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谁道平凡不是福(3)

    灵筠听得心酸,看得难过,赶忙放下手中的碗,用玉手为向母拭去眼角的泪,向母轻叹道:“心儿是个好孩子,我看的出来,能跟小晨在一起,是他的福份,可我们毕竟是普通的百姓人家啊。”

  这位母亲有着大智惹愚的智慧,看得明白,分析的透彻,想来也是阅历很多,为儿子,想这些是难免的,灵筠心中忐忑,心儿的家族是怎么样一回事她比谁都清楚,先不说那严格的族规,就是心儿手下那群桀骜不驯的族兄就都不是善与之辈,两人未来之路可想而知,轻声安慰道:“伯母,你难道看不出他们间的感情有多深吗?心儿家里有钱不是她的错,虽然她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可是她也受过心灵的创伤,她很珍惜向晨,他们间现在已经到了一种谁也分不开谁的地步。”

  向母坐了下来,静静的听着灵筠的陈述:“我是一步步看着他们发展至今的,期间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为了面对未来他们两人都做了许多的努力,谁要分开他们都是不可能的。”

  向母轻叹:“真是孽缘啊!自己的儿子我怎么会不知,那臭小子是一根筋只会一条路走到黑,对感情更是执著,可我真的很担心。”

  眼见她那忧心的神情,灵筠一阵心软,要是有人这样担心我,死也甘愿了,玉手轻覆在向母的手上,道:“伯母,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他们,不让任何人伤害他们。”

  向母面现疑惑,灵筠道:“如今我也不瞒您了,我的父亲在军方很有影响力,即使心儿家再强大,也不得不给我父亲几分薄面,必要的时候,我会肯请他的帮助,您就安心吧!”向母面露喜色,颤声道:“真的可以?”灵筠肯定的点了点头。

  幽静的小花园内,慧心倚在向晨怀中,闭目小息,向晨轻声问道:“宝宝,今天开心吗?”慧心点头道:“嗯!开心,向妈妈真的好慈祥喔。”向晨调笑道:“哎!你不是一直叫伯母的,怎么改口了,是不是想把那个向字也去掉。”

  慧心一皱可爱的小琼鼻,轻哼道:“叫就叫,我喜欢向妈妈,又不喜欢你。”向晨含笑不语,两人能相处的这般好,他可是求之不得的,慧心静了片刻突然坐了起来,道:“晨,给向妈妈买幢别墅吧!嗯!应该在买辆汽车,这样出行也方便些,还有……。”

  向晨连忙打断道:“打住,越说越没边了,你当我是印钱的啊!”慧心白他一眼,嗔道:“又不要你出钱,那么紧张干嘛,小气鬼。”

  向晨苦笑道:“大小姐,你那根筋不对了,想起一出是一出。”慧心皱着小鼻子责任道:“你不孝顺,向妈妈住的地方多小啊!这里环境也不好,我要让向妈妈过的好些,身体健健康康的,有什么不对吗。”

  向晨目瞪口呆的看着她道:“80平米的房子还小啊!在普通百姓家已经是很好的了,你买那么大的房子给她,收拾都收拾不过来。”

  慧心微怒道:“你真小气,可以请佣人的吗?她那么辛苦把你养大,不应该享下福吗!”

  这个问题可严重了,向晨惊愕的看着慧心道:“心儿,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慧心疑惑道:“为什么这么问?”向晨失笑道:“你真是大户人家过惯,以为那样就一定好吗?是,现在我是有一定的资本了,可我没忘记自己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奢适的生活不能带给人心灵上的满足,这里环境虽然不是很好,却有一起生活了许多年的老街坊,这幢房子,曾记录着我们无数的回忆,妈妈从小就告诉我,做人不能忘本,你孝顺她是好的,可也要尊重老人的意见啊!”

  慧心道:“你的意思是,向妈妈不会离开这里?人的生活总是要进步的吗!你赚了那么多钱就没想过这些?”

  向晨肯定道:“怎么没想过,不过一定不会,妈妈曾说过,富裕的生活是个美丽的梦,一但实现了,梦也就破灭了,只有平平淡淡的生活才是真实的生活,懂得知足的人才是幸福的人,把握好现在的生活比什么都强。”

  慧心讶然,难怪他一直没有野心,难怪在利益面前他能保持清醒,原来一直是抱着这个信念在生存,回想自己的处境,家族那倾国的财富,傲人的名声,高人一等的身价,这些换来快乐了吗?引来只是无数的争端,为了利益不懈的争斗,子不子,父不父,兄不兄,弟不弟,冰冷的气息只维系在权力中,如果家中真的如这个小屋般温暖的话,自己又何至于离家远出,一瞬间,慧心眼中露出无尽的茫然,无力的将头靠进他的怀中。

  瑞方集团经过几轮的商议,最终通过了与海岸公司合作开发海外的计划,这与杜芊芊及岳老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通过决议两日后,派出专家组考察当地的资源,杜芊芊亦参与其中,黄金村又热闹了起来。

  几日间,向晨亲自带领众人实地考察了加工厂、生产田等地,双方具体合实了大量的数据,考察结果颇令人满意,双方很是融洽,对产量不足以面对当前庞大的市场的问题,向晨给具老大下了死命令,勿必在一年内,将产量翻上一翻,恐怕黄金村以后有的忙了。

  连继忙了几日,众人基本数据到手,也都松了一口气,在向总部呈交前这段时间,多数人选择了到近处一游,而杜芊芊则选择了留在这里,晚餐后相约向晨欣赏黄昏美景。

  落日的余辉映下,两人并肩踏在细软的沙滩上,却没人说一句话,两人各怀心事,这就样盲目的走上老长一段,向晨面对感情虽然有些迟钝,可终非傻子,慧心若有似无的暗示,心中那还不明,如今再面对芊芊总透着一股无形的不自然,没了平时的洒脱,可见有些事捅开了,并不见得是好事。

  杜芊芊突然张口道:“平时你的话不是很多吗?怎么今天一句话也不说了,是不是我太闷了,你不想陪我。”

  向晨急声道:“不不,杜大美女秀色可餐,谁敢说陪你闷来,我第一个去揍他。”

  杜芊芊婉尔道:“你这张嘴,油腔滑调,从就没有一句正经的,慧心也是这样被你骗到手的吧!”

  向晨难为情道:“我是被她骗到手的才对,哎!悲惨命运的开始喔!”

  杜芊芊轻笑道:“既然这样那就换一个好了。”

  向晨吓了一跳,左右看看,小声道:“我有那个心,可没那个胆啊,朋友一场,你不要害我。”

  杜芊芊心泛酸意,轻哼道:“那你去死好了。”恨恨的朝前急步而行。

  向晨被说的一楞,怎么说着又生气了,女人怎么这么让人搞不懂,赶忙上前陪笑道:“别气吗!杜大小姐,我又那里说错了,你直说好不好。”

  杜芊芊恼道:“你真是个呆瓜,问你的心儿去,少来烦我,哼!”直把向晨为难的连连皱眉,这关心儿什么事啊!她又不在,如果这点小事能把他难住那他就不叫向晨了,脸色一变,压低声音,神秘道:“这里有一处很神秘的地方,一般人都不知道,却被我发现了,那个地方很邪的,你敢不敢去。”

  杜芊芊依然不理,紧着一张俏脸道:“少来,不信你这套。”向晨嘲笑道:“说你胆小不敢就是了。”杜芊芊倔强道:“谁说我不敢,去就去,要是不邪,看我怎么收拾你,带路。”

  这才是芊芊应有表现,向晨奸计得逞,一翻嬉闹令两人失去那莫名的尴尬,一路朝小树林奔去,虽然天未全黑,可林内幽暗,到有几分阴森的味道,杜芊芊终是女孩子不免有些害怕,小手紧抓着向晨的衣服不肯松开,向晨心动,仿佛又看到那个平凡真实的她,在无望时对他的依恋,老实讲,心里真是蛮喜欢这种感觉的。

  向晨轻车熟路,带着她一路西行,不多时,前方一亮,又到了上次得见阿部爷爷的大木墩处,芊芊轻哼道:“没什么特别的吗?”向晨暗笑,胡编道:“这里是森林的中心处,传闻只要站到那个上面就会感受到勇者之气,不过一定要勇敢的人才能感觉到喔!”

  “真的吗?”芊芊心怀疑惑站了上去,闭上双目静心感受,看她样子还真是挺认真的,向晨偷笑:“这个傻丫头,说什么信什么,比宝宝还笨。”芊芊闭目半天什么都没感觉到,睁目一看,向晨一脸的奸笑,心知被骗,恼羞的从上跳下,挥起玉拳对准向晨胸部就是一阵猛K,嘟着小嘴气愤道:“你坏死了,今后再也不信你了。”

  向晨慌忙抓住她的一双玉手道:“小笨笨,是你没听完就自己站上去了吗?还有姿势的。”芊芊俏头一扭道:“不信你了,你就会欺负我。”

  向晨慌了神,逗过火了,辩解道:“这可是黄金村流传了近百年的传闻,是真的,我没有骗你。”芊芊轻哼道:“那你试给我看啊!看看你能不能感觉到那股勇者之气,你不是一项胆大包天的吗!要是什么都没有,哼哼!”

  为表清白,向晨硬着头皮站到了木墩上,心中暗暗叫苦,我上那去感觉到啊,只能装模做样一翻了,沉了口气,让心平静下来,脑中蓦然升起阿部爷爷散气时的场景,随着想像,一双手自然的垂直下来,不自觉的随着节奏进入大周天御诀的第一节,两股强大的气流开始在掌心凝聚,两臂随着气流不断的充实,缓缓的抬了起来,就在两臂过肩之时,气流开始弱了下来,紧接一股更大的气流自林顶直冲而下,注入向晨的脑部,三方力量冲击向晨的身体,不住在他体内集结,他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承受那股天力的轮回,根本已经迷失自我,那夜发生在阿部爷爷身上的场景再度浮现。

  就在这时,西边山崖处传来一道弱弱的气流,似乎是响应到那股强大气流的集结,缓缓朝这处奔来,可是刚一碰到即被弹了回去,仿佛不接纳它的进入,向晨心中一震,暗暗升起一道声音:“杀气”受此一震,向晨心志恢复少许,有意识的将气流自体排了出去,气流逐渐弱了下来。

  向晨缓缓的睁开两眼,天色已然黑暗,不由一惊,难道我又站了一天不成,随着一声惊呼,“向晨!”杜芊芊不顾一切的扑到向晨的怀中,泣声道:“吓死我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钱,我是相信你的,不应该跟你置气。”

  向晨惶恐的问道:“芊芊,我站了多长时间?”芊芊泣声道:“大概三个多小时,晨,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乖乖的听你的话,如果你出事了,我也不要活了。”

  向晨低头凝视着芊芊那以流满泪水的脸,惊愕道:“芊芊,你不要这样说啊!”

  芊芊流着眼泪道:“我现在能体会到她的心情了,太可怕了,抱紧我,我不要失去你。”向晨木然的紧紧将她抱在怀中,不知是后遗症还是被芊芊的话吓到了,只是轻轻拍着她的玉背安慰着。

  半晌,一切静了下来,甚至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芊芊抬起头来,喃喃道:“晨,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说傻话?”向晨淡笑摇了摇头,芊芊道:“我是认真的,她能为你做的,我也一样能做。”俏目一闭,主动的将樱唇覆在向晨的唇上,那柔美的娇唇如水一般的温滑,向晨脑子轰然一震,她在干什么?双目瞪的奇大,静静的反应着,却没有拒绝。

  最难消受美人恩,直到走进具家大宅,向晨浑然不知自我,直到慧心轻声的呼唤,向晨这才醒过神来,望着可人饱含爱意的双目,一股罪恶感油然升起,脑中响起一道责骂的声音:“这是背叛!”

  慧心奇怪的问道:“你今天怎么了,失魂落魄的。”向晨定了定神,坚定的沉声道:“我要修练,我的意志还不够坚定。”慧心讶然道:“那这里怎么办。”向晨不敢正视她,沉声道:“一切交给灵筠全权处理。”转身行进屋内,“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情绪波动好大。”慧心若有所思。

  怪楼地下秘室内,向晨跪在聪伯身前,静声道:“师傅教我,我的心很乱,怎么样才能静下来。”

  聪伯审视爱徒,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却也能猜出一二,沉声道:“男人要静下来,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绝情,一种是绝爱,绝情者,游戏红尘,不为任何情事所牵,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绝爱者,无我无梵,天地俱灭。”

  向晨颤声道:“没有第三种方法吗?”聪伯淡淡一瞥,道:“有!”向晨道:“请师傅指教。”聪伯凝声道:“博爱,一切随缘起,随缘去,万物自然维吾心,不去强求,不去强灭,一心万心皆是心,心有灵犀一点通。”

  向晨闭目沉思,暂时放下了心头执著的念头,聪伯知他心有情障,长久下去恐不利修行,轻声道:“如果你想通了,就自己走出这扇门吧!”

  慧目灵心,当初欧阳震对爱女诸多期望,希望她能无忧无伤,用智慧度过所有的难关,可这一刻,她的心却真的感觉到了伤,向晨一言不留远赴它方,为什么偏偏是芊芊来的时候才走,情形可想而知,他必做了有愧之事,情人眼中不揉沙子,她的心微微的酸痛。

  芊芊,草木茂盛,喻意生机,可现在一股忐忑不安的情绪始终萦绕在她的心中,是对,是错,真的是想清了,还是一时冲动,她似乎给不了自己答案,每当见到慧心微笑的时候,总是觉得异常的歉意,而每当想他的时候,心中隐隐的做痛。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秘室的内响了,向晨走了出来,静坐于室内的聪伯道:“想通了?”向晨淡淡一笑道:“睡了一个好觉。”聪伯道:“你要去那。”向晨道:“回黄金村,希望她们还在。”

  听闻向晨返回,两女条件反射的第一时间赶了回来,向晨含笑的看着两女,才一断时间没见,似乎都消瘦了许多,向晨上前不分左右揽着两女的纤腰道:“是不是太过想我了。”两女同时的反应是,一肘顶在他的腹上。

  向晨凝视着慧心道:“宝宝,我有多长时间没说,我爱你了。”慧心浅笑不语。

  向晨回首凝视芊芊道:“无论发生什么,咱们都是最好,最好的朋友是不是。”这一刻,芊芊突然觉得似乎松了一口气,一皱小鼻子,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慧心笑道:“便宜都让你一个人沾了,我现在只想揍你。”

  芊芊笑道:“别忘记我那一份,他的皮太厚我打不动。”慧心浅笑道:“没问题,不如我告诉你他软肋的地方,打起来,手还不痛。”芊芊好笑道:“我也知道一招治他的方法,只要你大哭他就没辙了。”两女你一言,我一语,完全当他不存在一样,向晨笑了,笑得真的是一副芡揍的模样。

  

第四章 谁道平凡不是福(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