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谁道平凡不是福(1)

    第五卷 高山仰止-气节

  第四章谁道平凡不是福

  解决了后期的遗留问题,一切步入轨道,黄金村再度回归平静,人们的心灵得到一次很好淬练,向晨再度创造了一个神话,而在村民中,他的威望更是高到了极点,甚至有人称他为黄金村的守护神,可这位号称神的家伙却每天又干上了偷鸡摸狗的事,难道偷也上瘾,着实令慧心大伤脑筋,而他却振振有词称自己这是为了修行,哎!这话能骗谁!

  靠近海边的一处民房内,传来一声惊天的吼叫:“我刚伴好的狗肉那去了。”那叫声只震得连海浪都响应似的掀起丈高,随着叫声,一道人影自围墙内翻了出来,看身法快如灵猫,落地无声,真是颇有几分做贼的本事,怀中尚还裹着一件鼓物,落地后发出两个声诡异笑声:“又有下酒菜了。”身形一窜,高速朝巷口奔去。

  就在他刚转过拐角之时,一只婉如冰玉的玉手突然横生出来挡在他的面前,这那是劳动人民的手,用屁股猜都知道是宝宝了,向晨嘻嘻一笑,快速在那玉手上轻啄一下,一把将她拉了出来,就待拥抱,慧心寒着一张小脸一挡道:“你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向晨眯着眼睛无辜道:“我没干什么呀!”慧心一把从他怀中揪出那盘狗肉暴吼道:“现在还学会撒谎了,这是什么?天下那有你这样做老总的。”

  向晨象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忸捏道:“他家狗肉好好吃吗?”慧心呲着小牙恶狠狠道:“那你就去偷?”说着一把揪着向晨的耳朵,将他拉回那户人家,敲响房门,不多时,一位中年村妇打开大门,这么一看,不禁乐了,老总也是位气管炎啊。

  慧心歉意道:“这位大嫂真是对不起,我家这个馋猫偷了你家的食物,我们特来象您道歉的,我保证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那村妇不禁惶恐的连连摇手道:“姑娘你在说什么呀!二先生能来是我们的福气啊”慧心一楞道:“大嫂,他可是不经同意偷拿的啊!”

  那村妇笑道:“姑娘你有所不知,这些东西本就是给他准备的,不信你去别家也一样,这几乎成了村里的传统了,以前知道他喜欢吃这些,给他送,他是死活不要的,后来大先生想了个法整治二先生,这才去各家拿食物吃,不过二先生也都偷偷留了钱的,以后只要二先生在村里,我们各家都是要准备多一份,就是怕二先生指不定去那家。”

  慧心轻声道:“喔!原来是这样。”向晨一听,可不老实了,委屈道:“宝宝你冤枉人。”慧心俏目一瞪道:“你不会光明正大的去吗?干嘛非要偷偷摸摸的。”

  村妇笑道:“姑娘你真是错怪他了,他必需这么做才能得到吃的,要是被抓到就要在那家吃饭了,还必需要摔倒当家的才能吃。”

  向晨瘪着嘴道:“就是,就是吗,那样更麻烦。”慧心苦笑不已,这是什么规矩,不是诚心把他带坏吗?尴尬一笑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打扰了。”也不松手,揪着他赶忙离开这里。

  向晨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搂着慧心的小纤腰,呲牙道:“宝宝,形象,形象没有了。”慧心怒道:“你还要形象,既然有这样的规矩为什么不早跟我报告。”向晨低着头小声道:“你没给我解释的机会吗!”慧心俏目一瞥,威胁道:“你的意思是我错了。”向晨赶忙正色道:“谁,谁敢说我宝宝犯错了,找打啊!”非常义气的一拍胸膛道:“你告诉我,我找他拼命去。”

  往常要是这般,慧心一早就笑的扑在他怀里了,可是今日却反常的很,秀目一红道:“你,你总是这般散漫,一点不求上进,不要理你了。”秀发一甩独自一人朝海边走去。

  向晨难难的抓了抓头,心中纳闷,“宝宝今天这是怎么了?跟平常都不一样了,难道我做的太过火了。”

  沙滩上,慧心埋首膝间静静的望着蔚蓝的海水,脑中却在回想着刚刚与父亲的对话,希望她能早日返回蜀中,可是这个家伙这种状态怎么带他回去吗?越想越气,泄恨似的抓起一捧沙朝海面扬去,向晨静静的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将狗肉递过,轻声道:“宝宝,你吃不吃,很好吃喔。”慧心负气的将头扭了过去。

  向晨微微一笑,知她心中一定有事,不已为意,边嚼着狗肉边道:“人生能得食狗肉,酸甜苦辣全都有,纵食世间千回味,无有狗肉这般香,这狗肉中有无数的道理啊!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就是出自己此处,哈哈。”

  慧心听他胡言乱语,又好气,又好笑,回首假假一笑道:“那你从这狗肉中参悟出什么了,大师!”

  向晨一本正经道:“什么都没有,这狗肉就是狗肉,既使再好吃,它也是一盘狗肉。”

  慧心不禁微楞的看着他,虽然他说的话极其疯癫,却也有一定的道理,失笑道:“你猜出什么来了?”向晨静静的摇了摇头道:“没有,咱们之间不用猜,但我知道,你一定是对我不满了,我只想说,向晨无论变成什么样,向晨也依然是向晨,这狗肉也依然是狗肉,没什么曲别。”

  慧心心头微颤,一下扑进他的怀中,喃喃道:“对不起,晨,我不该那样对你。”向晨轻抚着她那柔顺的秀发,柔声道:“从你说爱我的那一刻,我仿如进入了天堂,我要做的就是用我的臂膀永远的守护你,你要相信,幸福与快乐将永远伴随着你跟我,不管发生什么!”

  慧心紧紧的拥着他,眼中流下一股莫名的眼泪,喃喃道:“傻瓜!”向晨笑道:“我是傻,这辈子最傻的事莫过于与你相遇。”慧心娇嗔的轻打他的胸膛道:“你后悔了。”向晨道:“不后悔,来生我也希望咱们再傻傻的相遇。”有什么情话能比来生的承诺更好听,慧心心下感动,轻声道:“晨,跟我回蜀中吧!”

  向晨何等聪明,如何还不明佳人担心的是什么,轻声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那个计划顺利实施后,我自然会陪你去,将你的担心收进小肚肚中,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承担责任。”

  慧心轻嗯一声,又窝进他那温暖的怀中,向晨含情凝视着怀中的小天使,那是他一生守候的人儿,修长的捷毛不停微眨着,鲜红的小嘴呢喃着,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一切都那么的完美,这不就是幸福的滋味吗?向晨心头涌起无限的爱意,如果让他选择,他宁愿什么都不做,只要每天这样看着她就好,慧心似乎也陶醉在二人的世界中,一股冲动,向晨脱口道:“宝宝,跟我回家去看咱妈吧!她老人家早就想看你了。”慧心睁开美目,看着爱郎那渴望的眼神,羞涩的点点头,向晨心头兴奋,缓缓低下头,轻轻品啄上她的樱唇,慧心亦浅浅的回应着,两人这淡淡的接触仿佛比那天雷地火更令人心动,连海儿都感受到了他们间那股爱的力量安静的守在两人周围,风儿打着旋轻舞着亦在歌唱,远处的海阔天空也打开大门,迎接,迎接着这对相爱的人儿。

  蜀中名山,欧阳家族议事大殿内,欧阳敬仁高座掌宗位上,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虽只静座却散发着一股静如山岳的气势,老这个字对他来说仿佛并不存在,那双精目仅是淡瞥间就现出震慑的光芒,及仍显一代雄风,两旁的宗长席上仅有数人,可却就是这数人完完全全掌握着欧阳家族那傲人的权利,他们代表着权威。

  一阵轻声的脚步自大殿门处传来,随着声音渐进,欧阳震身著唐装目不斜视,傲然挺胸而入,其它几位宗长不禁微微皱眉,不禁暗叹:“原来是欧阳家族的骄傲,一度曾是少壮派的领袖,却退步若此,令人齿寒啊!”

  欧阳震静立下首,一躬身道:“欧阳震见过众位宗长。”几位掌宗微微点头,以示还礼,欧阳震这才一拂膝下跪了下来,低首道:“孩儿见过掌宗大人。”欧阳家族礼节繁多,众人心知,他这是以掌宗之子的身份前来进见。

  欧阳敬仁淡淡瞥了他一眼,沉声道:“今儿先到这吧!”几位宗长识趣相继轻身离开大殿,等众人离开后,欧阳敬仁这才道:“几位长辈都下去了,不必执礼了,话些家长吧!”

  欧阳震起身还礼,冷冰道:“是,掌宗大人,您有什么要问的。”

  欧阳敬仁暗自苦笑,心知他这是因为慧心母亲的事,到现在还不肯愿意他,和声道:“震儿,你的功夫又有长进了,连几位长辈们都瞒过了。”

  欧阳震冷声道:“谢谢掌宗大人夸奖,与您比还相差甚远,至少我就没有您那股狠劲。”

  面对爱子的轻责,欧阳敬仁面色微变,轻声道:“震儿,你到底要气为父到什么时候,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些年都见不到你半点影子,你难道真的不肯原谅为父。”

  欧阳震抬起头,毫无畏惧的凝视他道:“不敢,掌宗大人,您一道掌宗令谁敢不从,这不是见到我了吗?”

  欧阳敬仁摇头苦笑,这能怪谁,他的脾气活生生的就是自己的翻版,知道多说无益,差开话题道:“心儿现在怎么样了,过的还好吗?”

  说到自己的爱女,欧阳震脸上止不住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回道:“她比我过的开心。”

  欧阳敬仁心喜,问道:“她现在还跟王家丫头生活在一起?”

  欧阳震回道:“是的,王家丫头很会照顾人,心儿相比以前倒胖了少许,两人很合得来。”

  欧阳敬仁老怀生谓,微笑道:“这就好,上次回来只匆匆见了一面,都没来急细瞧,这丫头可是比以前成熟了许多,越来越漂亮了。”

  欧阳震神色一暗道:“也越来越像她母亲了。”

  欧阳敬仁苦笑,跟自己儿子谈话还要仅防着不能提那伤心事,脱口道:“他交男友了?”

  欧阳震眼中精光一现道:“您怎么知道,您调查心儿?”

  欧阳敬仁不满道:“我是他爷爷,难道自己孙儿的事还不能知道。”

  欧阳震冷声道:“可您也是欧阳家族的掌宗,您要是真当她是孙女,也就不会逼得她远赴它地了。”

  欧阳敬仁微怒道:“心儿是欧阳家族的掌宗子弟,我扶持她做少壮派的领袖有那里不对了,更何况那是长老会的决定。”

  欧阳震道:“可您从没问心儿愿不愿意,从小到大您有没有关心过心儿的成长,直到她出彩了,好,您就记起这个孙儿了?”

  欧阳敬仁怒道:“你是在跟谁说话,谁说我不关心心儿了,她是我唯一的孙儿,你当我是在利用她吗?”

  欧阳震冷然道:“是不是您自己知道。”

  每次谈话的结果都是这样,欧阳敬仁唯一头疼的就是面对这个爱子,不禁气弱道:“随便你怎么样吧!心儿那个男友你见过是吧!是怎么样一个人。”

  欧阳震也不想这样,可是每次对面他,心中就有止不住的恼意,可不见是心里还惦记着,可能天下相对的父子大多如此吧,沉了一口气道:“是个很不错的年青人,有着不屈的意志,过人的智慧,是个很有潜质的人,在年青一辈中也算是个中楚翘了,只不过家境不是很好。”

  欧阳敬仁微笑道:“能佩得上心儿那就好,家境只是暂时的,人有真本事随时都能白手起家,你安排他来吧,我要见见这个年青人,看他有没有本事过的了家族的考验。”

  欧阳震到这才听到一句贴心的话,心中也静了下来,两人静了片刻实在无话可说,欧阳震恭身告退,可见两人闲隙非一时之痛。

  

  

第四章 谁道平凡不是福(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