静静的看着她,面上无一丝表情,静静道:“我也曾经爱过,却被我父亲拆散了,当初我就跟你现在一样,可我还是挺过来了。”

  岳红表情平静,令人害怕,芊芊颤抖道:“对不起,红。”岳红轻晒一笑道:“都是姐妹,说什么对不起,当初是我放弃反抗的。”讲到这,岳红脸上一阵黯然,轻叹:“芊芊,别做让自己做后悔的事,就算结婚了又怎么样,何况他们还没有,只要你是真心的,坚持下去,爱情这东西只掌握在自己手里,我不打扰你,你自己想清楚吧,舞会还在等你开场。”

  芊芊凝目看着岳红有些孤寂的背影,暗想:“她一定很自责吧!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难道我要象她一样吗?”芊芊的眼中越来越茫然。

  每次年会的例程表餐会过后就是舞会了,现下那些青年才俊,豪门大鳄们已经开始四下物色自己的舞伴了,向晨象只老母鸡一样紧紧保护着两女,深恐那个不长眼的男人把她们抢了去,慧心一看他那紧张的神色就想笑,心中亦升起一丝甜蜜,他对自己的百般爱护总是能带给她感动,她一直相信,他会保护自己一生的。

  这时灯光暗了下来,舞会即将开始,岳红开始展示她的风采,风趣的宣布舞会开始,按例都是由主人跳第一支舞的,众人已经摩拳擦掌开始准备,杜芊芊面含微笑缓缓出现在场中,岳红开始造势,扬声道:“到底谁会是这个幸运儿,得到杜大小姐的恩宠呢!现在开始倒数,10、9、8……。”

  一道灯光照在杜芊芊的身上,她缓步朝来宾走去,从人都在猜测的同时,杜芊芊却走到了欧阳慧心的身前,轻声道:“我要向你挑战。”向晨心中一寒,“她不是想跟宝宝打架吧!”慧心静静道:“灵灵,把你狼哥带到一边去,我想芊芊有话要跟我说。”向晨张口欲言,慧心秀目一瞪,向晨乖乖的闭嘴,跟灵灵闪到一边。

  慧心转过头来,静静道:“你可以说了。”芊芊心中惊骇,何时他会这般听话,想起岳红的话,鼓起勇气道:“他不是属于你一个人,你不应该制约他。”

  慧心静静道:“你错了,不是我制约了他,是他制约了我,更或者说是我们相互制约了彼此,在我的生命有两个男人对我非常重要,他们是我的全部,假如有人可以轻易杀死欧阳慧心,那个人一定是向晨,我们中间插不下任何人,他可以对朋友象对亲人一样的关怀,甚至会做许多出格的事,可我们却永远会坚守一个信念,慧心死,向晨死,向晨死,慧心亡,如果你想象他表白,我劝你不要,他会反抗的,到时你们珍贵的友谊就会随之散去,谢谢你,对狼的情意。”

  人间真的有这样的感情吗?杜芊芊讶然的直着她,颤声道:“这只是你一面之辞。”慧心淡淡一笑,自信道:“我的回答就是他的回答,你想证实吗?老实说,你是位非常优秀的女孩,优秀到可以令任何的男孩子动心,如果我们没有相遇,他一定会爱上你的,可你晚了一步,我是学心理学的,狼曾经问过我,男人与女人间真的不能有纯洁的友谊吗?我没有正面的回答他,我只是说,人与人之间除了感情还有许多事可以做。”

  杜芊芊心中只觉冰凉,那自信表情打击着她的勇气,要是自己能做到她那样吗?可以做任何的事情,包括死,证实的后果是什么?爱情与友情间究竟那一个在自己心中更重,无数的念头在她脑中盘旋着,她不能确定,忽然,芊芊笑了,轻声道:“这个问题太复杂了,我也没有答案,你可陪我跳支舞吗?不过你要卸掉你的伪装。”慧心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取下眼镜,解下发结,一头瀑布般的秀发洒落,优雅伸出玉手道:“当然,非常荣幸。”

  芊芊惊讶的看着慧心那绝世仙姿,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她是在用怎么样的一颗心在包容着向晨,芊芊微笑道:“虽然我没有答案,但我可以肯定我又多了一个朋友。”

  宽阔的舞池上,一对天仙般的玉人翩翩起舞,两女面上都浮现出一丝柔和的笑容,舞池下却传来一声抱怨:“岂有此理,保护半天,怎么就没有想到连女人一起防,芊芊抢我的宝宝。”

  

  

第二章 身无彩凤双飞翼(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