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家族子弟多俊杰(1)

    第五卷 高山仰止-气节

  第六章家族子弟多俊杰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身处蜀地异乡,已无在家之时那翻云覆雨的力量,如何取舍?慧心的变化的如何不能给人以警觉,她仅以女儿之身已是强悍若此,其它之人实力可想而知,在家时出些丑态大家哈哈一笑了之,谁都不在乎,可如令再象以前那样随意可就不成了,丢了自己的颜面就等于是丢了慧心的颜面,真要无意间做出些失态之事,让人起了轻视之心,恐怕于此行不利,是要做些必要的调整了,几日里潜心思考,如何能达到最佳的状态,向晨头一次给自己施加了极大的压力。

  火少甚是豪爽,难得有这么一个好的对手,自然免不了一番切磋,那火少年纪虽轻,一手拳法已炉火纯青,刚柔并济,攻守兼备,精妙异常,颇有几分大家风范,一个招式中规中矩,尽释南拳之风,一个毫无章法,机变百出,深合诡变之道,难分彼此,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就是那高森虽然两招败北,实际却是向晨取巧,也非等闲之辈,几人终日在车场切磋,着实令向晨受益非浅,大叹蜀中真乃藏龙卧虎之地,市井间居然也有这般的好手,这大山深泽中高手不定几多,深感不虚此行。

  暗夜,向晨静坐于楼顶之上闭目冥想,阵阵微风传入耳中,方圆十米内一丝一毫的动静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收起玩闹之心,这几日艺业突飞猛进,相比爱人在侧督促之时反而更精加几分,哒哒……,一道细不可闻的声音传来,向晨眉头一皱轻声问道:“是阿火吗?”

  “好耳力!”火少拎着两瓶酒踏了进来,向晨笑道:“我还是不能确切的叫出是谁,只是觉得耳熟。”火少一扬手中的酒,笑道:“我尽量轻身,可还是没能逃过你的耳力,相比前几日可是又有进步,象你进步这么快的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来,知道你嗜好白酒,我特意买了两瓶这处的特产,你来尝尝。”

  向晨接过酒往鼻子上那么一抹,道:“这是什么酒,味道好怪!”火少道:“这是豆豆酒,在别处可是喝不到的。”向晨笑着躬身道谢:“多劳火少费心了。”火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真是虚伪!”向晨哈哈大笑,两人席地而坐,向晨却觉得少了什么,猛然想起少了一人,笑问道:“傻大个呢?”

  火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几天那高森可是没少烦他,向晨一招一式化复为简,直接有效,力量刚猛,打的那高森心服口服,可是与火少切磋时,花式甚多,时刚时柔,在他眼里就是不痛快,虽然输了,心里却也很不服气,这几天不敢找向晨却一直与火少纠缠,非要硬碰硬才肯服他,火少虽颇有智计,对这个直来直去的憨人却无计可施,苦笑道:“不知为何对那练功桩感兴趣了,正在底下打桩,我算是怕了他了。”

  向晨笑道:“这傻大个对武也有几分执著,北人练劲多为直桩,不似南桩这般诸多的变化,他可能是在琢磨怎么蠃你吧!”

  火少脸上傲意一现道:“再给他十年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真是年少轻狂啊,向晨含笑轻啄了一口酒,轻叹道:“年青真是好啊!”火少不屑道:“切,说的自己多老似的,对了,向大哥以后是不是打算继续修业。”

  向晨一楞道:“什么修业?”火少也是一楞道:“你的功力已是不凡,再求突破,只能四处游历,这是武者必修课程啊!你不知道?”

  向晨失笑道:“我哪有那待空闲,这次来蜀实际是为了我的爱妻,前来提亲的。”

  火少双掌一合,笑道:“误会了,向大哥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以你这等人才,一定能顺利达成心愿的。”

  向晨苦笑,叹道:“真象你说的那样就好了,我的爱妻家系豪门,以前我真没当回事,到蜀之时我才领略到什么是真正的豪门,是我想简单了,这次求亲之行恐怕困难重重。”轻叹一声,杯中之酒一饮而进。

  火少面现愕然之色,有些不快道:“向大哥未免有些太过气短了,豪门又怎么样?豪门子弟也是良莠不齐,不见得就高人一等,向大哥挺豪爽的人也拘泥这些?还是你怕了?”

  向晨轻笑道:“我与爱妻情深似海,就算明知刀山我也会闯,只是我久处静市未见过多少场面,再加上我性喜无拘无束,到时做了些丢脸之事,弱了我爱妻的颜面,给人言语,就不好了,我自己的声名到是不怕,我那爱妻可是薄有名声之人。”

  火少冷哼道:“名声害人,这世上有多少人为了这些,做出那忘恩负义,数典忘祖之事,那东西能当饭吃吗?为了一张面皮活着,可悲。”

  向晨呀然,听火少这话似乎很是不喜欢豪门中人,很是偏激,火少见他面现不自然,也觉得说的有些过火,歉声道:“向大哥,我这话不是说你,你可不要挂在心上。”

  向晨摇手,笑道:“不会,你说这话是很合我心意的,我也不喜这般,爱妻对我百般疼爱,从不强求与我,只是为了她,那怕比这再难的事,我也会去做的。”

  火少哈哈大笑,戏谑道:“向大哥有情有义,还是个多情种子,看来大嫂也甚是贤慧之人,真是令人羡慕,我倒真想见见我那大嫂了。”

  “贤慧?这个词跟那小魔女扯的边吗?”向晨头上斗大的汗下,干笑道:“还好,还好了。”不过话说回来,在这还能象在家那般对她吗?宝宝的变化还真是令人不爽啊,那甚具威严的气质,生是让人兴不起什么讨便宜的念头,不过已经几天没见宝宝了,真是想念的很,喝着酒淡淡的思念之情浮现出来。

  “嘀嘀!”一阵异常的脆响声,火少指着向晨身上道:“你的电话吧!”

  “电话?”这才想起慧心确是给过自己一部,只是不用几乎都忘记了,宝宝与他一样都没有用手机的习惯,难道是宝宝,向晨赶忙接起,对面传来一声礼貌的问候:“晚上好,向少爷。”

  原来是那个华姨,向晨微感失望,随口道:“晚上好?”蓝华道:“向少爷请您明日去江堰边参加聚会。”

  向晨道:“什么样的聚会?。”蓝华道:“家庭聚会,都是九小姐直系的族弟。”向晨道:“喔!谢谢你,宝宝呢,她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蓝华本就对他不是很有好感,听了这话很是令人生气,没好气道:“如果您真的想她,就不会几天一个电话都未打,她现在还在忙。”

  “什么?”向晨大惊,道:“现在都几点了,宝宝还忙,你把电话给她。”

  蓝华道:“不可以,正在忙一个大的企划,如果她真能抽出时间,就不会让我通知您了。”

  向晨急道:“一分钟都不可以吗?”蓝华冰冷道:“对不起向少爷,我们企业是有严格的制度,即使她身为总裁也不可以抽身。”

  向晨失落道:“宝宝,这些天过的好吗?”蓝华并未正面回答,只是冰冷道:“您的一个电话比一百杯咖啡还要有效,可您从没打过,不用问我,明天您不就知道了,好了,我还有事,再见。”向晨轻喔一声,蓝华却并未立即挂上电话,沉吟一下道:“向少爷,容我提醒您,您最好不要经常呆在荷花池,那里很乱,跟您的身份不配。”说完,挂上了电话。

  向晨忧心的挂上了电话,心神却早飘到了慧心身边,火少惊讶的指着向晨手中的电话道:“大嫂还不一般的有钱啊!”向晨一楞道:“怎么这么说。”火少失笑道:“看来你还不知道你拿着电话的价值啊!”向晨翻看两下道:“是挺精致的,没什么。”火少感觉一阵眩晕,无力道:“大哥,你这款是卫星电话,全球定位,限量发售的,一共只有50部。”向晨一惊,小心探问道:“很贵吗?”火少翻了个白眼道:“四十五万美金一部,你说呢?”

  向晨尴尬道:“我不懂这些的,不过是打个电话,用得着这么贵吗?”火少摇了摇头,抢过手机道:“大哥,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卫星定位,你这个是一部子母机,太阳能储电型,这几天你有充过电吗?”向晨摇了摇头,火少道:“功能实在很多,首先这款机子是不用付费的,不仅可以在任何场合使用,诸如防水之类就不用说了,最主要的一个功能,另一个拿这部手机的人,随时都能知道你的位置,那怕你在南极她也知道,明白了吗?”

  他越是这样说,向晨心中越是不安,,原来慧心想的这么周到,深知自己粗手粗脚,不拘小节的毛病,才把这么贵的机子配给自己,真可谓呵护备至,可自己却连个电话都未打过,真是有些愧对慧心的一片爱护之心。

  火少将手机交还给他,轻轻一笑道:“大嫂真的很在乎你啊!这么好的女孩可是不多了,你真幸运。”

  向晨心头感动,默默无语,凝视着液屏上那个一动不动的小红点,那是宝宝所在的位置啊!难怪蓝华能一口说出自己的所在地,即使在忙碌中宝宝依然在关注着自己,宝宝啊!我怎么才能不负你的厚爱啊!叹了口气道:“阿火,明天麻烦你送我去一个地方!我路不熟。”

  火少面显难色,轻声道:“明天,我没有时间啊!我找辆出租送你好吗?”

  “你们躲在这喝酒也不叫我,真是没有义气。”高森黑着脸,虎步走到两人身侧坐了下来,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进,气呼呼的看着两人。

  两人对视一笑,火少笑道:“你在下面玩的正高兴,叫你,怕又被你那臭嘴骂!”高森哈哈笑道:“你怕个叼,这是你的地盘,看在你这几天招待我吃喝的份上,我以后不骂你就是了。”

  火少苦笑,他还是不服气的,看着高森,灵机一动,暗想:“这个家伙虽然嘴臭点,可也不是全无可取之处,胆大包天,一身不赖的功夫,地段还熟,大嫂家中看来不是一般的背景,向大哥孤身一人难免势单,如果收服了他不是向大哥最好的助力吗?活动起来也方便些,他还是很服向大哥的。”想到这,笑着道:“高森,给你个好活干不干。”

  高森一边倒酒边道:“啥活,这几天光跟你们混了,我也要赚点钱了。”

  火少一指向晨道:“向大哥这几天要用你的车跑动,你出个价吧。”

  高森一听这话,老大不乐意,酒杯一蹲,牛眼顿时瞪了起来,道:“你又找骂不是的,你当我高森是啥人,钻钱眼里了,向大哥要用车直说就是了,别说几天,几个月都成,还好活呢,我真他妈的想削你。”

  火少知他就是这样的人,很是大度,也不与他计较,给向晨施了一个眼色,探求他的意见,向晨领悟,也是留了心,心道:“有他帮助好到是好,只是他这张嘴,张口骂娘,闭口骂爹,自己将来面对的都是豪门中人,他在脏口,可就不好了。”深有顾虑,想了想,正色道:“阿森,知道你义气,谢了,但亲兄弟明算帐,你也要吃饭,不知道你一个月能赚多少,我四千块包你的车,你看成不。”

  高森哈哈笑道:“那不比我拉活都多了,向大哥收你钱,不落忍,这些年你是我头一个服的人。”

  向晨微微一笑道:“别客气,但有一点,你那张嘴给我把住门,让我听到不好听的,别怪我不客气。”高森笑道:“成,向大哥办事,我给你挺面,丢了你面,不用你削,我自己削自己,喝酒。”火少与向晨对视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震东企业大厦

  总裁室内,欧阳慧心正襟危坐办公桌前,仔细的聆听着蓝华的汇报,一双秀目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消化着那骇人的数据,此时的她可是与在秦时那个天真、活泼模样有着天壤之别。

  汇报完毕,蓝华合上文件,冷静道:“您明天的安排已经全部取消,向少爷那边也通知了。”

  连翻的会议令慧心视觉微感疲惫,如果不是身负养生之功,恐怕还真是盯不下来,轻捏了一下人中,轻笑道:“那个家伙玩的开心吗?有没有说什么?”

  蓝华静静道:“听边上的杂音,他好象在喝酒,还问了您的一些情况,并表示要与您对话,被我回绝了,以我个人看,他玩的乐不思蜀。”

  蓝华虽然说的平静,可慧心听的出,语句中还是透露出对他不满,心知她一直对向晨有偏见,凝视着蓝华道:“从相识到现在,我没有做过任何拒绝他的事,他很不喜欢别人对他说‘不’这个字,以后凡是关于他的要求不要善自决定,那怕我在忙天大的事情,也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蓝华微一合目,点头道:“是,总裁。”

  慧心微笑道:“华姨,现在公事完了,话些家常吧!请坐。”

  蓝华这才舒了一口气,扭了扭发酸的头,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抱怨道:“心儿,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你,连个电话都不打,真不知您为什么总是顺着他。“

  慧心笑道:“套句他的话来说,这个家谁做主啊!自然是他了,我那敢忸了他的心思,一生气他不是要家法伺候。”

  蓝华一楞,不解道:“心儿这不象你了,连您父亲的话你都未必百分百的听从,可为什么他的一句话就会令你那么紧张。”

  慧心静静道:“因为他是我未来的老公,是我心爱的人,您心中奇怪的不止这些吧!从第一次见面你们就很不愉快,可这并不会影响您公正的心,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蓝华道:“做为一个女人,当然希望能拥有百般呵护自己,能带给自己安全感的男人,可我在他身上完全感觉不到一丝对您的爱意,而且他很不懂得体贴人,既然他是来提亲的,却一点准备都没有,这段时间他一直混迹于荷花池一带,可以想像他在跟些什么人在一起,做事没有章法,做为情侣连一个小小的问候都没有,您觉得这样的人能带给人安全感吗?如果只是您自己努力促成,这件事恐怕不会很理想,凭他现在的状态,不用远说,就是那几位少爷那里恐怕都通不过,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这般心计,我不看好他。”

  慧心淡淡一笑,直言道:“您是不是觉得他是个很没有能力的人?”蓝华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没什么能比事实更能证明了,他这段时期的表现,我想不会有人给他好的定义。”

  慧心仔细的听她讲完,沉吟道:“您所讲的确是事实,按正常的分析他的确不是一个好男人,可是我们有我们相处的方式,很多话都不必讲也不必做,我敢保证,这几天他一点都没有想我。”蓝华疑惑的看着她,大感惊讶。

  慧心淡笑道:“他跟我不一样,他是个很执著的人,有时办事一条筋,只会选择做一件事,可有时他又细心的让人觉得好窝心,有时他坏起来,让人恨的牙根痒痒,可他却偏有办法让你不生气,有时他对朋友比对我好,有时……,他就是这么一个矛盾的人,可他对我的爱比海还深,为了我他会做任何事情。”

  蓝华默默无语,不可想象,那个看似普通的年青人会有这么多丰富的个性,心儿是心理学家,说出的话自然是权威,慧心继续道:“至于您说的心计,我只赞同一半,呵呵!不知您有没有听说过北方最近有一场精彩的商战。”

  蓝华想了想道:“我在商界的杂志上看到过,的确非常的精彩,典型的以弱胜强,那个后起之秀狼狐到真是个人才,在那么恶劣的情况下,还能脱身而出,并给对手以重击,了不起。”

  慧心听后,咯咯直笑,搞得蓝华有点莫名其妙,疑惑道:“我说错什么了?”

  慧心摇着玉手,笑道:“没有,您不要提狼狐这个名字,他会翻脸的。”

  蓝华一楞道:“翻脸?您认识他?”慧心看着蓝华的表情,觉得真是好笑极了,嗔道:“您说呢?”蓝华一脸惊愕的表情,道:“不会是他吧!”

  慧心笑道:“除了他还有谁,我们平常都管他叫狼,可是报界非要给他安个狐字,搞得这个家伙郁闷的许多天呢,谁要敢把这两字一起说,他跟谁翻脸,哈哈!”想想那时的场景,慧心止不住抱着小腹娇笑不已。

  “那个人是狼狐,他那个样子象吗?”蓝华大感惊讶,脱口道:“那他不就是海岸公司的总裁?”慧心笑道:“不止,他还兼任着瑞方集团的执行副总裁,只是这个家伙偷懒,一直不肯好好上任,而瑞方那边也不肯放他,就这么僵持着。”

  蓝华感觉一阵头晕,苦笑道:“他有那个地方象个总裁样了,真是让人看不透。”回想一下,一时倒真觉得向晨有点莫测高深了。

  笑了一会儿,慧心玉手一托苦恼道这:“这些都是小事,只是明天的聚会真是让人头疼,这些家伙都是问题少年,一个比一个有个性,不知他们能不能接受得了他。”

  想想那几位少爷,蓝华摇了摇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吧!”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心儿,你安排在江边会面不会是……。”慧心吃吃一笑道:“那里地方大啊,让他们来这我的办公室还要不要了,让他们的臭脾气有发挥的地方不好吗!嘻嘻!”

  蓝华无语,感情她这早有目的是想看热闹,一时倒有些同情起向晨来了。

  

  

第六章 家族子弟多俊杰(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